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給死去的親人磕頭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15日】

家裡親人死了,眾目之下,大家都磕頭,作為修煉人磕不磕頭呢?我發現,不少同修在這方面做得不好,親人死了,不僅磕頭,還哭得很傷心,不像大法弟子樣子。

記得,我母親病危時,哥哥問我:「媽有一天走了,你哭不哭?」我說:「修煉人有修煉人禮節,合十是佛家禮節,是最高尚的,比磕頭殊勝。」母親走時,我趕了回去,親朋好友以為我能大哭一場,都看著我,可我沒哭,我走到靈前,恭敬的燒上一柱香,雙手合十,深鞠一躬,然後就去屋裡跟大家說話。家族人都知道我對母親孝心,平時錢物什麼的沒少往家拿,族人也知道我修大法,因此對我這個舉動也都理解,沒有不滿的。下葬時,按鄉俗,族人按輩份跪下磕頭,我應該站在前面,但我站在最後,也是合十鞠躬,這種場合雖說與眾不同,甚至有點尷尬,但我心裡清楚:「這是過關,必須按大法要求:不能磕頭。」

有一次,我參加一個親戚葬禮,給死者送魂時,陰陽先生要求單個磕頭:按輩份,念一個上前一個磕頭。當時我想,你有你的規矩,我有我的法上要求,就是不能跪下磕頭,這對死者好。臨到我時,我走上前,恭敬的向死者合十鞠躬,這時陰陽先生說:「這是修佛的,他用佛家禮節表示。」在場人都能理解,加上我合十時,表情恭敬虔誠,大大方方,不少人知道我學大法,覺得我的舉動很正常。

我也看到,有的同修對磕頭這事很為難:磕吧?不符合大法要求;不磕吧?怕說三道四,特別是女同修,丈夫脾氣不好,家族強勢,只好跪下磕頭。我跟一個女同修交流時,她說:「我婆婆死時,我磕頭了,丈夫脾氣不好,不磕還不翻天呀?符合常人狀態吧,師父會理解的。」我想,這種符合常人狀態等於在這事上沒修,師父理解?不是給師父修呀?

還有一次,在街上碰到一個同修,她眼睛哭得通紅,我問:「這是咋啦?」她說:「我婆婆死了,忍不住,總想哭。」我知道,她婆婆對她很好,這是親情,我就說:「你婆婆只能死這一回,這關可沒機會補呀?」她好像明白了,馬上不哭了,心情也好了些。

「弟子:煉法輪大法的人能不能給死去的人磕頭?

師:你要真是個煉功人出了功的,它還真受不了你這一頭。你這一頭磕下去,它得嚇的影都沒了。要是一個真的不太好的,你這一頭能把它磕死。當然常人分辨不了這些事情。修煉的人你可以鞠躬,打佛的禮節的手勢,我想比較好。不能給死去的人磕頭。它們還等你度呢,你給它磕什麼頭。」(《延吉講法答疑》)

大法弟子身上帶的東西都是極超常的,有功和能量,有氣機和法輪等,你一頭磕下去,對死者就是大禍,他們是受不了你這一頭的,弄不好把人家毀了。再說,大法弟子的一切行為未來人都會評說的。這種關不常遇到,但必須把握好。磕頭和哭是相連繫的,一次,我參加一個親戚葬禮,死者的兩個女兒是修大法的,都是20多年的老弟子,她們哭得一點不比常人差,一邊磕頭一邊「媽啊媽」的哭喊著,我看了心裡很難受,這狀態能成佛嗎?師父說:「大家來到一個家庭也好,來到世間也好,就像住店一樣,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夥,來世誰認識誰呀。你周圍就有你以前恩愛的丈夫和其他親人,你認識嗎?他認識你嗎?我講的就是法理,不是不叫大家孝順父母,就是叫大家放下這人心。任何一種心牽著你你都修煉不了,它都牢牢的拽著你不叫你修煉,不讓你成佛。」(《休斯頓法會講法》)

另外我想,這種場合作為修煉人別往前搶,別主動唱主角,主動招眼,有常人張羅就行了,你默默在後面做點什麼符合常人狀態就可以了。如果有機會的話,通過人的死這個話題,給人講講大法真相和三退,這才是正經事。

寫出看到的一點現象和認識,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