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走師父安排的路

湖南大法弟子 兌誓

【正見網2018年06月03日】

我修煉21年,今年 66歲(女)。在修煉的路上雖然走的很艱辛,但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有驚無險。下面把近幾年來在師父慈悲呵護下走出來救人的一點經歷與體會向師父和同修匯報:

2012年12月27日下午,我與4位同修一起去偏遠山區連夜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舉報了,我們4個同修被非法綁架,我被冤判3年徒刑。在姐弟的幫助下,幫我辦了一個保外就醫一年,加上羈押時間一起,還剩一年多時間需繼續辦保外就醫證明,可此時已無法辦此證明,因原來辦證明人已調離。辦不了證明就要收監,我想我不能去監獄,那不是我呆的地方。於是我與同修們切磋,有的說:不動心,多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解體收監;有的說:離家出走。我自己沒把握,不知如何是好,法沒學好,也悟不出什麼法理來,心裡想只有求師父,就在師父法像前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愚笨,修的不好,不知該怎麼做,就是不能去監獄,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求師父幫我」。第二天我對丈夫(同修)說我要離家出走了。他說你想好了,決定了。我說是師父指引的,昨天我求師父幫我,夜裡就有一個意念顯現:「車行千裡路   神光車外護」(《洪吟三 》《巡演路上》)。這不是讓我出走,有師父保護嗎?他說:行,走師父安排的路。

離家出走後,我想我不是出來躲災求安逸的,師父說:「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對此法更有深刻的體會,我更應該做好三件事,要對得起師父。因此我更加強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個整點從不間斷,有時間時還要多發,用出來時帶的語音電話改為直接撥打救人,電話卡費用完了,沒有電話卡了,我就買記號筆、不乾膠,自己寫真相語貼出去。記得那是2015年訴江期,有一次在菜市場門口貼不乾膠被一女士看見了,她念著貼出去的真相語「全球起訴江澤民」,我接過她的話音說:是呀,全球起訴江澤民,江澤民是漢奸,出賣國土。她看我一眼走了,可能認為我不是本地人。我感覺自己膽量還是不夠,有怕心,但是自己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走出了一步,還是有點欣慰,可我想也是師父給我的智慧與膽量。但還需要努力,做的更好。

後來我聯繫上了同修,我有了資料來源,因我住的比較遠,不能與同修一起走,我就帶著資料一個人面對面地發,講真相救人。有一年冬天,我走到一個木材市場,看到幾個人坐一起烤火,我走過去笑呵呵地說:老鄉你們好,給你們送福音來了,我把資料遞給他們,其中一人說是法輪功的吧,我說是,他說我就喜歡看法輪功的,我說那你肯定是有福份的人,那你聽說三退保平安嗎?就是退出你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這時旁邊一男士說:你反對共產黨。我一驚,但馬上冷靜下來,也準備給他講真相。此時接資料的男士說:反對共產黨又怎麼樣,共產黨腐敗透頂不能反嗎?接著他就講了他旅遊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所見法輪功和三退的情況,說完就走了。其他人也沒做聲。我深深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幫助我,呵護我。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我不是一個人在做,是師父和我一起在做。我的怕心明顯減小了,最後我祝大家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後來同修幫我租房住在市裡,和同修路途近多了。我就天天和同修一起出去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貼粘貼,掛橫幅。現已三年多過去了,走的比較穩,其實根本上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才走過來的。記得有兩次:一次到鄉下趕集,當給一位村民資料時,那人就抓住我不放,要送我去派出所。我跟他講真相,講道理,他就是不聽。這時旁邊兩位男士對那人說:給你資料你要看你就接著,你不看別人還要看,你抓她干什麼。那村民就放手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呵護著我,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在菜市場發資料講真相,一位市民抓著我,拖我去派出所,說我反對共產黨,我怎麼給他講就是不聽,嘴裡罵罵咧咧要拖我去派出所。此時也是兩位男士對那人講:你拖她干什麼,她發她的資料礙你什麼事,你願接就接,不願看就算,共產黨腐敗的好,是吧?師父啊,您真是時時在弟子身邊,呵護著我,看護著我,謝謝師父。

天天出去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碰到各種各樣的人,我感覺自己在雲遊,只不過與宗教個人修煉不同,是我們建立更大威德好機會,是師父將計就計給我們安排圓滿更高果位的機會。

記得還有一次,在市裡街頭巷尾講真相發資料,有同修被舉報了,我不知道此情況,手裡拿著一份撿起來的真相資料在街邊走,一輛警車停在我旁邊問我手裡拿的資料,我說撿的,他們叫我打開包,我說個人財產,你們憑什麼要我打開。於是他們不由分說把我推上車,拉到派出所,把我包裡的東西,真相資料,語音手機,還有我生活費銀行卡,門牌鑰匙,全都倒在桌子上,準備拍照。我講真相,他們不准我講,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及因素。我想我不能讓他們知道我的任何信息從而迫害我,我猛然抓住門牌鑰匙和銀行卡。他們兩男警立即扳我的手,搶,我高聲喊師父的名字,求師父救救我。他們像觸電一樣立即鬆手把我放了,並說:你走吧,手機(真相機)放在這裡,拿身份證來取。為了安全,我沒有去取,浪費了大資源。

在修煉自己同時又助師救人的神路上,弟子只是跑跑腿,動動嘴,都是師父在做,沒有師父的呵護,弟子別說助師救人,就是連自己的生命都難保住。《洪吟三》-<巡演路上>講:「車行千裡路   神光車外護  何人乘在內   巡演把人度」。是呀,只要我們走出去正念救人講真相,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們。師父說:「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時時精心呵護,讓我們在最後有限的正法修煉路上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堅定的信師信法,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