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走出病業假相的一點認識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3月02日】

最近我在過病業關時,讀了很多明慧網走出病業假相的交流文章,深受啟發,下面把我領會到的一些粗淺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特別是一些對法理的理解是用符合常人的邏輯思維來寫的,這方便新學員閱讀,但真正的修煉人對法是不會用人的觀念來思考個為什麼的,他們就是百分之百的接受,並百分之百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做。這樣的心態才是最純淨的最佳狀態。

煉功人沒病 求得病 魔就來

我們常說病業是假相,過關時那切切實實的病變狀態不是真實感受到了嗎?人認為那些症狀是真實的,但修煉人認為是假的,因為產生這些病症的原因不再是病業,而是邪惡干擾。即使是720以後得法的新學員再消業時,也有舊勢力在搞破壞,在製造假相。

只要我們真修,一上來師父就把我們生生世世不同年輪裡的病業全部消除了,只剩下一點黑氣往出冒,讓我們承受那麼一點難,只要我們提高心性,這些關都能過得去。師父為我們消業,替我們承受並善解我們的一切恩怨,重新安排我們的人生道路,這些大恩大德是我們永遠也無法報答的。師父講過,「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去掉最後的執著)

師父幫我們消業時,早就根據我們的承受能力,把我們能夠承受的剩下來讓我們來承受,承受不了的師父就幫我們承受了。只要我們提高心性就能過關。若病業狀態老是沒完沒了,那就是邪惡在干擾了。

師父還講過人得病的三種來源:最主要的是業力場引來的不好的靈體,還有密集度很大的小靈體,還有祖輩往下積的。作為修煉人,師父一開始就把我們身體上那些靈體給拿下去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 」 (《轉法輪》)所以,我們出現的身體不正常狀態,就是舊勢力製造的假相,那裡面已經沒有我們過去業力造成的、與我們有業債關係的不好的靈體了,而是舊勢力憑空強加的,舊勢力雖然能製造出類似的病態,但它是沒有根的,按照舊宇宙的理也是不應該存在的。只要我們正念強,瞬間就能破除。

既然是病業假相,為什麼還有人「病死」了呢?師父講過,「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轉法輪》)師父還專門講過蒙上眼睛放血的故事,明明流的是自來水,他以為是自己的血來流,在「缺血就會死亡」這個人的觀念作用下,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假如我們把病業假相當成真事,舊勢力就會上演同樣的戲法,只是舊勢力會演得更逼真,會讓你的身體感覺到各種「病態」,你相信了,那你就上了舊勢力的圈套,你認為是病的時候,你就降到常人的層次了,常人就是應該得病的,於是病就真的來了,最後就被「自己得了絕症」的想法給害死了。

多強的正念 多大的威力

遇到病業干擾,我們都會發正念,同時向內找。 「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也三言兩語)

正念來自法,正念強弱取決於我們修煉的層次。給清淨心一樣,不是自己想要入靜就能入靜的,必須把各種執著慾望去掉之後才能靜得下來,正念也是,不是人為的想正念強就能強起來的,這需要修煉的基礎。不過在過關當中,也是個提高的過程,開始可能正念不強,後來提高了,正念強大起來了,也就能過關了。

發正念時有兩個手勢:立掌和蓮花掌。我個人理解,立掌就是我們調動我們已經修好的那部分來清除比我們低的邪惡,蓮花掌是開光時請師父加持的手印,可能就是請師父加持我們來清除比我們高的邪惡,也就是說,所有邪惡在我們發正念時都能被清除,不存在我們功力不夠、能力不足的問題。

師父講過,「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 」(《法輪大法 北美巡迴講法》- 北美巡迴講法)師父講過,我們的改變是從最微觀上最本質上開始的,修好一部分就隔開一部分,我們最微觀的那部分、我們的最高位置,肯定是遠遠超出三界的,三界就在九大行星範圍,所以發正念時我們意想自己像頂天獨尊的神,具有搗毀一切、唯我獨尊的氣勢,實際情況就是這樣的,哪怕我們什麼也感受不到。

有同修交流,發正念時廢除過去在迷中與舊勢力簽訂的所有協議,只走師父安排的路,這一點很重要。同時,與討債的生命善解,也是要做的一步。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時說:「心裡不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為面子堅持更是執著加執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法輪大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放棄過關意味著什麼?這可能還不同於常人的補考,一次沒過,等下次。師父在去色魔關時談到,「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 (《轉法輪》)我們過病業關時放棄了對大法的正信,屈服於病魔而進了醫院,這就好比大陸學員被惡警折磨時寫下了所謂悔過書,假如不是師父慈悲,再給機會,按照舊法理,可能就再無改過的機會了。

