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摔了一跤之後的反思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14日】

我和母親是同一年得法的。修煉大法已經超過二十年了。修煉這麼多年,可我們修的都不怎麼樣。主要原因是,我們都不知道向內找。這些年就是做事。遇到問題時,總不找自己。

還好,最近這幾年我自己能上網,通過看同修的文章,對我幫助很大。在這裡我要感謝那些寫文章的同修,以及明慧、正見網的同修們,謝謝你們!在你們的幫助下,我才感覺有點提高。師父說向內找是法寶,現在遇到事情才想起來向內找。

母親一月七日早上煉功時摔了一跤。她說在煉第四套功法時,就開始迷糊,她就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還是在煉第三遍時,感覺自己不能堅持下來,還剩兩遍時,我看到她摔了一跤(她說自己坐下的)。我告訴她趕快發正念,過後就好了。

我想我們都得向內找。首先,我想到這些年來,我一直看不起母親,對她沒有善心。原因是她說話不怎麼思考,想說就說了。說出來的話,有點太簡單,好像小孩子說話。她說的,我就不愛聽。雖然表面沒說,心裡總是不願意聽。其實就是瞧不起人的心,也就是妒嫉心啊。

還有最近,我們的手機打真相電話,「三退」的人很少,我也歸於是母親的原因。想她修的不好,不向內找,發正念倒掌,學法犯困,她空間場不乾淨,導致沒人願意「三退」。我還告訴母親,手機不用她開機了。可是,就在母親摔跤的前一天,是她開的,結果晚上我關機時,有三個人按鍵的(三個按鍵手機)。我知道對她有埋怨心。

還得深挖自己,我知道我的色慾心還很嚴重。雖然一直對這個心在清除,也寫過文章,雖然沒發表,可是對清理自己空間場還是起作用的。我發現這個心對我干擾很大。我知道它根本不是我,是舊勢力強加的。師父不承認的,我也不承認,把它曝光、解體,必須在我的空間場徹底清除乾淨。

再有,對母親學法犯困、發正念倒掌,沒有在法上和她交流,只是一次次提醒,認為她不爭氣。心裡有怨氣,對她有怨恨心。

還有利益心,雖然它不是很重,但我發現對於一個修煉人來說,也是不應該的。就是當買東西時,賣者說多幾毛幾毛,我也不吱聲(我們這裡沒有零錢,最小的是五毛)。雖不是想占那個便宜,但修煉人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不應該占這個便宜。應該告訴人家,我不占這個便宜,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還能證實大法。

我父親是常人,經常說常人事,有時也跟著隨和,不修口。還有怕心、安逸心、執著吃的心等。

更為嚴重的是,我和母親都有一個執著時間的心,每天關注新唐人「今日點擊」,我還經常上動態網看新聞。執著現政權領導人「十九大」後,會對「法輪功」有個說法,結果現在沒什麼改變。看到網上一個預言對現政領導是另一個預言結果,就感到很失望。其實我們修煉人是不應該指望常人會給我們什麼恩惠,可是我卻執著到這種程度,耽誤學法時間。其實,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在掌控,只有師父說的算。我知道自己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天把這些不好的心找出來,把它們徹底清除。

從現在開始,我真得時時找自己,不能再看別人,去修別人。就像明慧發表同修寫的《 修好自己與幫助同修》文章很受啟發。唯有修好自己,才能幫助別人。

通過母親摔跤這事,使我對師父講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有了一個剛好的認識。在師父為眾生巨大承受與付出延續的時間裡,我要好好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的一點認識,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