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舊勢力才能消除同修間的隔閡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09日】

我們是大法弟子,但不是和舊勢力就沒有任何關係了。我們脫胎於舊宇宙,舊勢力對我們從一思一念到一言一行,從衣食住行到父母兒孫親朋好友,從各種思想業、觀念到各種執著心,從脾氣秉性特性到修煉的方方面面等都做了周密細緻的安排。你動的哪一念、說的哪一句話、做的哪一件事不符合大法,那一定是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在那個時候,你的表現可以說就是舊勢力在人間的表現形式在你身上的具體體現,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對舊勢力的承認。

為什麼同修之間會有隔閡呢,就是因為那個隔閡是舊勢力安排好了的,因我們不注意從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否定舊勢力,就不自覺的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造成的。當某個同修的言行不符合法的時候,也就是說他那個時候說了或做了舊勢力安排他說的話或做的事。那看到的、聽到的同修的那一念就決定了這個隔閡是否存在。如果這一念是這樣,啊,他怎麼能這麼說啊,怎麼能這麼做呢,這不符合法呀,他一直有這個毛病,那個問題,怎麼說也不聽等等,甚至還四處去傳播議論同修的不是。這時指責、爭鬥、埋怨、妒忌、隔閡、……等各種人心都不自覺的就自動的在同修身上出現了。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你承認了那些事是他做的,那些話是他說的,也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同時你也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走,因為舊勢力在安排或操縱他這樣說或做的同時,也可能同時安排了讓你看到聽到,並安排你來這樣說和做。你說了做了,那舊勢力接下來的安排就是把爭鬥、怨恨、妒忌、隔閡等等這些東西給你加身上,而這些東西的背後就是舊勢力及舊勢力安排的邪惡生命邪惡因素。這就變成了兩個或更多的人都在這個問題上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都上了舊勢力的當了。

如果這一念是這樣,那個不符合法的言行不是同修的真我說的。只是同修當時的主意識不強,主元神沒有完全的主宰了自己的思想和身體,身體和思想被其它生命干擾;或學法跟不上,沒有能及時的分辨出自己的言行不符合法;或受到干擾迫害否定不符合法的言行的態度不堅決,受外來因素嚴重干擾;或曾經和舊勢力簽過什麼到這個時候要怎麼說怎麼做的約;等等,導致那個時候同修表面的思想和身體順著舊勢力的安排或操縱去說去做了,並非是同修的真實本意。同修是大法弟子,他的主元神是真心要修煉好自己和師父回家的,他的主元神要是完全能主宰自己,明理懂法,他會上舊勢力的當那樣說那樣做嗎,那是絕對不會的。所以不能承認這是同修的真正言行,不能承認是同修的真我說的或做的。我們不看表面現象,只看問題的本質,都是舊勢力乾的,不是同修主元神的本意,同修本身是受害者,所有大法弟子都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都否定。認清了問題的本質,全盤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當然那個指責、爭鬥、怨恨、隔閡什麼的也就不存在了,也不會去傳播議論了,舊勢力安排好的那個下一步就在正念中解體了。

退一步說即使那就是同修的真我說的做的,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使他這麼說的做的,那也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們也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也不能承認是他的真我所為。也應從善的一面認識,那是他的主元神暫時糊塗了,暫時迷失了,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他已經得了法了,就有走回來的機會,師父一直在等他回來。我們不承認舊勢力對他的安排和操縱,至少我們沒上舊勢力的當,沒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也沒給他走回來帶來任何影響,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如果我們承認了是他說的做的,就是承認了舊勢力可以繼續它們的安排,繼續對他的操縱,那他走回來的難度得有多大呀。

受害的同修是有損失的,說是舊勢力安排的,可在這個問題上沒有提高,說的做的可能還影響、干擾、傷害、誤導了其他同修,可能還給大法抹了黑等等,這都是造業的,甚至因此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干擾迫害,那可都是要自己承受的。所以對同修要同情,要體諒,善意的幫助他認識到問題的本質,早日正念否定不符合法的言行,在全盤否定舊勢力中提高上來,這不就是在形成整體嘛。

當然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能聽到看到也不是偶然的,為什麼讓我聽到看到,我還有哪些沒意識到的問題,誰都不會錯過這個在全盤否定舊勢力中向內找提升自己的好機會。

師父講:「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什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1]按照師父說的做,跳出具體問題,認清正法修煉中出現的一切問題的根本都是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的干擾迫害,站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角度看問題,就能避免上舊勢力的當,並能正念剷除它,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然對當眾亂法的言行,各種過激的言行、表現等等,不管是不是其主元神的真正所為,都應當場正念制止,並解體其背後操縱的舊勢力,不給其市場。那和這裡說的是兩回事。

個人現有層次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