大陸很多交流文章都談到周圍同修幫助的重要性。我們遇到病業關感覺自己無力應對時,就要主動找同修交流,不要執著於自己的面子等人心,主動剖析自己,曝光自己的陰暗面,才有利於清除邪惡。當過關的同修被折磨得主意識不清楚時,其他學員的面對面發正念和鼓勵交流就更有必要。

天目關著修的同修發正念時,有的會想像自己的功以排山倒海之勢追趕著邪惡,或以巨大力量在和邪惡搏鬥廝殺,有的表情都很嚴厲。師父講過發正念時的狀態是「非常舒服,好像什麼都靜止了,身體完全被能量包容著。」 (《法輪大法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們應該「除惡只當把塵拂」(《洪吟三》- 只為這一回),不必把邪惡想像得那麼厲害,不要偏離了純正的「滅」的狀態。有的同修不能一次就力可劈山,就增加發正念的時間和次數,這也很有效。

向內找是法寶

發正念時前五分鐘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頭、業力、不好的觀念和外來干擾,由於我們是一層一層的修,修好的就隔開了,剩在人體表面的都是還沒去掉的執著,幾乎每個執著都有,只是強度不同而已。

比如怕心,自私心,名利心,自大心,做事心,爭鬥心,妒忌心,色慾心,歡喜心,顯示心,貪婪心,自卑心,虛榮心,好事心,狂妄心,懶惰心,貪吃心,安逸心,強為心,面子心,懷疑心,急躁心,走極端的心,貪玩的心,逞豪強的心,想管別人的心,有求之心,想當然、自以為是的心,瞧不起人的心,不能被說的心等等。

還有各種思想業,比如不由自主的想邪念的,不敬師敬法,不信師信法的,不遵守天條規矩的,還有各種不好的觀念,如以前修佛修道時的舊觀念,所謂為眾生承受、捨盡,把肉身當臭皮囊不珍惜的等等。

外來干擾很多可能來自家人。他們苦口婆心地勸我們去醫院,或罵我們自私、不顧及他們的感受等來逼迫我們去看病,其實這個時候家人已經充當了舊勢力的工具,目的就是拽下這個修煉人。

有時思想業很難去除,自己不斷清理,但總是還有,這令人很沮喪。這也是對我們信心的考驗,我們真能堅定不移,師父就會幫我們。 「能堅定者,業可消」。(《轉法輪》)

我們的修煉是直指人心,平時遇到矛盾了,在矛盾中去掉某心,我們發正念時也可以直接去掉某心。比如妒忌心,不一定要等到出現什麼事、自己產生妒忌了,才去修掉這顆心,平時發正念就清除它,到時就不會出現妒忌現象了。

過病業關時向內找,從明慧網的交流來看,很多同修一找到執著、去掉後,很快就恢復了健康,但也有的找出很多執著,努力去掉,但身體狀況沒有多大變化。即使沒變化,也要不間斷地清除執著,因為這是修煉人每天必須做的功課。

去怕心 信師信法

有時我們向內找和發正念一段時間後不見好轉,就容易生出怕心和疑心,這就是修煉沒有達到標準的結果。用常人的話說,我們怕了,邪惡就不迫害我們嗎?只會迫害得更嚴重。
「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轉法輪》)這段法我們經常學,遇到病業關時,我們能否自始至終地堅信這句話就非常關鍵。

過關時,信師信法是唯一的出路。師父講過:「怕心會使人干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走出死關)有怕心就成不了神。師父還專門講了佛教故事,那個人要修成羅漢了,有那麼一點怕心,他就得掉下來。所以過病業關時一定要把怕心去掉。

師父講:「你有怕,它就抓,念一正,惡就垮,修煉人,裝著法,發正念,爛鬼炸,神在世,證實法」。(《洪吟二》- 怕啥)經常背這段法,就能增強我們的正念。

有同修過病業關時,去查看常人對相關病情的描述,這無意中就承認自己得的是這個病,越看就越像,人的心就越不穩了。過關時,有時會覺得孤獨無助,其實師父的法身一直在看護著我們,我們一點也不孤單。師父在雪梨講法時說,遇到磨難時,「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什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過不去,實質是他放不下執著心,或者對法不信。大多數不是放不下這個心,就是放不下那個心,都是有放不下心的原因才造成他過不去。」     (《法輪大法 雪梨法會講法》)那我們就放下執著心,我們就變得高大了,壞事也就變成了好事,過病業關就成了我們強壯本體和提高層次的好機會了。

