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民捨命的清官--諒輔

智誠

【正見網2018年07月04日】

自古以來,天降大災後,在如何禳災祛難,轉危為安這件大事上,最好的解決辦法之一是國家的最高統治者下「罪己詔」,檢討自己執政的過失,祈求上天消去懲罰,解救萬民。然而,在東漢時代,有一個科長級的九品芝麻官,做了皇帝應該做的事。

東漢有個諒輔,字漢儒,是廣漢郡新都縣人(《後漢書·諒輔傳》)。他年輕時供職佐吏,為官清廉,漿水不受。後來任從事,大小事情都治辦妥當,郡縣的人都欽佩敬重他。

那年夏天乾旱,再不下雨,秧苗即將絕產。一郡之首的太守,站在庭院中讓太陽曝曬自己來祈雨。曬了好幾天了,依然是晴空萬裡,驕陽似火,沒有下雨的跡象。

諒輔以五官掾(太守麾下管主要事務的官員)的身份出去禱告老天爺。他發誓說:「我諒輔身為郡守的主要屬官,不能勸諫上司接納忠言,推薦賢才,摒退奸佞,調和陰陽,致使天地隔絕不通,萬物乾枯。百姓翹首盼雨,沒有控訴的地方,罪過全在我諒輔。如今郡太守在真誠反省,責備自己,已在庭院中接受天懲曝曬,為黎民百姓祈雨。為讓甘霖早絳,我諒輔來認罪,為百姓求福,誠心誠意懇切真摯。若尚未感動神明,我現在發誓,如果到了中午不下雨,請讓我用自己的身體來抵罪。」

於是他命人堆積了一個大柴垛,自己坐在柴垛上,如天不下雨,準備在午時三刻點火自焚。

接近午時,山上的雲氣變黑,響起雷聲,下起大雨來,一郡的地方都得到潤澤。當世的人因此稱讚諒輔是最真誠愛民的人。

老天爺為什麼要給人類降災?譬如,乾旱、地震、洪水、毒霾、龍捲風等等,是因為人違反了天給人定的法則。在中外的關於人修煉的經典中,都有類似的論述。這個觀點也都被中外的真修者所認同天降災難於人,是對人類的惡行發出的警示,也是上天對人類慈悲的一種特殊表現方式,用這種方式通告人們:該反省和修正了!

天是萬能的,但天說話的方式卻是含蓄的。他讓人們自己向內找,找自己都做錯了什麼?以至引起上蒼的震怒。

第一位下「罪已詔」的帝王是商湯。商朝之初,曾大旱七年。商湯見臣子們祈雨七年而未解旱情,於是商湯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來:他命人把祭祀的柴架起來,商湯把自己的頭髮和指甲剪掉,沐浴潔身,向上天禱告:「我一人有罪,不能懲罰萬民,萬民有罪,都在我一人,不要因我一人的沒有才能,使上天及鬼神傷害我百姓萬民。」最後商湯說:「我祭祀占卜求雨,本是為民,不能再用他人焚燒祭天,現在就燒我來祭天吧!」禱告完畢,他從容地坐到柴堆上去,命人點火,令人欣喜的是,柴還沒點燃,天就降下了大雨。

後人對商湯的作為,作了符合歷史真實的總結:「禹湯罪己,其興也勃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左傳·莊公十一年》)禹湯能罪己·,國家就興旺發展,把罪過都推給他人的夏桀、商紂,國家則很快就衰亡了。

東漢名臣諒輔,在歷史上也是確有其人,真有其事,決非杜撰。諒輔雖非帝王,應該說他比帝王更真心愛民。一名無名小吏,衣食無憂,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但他那顆升騰著慈悲和善良的仁義之心,把百姓歷盡乾旱煎熬的絕望之情,感同身受。看得出來,他對自己長官的祈雨形式不以為然,他從思想到行為都有了越俎代庖的實際作為。這當然是他那甘願為民獻身的真摯而赤誠的心在起著主導作用。老天爺當然知道諒輔是至誠對天,精誠為民,所以時辰一到,老天爺就看在這個大好人的面子上,雷聲大作,暴雨傾盆,一郡潤澤,皆大歡喜。

時至今日,我們不得不欽佩,我們的先人所生存的時代與環境氛圍。因為那是神傳文化滋潤神州大地的歷史時期,是人人都篤信神佛,踐行仁義禮智信的年代。因而衍生出一幅幅眾生遵循創世主的法旨,波瀾壯闊讓後人仰視的歷史畫卷。

再冷眼看今朝,我們中華大地在中共惡黨的獨裁專制下,天災肆虐,人禍橫行,億萬民眾生存於水深火熱之中。中共惡黨荼毒害死八千萬中國的老百姓,還依然標榜自己「偉光正」。篡政七十年來,從來沒說過一句自己全錯了的話。實在被逼急了,則以黑社會流氓老大的口氣說什麼「三七開,四六開」,明明錯的一塌糊塗,暴虐且邪惡的無以復加,還聒不知恥的粉飾太平。錯誤都是別人的,政績功勞全是自己的,讓全中國人都活在謊言和欺騙中。愈演愈烈的人禍,各種各樣的天災,邪黨從上至下各級蛀蟲們都置若罔聞,更有甚者,為了自己的「政績」,不惜加大這些殘民以懲的災難。這一切都是邪黨的魔鬼本質使然。

我們堅信,中華大地上連年不斷的天災、人禍,只能是天滅中共後,自然就否極泰來了。這一天真的不遠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