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堅定正念多救人

荷蘭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04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覺得每天在全球營救平台撥打電話也是在歸正自己轉變觀念的過程,學好法,發好正念修好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剛開始撥第一個電話的時候,我對著那個電話號碼說:你一定要接呀,你就是為聽真相來的,你天國的眾生等著你得救,這是你千萬年的等待,為了你的眾生你得接呀,這樣一想他真的接了,我知道是這一念在法上了,所以後來很少有不接的。但是由於在講真相這方面救人的心不強,還有執著和觀念障礙著,之後的撥打不是急掛就是跑秒,很少有聽的,連續的不聽,使我撥打的心弱了,念也不強了,剛開始撥打時精進的那種狀態也沒有了。但是在不斷的學法中在增加著正念。學到《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有一段弟子問答:「弟子:舊金山唐人街華人很多。有一部份人不接受真相資料,給他講也不聽。對這部份人怎麼辦?

師:現在和前幾年不一樣了,今年和去年又不一樣了。現在和上半年都不一樣了。做做看,會不會是老那樣?即使真是那樣,憑著你們的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來,是不是?」師父還說:「惡黨邪惡那麼多年,關鍵是大法弟子要用正念清除那些控制人的邪靈,然後再給人講真相。智慧的去做吧,救人嘛。」[1] 我想:只要我踏踏實實的修煉,認認真真的用心撥打,那一定行的。因為師父說了,就一定行。在學習了《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明白了:如果我今天沒修煉,在公檢法的位置,那多可憐哪!而且當初下來之前,這些生命對大法的堅信是了不起,可貴的。今天他們被邪黨文化毒害了,被舊勢力操控著,而且是因為我們修的不好,舊勢力才把他們變的那麼壞。難是因為這些生命的得救不只是一個人的得救,是巨大生命群的得救,難度是那麼大的因素造成的。師父賦予我們這麼大的殊榮和榮耀。師父億萬年的苦度,大法弟子和眾生億萬年的等待。那麼這些自卑、消極和懈怠與之相比多麼渺小又可憐。這怎麼能干擾得了大法弟子呢!隨著觀念的轉變,正念的強大,當天的撥打,不但有人聽了,還做了三退。弟子明白這是師父的給予和加持,不會再有卑微的歡喜。

這次遼寧省全球重點專案行動的第一天、第二天,撥打幾乎都是急掛和跑秒。第三天早晨背法,怎麼背也背不下來,急的心亂亂的,想這樣不對呀,冷靜下來找找自己哪裡和法擰緊了。這樣一想就找到了是求快,求速度了。背法是一句句,一遍遍的記、理解,少一遍都記不下來的啊,欲速則不達!想到這心裡豁然開朗,這不就是我多年來精進不了的最大障礙嗎?造成自己修煉狀態不好、撥打不好的原因嗎?做不好一件事就心煩意亂的,接著就情緒低落,然後就什麼都做不好,這不符合法的要求啊。這下我明白了其實做一件事情從開始到成熟是要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就是在錘鍊意志,就是在法中堅定的過程。達到信師信法堅不可摧,才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找到了心就輕鬆了,狀態也好了。然後撥打9個電話,不但都接,有8個總計聽了10分到30分,有幾個還給了舉報電話、真相網址和三退電話。講了:大法洪傳、自焚真相、迫害違法、活摘罪惡、邪黨的本質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有一個電話號碼,撥打第一通時講到自焚偽案就掛了,撥打第二通講到自焚時,一個思維出來:不能聽了。我馬上說:不會的,一定會往下聽的,你一定要聽啊,然後我就立掌。電話沒有掛,我就繼續講,講到什麼是真正的邪教電話又掛了。我接著撥打,講到邪教時那個不能聽的聲音又出來了,我就又否定它,立掌。這樣他就繼續聽。那個「不能聽」的聲音又出來一次我就又否定一次,最後解體了,不再出來了。

以上是這段時間的小小的提高,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