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人生大智慧

銘刻

【正見網2018年03月04日】

大陸的很多報刊雜誌以及微信公眾號喜歡發表、轉摘探討有關人生智慧的文章,特別是名人的經歷,轉發的更多,好像名人的成功、成名經驗就是人生智慧了。

閱讀過《九評共產黨》的讀者都知道,中共反對傳統文化,中共搞了這麼多年運動,就是在摧毀傳統文化,破壞人的傳統道德觀,不讓中國人做傳統文化下的好人,要讓中國人按照中共的假、惡、鬥去生存、生活,那麼,在中共一黨暴政與謊言下出了名,成為中共名人的人,他(她)們的行為行事標準一定不是傳統文化標準,那個標準,中共叫「潛規則」,拿不到桌面上來。各行各業都有潛規則,各行各業也都有被中共媒體捧起來的所謂名人。

這些名人在談經驗時,一定不會把自己如何靠著「潛規則」功成名就的那些事講出來,因為這些東西違背人倫與常理,擺不到桌面上,不敢見光的。因此,他(她)們的所謂人生智慧,只是建立在無神論基礎上的叢林法則,被包裝出來迷惑人而已。

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裡有人生大智慧,幾千年的文化積澱,儒、釋、道三家文化的交相輝映,多少代古人的身體力行,在福報與惡報中反覆的積累與總結,在浩如煙海的傳統文化典籍裡體現出來。

向從楷,又名向世楷,族人尊稱其「天楷老」,世人敬稱向仁公,仁公生於清乾隆五十七年,歿於光緒二年,享年八十四歲。

仁公心地善良,樂於施捨,視助人為其樂事,是位廣積陰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時是位遠近聞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處有一座涼亭,這裡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難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盤纏,很多生病、無錢求醫的人得到了救助。本村及鄰近村莊,如有人遇到天災人禍都會得到仁公的資助,就連夫妻不和,父子婆媳關係失調,兄弟反目,在仁公的解勸之下也可和睦相處。

一日,仁公在村口碰到一位八十老翁,此人雖說年過八旬,可滿面紅光,神采奕奕。老翁問仁公:「請問兄台,可知『椅子』村否?」仁公深深一揖道:「折煞小弟,此地正是椅子村,不知兄台有何吩咐,莫不是尋人?」,老翁答道:「正是,可知此村向仁公否,特來拜訪。」「不知有何見教,小弟正是。」仁公回答。老翁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仁公,自語道:「不像,怎會如此年青?」仁公不解的答道:「小弟年庚五十六,向仁公確屬小弟。」此時老翁方才說出尋椅子村拜仁公的原委。

老翁是個篤信佛法之人,參加一年一度的南嶽進香已持續幾十年了,因年歲已高,跋山涉水行動緩慢,所以在今年進香南嶽大殿時,先一日就來到大殿上,祈求南嶽菩薩,今晚於香案下歇息半宿,明朝凌晨上炷頭香,拜畢便在香案下依靠著歇息了。深夜時分,只見南嶽菩薩萬道金光在半空中道:「你雖進香數十載,但與『椅子』村向仁公相比,就遠不及其功德了,他已進香一百二十年了,頭香理所當然是他的。」老翁驚醒,方知是夢,只見大殿燈火輝煌,香菸繚繞,無疑仁公已上畢香了。心中敬佩仁公,決定拜訪,所以尋訪到此。

仁公聽完,笑著說:「兄台見笑了,實不相瞞,南嶽廟在東在西我全然不知,哪有進香之說。」老翁愕然:「未必還有地名人名都相同的他處?」仁公若有所思道:「兄台既來此,小弟自是東道主,應以禮相待,請兄台移步寒舍,小弟有一物如能與兄台所方之數吻合,也許可解菩薩之夢。」二人進村至家,仁公吩咐準備酒席。茶畢,仁公取出一串銅錢請老翁清其數,不多不少一百二十枚,老翁問是何意,仁公說道:「兄台見笑了,小弟如行善事,每每善舉,便穿銅錢一枚。」老翁大悟道:「善事一樁堪比一年一度的進香盛事,可見神靈對人的善舉是何等的看重,又給予清楚的記載,真可謂頭頂三尺有神明。」的確如此,比起虔信進香禮佛的老翁,向仁公才是真正的信佛之人啊!

