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忠孝兩全的石奢(數文)

程守信

【正見網2018年06月20日】

一、忠孝兩全的石奢

石奢是楚昭王的宰相。他為人堅毅正直,廉潔公正,從不阿諛奉承,也不怕權貴。
    
有一次,他出行視察地方各縣,在路上見到有人行兇殺人。他命人將兇手緝拿。出人意料的是,兇手竟然是他的父親!他放走了父親,回到國都後,把自己囚禁了起來。他派人向昭王報告說:「殺人兇手是微臣的父親。如果我用懲治父親的手段,來樹立政績,那就是不孝的行為;而如果我廢棄法律來縱容罪犯,則是不忠的舉動。因此,我只有以死,來彌補自己犯下的罪過。」昭王有心維護他說:「你追捕罪犯而沒有追到,這不應當被判罪。你還是去繼續治理政事吧。」

石奢卻回答說:「不偏袒保護自己的父親,就不是孝子;不遵行君主的法律,就不是忠臣。大王赦免我的罪過,那是您的恩惠;而服刑去死卻是臣下的職分。」最終,他沒有接受赦免令,還是自盡了。    

二、執法如山的李離    

李離是晉文公的司法官。一次,他聽錯了案情,而錯殺了人,便把自己拘禁起來,並且判處自己的死刑。    

晉文公得知此事以後,對他說:「官職有貴有賤,刑罰有輕有重。下屬官吏的罪過,不應當由你來承擔後果。」李離說:「臣身為司法官之長,不曾把權位交給我的屬下;臣拿到的俸祿多,但也不曾分給屬下任何的好處。現在,臣聽錯了案情,而錯殺了人,卻把罪過推給屬下,臣不曾聽說過這樣的事情。」他辭謝了晉文公,沒有接受赦免令。

文公說:「你如果自認為有罪過,豈不是說寡人也有罪過嗎?」李離回答說:「法官斷案有規定,錯判了刑,就要自己親自受刑;錯殺了人,就要自己來償命。大王認為臣下能夠明察秋毫、判決疑案,所以才任命臣下為司法官。如今,臣下聽錯了案情,而錯殺了人,應當依法判處死刑,維護大王您的名聲。」

最終,李離沒有遵從晉文公的命令,拔劍自殺了。   

三、蒼鷹郅都    

漢代的「酷吏」,大多自身廉潔,不畏權勢。之所以說他們「酷」,是「酷」在他們對奸佞權勢,從不手軟,執法如山(這個用詞,是原文詞彙,與現代的詞意,不完全等同)。當然這麼說,也不能迴避「酷吏」有濫殺無辜的嫌疑。    

郅都是楊縣(今山西省洪洞縣東南)人,他是西漢最早以嚴刑峻法,鎮壓不法豪強,維護社會秩序的「酷吏」。他初入仕途,是以郎官的身份服事漢文帝。漢景帝時,郅都當了中郎將,他敢於向皇上直言進諫,在朝廷上不顧他人顏面據理力爭。一次,他跟隨皇帝到上林苑遊玩。賈姬到廁所去,一隻野豬突然闖進廁所,賈姬被嚇得驚惶失措。皇上用眼示意郅都去救賈姬,郅都卻不肯行動。皇上想親自拿著武器去救賈姬,郅都跪在皇上面前說:「失掉一個姬妾,還會有個姬妾進宮,天下難道會缺少賈姬這樣的人嗎?陛下縱然看輕自己身負天下的重託,那麼祖廟和太后怎麼辦呢,您不打算繼續進孝了嗎?」皇上無奈只能退了回來,恰巧這時候野豬也離開了。太后聽說了這件事,賞賜給郅都黃金百斤,從此對他另眼相看。
    
郅都為官公正廉潔,從不翻開私人求情的信。他從不受賄,對私人的請求,一概不聽。他自己常說:「我已經背離父母而來當官,無法盡孝了,那麼就應當在官位上,一心一意地奉公盡職,保持節操而死,哪裡能顧念妻子兒女的私情。」
    
濟南郡地方的宗族勢力強大,平日裡橫行霸道、欺壓百姓、魚肉鄉裡,濟南太守,竟任由他們胡作非為,卻一點兒辦法都沒有,民憤很大。漢景帝就任命郅都,為濟南太守。郅都來到濟南郡所,就把當地豪族的首惡分子,全部誅殺。其餘宗族的人,都嚇得兩腿打顫,再不敢胡作非為。
    
一年多後,濟南郡內,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周圍十多個郡的郡守,就像敬畏上級官吏一樣,敬畏郅都。此後,郅都調升到中央擔任中尉。丞相周亞夫權傾朝野,待人傲慢無禮,而郅都見到他也只是作揖問候,並不跪拜。
    
郅都施行嚴酷的刑法,管你是權貴,還是皇親,都依法懲處,決不姑息,結果列侯和皇族見到他,都要側目而視,稱呼他為「蒼鷹」。

四、郅都得罪竇太后,死留遺芳!

臨江王劉榮,因罪被召到中尉府受審問,臨江王想得到筆墨,給皇上寫信表示謝罪,郅都卻告訴官吏,不准給他筆墨。魏其侯竇嬰,聽說後,暗中派人給臨江王,送去筆墨。臨江王給皇上寫了謝罪信之後,就自殺了。竇太后得知長孫死訊後,非常生氣,想處置郅都。結果漢文帝把郅都免官,讓他回了家。
    
漢景帝憐惜郅都的才能,就派使者拿著符節,任命郅都,為雁門太守,還准許他在方便的時候動身,就近直接去雁門上任,而不用回來謝恩。

匈奴人一向聽說郅都有操節,現在由他守衛雁門邊境,匈奴人便領兵離開雁門郡邊地。直到郅都死去,一直沒敢靠近雁門。

匈奴甚至做了像郅都模樣的木偶人,讓騎兵們奔跑射擊,卻沒有人能射中。匈奴人害怕郅都,真是到了如此的程度!
    
後來匈奴對郅都恨之入骨,於是遣人深入內地,四處散布不利於郅都的謠言,竇太后本來就因為臨江王的事,怨恨郅都,聽到謠言後,不加追究分辨,立即下令逮捕郅都。

漢景帝心知郅都冤枉,說:「郅都是忠臣。」準備釋放。但是,竇太后不忘舊恨,說:「臨江王(魏其侯竇嬰)難道就不是忠臣嗎?」堅決不許釋放,在她的蠻橫干涉下,郅都終於被殺。郅都死後不久,匈奴騎兵,立即侵入雁門。
    
西漢成帝時,大臣谷永,在一道給漢成帝的奏摺中,曾論及郅都,說:「趙有廉頗、馬服,強秦不敢窺兵井陘;近漢有郅都、魏尚,匈奴不敢南向沙幕。」並把他與戰國趙國的廉頗、趙奢等名將並列,譽為「戰克之將(戰則必勝之將),國之爪牙!」
             
         (以上均據司馬遷《史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