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聖為疾才是疾 古今皆是痴迷人

趙曉亞

【正見網2017年11月12日】

在《史記•陳涉世家》有一句名言叫「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很多時候我們是理解不了別人的,是因為不在對方的境界。而很多人之所以做不了聖人,是因為聖人的標準,在一般人看來是「病」,有人甚至達到了聖人的標準,卻自己都認為自己是一種「病」。

龍叔對文摯說:「您的醫術十分精湛了。我有病,您能治好嗎?」文摯說:「一切聽從您的命令。但應先說出您的病症。」龍叔說:「全鄉人讚譽我,我不以為光榮,全國人毀謗我,我不以為恥辱;得到了並不喜歡,喪失了並不憂愁;看活著像是死亡,看富貴像是貧窮;看人像是豬,看自己像是別人。住在自己家中,像是住在旅館;看自己的家鄉,像是西戎南蠻之國。所有這些病,爵位賞賜不能勸慰,嚴刑懲罰不能威脅,盛衰利害不能改變,悲哀快樂不能動搖,我這樣做自然不能輔佐國君,交結親友,管教妻子兒女,控制奴僕臣隸,這是什麼病呢?什麼藥方能治好它呢?」文摯於是叫龍叔背著光線站著,文摯從暗處向明處看他。過了一會兒說:「唉!我看到你的心了,你的心裡已經空虛了,幾乎是聖人了!你的心已有六個孔流通了,只有一個孔還沒有通達。現在人把聖明智慧當作病的,可能是這樣的吧!這不是我淺陋的醫術所能治好的。」(出自《列子》仲尼)

在修煉人看來這可是夢寐以求的境界,幾乎是要得道的地步了,但在普通人的眼裡卻當作是「病」,這就是境界的問題吧。今天的人大概也是這麼認為的吧。反過來講,認為聖人有疾病的人,自己才是有疾的。對利益情慾的痴迷,才是一種疾病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