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大法日 香港遊行體會

海外青年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20日】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裡,我有幸來到香港,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表達無限的感恩。我是從小得法的青年弟子,我覺得能夠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長大成人,感到無比的幸運。現代的社會亂象叢生,道德世風日下,我曾經迷失過,在脫離大法的日子裡,雖然物質生活豐富,但內心卻感到非常的空虛。直到有一天,我從新走回大法修煉,才真正找回了生命的意義,感恩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世界法輪大法日,能在與中國大陸一水之隔的香港,參加盛大的遊行慶祝活動,讓更多的世人明白法輪大法的美好是我的心願。

作為天國樂團的成員,每次參加活動前,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干擾。前一段時間發現自己的練習樂器方面遇到瓶頸,又加上忙於其他項目,練習樂器的時間較少,對於這次的遊行並不想參與樂團的表演,只想做團務或者拿橫幅。買機票時只是買了來回機票,並沒有買託運樂器的行李。

團練時,向協調同修表明自己的想法,當時她並沒有講什麼。有位樂團的同修得知情況後,跟我交流。她講,有一次來香港參加遊行,她心裡不想參加樂團的表演,可是樂器都帶來了,參加了出隊前的練習。午餐過後,她發現自己的白色褲子不小心弄髒了,這時,樂團整隊準備出發,回酒店換褲子已經來不及了。最後,她沒能參加表演。當她看到其他團員都站在隊伍裡面,她為自己沒能參加表演而感到後悔。還有好幾位樂團同修跟我交流,並鼓勵我面對自己在吹奏方面的不足,找出問題並解決它。最終我決定接受同修們的建議。

五月十三日,天氣晴朗,艷陽高照,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環愛丁堡廣場,以天國樂團演奏、腰鼓隊表演、祝頌與歌唱的形式,恭祝師尊生日快樂。

下午二點時分,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從北角出發,剛剛開始遊行時,我發現大腦出現缺氧假象,很難受,大腦一片空白,不能很好的吹奏,幾首曲子下來也沒有調整好狀態,於是我把東張西望的目光,轉移到前面同修的團服上,看著團服背面「法輪大法好」幾個黃色的大字,神奇的事情出現了:我瞬間記起了所有的樂譜和指法,而且在平時練習中,很難吹奏的音也能夠吹出來,我感到了神的加持!想起來師尊在《洪吟四》中的一句詩詞:「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在遊行途中,由於天氣太過炎熱,我向旁邊的團務同修要水喝,他講沒有水,我感到口乾舌燥,幾乎沒有辦法繼續吹下去。心裡跟師父講:「師父,請您給弟子水喝吧,實在太渴了。」突然想到師父在為每一個人承受巨大的痛苦,自己吃這麼一點點苦,怎麼就不能堅持呢?師父曾經講過「扇扇子」的法,越扇越熱。我悟到:不可以再去感受口喝,越想口越干,這不正是修去安逸心的好機會嗎?平時想找這樣的機會還找不到呢?當我把要喝水的心放下時,便聽到旁邊有位當地同修講:「趕快去買水。」團務同修把半瓶水遞給我,講這是給指揮同修喝的,你只能喝一口。不久,同修拿來大量的水分給樂團同修喝。在行進過程中,每當我想喝水的時候,總有不同的同修遞水給我。

遊行的途中,突然左腳開始抽筋、麻痹,我用意念跟左腳溝通:你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不要受邪惡干擾,我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身體的洪觀至微觀,所有的細胞都一起念。不知不覺中左腳恢復了正常。

我的前面和後面都是日本同修,他們吹奏出的樂音非常平和,非常的好聽。每當走到道路旁邊的青關會組織,利用收買的民眾,衝著我們遊行隊伍播放高分貝的廣播及低級粗魯的話語,這時,我偶爾也會吹的很大聲,試圖壓過它們的聲音,而日本同修他們的吹奏依然平和動聽,我被感動了。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講:「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什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我悟到:我也應該心懷慈悲的去吹奏,希望通過我的樂音能夠喚醒迷失的世人。

聽日本同修講,他們很感謝音樂指導同修,花很多時間飛去指導日本天國樂團。日本天國樂團有今天的水平,與音樂指導同修的用心是分不開的。有位女同修講,以前音樂指導同修時常來帶他們的時候,不知道認真學,現在覺得很遺憾。

通過這次遊行,我體會到師父講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我覺得似乎找到了突破瓶頸的方法,找回了自信,我的內心在歡呼雀躍,遊行到最後都非常的輕鬆。

回機場的巴士上,聽當地的同修講,他們每次申請遊行活動,都要去跟警官和警察們講真相。每一次活動香港同修都付出很多,每一次活動都來之不易!她講:「今天是母親節,我跟家人講今天有遊行活動,不能陪媽媽過節,家人都很支持!」

每次來香港參加遊行活動都能找出自己修煉上的不足,比如,早上遲到十多分鐘去集合地點,差點錯過巴士,同修指出我的問題時,我卻找理由掩蓋自己的錯誤,一位阿姨同修嚴肅的講我不承認錯誤。我馬上向內找,並向阿姨同修道謝。我清楚的知道修煉不只是修表面,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使我達到最終的目標,都不能使我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