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聖緣:摩天國與金字塔(十七)

啟航

【正見網2018年03月06日】

在請佛儀式的第二天,摩彩去見祭司,她以跪拜神佛的禮節叩拜蒙剛,蒙剛說:「公主啊,您知道了什麼?」摩彩說:「我看見在請求巨佛降臨的儀式上,從您的身上出去一個形像上到佛像上,我知道,您一定就是在未來能拯救我們的巨佛,您在不同的天界有不同的形像,現在,您以祭司的形像化身於世間,引導我們皈於正道!」

蒙剛說:「公主啊,請以尋常禮待我。您是尊貴的公主,是佛前虔誠的弟子,上天賦予您神聖的使命,讓您知道了許多的天機,這是您在天界的選擇,也是神佛對您的慈愛,願您的這部分記憶在久遠的末世能夠甦醒,去告訴世人您知道的一切。」摩彩說:「偉大的祭司,您為什麼用『您』來稱呼我呀?我承受不起呀!」

蒙剛說:「公主在未來要承擔喚醒世人記憶的職責,要寫出金塔的由來,把知道的一切告訴世人,讓世人知道 ,在生生世世的等待中,神佛一直與世人同在,一直在人世間導航。可是生命在久遠的等待中,人會忘記經歷的事情,神在漫長的再生過程中也會抹去過去的記憶,到時需要有人來喚醒天上和人間的記憶,公主是擁有非凡神筆的人,是能打開眾生記憶的人,我在替眾生感謝公主,請公主接受。同時我希望公主在未來不困在輪迴中,不鎖入情劫裡。」摩彩說:「我請求您的加持,在未來惡世,不迷失在人中,所經歷的一切記憶都能復甦。」祭司說:「未來惡世,我會持佑您的佛性,您也要警醒啊!」摩彩再次叩拜了祭司。

在請佛儀式的第三天晚上,摩樂做了一個夢,看見鬱鬱蔥蔥的大地上興起了許許多多的佛塔,佛塔裡面都供奉著巨佛。醒來後,摩樂明白了,全天下都要供奉巨佛,與巨佛結緣。

摩樂去見祭司,說了自己的夢。祭司說:「從夢中看,天下蒼生都要與巨佛結緣,這是眾生之福。請王傳命,全國、友好之國、臣服之國都要修建佛塔,供奉巨佛,不失佛緣。」摩樂回到王宮,發布了命令,各地要就地取材,修建佛塔,供奉巨佛,又發信函邀請各國國王前往摩天國。

藝術團體的演出還在繼續,他們的表演非常受歡迎,在都城持續的演出中,每天台前都擠滿了民眾。在第九天時,摩彩又去觀看演出,她穿著尋常的裝束,在節目更替的時間裡,她感覺到有一道目光在注視著自己。她想:「這不是我國的民眾,肯定是其它國家的人。」在整個演出中,她經常覺察到那束目光執著的看著自己,摩彩不動聲色的看著演出。

看完演出後,摩彩心中有些不安,她去見祭司。叩拜神佛後,祭司對她說:「遠方的婁施國國王來了,他要結緣巨佛,可是,他又生出對公主的愛戀,這是莫名的附加,公主應該覺察到了?」摩彩倏然一驚,她說:「我的確感覺到了,在觀看神韻之舞時,有一道目光在注視著我,好像在宣告自己的意向。」

祭司說:「公主有怎樣的想法呢?」摩彩想了想,說:「我想儘自己一生的精力,來禮敬神佛,塵世愛戀的出現,對我是一種捆綁,我會拒絕。我在反思自己,為什麼我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呢?我想,是因為我對神佛沒有獻出自己的全心,在心靈的純淨上還有不足之處。如果我一心向佛,內心的純淨會滲透在身體的表面,會給人以聖潔的感覺,我的心中還是有對塵世愛戀的渴求,才會招致別人見到我後,心意有萌動,這是我的問題呀!我想,我應該象山中的隱修者一樣,淨心修行。」

祭司說:「公主啊,不必象隱修者一樣。公主知道嗎,在請求巨佛降臨的儀式上,在山中的許許多多的隱修者都出來了,他們都知道巨佛的傳說,他們知道王室的職責,關注著王室的舉措,有的隱修者觀看了整個請佛過程;有的還沒有回山,在觀看演出。我國的演出,因為演出者對佛的虔誠信仰,無論是舞蹈,還是歌唱,都得到了神佛的加持,在天界來看,都閃現著光芒。公主還有承擔的使命,還要在王室中完成使命,不要苛責自己呀!」

