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中衝過一次次難關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2月06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71歲,53歲得法至今已修煉18年。這些年中師父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幫我洗淨。我只有國小學歷,不太會交流,但是得法這麼多年,很多的關難是靠著堅定的修煉意志及對師父的信走過來的,今天想跟大家分享這些修煉過程。

一、得法

未得法前日子很苦,從小就有四種病跟著:頭痛、氣喘、鼻子過敏、蕁麻疹。記得二十七歲時,懷著身孕,背上還背著一個幼兒,還要提水澆菜,喘的我非常難受。做月子時受寒又增加寒冷病,一吹到風就一直抖抖抖,衣服一件一件的加,睡覺時雖蓋著被還要穿很多衣服,等身體暖和了再一件一件的脫,這種日子一直到五十三歲才結束。那年丈夫病故,我失魂落魄,像得了失憶症一樣,魂不附體,常不知道自己在幹啥?常常忘了自己在煮東西人就跑出去了,二個月內燒壞了五個鍋,因此姑姑介紹我煉法輪功。

二、師父幫我拿掉病業

修煉後失去的記憶一件一件的回來,小時候跟著的病業也被師父一個個的拿掉,以前頭痛會痛到吐。修煉後有天又犯頭痛,但我相信師父,告訴自己我是煉功人,我不是來痛的,不要來干擾我,痛了三天,就全好了。有天半夜突然喘的很厲害,起來學法半小時,不喘後才睡,也是一連三天,業力就過去了。還有,得法之初,每次要去學法點時,本來好好的就莫名的鼻子過敏,不理它,過不久也不知不覺的好了。

有次扁桃腺在痛,我就想修煉人沒病,是扁桃腺在痛,沒看醫生,就好了。又有一天煮菜時突然肚子絞痛,請家人接手後去上廁所,痛昏了過去,一下又痛醒,痛昏、痛醒不知經過多少回合,後來感覺好一些了,發現全身及頭髮像掉到水裡一樣全身濕答答的,洗個澡,發現全好了,這種神奇的事很多。另有一天突發蕁麻疹,全身起包,全身變樣,臉也變形,癢的全身受不了,就用剪刀頭抓癢,小孫女怕我抓到流血,哭著請我去看醫生。

前二天向外找,用人的方法,分別問了二位同修,第一位建議我擦蘆薈,結果很痛,趕快擦掉。第二天第二位同修建議擦鹽巴,結果也是痛到不行,馬上用水衝掉。第三天意識到自己錯了,在向外求、向外找,應該要多學法,信師信法。當晚學了二講後,跟師父講我二天沒睡很困,很想睡,結果睡不到一小時起來後,感到全身很舒服,這時發現變歪的臉好了,全身的包沒有了,我激動的哭了。小孫女說:「你那個很癢的病沒看醫生就好了哦?」我回答:「對啊,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啊,你也來跟阿嬤煉啊!」謝謝師父,感謝師尊給我的一切!

三、修煉中的考驗

師父說:「象樹的年輪一樣每一層都有病業,那麼就得從最中心給你清理身體,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來人會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險。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時間推出一個兩個,這樣人能過的去,在難受的過程中又還了業,但這也只是我給你消業以後所留給你自己承受的一點而已。」(《精進要旨》〈病業〉)

我是做清潔工作的,剛修煉二個月時,因開鐵門時不小心受傷流血,因趕上班忘了受傷這件事,傷口仍然碰髒水做著清潔的工作。第二天晚上發現找不到傷口,居然痊癒了,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以前我在有敷藥的情況下仍需一星期才會好,這次經歷讓我對師父的信念建立了基礎。另一次在幫客人清洗飲水機時,沒注意裡面還有一大罐的滾開水,往下倒時淋到手腕及腳,簡單泡一下冷水又繼續工作。回家後才發現手背變黑,腳趾的皮掉了,都爛爛的,因第二天一大早四點還要搭車趕去台北參加審大魔頭的活動,忽然有一個念頭,這樣能走嗎?後來一念不去想它,用衛生紙擦乾腳趾,穿上襪子就去睡覺。第二天參加一整天活動後回到家,發現腳趾都好了。

一次次的信師信法,一次次的過關。有次騎車因為在斑馬線緊急剎車導致車子滑行幾公尺,摔倒在地,被路人扶起並要幫我叫救護車,被我拒絕。其實那時我的手掌皮都掉了,砂子連著肉,路人說這樣你還上工啊,我說沒事,堅持上工,到了工作地點用水將血肉中砂子衝掉後用衛生紙墊著,繼續工作。回家後大部分傷口都好了。第三天去打腰鼓,聽到有位同修說他膝蓋受傷看了醫生二個月都沒好,我跑去給他看前二天受傷的傷口,大部分都好了,只剩手有點腫,並交流說信師信法就不會二個月都沒好。

