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月哀思——中秋祭英魂

美國大法弟子 楊春華

【正見網2017年10月08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四口之家:善良醇厚的爸爸、熱情開朗的媽媽、美麗而才華橫溢的姐姐及當時「不食人間煙火」般懵懂而快樂的我。

記得那時每到中秋節的夜晚,廚房裡媽媽忙碌的身影在飛快的翻炒著各色美味佳肴,爸爸則「獻寶」般的端出一盒盒包裝精美的月餅,邊展示邊介紹「這是豆沙的、蛋黃的、蓮蓉的、五仁的.....」然後,每個品種切開一塊端端正正的擺在仿清陶瓷小碟子裡,姐姐在媽媽的吆喝中幫忙把一盤盤精美的菜餚端上來,而我則坐在陽台一角,等不及的要看月亮,時而吟誦著關於月亮的唐詩宋詞,時而引吭高歌「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隨後,我們全家其樂融融的圍坐在陽台的餐桌旁,共精進晚餐,幸福的歡笑聲在如水的月光下傳出很遠很遠。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九九年七二零如惡魔般腳步的到來,中共展開對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在這漫漫十八年荊棘路中,我先後失去我摯愛的媽媽、姐姐、爸爸,所有的親人,而今明月依舊、又逢中秋,卻只剩我一人空對月圓、穹影相弔而雙淚長流。

1007

至親家人堅定正信遭迫害離世

江氏集團將我母親董寶新迫害致死

2001年1月,在吳家堡教養院強制洗腦班裡,母親董寶新被惡警暴力毆打,反覆折磨,不許老人睡覺休息,不許閉眼睛,否則就讓看管的人用牙籤扎她;母親被折磨的非常瘦弱,惡警吳偉指使惡人用殘忍的方式摳老人的肋骨、撓腳心等;每天強迫她以「開飛機」等體罰方式長時間撅著。

因為善良的母親堅持良知,拒不「轉化」,元宵節時惡警故意以「改善伙食」為藉口,給母親董寶新吃有毒的瘟雞,致使母親食用後隨即出現瞳孔放大、呼吸微弱、口吐白沫等緊急症狀並昏死過去,而後被送入醫院急救;經反覆洗胃、輸液、急救,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教養院的惡警怕承擔責任,才在敲詐我父親一大筆錢後,辦理了「保外就醫」將奄奄一息的母親接回家中。那時,母親的身體已被折磨的極度虛弱,因兩個女兒一再被抓,飽受迫害,母親整天提心弔膽,還經常受到當地警局不法人員的騷擾,精神極度恐懼,在這種長期身心高壓下,善良的母親最終帶著對女兒的牽掛,含冤離世。

江氏集團將我姐姐楊春玲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在中國大陸那種「一言堂」謊言鋪天蓋地的誹謗法輪功創始人及大法弟子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每天都在被抓被打、被重判、失去生命甚至被關進秘密集中營活摘器官,而這種彌天罪行卻在中共喉舌媒體黑白顛倒的報導下掩蓋,混淆視聽、不為人知;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被「一言堂」謊言欺騙洗腦,失去道德操守,帶著惡意仇視、誹謗佛法及法輪功修煉者,生命被置於危險的邊緣。在這樣嚴重的情況下,為了維護民眾的知情權,喚醒世人對同胞的善念良知,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二零零五年,姐姐楊春玲、姐夫楊本亮等八名大連同修,一起參與了遼寧省有線電視插播真相《九評共產黨》。

在大家的正念配合下,插播非常成功,近一小時20分的播出,令當地很多民眾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看清中共邪黨的邪惡;這一正義之舉,戳穿了中共的謊言——中共邪黨為之震怒、驚恐!此後,惡黨展開瘋狂報復。姐姐、姐夫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均遭暴虐綁架。

姐姐楊春玲——一個善良秀美的女孩、才華橫溢的翻譯官,正值青春年華,與姐夫楊本亮剛剛登記、籌備婚禮期間,正憧憬著披上婚紗,成為幸福的新娘之時,不想卻被中共惡警非法綁架並重判七年,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在遼寧省女子監獄,楊春玲正念抵制洗腦,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指使犯人趙燕捂住嘴,摁倒在地上,瘋狂毆打,造成右臂再次骨折。而惡警叢卓(時任監獄老殘隊大隊長,負責洗腦轉化)包庇縱容,造成右楊春玲臂再次嚴重骨折。

姐姐自述當晚有四名暴徒(服刑犯人)騎在她身上毆打她,一度毆打至她幾乎窒息昏厥,期間犯人曾毆打她的胸部乳房;有一個犯人踢她的胸部並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間,楊春玲由一個完全健康活潑的女孩,被毆打成瘸子,胳膊再次打斷。由於姐姐右臂錯位長上,出獄後仍可看出錯位連接造成的骨頭外凸。

在獄中,姐姐的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營養不良、嚴重貧血(血小板一度降到危險程度)缺鋅、缺鉀,走路需人攙扶,甚至要坐在輪椅接見。她的乳房因遭受暴力毆打、犯人擰掐等,出現流膿、流血等症狀,監獄醫生曾告知惡警「楊春玲的身體有危險,這個(指乳房)可能是惡性的,要儘快診治。」而獄方卻因姐姐堅定修煉而不予及時救治,致使她被迫害出惡性乳癌症狀,直至七年非法刑期結束,已病入沉疴、無可救治。

2013年3月,姐姐冤獄期滿回到家中,但仍然受到警方嚴密監控、跟蹤。她精神極度恐懼,出獄後一週內不敢吃東西,不敢睡覺,半夜經常跑到外面,說有人給她飯裡面投毒,說有人要把她送去活摘器官。

出獄僅一年,飽經苦難的姐姐離開了人世。而此時,她心心念念牽掛的姐夫楊本亮因參與有線電視插播,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仍輾轉遼寧省各個監獄遭酷刑折磨,獄中的他卻尚不知自己的新娘已天人永隔。

身心重創 爸爸帶著未竟的遺憾離世

在姐姐悽慘離世後,我的爸爸楊宗惠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精神刺激下,身心重創而病倒;在惡黨的高壓迫害、株連政策下,因長期飽受驚嚇,多年來為修煉的親人擔驚受怕,為家人的離世悲痛欲絕、心神俱碎,導致爸爸抑鬱成疾,最終被醫院發現罹患肝癌。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我慈愛的爸爸,他唯一的心願就是想最後看一眼被他從小捧在手心裡長大,呵護疼愛的小女兒——我;而當時我正在東南亞接受聯合國庇護,處於顛沛流離的難民生涯;我深知——只要一踏上中國大陸,我就會被惡警控制起來投入監牢、生死未卜,不但見不到爸爸最後一面,自己也將陷入深重危機......最終爸爸帶著未竟的遺憾悽愴離世。

中共邪黨對「真善忍」正信的打壓,對好人的迫害,造成我們骨肉分離、天人永隔、家庭碎裂、一無所依!而像我們家這樣的人間慘劇,在中國大陸、在法輪功修煉群體中舉不勝舉,每天都在發生著。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