行為上徹底否定舊勢力

我們的病態都是舊勢力乾的,師父要求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四》- 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否定舊勢力,不光是在思想上,還要體現在行動中。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時講過,過病業關時,「表現上只是悟到了還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煉中正念不強就關過不好、會持久,而且達不到正念強也會使信心受挫折,因此不是有的人失去信心甚至邪悟了嗎?」   (《法輪大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比如病魔讓我們身體痛,無法煉功,無法學法,那我們就要咬牙堅持煉功,堅持學法,在煉功學法的同時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眼睛腫得睜不開,那就要咬牙睜開,不能順從邪惡的安排。

有同修交流,過病業關時,保證每天學三講法,煉二次功,才能比較容易過關。過關時才認識到自己平時學法流於形式,學法沒有入心,才後悔以前沒有背法,魔難來時難以應對。那現在就更得多學法,多煉功。

得法既是神 自我正信

過不好關有幾種情況。一是認為自己沒修好,無可奈何地認為迫害是不可避免的,從而變相地承認了迫害。

師父在《洪吟》「廣度眾生」中寫道:「放下常人心,得法即是神」。我們已經得法了,已經在大法中修了這麼久,誰來迫害主佛的弟子,誰來迫害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誰就在犯罪。一個大法弟子不光代表著自己龐大天體裡的無量眾生,他在講真相中能救度那麼多世人和他們所代表的無量眾生,迫害一個大法弟子等於破壞了創世主那麼多的安排,師父能允許嗎?眾神能允許嗎?我們能允許嗎?絕對不允許。

哪怕我沒修好,哪怕我還有很多執著,我也不歸舊勢力管,我有師父管,其他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有同修交流,信師信法,也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被大法救度,相信自己能修成。

師父在元宵節講法時談到高層次上如何看待修煉,「再高層什麼消業呀,什麼吃苦啊,什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  (《法輪大法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既然師父選擇了我們,師父就會把我們洗乾淨,洗淨後讓我們重返天國世界。師父選擇了我們,我們就能修成,不是我們怎樣強,而是師父的法力無邊,師父偉大、法偉大。

從這個角度看,不要小瞧自己,我們「得法即是神」,我們是「神在世,證實法」  (《洪吟二》- 怕啥)。對自己要有正念,任何自卑、膽怯、懦弱、懷疑、困惑等負面情緒,都要排出清理,特別是在病魔折磨下,很容易生出這些消極無奈的想法,我們一定要保持對自己的樂觀和自信,這才是堅信法的表現。

持之以恆 方得正果

有急躁心的同修,往往會自己定個目標,比如一週內闖過病業關,我一定要在某某時間之前走過來,一旦這樣的主觀計劃落空後就容易產生失望,多次失望後就容易喪失信心。其實,這是黨文化自大心的表現,總想自己決定一切,總想自己掌控一切,這是非常錯誤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心。

人是很渺小的,很多進程不是自己能掌管的。修煉上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能否達標,很多都不是自己所為,我們只是有這個願望,並努力去做好,真正做這事的是師父,師父的安排總是最好的,我們一定要擺正自己的位置。

病業關拖得時間長了,有人從求佛就變成了怨佛。有學員開始是一個勁地求師父幫忙,而自己並沒有做到正念正行,最後情況惡化了,他就開始埋怨師父不管他了,從而生出怨恨心。這是非常錯誤的想法。一旦不敬師敬法了,他心性掉下來了,自己的功也掉下來了,舊勢力更會趁機加重迫害,往往這樣的學員很快就會被邪惡拖走肉身。

明慧網上有篇交流,同修表面上得了肝癌晚期,肝腹水讓她肚子鼓得很大,發正念、向內找也沒有太大變化。她說:「我是把自己交給師父了。什麼樣的結果我都能接受,不喜不悲。我知道,發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事兒,絕沒有偶然的。那是你自己修煉狀態的反映。」這樣她把磨難當成提高的好事,堅持到了勝利。

很多時候走出病業假相的過程不是一條直線,而是曲曲折折,反反覆覆,這種反覆也是假相,是來考驗我們的信念,當病情好像惡化時,你還信不信自己能走出來。修煉就是修這個信,我們要時刻保持正信正念的狀態不偏離。

2015年師父在西部法會上講法時提到:「現在乾的都是什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  (《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守住正念,不被表面的情況所帶動。中國古代有愚公移山的故事,山不增高,而子子孫孫無窮盡,我們也一樣,發正念時病魔越來越少,而我們越來越強大,總有一天會走出魔難,何況師父的法身一直在旁邊幫助我們,我們沒有理由不走好這一關。面對病魔,我們守住堅修大法這一念,「一個不動就制萬動!」  (《法輪大法 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最後祝願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除盡邪惡,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