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近 迫害法輪功的案例卻愈多且重

石銘

【正見網2018年01月24日】

離年傍節,按照中國傳統的習俗,人們都在忙著操辦過節物品,迎接那一年一度闔家團聚的時刻。可是在部分法輪功學員的家裡,卻用淚水伴隨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人間悲劇。

從明慧網近期報導中得知,進入臘月門,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法院非法冤判的及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愈多且重。在此僅舉幾個案例:

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報導:年僅四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桂玲女士,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在遼寧省營口市鮁魚圈區法院被非法庭審,當天被迫害致死,情況至今不明。

鮁魚圈法院非常緊張,嚴密封鎖消息,並且要求每個法院職工寫保證書對此事不宣傳、不議論、不許兩人交頭接耳,出現後果自負。王桂玲在牡丹江市林口縣的老家現在也被監控,曾有人前腳去家裡串門,後腳就有警察進屋問誰來了。

王桂玲女士原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林口縣林業局職工醫院內科護士,家住林業局職工醫院隔壁的住宅樓,為人寬厚、心地善良。王桂玲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多的迫害中,曾經多次被綁架迫害,遭警察毒打,被非法勞教兩年、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出獄,後來流離失所,輾轉來到遼寧省營口市。(請看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王桂玲被遼寧營口法院庭審當天迫害致死。》)

另據近期明慧網報導:湖北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裡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十九天後,就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中,崔海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屢遭綁架、非法關押,二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還經常遭到騷擾。

河北省涿州市法輪功學員陳凌梅,二零一四年起在石家莊市女子監獄遭三年冤獄,出獄時雙眼失明,不能自理,僅三個多月後,就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含冤離世。陳凌梅因堅持信仰真善忍,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曾數次被非法關押勞教,酷刑折磨。

遼寧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董玉芳,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被莊河法院冤判五年,上訴被駁回。董玉芳現年六十三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綁架,二十九日被放回家,但被構陷、非法庭審。董玉芳的丈夫郭書春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五年,現被關押在瀋陽東陵監獄遭受迫害;兒子郭吉祥在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一年零八個月,現被關押在瀋陽第一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新疆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法院對邵生瑞、樊映霞夫婦分別冤判三年有期徒刑,現兩人均已上訴到烏魯木齊市中級法院。

在檢察院的起訴書中,警察把誘騙邵生瑞、樊映霞四歲的女兒和腦癱的殘疾兒子的陳述都作為所謂「證言」,並將他們作為所謂的「證人」。

一年多來,兩個孩子全靠樊映霞母親照顧。樊映霞的母親體弱多病,一直在內地生活,為了照顧兩個外孫,專程從內地到新疆,她人生地不熟,艱難地維持著兩個外孫的生活。在判決書尚未送達之前,樊英霞母親就中風了,現仍住院。樊映霞幼小的女兒暫時寄養在親戚家,而腦癱兒因行動不便,一人在家中,生活無法自理。

山東省壽光市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郭秀青,被壽光市法院非法判七年,上訴已被濰坊中級法院立案。郭秀青曾被勞教迫害兩次,在第一次勞教期間,小女兒因承受不住精神壓力而跳河自盡;在二零零八年第二次勞教期間,兒子因一次次遭受精神打擊,出車禍造成一級殘疾,一切生活不能自理,必須人照顧。

郭秀青老伴給壽光市一些部門主要領導寫了呼籲信,並呼籲善良、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幫助郭秀青回家,與他一起照顧一級殘疾的兒子。

一樁樁被中共一手製造的千古奇冤,一個個被中共蓄意製造的人間悲劇,一家家令人心碎的悲慘遭遇。這是在中共「依法治國」的謊言下掩蓋的成千上萬起迫害案例之一,用慘無人道、慘絕人寰、喪盡天良等多少形容詞都無法形容中共所犯下的滔天罪惡。

有位法輪功學員說:每到逢年過節的時刻都是他們家最憂愁、悲傷的時刻,沒有歡聲笑語,沒有美味佳肴,一家人默默無聲的坐著,在心中寄託著對逝去親人的思念。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有多少這樣的家庭?真是數不清啊!在中國大陸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親人,盼望著這場迫害早日結束,盼望著所有人都能夠象正常人一樣過年過節,盼望著能夠擁有最起碼的人權。可是只要中共邪靈存在一天,迫害就不會結束,擁有人權只是一種奢望,人間也不會太平。

願中國大陸更多的民眾早日覺醒,認清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靈本質,脫離中共邪靈的桎梏,做一個真正的中國人,不做馬列子孫。希望國際社會都來關注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幫助中國民眾結束這場迫害,這是全人類共同的責任。

「徹底解體共產邪黨,清理人間的共產主義邪惡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來人類社會的墮落和魔變,成為今天人類的當務之急。歸正人心,淨化社會,回歸傳統,重建信仰,重新體認與神的聯繫,找回與神的紐帶,這是每個人的責任,也是每個人得救的希望所在!神的慈悲與威嚴同在!神在看著每個人的內心。一個人在此時此刻的抉擇和所為,就會決定他(她)的未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