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窩中得法 正念中背法

靜詳

【正見網2018年04月08日】

每個人都有得法的機緣,但真正的機緣成熟了,才能得到,而我成熟的機緣是二零零八年的春天,當時是因為經濟糾紛被誣告,押在看守所裡,也就是說我是在那樣的惡劣環境下,我得到了大法。

當時我在看守所已經一年多的時間了,擔任號舍的管理。

有一天,來了一位煉法輪功的人,獄警的朋友讓我照顧她,我就和她談話,我說,我是學佛的,近二十年了,你為什麼不好好學佛,偏偏去煉什麼法輪功呢?她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你也學吧。我說,你都學到這裡來了,還不放棄,還來勸我?法輪功參與政治,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我不學的。她說,那是你不了解,我看你人挺好的,我已經被非法關進這裡好幾次了,每次來這裡都挨打,我就沒見過你這麼好的號長,所以我一定把法輪功這麼好的事情講給你。

我笑了,說:那你說吧。她說,我說不好,我給你寫吧。我就給她找了筆和紙,她當時就給我寫了一首詩句:「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1]。

我當時不知道是師父的《洪吟》中的一首詩。只知道這首詩寫的太好了,我說真好,還有別的嗎?她就又給我寫了一篇文章《越到最後越精進》。說實話,當時沒有太大的感覺,對內容而言,但是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在發生,就是我在看文章的過程中,我看到哪裡,就有一個很好聽的男中音就給我讀到那裡,那聲音就在耳邊,我內心好奇又欣喜,緊接著看第二遍、第三遍,不知看了幾遍,不為看內容,只為聽聲音。

她看我看的那麼認真又很愉悅的樣子,就問我怎麼樣,是不是很好?我就把這個現象告訴了她,她也很開心就說;師父在點化你呢,看來你的機緣到了。

接下來的時間,她給我寫了十幾首詩(仍是李洪志師父寫的詩詞),還陸續有幾篇文章(也是李洪志師父寫的),再也沒聽到那好聽的聲音,但我每次都認真的閱讀,崇敬之心冉冉升起,內心認定這個「法輪大法好」真實不虛。

很快她出去了,而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腐敗的執法人員構陷,判刑十二年,關到女子監獄。切身感到國家的法律在當官的手裡就是撈錢的工具,那種膽大妄為、那種無法無天,讓我真正的明白了什麼叫視法律為兒戲,視天理為笑談。我無數次問自己我怎麼就來到了這裡?隨著時間的推移,內心深處一直有一種渴望,就是尋找修煉法輪大法的人。

終於三月份以後,一名大法修煉者被分到中隊來了,我就利用一切機會靠近她,可是她受到的迫害很深,始終不敢和我攀談,聽說她下隊之前被折磨的很厲害。有一次在去廁所的路上碰到她,我忍不住的說了發自內心深處的一句話:「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中國!」

她聽後,對我說,「不只是救中國,是救人類。」這句話又讓我明白很多。我進入了遐想,那以後在她身上再也沒有得到什麼,後來她被迫簽了什麼字,出去了。同時也把我帶入又一次期盼中,下一位大法修煉者何時能到?

終於二零一一年底,她來了,在我和她之間,驚心動魄的默寫法、學法、背法,持續了近四年。她在我的眼裡是那樣的了不起,使我終身難忘,對她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每當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時光,臉上總是有淚痕,耳旁時常響起她說的話:「不要感謝我,這一切都是師父給你的。」

背法的重要

在那樣的一個人間地獄之中,在近四年的時間,我每學到的大法中的一個字、一句話都是前面說的那位同修憑記憶寫給我的,我們出獄的時間相差不到一個月,她先我不到兩個月出去的,也就是說,自從我認識她之後,我沒有新經文可學的時間只有這不到兩個月。

可以說近四年的時間裡,我「搜幹了」她所有對經文的記憶,其中包括《轉法輪》四分之三的內容、《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的內容,《精進要旨三》的部份內容和《洪吟》一百五十多首。她後來跟我說的最多一句話就是:「對不起,我太差勁了,就記這麼多了。」雖然我已經感激涕零了,她還是自責的不行,因她知道所有的內容只要她寫給我了,我都能背的很熟,如果她能多寫一些,是不是我也能多背一些?由此看來,在大陸這個惡劣的環境下,背法有多麼重要。

至今我獲自由兩年多了,師父的經文就是甘露,我每天都在背記,如飢似渴,每當懈怠時,只要想一下在監獄的艱辛,就會加倍精進的意志。我覺的沒有任何理由不去精進,慈悲偉大的師父把一切安排的這麼好,我還有什麼可猶豫的。現在背法、背法、再背法,是我的必修課。

正念的威力

在那樣的惡劣的環境下,同修把記憶中的師父的法傳給我,與其說是同修的大無畏的精神起的作用,倒不如說真正起決定作用的是正念的威力。

近四年的時間裡,每每這時總是有驚無險,太多次的關口都是對我倆正念正信的考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是我們唯一能「闖」過各個關口的原因,發正念是我們在關鍵的時候唯一的武器和法寶,這一點感觸太深了。

記得警察們經常搜查號舍、工房和人身,可是我們倆人在這三個地方經常會有經文,數不清多少次明明是已經沒法過關的,我們就是憑著正念過了關的,沒有任何別的辦法了,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能體會到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比方說,大家都在工房幹活,一聲號子響,大家都要起立,然後兩百多人的工房鴉雀無聲,警察們各個角落大搜索,可那經文就在那裡,你怎麼辦,發正念,感謝師父保護經文。

又比方說,好端端從飯廳列隊在去工房或號舍的路上,突然隊伍停下大搜身,口袋都要翻出來,可那經文就在口袋裡,你怎麼辦,發正念,求師父保護經文。

再比方說我們正在工房上工,得知警察搜查號舍,地毯式的,揚言說不放過任何一個死角。可那經文就在被子底下,你怎麼辦?發正念求大慈大悲的師父保護。

以上種種,神奇的是,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可以想像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保護,別說四年,四天你試試,狀態最好的時候,我們用正念、沒有用一絲人力,使警察把中隊兩百多人的工序不會輕易變動的基礎上,竟然把我們倆人調到一起,在眾目睽睽之下,我發正念,她集中精力默寫師父的經文,每當警察巡查到身邊時,我開始告訴她,過來了,到後來,我就不告訴她了,我就集中精力發正念,因為我不想分散同修的心,因為我太渴望那經文了,結果是同修一開始每次都是寫上一張、兩張紙,用衛生紙包上,在去廁所的路上,偷偷的塞給我,我呢,每次都是如飢似渴的把他背完。她發現她寫的速度供不上我背的速度。到後來,就是這樣五張紙到十張紙,最後乾脆一天寫完一整本,就像我說的,我發正念,她寫,我現在偶爾也會想起那個場面,惡警在同修身邊走過,什麼都看不見,這叫什麼?正念的威力!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

感謝同修的了不起!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