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唐太宗不要錢財 要賢才(數文)

齊整升

【正見網2018年04月27日】

一、魏徵想做良臣不做忠臣

魏徵對唐太宗說:「希望陛下使我成為良臣,不要使我成為忠臣。」

唐太宗問:「忠臣與良臣,有什麼不同嗎?」

魏徵說:「良臣,是說像后稷、契、皋陶那樣的人;忠臣,是說像龍逄、比干那樣的人。良臣使自己獲得美好的名聲,使國君得到顯赫的稱號,子孫世代相傳,幸福與祿位無窮無盡。忠臣則使自己遭受殺身之禍,使國君陷於深重的罪惡之中,國破家亡,空有一個忠臣的名聲。以此而言,相差太遠啦!」

唐太宗對他的話,深表贊同!

(筆者註:唐太宗願意接受忠臣的逆耳之言,不殺戮忠臣,使忠臣的子孫,有幸福與祿位無窮無盡。唐太宗願做明君,不做昏君暴君,即不殺戮忠臣,不使忠臣遭受殺身之禍,讓國君陷於深重的罪惡之中、國破家亡、空有一個忠臣的名聲!)

二、「如何養民?」

唐高宗對侍臣們說:「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養民的辦法,沒有得到要點,你們幫我考慮考慮。」

來濟(人名)回答道:「從前,齊桓公出外遊覽,看見一個年老而挨餓受凍的人,於是就命令隨從,賞賜給他食物。老人說:『希望您賞賜給全國挨餓的人。』齊桓公又叫隨從,賞賜給他衣服。老人說:『希望您賞賜給全國受凍的人。』齊桓公說:『我的倉庫怎麼可能滿足全國百姓的溫飽呢?』老人說:『您不侵占耕耘的季節,那麼全國百姓就都有餘糧了;您不奪去養蠶的女子,那麼全國百姓就都有富餘的衣服了。』所以國君養民的關鍵,就在於減少徵用民力而已。現在山東地區役使壯丁,每年各有數萬,再支使他們幹活吧,老百姓真是太辛苦了;叫他們出錢吧,老百姓的開支可就太大了。我希望陛下除朝廷必須的征役之外,其他各種徵用民力的項目,全都免掉!」

唐高宗聽從了來濟的意見。

三、唐太宗不要錢財、要賢才

治書侍御史(官職名)權萬紀,進言說:「宣州、饒州發現了很多銀坑,開採它們,可得錢數百萬緡。」

唐太宗說;「我是尊貴的天子。所缺乏的並不是財物,只恨沒有好的政策、主意,可以有利於百姓。與其多得數百萬緡錢,還不如得一賢才。你不曾推薦一位賢才,也不曾黜退一位不賢的人,專門談收稅、采銀之利。過去堯、舜,把玉璧扔到山林裡,把明珠拋入深谷中。只有後漢桓帝、靈帝,才聚斂錢財為己有。你是想讓我變成桓帝、靈帝那樣:聚斂錢財嗎?」

當天,唐太宗就將權萬紀削職為民,叫他回家了。

四、「你的辦法雖好,但我不能採用。」

唐太宗時,有人上書,請求除去阿諛奉承的臣下。

唐太宗問:「阿諛奉承的臣下是誰?」

這人回答道:「我居住在山林草野,不能清楚地知道是誰。希望陛下跟群臣們談話,或者假裝發怒來試試看,那些堅持真理不屈服的,就是忠誠正直的臣下;那些害怕您的威嚴、順著您的心思的,就是阿諛奉承的臣下。」

唐太宗想了一會兒,誠懇地說:「君王自己作假,憑什麼去要求臣下正直呢?我正要用至誠,治理天下,知道以前的帝王喜歡用詭詐多端的手段,對待臣下,我常常暗自 以此為恥。你的辦法雖然很好,但我不能採用。」

五、拒女色,勵將士,軍威更盛!

征討淮西藩鎮的軍隊主帥韓弘,驕傲邪詐,經常憑藉叛賊的聲勢,要挾朝廷遷就他。韓弘嫉恨李光顏全力以赴與吳元濟(叛賊)作戰,暗中圖謀阻撓他,一直想不出好辦法,除掉李光顏。於是,他在整個開封城,尋找到一個漂亮的婦女,教給她唱歌跳舞、彈奏樂器、博戲等技藝,用珠寶玉石、金銀翡翠,將她打扮一新,共計花費數百萬錢。然後命令使者,贈送給李光顏,希望李光顏一見傾心,從而不過問軍政大事,以達成、實現自己的陰謀詭計。

韓弘的使者,先帶著書信,來到李光顏的軍營,說:「我們的節度使大人(即韓弘等人)為您天天日曬雨淋而擔憂,打算獻一歌妓給您,以安慰您在征戰中的辛苦。」

李光顏說:「今天已經晚了,明天上午接待。」
    
第二天上午,李光顏大宴將士,各路人馬都已到齊,於是,命令使者進獻歌妓。歌妓來到宴席中間,容貌舉止端麗大方,幾乎不像是來自人間。滿座將士,都驚呆了。這時,李光顏對使者說:「韓相公(韓弘)同情我離家室已久,送給我漂亮的歌妓,我蒙受韓相公的恩德誠然深厚。但是,我李光顏受國家深恩,發誓不與叛賊共存世間。現在數萬戰士,都丟下家庭,在白晃晃的兵器中間衝撞。難道我能夠忍心以女色自己娛樂嗎?」說完,流下了眼淚!在場的數萬將士,也都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李光顏當場贈送使者許多絲帛,叫他將歌妓,從宴席上領了回去。

從此以後,將士們作戰,更加勇猛頑強。

(均據宋代孔平仲《續世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