摩彩說:「祭司啊,我要坦誠我的想法,我不想再次走入婚戀中,可是看見新婚的夫妻在向我敬禮時,我含笑祝福了他們,可是我發現,在我的心中,有時卻冒出一絲遺憾或是眷戀的情感,內心好像在渴望一份不變的情緣和不捨的愛戀。一次在夢中,我夢見了代樂,他一直含笑看著我,我試圖握住他的手,卻覺的那隻手遙不可及,醒後,我流下了眼淚,我看到,我還沒有捨棄那種情感,還在回味那份寵愛,為此,我很猶豫,有罪惡的感覺,畢竟在絕望時,是巨佛消弭了我的痛苦,指引了我的人生。正如祭司所說,在人命和天命之間,我要選擇天命,可是,有時那嘈雜的念頭,卻牽絆著我,象心頭長出的微小的刺,在輕輕搖動,讓我的心不得安寧。」

祭司說:「公主,請聽我說,我們在生生世世的生命流轉中,都在積澱著各種情感,它們就像雜草一樣,說不定什麼時候出現,如果不注意,就會瘋長。公主只需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意志力去甄別,去把握,去消去那些想法,就可以了,在俗世中,這也是在修行啊。其實無論走不走入婚姻中,都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在俗世中一樣可以修行自己。」摩彩叩謝了祭司的點化。

摩彩回王宮後,看見有人在搬運禮盒,她看見哥哥手中拿著書信,摩樂說:「遠方婁施國的國王微服進入我國,在都城居住了月余,說是仰慕巨佛,仰慕我國的文化,渴望與我相識。我們要禮待這位國王。」

在王宮,摩樂接見了婁施國的國王婁益,婁益意氣風發,舉手投足間有王者的風範和威儀。他對摩樂彬彬有禮,他希望能與摩樂一起禮敬巨佛,他認為這對自己來說是莫大的榮耀。摩樂答應了他的請求。

在禮敬神佛之後,婁益對摩樂說:「我希望在我國供奉巨佛,萬民與巨佛結聖緣,希望在末世,結聖緣的臣民能得到救度,這是作為一個王者的最大心願,我請求借用崑崙,幫助我國雕鑄佛像。」摩樂答應了婁益的請求。

在王宮的宴會上,婁益見到了摩彩,摩彩察覺到了婁益那爍爍的眼神,知道那眼神中帶有的情意。在舉杯祝福時,摩彩對婁益說:「尊貴的國王,我欽佩您,您遠道而來,是聽到了巨佛的傳說,您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國民的福祉,您是一位偉大的國王,您為您的國民發出了最純潔的心願,神佛看到了您金子一樣純淨的心,一定會加持您的請求。」

婁益以尊貴的禮儀回敬了摩彩的祝福,他說:「我仰慕公主的盛名,知道十年前公主參與修建金塔,知道摩天國的對外戰事中公主的事跡,進入摩天國後,感知到了公主在童謠裡的地位,我認為公主是非常了不起的人,請接受我對您的敬意。我有一個問題,想詢問公主,不知是否冒昧?」

摩彩說:「您遠道而來,是尊貴的客人,您的問題,我都會給一個明確的回覆。」婁益說:「王室成員都在擔負國家的職責,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承擔,我知道公主擁有神聖的職責,對摩天國有偉大的付出,我想知道,公主在此之後,有怎樣的心願?」

摩彩微微一笑,說:「我希望我緊握佛緣,不致沉迷,把一生的精力用來禮敬神佛,我要在這方國土上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和我國的臣民一起,純淨自己的心靈,叩拜神佛。」摩彩在說話間,婁益看到了摩彩臉上閃現著光華,恍如天人一般。婁益欽佩摩彩,他在心裡告訴自己:你最大的心願是引導國民與巨佛結緣,在你的心願中,應該以此為大,收起心中冒出的那些念頭, 打消那些想法,不要因為摻入的想法,使自己對神佛的心不虔誠、不聖潔。

許多國家的國王陸續來到了摩天國,因為在不同的國家,都有通曉天意的人,他們都知道巨佛的傳說,知道偉大的巨佛在遙遠的後世會拯救世人,為此,他們都希望在自己的國家供奉巨佛。他們和摩樂一起,在祭司的引導下,叩拜巨佛。

各國國王都觀看了摩天國的演出,對演出讚不絕口,他們提議,這樣美奐絕倫的表演,應該走出摩天國,讓各國人們得以觀賞。他們對摩樂提出了這樣的請求,摩樂看到站在一旁的祭司臉上漾起了笑意。摩樂答應了他們的請求,各國國王先後邀請藝術團體去自己的國家演出,預約了演出的時間。

崑崙筆繪了大量的巨佛畫像,建築家們繪製了大量的金塔建築示意圖,摩樂把這些贈給各國國王,各國國王回去後,無不派人雕鑄佛像,修建佛塔,一片繁忙。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