仁公熱忱款待老翁,幾日後老翁告辭回家,臨行時與仁公道:「你雖小愚兄幾歲,則是愚兄之師,自此後定當效仿,多行善事,廣積陰德。」仁公之善事,被當地傳為佳話,代代相傳。仁公的善舉,積了陰德,造福了他的後人,人丁興旺,後人中還出了個正七品。

感恩神佛,積德行善,廣積陰德,給自己的未來造福,給子孫後代造福,就是文中向仁公的人生智慧。「積德無需人見,行善自有天知。」人是神佛造的,禮敬神佛,感恩神佛,順應天理行事,行善積德,神佛就會賜予福報,祖上積德,還會福蔭子孫後代。

我想到了小時候的一次蓋房,我的爺爺是泥水匠,蓋到門樓時,父親似乎有遠見,要求門樓蓋的高大一些,人出入方便,但是爺爺堅持門樓要建的低、矮、小,方方正正。後來還是按照爺爺的意思建起了門樓,個子高一點的進出都要低頭。我當時也不理解,也認為父親更有遠見,爺爺思想頑固,老封建,不開竅。等到自己走向社會,有了一定閱歷與生活體驗後,才明白真正有遠見的是爺爺,爺爺的行為中才有人生智慧,那是在為後人著想。門樓蓋的低、矮、小,方方正正,是提醒人們做人要謙卑,學會低頭,同時要坦坦蕩蕩,方方正正。爺爺、奶奶們口傳心授下來的瞎話故事裡也充滿著人生智慧,他(她)們口中經常嘮叨的「積德積德,祖上積德,後輩人得好」,更是充滿著哲理與人生智慧,儘管他(她)們沒有上過學,不識字,但他(她)們的言行中卻充滿著人生哲理與智慧。

中共為什麼要發動十年文革?就是要摧毀傳統文化,破除老年人頭腦中的傳統文化觀念,斷了傳承傳統文化的環境,不知道還有人生智慧之說,只會按照中共的假、惡、鬥思維去生活,按照動物界的叢林法則去爭爭鬥鬥,強者為王,強者可以獲得財富與權勢,可以獲得所謂的幸福生活,儘管這種幸福生活是一時的,不能長久。

所以,熟悉中共的「潛規則」,會利用中共假、惡、鬥思維去獲得名聲與財富勢力等,這可不是什麼人生大智慧,這是在做中共的幫凶,在行惡做壞事,會有報應的,害人害己,還遺禍於子孫後代。

死後被中共捧為公安英模的原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2004年4月13日,她乘坐的車與另一輛車追尾,車裡的其他人安然無恙,她坐在後排最安全的位置上卻被撞死,且死後三天閉不上眼。該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輪功很賣力,就在死前一天還親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個法輪功學員,她親妹妹都說相信是遭報應了。

中央電視台很有名的羅京與陳虻,都是在四十多歲時死於癌症,不明真相的人感嘆他們英年早逝,認為上天不公。翻開他們的歷史就會發現,他們有今天是作惡的報應。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是以謊言開路的。中央電視台反覆播送污衊法輪功的謊言。當時的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絕大部份的謊言是通過他的嘴輸送出來的,勾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1989年6.4時,中共在天安門廣場沒有開槍殺人的謊言也是羅京播報的。對世人毒害最深的是中共自編自導自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製片人就是陳虻,他當時的官職是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央視「東方時空」的主管。而且陳虻公開在海外承認天安門自焚偽案造假,並恬不知恥地說:誰給我錢,我就給誰造假。公開承認自己願意為中共的謊言效力。

任長霞、羅京、陳虻被中共捧為名人,他(她)們的人生經歷有沒有人生智慧可言,不僅沒有,反而充滿了奴顏媚骨與無恥,不分好壞善惡的自願充當中共的幫凶與打手,最後得到了什麼?可怕的天理報應,在痛苦中死去,任長霞死後三天都不閉眼,還是她的妹妹給她合上了眼。

中共利用謊言迫害法輪功,那些被謊言帶動參與到迫害法輪功中獲得一時的財富與權勢的,是站在危牆之下的偽君子。古人有句話:「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那些看透中共邪惡本質,明白真相作出選擇的正義之士,才是真正的聰明人,這樣的人才有人生智慧。

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中共為什麼還要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就是因為法輪功的真、善、忍觸動了中共的假、惡、鬥,在真、善、忍面前,中共的魔鬼本質盡顯,假、惡、鬥無處存身。所以說,宇宙特性真、善、忍才應該是做人的準則;真、善、忍三字涵義無窮,裡面包含著無窮的人生智慧,參透這三個字,生命能得到無盡的昇華與提升。

中共的假、惡、鬥給生命帶來的是下滑,法輪功的真、善、忍帶給生命的是昇華與提升,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才是真正的好人,能給生命帶來無盡的善報與福壽。

什麼是人生大智慧?能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無論何時何地何種境遇,都能堅守真、善、忍理念,順應天理而為,這才是人生真正的大智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