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煉故事:虛靖天師張繼先

陸文

【正見網2018年01月03日】

虛靖天師張繼先是道教天師道第三十代天師,字嘉聞,又字道正,號翛然子,北宋末著名道士。他出身在世代信道修道的張天師家族,作為嫡系正傳,年僅九歲就嗣位為第三十代天師,雖然年紀幼小卻有神通。他在修道中,提出「心」為萬法之宗,「道不遠,在身中」 ,修道人不要向外求,要反求諸己,留下了不少神跡故事。

宋徽宗崇寧二年(西元1103年),山西解州鹽池水溢,採鹽不成,鹽稅收不上來,地方官忙急報朝廷。徽宗聽報,便詢問道士徐神翁,徐回覆說:「這是孽蛟作怪,必須請張天師來收妖。」徽宗便派人赴江西龍虎山,禮聘張繼先來京。

張繼先應詔來到京師時,年僅十三歲。徽宗見面,便問:「卿居龍虎山,曾見龍虎否?」張繼先答道:「居山虎則常見,今日方睹龍顏」,機智的回答讓徽宗大喜,讓他畫上符來。徽宗一邊看符,一邊問道:「它的靈驗從哪兒來?」 張繼先回答:「神之所寓,靈自從之」。看來符靈不靈,還得看其能否請來神才行。徽宗又問他可知修煉金丹的方術,繼先回答說:「這是世外山上出家人的事業,陛下只要清靜無為,功德就同於堯舜,便已足夠。」

徽宗又對他說:「解州鹽池水溢,民眾遭受災害,所以召來救治。」張繼先受命之後,馬上在鐵簡上畫符,讓弟子祝永佑跟著太監同往解州,將符投入鹽池岸崩之處。過了一陣子,震雷驚電轟鳴,白晝如晦,及天光重開,有孽蛟被斬死在水中。聽了太監回來報告,徽宗便問張繼先:「治死孽蛟,派遣的是哪位神將能讓見一見麼?」回答說:「臣所召請的,便是關羽,馬上就可召請來。」說完便手握印劍施法召將,關羽隨之現身。徽宗一見吃了一驚,手上正好拿著枚崇寧年間鑄的銅錢,便擲給關羽,說:「以此錢名封。」所以人們稱關羽為「崇寧真君」。 徽宗崇寧(1102~1106)以後,張繼先四次被召至東京,建醮內廷,賜號「虛靖先生」。故而人們從此一般稱他為「虛靖張天師」或「虛靖天師」。

另外在同州(即今陝西省渭南市大荔縣),也留下了張繼先除妖的傳說,此事記載在《夷堅志》中,情節詳細,頗戲劇化,順便也給大家介紹一下。同州這地方,從宋哲宗年間就開始鬧妖怪,相傳是條白蛇精,妖力很大,地方官員百姓多遭受其害,連太守之類的高級官員,亦不能倖免。知道內情的人,都不敢到這個地方去上任。宋徽宗政和年間,有當朝宰相的女婿某人,聽聞同州太守一職,俸入優渥且油水甚多,千方百計想要謀取這個職位。宰相知道這件事,便對他說:「同州這個地方的蛇妖,聽說十分厲害,前後任大小官吏死在它手上的不計其數,切莫要以身試禍。」女婿說:「這都是坊間的傳言,並不見得真實。況且,去上任回來的,也有人在。岳父大人,毌須憂慮,小婿自會多加留心。」宰相見他心意不可移轉,便任由他去了。

那人到了同州府治,交印三日後,便開始大張宴席,接見屬下幕僚。席間,忽然對著在一旁跳舞陪酒的歌女們,發怒說道:「我剛才巡視酒席,慶祝新官上任,你們應當都要裝扮華麗才是,為什麼還有人只穿白衣?」命令將白衣女子押下治罪。大家皆知道其中緣故,但個個都不敢作聲。等到宴席結束,回到房間,他便覺得身體不適。第二天,幕僚來探病時,就問起當中緣故。幕僚回稟說:「使君莫非是眼花,看到了什麼?昨日宴席上,並無什麼白衣女子。」該人聽聞白蛇妖之說已久,心下吃了一驚。姑且相信,遣家人走騎回京稟報宰相,宰相為之上報宋徽宗。不久,詔令下,請虛靖張天師前往治理。

張繼先不數日便來到同州府治。眼前府衙籠罩在一陣白霧之中,抬頭看,正如一條白蛇盤據在上頭。等屋檐風吹霧散,卻閃過一個白色身影,遠遠站在樓頂上看。張天師心想:便是此妖孽做怪。正要與它會上一會。家人來請入內堂休息。再抬頭看,妖已不見。詢問起太守近況,方才曉得數天前已不知去向,料想已經被蛇精害了。

張繼先即命人打掃出一間淨室,開壇施法,召喚當地諸神,問蛇所在。城堭告知詳情,他便挑了一個時辰,先去探視情況。命人在離蛇妖巢穴三裡外的地方設壇,壇高五層,底層占地數十丈寛廣。法壇落成,即召集全城吏民聚集在壇上,而領眾道士作法除妖。

