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迫害後都有背後的原因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11日】

近幾年,本地有多名同修被邪惡綁架和判刑,一個給同修辯護的律師下車就說:「你們地區咋回事?咋老出事?究竟是什麼原因?」我想,這應該是師父借律師嘴在點化我們:「為什麼老出事?背後原因到底是什麼?」這應該是我們思考的問題,只有找出原因,才能不犯同樣錯誤。可是,有的同修說: 「人都進去了,找啥原因?找到原因也是一些不光彩事。」我覺得不對,這正是我們應該交流的重點,是應該曝光和去掉的,錯了咱改,吸取教訓的同時整體提高上來才是關鍵。

舉個例子:

同修松(化名)是做資料的,他單身,住平房,這些年大法事沒少做。女同修雲(化名)經常去他家,碰上了就幫助一起做資料,有時晚上干到半夜還得回去。她覺得這樣不方便,一次跟松說:「以後太晚了我就不回去了,在你家住。」松說:「我就一套行李,你在這住也行,得自己拿行李。」雲說「行」,於是就拿了一套行李到松家,住在松的另一個屋子裡。

常去松家的還有一個女同修叫秀(化名),她離婚了,也經常去找松交流,遇到松做資料時,也幫著做,由於大家都是同修,彼此都很熟悉,特別是雲和秀,相處很好,無話不說。可是,突然有一天,秀發現雲把行李搬到了松家,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這時,她沒有用修煉人心態對待這事,而是常人心上來了,她跟別的同修說:「你們知道嗎?雲跟松兩人可好了,雲把行李都搬到松家了,晚上在那住。」這話一出口,性質就變了,大家都知道松是老弟子,不會犯這種基本錯誤,也就沒在意。可是就在這時,雲和丈夫鬧離婚,並流露出想和松結婚的意思。這時大家才感到,雲把行李搬到松家裡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特別是秀,看雲對松的態度,就有些不是滋味,也放出話來,說:「我要跟松結婚更簡單,婚都不用離。」從此,兩個女人搞僵了,去松家時,兩人不說話,雲一看秀在松家,轉身就走;秀一看雲在松家,也不站腳。表面看,好像兩個女人為一個男人在吃醋,其實是修煉上的死關。

也許雲和秀,和松沒有那種事,都是假象,可是這種假象背後,是骯髒的人心,這是修煉嗎?是大法弟子行為嗎?在充滿色心狀態下做出了資料乾淨嗎?這樣的資料發出去能救人嗎? 師父說:「舊勢力它抓住了把柄,說:「你看看吧,這是你弟子嗎?你想要他,我們幫助你把他的執著心去掉。這樣的人能上天嗎?」」(《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這件事情演下去,結果必然是被迫害。

同去松家取資料的,還有一個男同修山(化名),山跟雲和秀也熟悉。有時還帶她們一起出去發資料。可是後來,秀被邪惡綁架了,至今還在取保候審。而雲呢,一次和山出去掛條幅時,也被邪惡綁架了,案子到了檢察院。就雲和秀被綁架的原因看,應該是因為色,不管兩人和松有沒有那事,在舊勢力看來,她們的行為是骯髒的,是不配做大法弟子的。

那麼,山被綁架是因為什麼呢?他是20多年的老弟子,表面看挺精進,為什麼也出事了呢?他事後,他的妻子跟另一個女同修說:「他欲心重,夫妻那點事總放不下。」了解山的一個同修也說:「山夫妻欲強,自己也苦惱,也著急,就是斷不了。」人心的淡化和根除是需要勇猛精進做基礎的,山表面看似精進,其實修得很拖拉,法學的少,忙了就不學,發正念也少,家門外擺個方桌子,招來不少常人打撲克,他也跟著甩牌玩。這種表現,舊勢力認為這是混子,能不拿你嗎?關進去看你色慾心去不去?

雖然,松沒進去,但也有原則問題:男女不能獨處一室,為什麼還留女同修在家住宿呢?兩個女人為你爭鋒吃醋,你沒責任嗎?你是什麼態度?在法上歸正了嗎?這種現象已經是很危險了,這麼重的人心,這麼不正的場,做出的資料會帶有什麼信息?能救了人嗎?

本地還有一件事:一個女同修跟幾個同修坐車到農村去發資料,當時是晚上,女同修提出要跟一個男同修一組,這時,另一個女同修說:「不行,我倆一組都說好了。」這個女同修也沒在意,就自己去撒了。後來偶爾發現:那個女同修跟男同修行為曖昧,月光下,兩個人顯得很柔情的樣子,女同修走路時還挽著男同修胳膊,有點浪漫意味。後來這個女同修再沒跟他們去了,不久,那個女同修和男同修都被綁架和判刑了。

修得好壞與舊勢力迫害沒有因果關係,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也不承認,可舊勢力不這樣看呀?它們就會這個,不行了就毀你,這些年同修被毀的教訓太多了,真是感到修煉的嚴肅,出事的原因不在事的表面,背後的問題才是實質,我們要注重解決根本問題,心性不提高,遲早都是禍。就算是沒有舊勢力迫害,那大家想想:這樣的同修夠不夠格?夠回天的標準嗎?

寫出看到的一點現象,供同修參考,不在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