二零零九年一月份,在工作時不小心從十二尺高掉下來,被人送到醫院,第一家醫院不敢接,要求送往大醫院,我那時是手斷、腳斷、髖骨碎裂、有一支骨頭露在外面,非常痛,而大醫院的醫生說無法馬上開刀,要等到明天才能開。雖然很痛也只好忍著。我跟師父說,請師父幫我開刀,因為很嚴重。開刀的過程中,女兒非常緊張,當醫師叫到家屬時,她嚇到腿都抬不起來,像有千金重,以為有不好的消息呢!後來醫生說,本來傷勢很嚴重,必須分二次開刀,因為你媽媽的身體狀況很好,我們想繼續開,但要取得家屬同意。因為修大法,所以身體狀況好,這也在某一方面證實法。

在醫院住了十一天回到家,癱在床上一個半月。我想不能這樣下去呀!我請兒子拿電話跟紙筆來,因為無法坐,無法下床,我就趴在床上接RTC打三退電話,其餘時間聽師父講法。師父給我一顆堅定的心,我告訴自己要起來,要練習。因右腳無法用力,起先走路靠左手左腳,用右腳趾沾地,慢慢加力,再加大面積用力,右腳趾能踩地了,就練右腳掌踩地,可以站起來了,這時也可以坐起來了,我可以坐著學法了。然後兒子借來拐杖我開始學走路了,而且我還去看了三月十七日在台中演的神韻。

可以去看神韻,我想也可以去煉功,就這樣,我出去煉功點煉功,雖還不能坐地上,我克服萬難,練習從高往低坐。雖不良於行,遇到新竹大遊行,我也拿著拐杖跟著走完全程。師父保護我,如果沒有師父,就沒有命了,我這輩子就完了;師父保護我,我要更加聽師父的話,並用功學法,更加勇猛精進。

四、在修煉中去利去情的執著

二零零八年媳婦和兒子因為已有四個小孩,商討要把剛受孕的胎兒拿掉,我一聽到,就說那是殺人吶,不行啦!兒子回:「不拿掉,那你要負責。」我沒回答,第二天腦中一直出現我不能見死不救!我不能見死不救!後來找到兒子,告訴他:「我願意幫忙負責媬姆等費用到小孩讀幼稚園。」才把小孩留下來。兒子跟我說:「這小孩是你救的,你要教她學法煉功,我都沒意見。」

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三年前,兒子跟孫子講,你阿嬤財產不給我。後來又對我講以後你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通知你的任何親戚朋友。當時沒反應,第二天和媳婦說:「現在家裡的開銷還是我在支付哩!兒子卻這樣說。」眼淚說著說著就掉下來,沒過關。和媳婦講完後去學法點學法,在學法點發現喉嚨熱熱鹹鹹的,意識到那是眼淚,沒有流出來,卻往喉嚨流。我告訴師父,我不要,我不要,眼淚就停了。我才意識到古人講的眼淚往肚子吞,好像是一句形容詞,其實那是一種狀態。眼淚真的沒有從眼睛流出來,往喉嚨裡流,我親身體驗到了!

後來聽同修交流我們是要跟師父回家,意識到對兒子講的那段話「以後你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通知你的任何親戚朋友。」我生氣、在意,不但情沒放,不也是在承認舊勢力對我肉體欲加的迫害嗎?以後遇到類似情況,我應該及時否定的。

五、天天要救人

在學法中體會到救人的重要,我常去香港,去阿里山講真相,沒出遠門時就去當地學法點上營救平台打電話。香港一去就一個月、二個月不等。以前住在半山,每天只吃二餐,每天很忙很充實。有次去香港講真相,連續閃了三次腰,都是靠煉功走過來的。有時派報時站不住,就靠著牆壁,我會告訴自己,我不是來玩的,我是要來救度眾生的,眾生一定要救的,再苦我也要撐過去的。

記的有一次去香港參加遊行,腳膝蓋不聽話,痛的沒力。將要昏倒的時候,我心裡想,我不能倒下來,我心裡急,想趕快喊師父,請師父加持,喊了二次,後來真的膝蓋不痛了,就繼續走完全程。

在打營救電話時常挨罵,我常跟那些眾生講:「不要生氣啦,生氣會生病!」也有的會說:「我們都知道,你們辛苦了!」有的六一零人員聽了真相,聽了六一零都在遭惡報的案例,會回:「嗯。」還有回:「不幹了,要換工作了。」其中也有三退的。回想二零零五年去曼哈頓講真相期間遇到天昏地暗寒風起,我念頭一動,師父是來正法的,我是來助師正法的。結果,沒多久天就放晴了,念頭很重要。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曼哈頓講真相過去了不再來,師父現在還給我們去香港講真相救人的機會,大家要把握!

最後以師父《洪吟》〈苦其心志〉與大家共勉之!

苦其心志
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以上是個人的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七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