先是飛了一道白符,絲毫不見動靜。其次是赤符,之後是黃符。正當眾人疑惑,議論且觀望之際,忽然風雲變色,只見雷電雨雹四起,青氣黑煙蔽滿整座山谷。天色驟然暗了下來。在場人不論老幼,莫不膽顫心驚。只是不久,煙霧即消散,忽然壇前又吹起白煙,瞬間大霧瀰漫。那煙或青或紫,臭味熏人,更聽那地面咯咯作聲,宛如龐然大物在地上爬行,好不嚇人!天師命人人口含土一塊,以避邪氣入侵,差人將州印取置壇前,又開口說道:「白蛇蛇妖就要現身了,大家莫怕。能不能收除它,就趁現在。如果它越過五層,就算是我,也難逃毒手;若它敵不過我,當止於第三層,邪不勝正,這個地方就能得以安寧。」

才正要說完,只見前方蛇穴突然竄出熊熊烈火,沿路漫燒直逼法壇而來。一條巨蛇在火焰中現身,昂起首來如神木參天,張開血盆大口,宛如一口就能將所人吞滅似的,迤邐身軀且往壇前來。那些郡民,逃也不是,躲也不是,遂都抱在一塊痛哭。且見那白蛇身子將法壇整個圍起,就繞了二圈有餘,底下兩層皆遮個密不透風,且纏且緊,只聽那木柱咯咯作響,地板蹺得亂七八糟。再施些力,壇就將給拆了。張天師取了印,左手執州印,右手拿法印,徐徐走到壇前端,與白蛇正面相對,從旁看,好似兩方正在較勁。不過數回合,那白蛇雖然張牙裂嘴,模樣兇惡,頭倒是漸漸矮了下去,軀幹低摧,如同被山所壓,進退不得,再奮力掙扎一衝,也只到第三層便止住了。天師見機不可失,呵的一聲,背後一道銀光乍現,劍氣所及,蛇首頓然飛起,雖然衝上第五層,卻也身首異處,無法作怪了。

白蛇之後跟隨出來的蛇群,累累不絕,難以計數,大者粗大若柱。見白蛇被殺,紛紛圍靠擠擁上來。天師舉印說道:「首惡是那條母的白蛇,其子孫繁衍眾多,要全部除去,恐怕是沒有辦法,且上天有好生之德。但也不能完全寛恕。將那些幫著作惡的去除,也就足夠。」說罷,請郡民壯勇者,持刀劍斬如柱如楹者二十餘條。那些蛇皆受法印製服,乖乖受劍。其餘則以符付神將,悉數收納驅除出境。又過了數日,天師率郡民去視察洞穴,左右皆有石床,正中廣敞地便是其蟠憩之處。一旁白骨堆積如山,皆是前後被吞食之人,天師請人清運而出,計其屍首有數萬,重新埋葬後,又做了追薦法事。

張繼先除妖之後,名氣越來越大,徽宗讚賞,便想長留他在宮中,但他還是堅決回山修行。張繼先多次托弟子王道堅等轉告徽宗當「修德弭災」,《玄品錄》中更是記載:「政和中大內災,命(張繼先)禳之。因奏紅羊赤馬之厄,其語秘。」「赤馬」指的是丙午年,「紅羊」指的是丁未年。可惜徽宗沒當一回事,等到金軍南下,才發現靖康元年、靖康二年正是丙午年和丁未年。

徽宗末年,政治混亂,張繼先曾到皇宮,曾借麻姑滄海桑田的典故發揮說:「蓬萊步入,清淺其桑田乎」,大意是:蓬萊水淺,滄海又要變桑田了。可惜徽宗迷於富貴不悟,靖康之亂到來,大家才明白,這是指宋朝要經歷一番滄海桑田的巨變啊。

靖康之亂時金兵圍城,徽宗才想起張繼先的預示,下令趕快去請他入京解救劫數。張繼先接到聖旨後,星夜兼程,路上停留在江蘇省的泗州天慶觀歇息。在那裡他提筆作了一首詩:「一面青銅鏡,數重蒼玉山,恍然夜紅髮,移跡洞天問,寶殿香雲合,無人萬象閒,西山下紅日,姻雨落潸潸。」詩中一股悲涼的氛圍,此後他端坐桌前,就此長逝,就在他死的當天,京城陷落於金兵之手,這就是著名的靖康之變。事後人們才悟到:張繼先那時已用神通看到京城陷落,靖康之亂的慘狀,無力改變,只能以這種方式離開。因為他一生不娶,沒有留下後代,天師派謫系傳承遂絕,後來所謂張天師一派,為其族人所繼承,並非嫡傳。

當初張繼先在京城開封時,太學生陳東、易觀曾向他詢問自己的前程。張繼先回答說:陳東為忠臣,垂名不朽。易觀為縣令,以長壽終。後來南宋高宗南渡,陳東因為進忠言被殺,被後人譽為忠臣,垂名史冊;易觀則為太和縣令,雖家貧,但以高壽終。倆人的命運果真象張繼先預言的那樣。

張繼先去世後的十六年,著名道士薩守堅遇見了他。此事傳開後,人們覺得奇怪,打開墳墓一看,棺材裡只有一隻鞋,此時人們才明白原來張繼先只是用屍解的辦法離開了,並沒有死去。

故事裡,虛靖天師張繼先早已向宋徽宗預示了靖康之亂的到來,可惜徽宗不悟,最終遭了災禍。其實今天,法輪功學員們向人們預警未來會有針對中共的大規模淘汰,唯有退出黨團隊才能免災。這一切都是真的,然而很多人不信不悟,最終下場很可能就如宋徽宗一般無法逃脫災難。千萬不要重蹈歷史的覆轍,以徽宗為鑑,當你看到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時,一定要多聽多看,靜心體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資料來源:《漢天師世家》、《夷堅志》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