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自重,要遠離邪淫(數文)

曾敬賢

【正見網2018年06月11日】

乩仙勸善

外號「臥虎山人」的乩仙,降臨到白岩家的時候,大家都焚香拜謁祈禱。只有一個狂生,平時不敬神佛,一貫以無神論自詡,他倚著几案,斜坐在桌上,說:「走江湖的老傢伙,不過來演演戲而已。哪有真仙,天天來聽人召喚的?」臥虎山人,聽見了他講的怪話後,立即在乩壇上,寫出一首詩。

狂生看了此詩,大驚失色,恐慌至極,不覺也屈膝下拜。因為上面那首詩,是他幾天前,偷偷寫了,寄給他過去相好的妓女,而且自己沒有留下底稿。為什麼臥虎山人,竟能得知?正在驚疑之際,臥虎山人又寫下判詞,道:「這首詩,你幸虧沒有寄到。如果寄到,又將出一個「步非煙」(古女子名,因偷情被丈夫所殺)了。這個妓女,已經從良。你這種做法,就是勾引有夫之婦,其罪甚大。白居易偶然寫了一首詩,以寄託情思。你卻要實際地去干非法之事。風流佳話,多是進地獄的根源!我昨天偶然看見陰官記錄籍冊,我得以抄錄下來。孽海洪波,回頭是岸。山人我多嘴多舌,實是出於一番苦心。先生不要怪我多說了幾句。」

狂生看完這些文字,呆立在几案旁,幾乎面無人色。一年之後,他就死了。

我(紀曉嵐)所見過的扶乩仙,唯有這位仙家不談吉凶禍福,而好勸善,他專門規誡人的過錯。真是靈異界的一位耿直仙家。

(紀曉嵐的)先父姚安公,一直討厭亂拜、祭祀。唯有遇到這種神仙,則必定作揖,敬拜道:「像這樣的方正嚴明,誡人從善。就算是鬼,也應當受尊敬!」
    
二、堂堂正正,鬼狐不侵

遠房堂兄旭升說,村南過去有個狐女,媚過許多少年,所謂「二姑娘」就是這個狐女。族人紀某,想活捉她,但話沒說出口。有一天,這人在廢園子裡,看見一個美女,懷疑這就是狐女,便不正經地唱艷曲,狐女馬上送過眼波來。這人折了花草,扔到她面前,她正要俯身去拾,忽又退後幾步,說:「你有惡念!」跨過破牆,竟去不理!

後來有兩位書生,在東嶽廟僧房裡讀書。一個住在南屋,和狐女關係很好。一個住在北屋,對她熟視無睹。

有一次,南屋人,怪狐女來晚了,開玩笑說:「你收拾打扮得這樣漂亮,干什麼?」

狐女說:「你不因為我是異類而輕視我,所以我為喜歡我的人打扮。北屋的那人,心如木頭石塊,我豈敢靠近?」

南屋人說:「你為什麼不過去勾引勾引他?試試看,他未必老也不動心。假如使他動了心,他就沒臉見程伊川了。」狐女說:「磁石只可以吸針。如果氣質品類不同,便吸不動。我不願多事胡鬧,以免自找羞辱!」

由此可知,只要是被妖魅迷住的人,都是他自身,先萌發了邪念。

君子自重,要遠離邪淫

烏魯木齊虎峰書院,過去有個流放犯人之妻,弔死在窗欞上。院長、前巴縣令陳執禮,在一天夜裡,點燈看書,聽見窗裡天棚上,率率有聲。抬頭一看,發現有女子的兩個小腳,從紙縫裡徐徐垂下來,慢慢露出膝蓋,慢慢露出大腿。陳執禮知道內情,厲聲道:「你因為姦情敗露,羞憤而死,你將害我麼?我又不是你仇人;你將媚我麼?可我一生不干風流事,你也不能迷惑我。你敢下來,我就用夏楚打你。」

於是棚上的女人,又慢慢地把腿收上去,之後聽見有輕輕的嘆息聲。很快,她又從紙縫中露出臉來,往下看,長相極標緻。陳執禮仰臉唾道:「你死了還不知羞恥麼?」於是女鬼退回去了。

陳執禮吹滅燈火就寢,手握利刀,等著女鬼再來,但她沒有下來。第二天,出遊的陳題橋,來訪。說及這件事時,聽見棚上有聲,像是撕布帛,此後女鬼再也沒有出現。

但陳執禮的僕人,住在外屋,夜裡常說夢話,時間一長,竟得了癆病。臨死時,陳執禮因他相隨到了兩萬裡之外的地方,哭得很悲傷。僕從揮手說:「有個漂亮女人,曾偷偷地來追求我,現在招我為丈夫。我去了很快活,你不要悲傷。」

陳執禮頓足說:「我自恃有膽力,沒有遷居到別處,但卻禍及你了。我只不過虛張聲勢,以求自保。但卻無力將女鬼驅走,竟牽連傷害了你!」

後來,同年楊逢源,來代任院長,不再住在這間屋子裡。他說:「古人說過,君子自重,不立於危牆之下。當然也應該遠離邪淫!」這樣做是正確的。

(均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