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師父講法 再談對魔難的認識 (下)

大法弟子 溫良

【正見網2018年05月12日】

下篇 全面提高心性才是化解各種魔難的關鍵和捷徑

我們周圍有很多同修在看似很難很大的魔難中很輕鬆的走過來了,有的在病業關上遭受了諸多痛苦很吃力的也走過來了;也有的飽受了很長時間的痛苦折磨沒能走過來,甚至走向了反面,也有的扔體而去,沒有走完師父給安排的最後修煉之路。本人認為不管是我們修煉的有漏造成的魔難;還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或是在修煉中必不可少的正常魔難考驗,最終的目地都是要使我們的心性方面得到提高。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你怎麼不管我呀?幫我解決解決這個問題吧!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他能給你解決嗎?根本不會給你解決的,解決了你還怎麼長功,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讓你長功才是關鍵。」

七二零後,大法走入了正法階段,有人在魔難中很注重如何如何去否定排除舊勢力干擾迫害,從而忽視了自身修煉本應當承擔承受的那部分,也是一種變相的有漏。試想如果沒有舊宇宙及舊勢力等生命的偏移、敗壞,也就不須要師父正法,即從新歸正舊宇宙天體大穹及我們在人中的從新修煉。師父教我們向內找,就是要從主觀方面、自身上找原因,那舊勢力是舊宇宙中的產物,其下層的敗壞,邪惡生命猶如蒼蠅,如果我們心性上無漏,蒼蠅是叮不進去無縫的雞蛋。況且高層舊勢力原來也是舊宇宙中的精英部分,他們最大的缺點和罪過就是不想改變自己,不能無條件的同化大法,而是干擾正法,如果大法弟子在修煉中也放不下自我,不想改變人心,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覺中走舊勢力的路或是自我造就著同舊勢力一樣屬性的生命,由此看來我們的人心才是如影隨形、隨叫隨到的「第一舊勢力」。魔難中常說舊勢力迫害了我,卻忽略了自己的人心迫害自己,而宇宙中的舊勢力只是藉助人心加重迫害的外在因素。師父說:「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

另外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大法弟子個人修煉過程和在世間救度眾生的使命都走到了最後,我們面臨的魔難非是得法初期單方面的心性考驗,如今是要考驗一個修煉人能否成神、能否歸位、能否達到新宇宙標準的全方面衡量。我們要在心性上全面得到提高才能化解多方面因素構成的綜合魔難。有人說在魔難中只要信師信法或者是能放下生死,就能過得去,也有的人說只要敢吃苦就能化解魔難,試想一個修煉人不信師不信法誰能走到今天。關鍵是信師信法的成度能否達到百分之百。猶如水不達百度就不能沸騰,人言高山上的水六七十度沸騰,那是海拔高度造成的,同樣修煉人層次提高功力大增正念純正也能化解魔難;說放下生死也不是一句簡單的常人那種帶有爭鬥心、顯示心等魔性的個人英雄主義的不怕死,那些殺人越貨的強盜頭子與黑道上的惡人早把性命生死拋之腦後,但他永遠也成不了佛。談到吃苦我們也不走那種「真瘋」的修煉形式,強迫你吃苦還業,以及「火燒人間屋,腳踏天堂路」那種逼著你捨去對人間的留戀,逼著你放棄人中執著的修煉之路。那會給悟性很有限的常人造成誤解,導致修成你一個,卻毀了千千萬萬人。你想這樣做大法也不會這樣做,我們要從心裡主動修去各種執著,建立一個敢於在利益上吃虧,樂於在魔難中吃苦的正覺正悟心態。破除覺者下世度人就得遭受痛苦,承受迫害,甚至為眾生還業而捨命的無奈做法,我們要叫世人看到修煉大法不是一條充滿恐怖、死裡逃生的危險之路,而是一條生命通向希望、通向光明堂堂正正坦蕩之路,這是在證實大法的智慧,證實和成就新宇宙的純正和完美。舉例說,把我們修煉中遇到的病業魔難比做是方圓七百裡高萬仞的太行王屋二山,愚公移山實質上不是愚公移走的,是天神夸峨氏二子(兩個大力士)背走的,是愚公的精神感動了天帝,天神為之震憾。年且九十愚公且有不避開矛盾,敢於面對困難的決心;有敢於想常人不敢想做常人不敢為的吃苦之心;有一個堅持不懈至死不移的恆心;有一個發動全家同心協力和齊心;有一個不怕智叟嘲笑不為外界干擾始終如一的信心。我們煉功中也有「羅漢背山」,「金剛排山」的功法口決,其內涵深刻,問題是我們在各方面的正念能否叫舊勢力操控的各種亂神感到膽寒,我們的心性方方面面能否被師父和大法所認可、所佩服,都知「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心性上來了魔難自然化解。可是往往恰恰相反,很多時候我們的心性在魔難中沒有得到提高完善,卻在魔難中又因生出諸多不當,有的常人之心使正念下降,甚至在信師信法的關鍵問題上打了折扣,用很低的心性標準和低層功力神通去化解強大的疊加魔難。不是用強大的正念指揮功能而是用人心阻擋正念,至使魔難難過、過關失敗。更因心性的落後拖累了正法進程和天體的更新及人體表面的改變,阻礙救度眾生與證實大法。

並且我們修煉人要不斷改變觀念,更新認識才能跟上正法進程,舉例說一株豆子,對於它來說破殼出土是它生來的第一道難關。在幼苗期對它要求不嚴,有陽光就燦爛(這如同我們得法初期只要學法就長功就提高),而進入枝繁葉茂開花坐角的中期就需要大的肥水和充分的陽光溫度,同樣它也要抵禦風雨雹災病菌蟲害(這與我們在正法時期三件事都得做好方能提高是同理);等到籽粒成熟,就要承受刀割鐮砍敢於捨棄先前一切在粉身碎骨的摔打中方能破殼出粒,並去其雜質後才能歸倉。這與修煉人最後能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符合大法的標準,才能達到圓滿歸位是一個道理。師父說:「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人人成佛這不可能。」(《轉法輪》)每當想起師父講法都蘊意深刻,同樣一句話,在書中不同地方講出都有不同的涵意,表面上看似重複,用意卻截然不同,背後的意義更是不同,我們可千萬不要在這方面誤解,障礙了我們的得法和提高。

我理解到,師父在《轉法輪》最後一段講法中蘊涵深遠,也道出了修煉人怎樣走出魔難,再無魔難和生命永不墜落的天機,不妨我們重溫一下:「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裡找,你說這多好。」

時值今日,我們作為大法弟子要明悟師父要用大法成就我們怎樣的生命,我們是在漫長歲月中由於偏離法並造業無數而墜落到了這一步,有幸得到師父的救度和大法的從新歸正。我們應該在尊師敬法上下下功夫;在維護大法證實大法上下下功夫;在勇於改正先前一切過錯上下下功夫;在人與人之間的善心善行上下下功夫;在對待一切物質利益的放淡達到無私無執上下下功夫;在生命敢於放下自我最終無條件同化真善忍的方方面面上下下功夫,那麼我們修煉路上的一切魔難就會迎刃而解,不攻自破。

參加幾次地區法會,一點感悟,不當之處望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