修煉中見證師父法理奧妙的幾個實例(1)

大陸弟子 輕舟

【正見網2017年10月10日】

本人從修煉日記中摘選幾篇,用自己的修煉經歷,見證師父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是「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的,師父所講的法是真實不虛的,只要修煉者細心體悟,大法奧妙盡在其中。

見證一:「師父找徒弟」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覺得很幸運,也深感師父用心良苦,茫茫之中找「弟子」。那是1983年,那時自己剛剛考上大學卻因體檢不合格休學一年,回家療養。在這一年中,我大概有三四次做同一個夢,就是自己去一個軍營看一本雜誌,或一本書,但不知道是什麼雜誌什麼書,大家知道,那時師父還沒傳法,《轉法輪》也沒發表。我覺得很奇怪,但又不敢跟家裡人講,我們家是基督徒。我也沒當回事。

1988年我到一個城市工作,與我哥騎車翻山越嶺去報到時,在山坡見到了那個軍營,跟夢境一樣。當時我們累了休息一下看到了這個軍營的大門,我真想過去看看書架裡有沒有那本雜誌和書。但我還是沒跟我哥說,把這迷埋進心底。

到1998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個親戚告訴我他煉法輪功了,有一本書叫《轉法輪》,我心頭一震,馬上叫他將這本書借我看看。由於他知道我是虔誠基督徒,沒拿過來,三天後我就去拿。從此開啟了修煉之路。後期才知道那本雜誌是氣功雜誌,封面是師父打坐煉功的照片,那本書就是《轉法輪》。

見證二:《轉法輪》句句真話,真法。

1998年4月12日,開始看《轉法輪》,一開始自己也沒當回事,因為自己年輕力壯,身體沒病,主要想看看裡面的理論,講些什麼道理。所以也就像小說一樣,在陪孩子做功課的時候在他旁邊看,一看,裡面講的道理都是以前沒聽到的,而且老師講的內容邏輯很好,理論和邏輯完全無懈可擊。我頭腦裡出現問號問題的時候,下一句就在解釋,我當時覺得這本書奇怪,似乎是為我而寫,又似乎是老師當面在講並解答疑問。我那時很高興。看到第三講,講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學會」。還有動作?我立馬要求親戚教我煉功,那是4月15日,也是看書第三天。

見證三,師父法身就是師父、是活生生的,在《正性註解》中師父告訴弟子「當人們看法身時,又是一個完整的獨立的實實在在的個體的生命,其實說白了我的法身就是我」。

1998年4月20日,那是我終生難忘的夢,那時書還沒看完。功只學幾個動作,煉了幾天。

這一天的晚上,我做一個夢,我到菜市場買一隻鳥,店主不給我去毛,別人都給去毛,就不給我去,我問為什麼?他態度更不好,說要就拿去不要就拉倒,我聽了真生氣,心想你真不講理我找人把你的攤給掀翻了。心這麼一想,他更加變本加厲,用手來推我,差點把我推倒在地,這時我心裡突然轉念一想,我是煉功人,我應該謝謝他。就這麼一念閃出。就出現師父法身,在一個金光閃閃的象太陽似的大圓圈中顯示出師父的法身,師父穿著袈裟,盤腿坐在蓮花盤上,雙手合十,對我微微一笑。待續五六秒長,然後就像彩色玻璃破碎一樣消失。就是師父這幾秒的微笑,深深刻在自己的腦海裡,也讓我清晰明白一個常人無法理解的理,師父的法身是活的,看到的不是師父的相片,而是真實不虛的法身。後來看到經文才知道師父的法身也就是師父本人。真是玄妙又奧秘又殊勝莊嚴。

見證四,開天目見證書中整個過程,另外空間景象比常人更清更亮。

1998年4月21日,天下著毛毛小雨,我五點半準時到達煉功點,可是沒見到人來,我想可能下小雨大家沒來,因為自己是剛剛參加集體煉功,互相不認識,也不知道他們其實去別的地方煉。我就只好一個人在樹下煉第二套功法。當我煉腹前抱輪時,我的兩眉之間的肉被緊緊的抓住往裡面鑽,力量很大,開始有點害怕,但第二講我看過,知道師父在給我開天目了,自己按書中要求,保持不動,只是默默謝師父,也倍感大法的不可思議的超常力量。在看第一講中說到法輪時,還打電話問親戚,法輪誰能給我下,老師沒在本地,怎麼辦。親戚只對我說,你不要問看下去就知道了。

肉往裡鑽後,就看到象新年放煙炮一樣,一束強光向天空發射,速度很快,到頂的時候就開花了,放出的彩色光束跟漆黑的天空裡放煙炮一樣,耀眼奪目。

從這一天起,我的天目就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每天煉功就像書中講的一樣,有時騎馬往外沖,有時坐在車裡沖,但總是沖不到頭,兩邊有山有水有馬路兩側的電線桿。

到後來,有一天晚上,半夜起來上廁所,剛睜開眼睛,自己害怕把頭鑽進褲子,我看到一隻大眼睛,特別大特別大,幾乎整個眼前就是這隻眼睛,一眨一眨活靈活現地看我。儘管書中師父講到這隻眼睛,畢竟從未經歷,所以特怕。後來法學多了,這眼睛也沒顯現出來,但每天起床或平時閉眼後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就能看到一個圓圓的光圈,亮亮的,自己也覺得挺好。

到後來,我的天眼就可以看到一串串連在一起的法輪。這些法輪大約有小指肚大,透明的,無色,中間的萬字符是空透的。就像《洪吟》書中師父畫的大道手裡的那串法輪一樣。有時還可以見到幾個底色是紅色的中間萬字符是空心透明的法輪。

見證五,淨化身體是明明白白的。

1998年4月25日,晚上,突然間肚子陣痛,又不是那麼痛,開始拉肚子,又吐又瀉,十分難受。整夜幾乎沒有睡,愛人擔心,問是不是到醫院看一下。我說這是淨化身體,沒事。就在吐瀉這一夜,自己以前做過的不好的事,比如對誰說過謊啊,欺負過誰,包括孩子期間不成熟的事全都倒出來,一件件清晰擺在面前,我承認錯誤,知道這不僅是淨化身體啊,而且還淨化心靈。就像書中講的「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

最猛烈的清理身體就這一晚上,後來陸續也是以這種拉肚子的形式清理身體,有時在煉功點上,有時在集體學法點上,有時在家裡。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