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十五年的點滴體會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11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下面是我的部份修煉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喜得大法 病全消

由於從小體弱多病,我幾乎成了藥罐子,即使這樣還是想賺更多錢,以為那樣的未來才有保障,所以在家帶著兩個孩子做加工、做直銷、買賣股票等,把身體搞的越來越糟。為了治鼻子過敏、大腸急躁症、三叉神經痛、心悸和婦科病,我三天兩頭上醫院,一天吃好多種藥。想想有錢沒健康又有什麼用?孩子還小,先生早上6點出門上班,忙到晚上10點多才到家。我覺的做人好苦,開始尋找讓身體健康的方法。我在其它法門中找精神寄託,但無濟於事。到後來我經常想一個人到深山裡修行。那時不懂修煉,只想身心清淨、遠離塵囂。

我於二零零二年八月得法,得法前曾聽鄰居說她晚上去陽明公園煉法輪功。那時孩子小,我晚上不便出門,但心裡有想煉的念頭。結果就像《轉法輪》裡寫的:「但是他一想修煉,這顆心就這麼一想,就像金子一樣發亮,震動十方世界。人們說佛性佛性的,就是指這個佛性出來了。 」「所以有些人一想修煉的時候,覺者們就把這個心看的極其珍貴,就可以無條件的幫助。就像我們今天坐在這裡的學員,你要修煉我可以無條件的幫你。」(《轉法輪》<第三講>)。有一天我在台北青年公園看見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伯在打坐,形似神仙,我和兒子停下來專注的看。突然有一位精神奕奕的大姐拿著洪法資料告訴我:他們是煉法輪功的,不收費不收禮,義務教功。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她的女兒也煉,身體很健康,現在獨自去美國她都很放心。我覺的這個時代居然有不收禮不收費的,這么正派呀!我下定決心也要煉法輪功。

剛得法時,我每天都去煉功點煉功,起初單盤時腿都翹的很高,不到30分鐘就放下來了;半個月左右能雙盤了,但45分鐘左右就想把腿放下來。我想到《轉法輪》裡寫的:「禪定中修煉要長期盤腿,腿一盤又疼又麻,時間一長,開始鬧心,鬧的很厲害。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一疼那業力就開始往下消,業力越往下壓,他腿疼的越厲害,所以他腿疼不是無緣無故的。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陣痛,痛一陣,特別難受,過去之後又緩過來,不一會又開始痛,往往是這樣的。」所以汗流浹背、強忍著痛也不把腿拿下來。輔導員說我很能忍耐,進步很快,還鼓勵我參加學法點的學法交流。

煉功一星期左右,我的大腸急躁症好了,不拉肚子了。一個月後,我的心臟處每天都有像電鑽一樣的聲音,約半個月後就不再心悸了。當年冬天,打噴嚏、流鼻涕、鼻子過敏的症狀全都消失了,凍傷也沒再犯了。曾經嚴重的三叉神經痛也幾乎消失了。更神奇的是,全家都感冒我卻不受影響!真的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我知道師父管我了!心想要認真聽師父的話,實實在在的修。

因為左鄰右舍平時相處不錯,他們知道我脫胎換骨遠離藥罐後,陸續有七、八位也走入了修煉。我先生也告訴身體不好的同事說:你去煉法輪功吧,我太太因為煉法輪功變健康了。

二、在集體煉功學法中整體提高

煉功點的輔導員搬家後,同修們推薦當時最年輕的我接任。我性格內向,從沒想過要當輔導員,可是想到《轉法輪》裡寫的:「可是那個燒火做飯的小和尚,他並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說不定有一天他一下開功了。」我告訴自己不要當那個大和尚,所以承擔起了這個責任。十幾年來除了出國參加法會或大法活動,我幾乎每天去煉功點煉功以達到洪法的效果。每當想到大陸同修為了爭取合法的修煉環境,冒著生命危險去講真相、證實法,相比之下,我更加珍惜台灣這自由的修煉環境。

我們每天早上四點五十分在煉功點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後來我們把每周五的安排改為煉靜功和學法交流。剛開始出現了很多不同的聲音,但是學法交流很快讓煉功點的同修們的修煉狀態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以前大家來煉功免不了要閒聊家長裡短,有些甚至還抱怨起與常人之間的矛盾,表現的不像修煉人。剛開始學各地講法時,很多同修都沒有各地講法的書,到快要學法時才去請。但堅持了幾年下來,大家把整套大法書都學了好幾遍,漸漸對法有了一定的理解。在學法後的交流時間,每位同修輪流主持,後來連平時不發言的同修也開始談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向內找。同修們都悟到:碰到的一切事物都要用真、善、忍去衡量,做到是修。

三、好的環境用善開創

早前煉功點每天都有三四位流浪漢,他們吃喝拉撒都在那裡,有的還帶著刀。因此環境髒亂,臭味沖天,還有蒼蠅和蚊子。有時流浪漢睡在同修煉功的位子上,同修要煉功,就把流浪漢叫起來了。後來我們跟同修在法上交流:釋迦摩尼當年教他的弟子連要飯碗都不能存,所以我們也不要執著於位子,哪有空位就坐哪。而且公園是公眾場所,每個人都有權使用,何況早上4點多他們還在睡覺呢。師父教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要修出無私無我的慈悲心。於是大家都不再打擾流浪漢,並向他們洪法,鼓勵他們一起煉功,真心的對他們好。一、兩年後他們自覺的離開了,但是來煉功的同修卻越來越多了。

還有一次,煉功點旁的樹籬笆和雜草長高了,同修擔心街上來往的人潮看不到我們煉功,影響洪法效果,於是提議剪樹拔草。但作為修煉人,我們要用法衡量,《轉法輪》裡寫道:「也許有的人說:你越講越玄,殺動物是殺生,弄死植物又是殺生。其實是這樣的,佛教中講六道輪迴,你可能在六道輪迴中變成植物了,佛教中就這麼講的。我們這裡不這樣講。但是我們告訴大家,樹也是有生命的,不但有生命,還具備著很高的思維活動。」大家在法上交流後,同修沒有砍樹,還儘量維護環境的整潔。不久,公園管理處就安排了定期修剪雜草,還種上了櫻花樹。從此小公園裡充滿了鳥語花香,來做運動的民眾和附近飯店的大陸遊客把它當景點一樣拍照,也看到了我們的真相圖片和資料。我們煉完功有時還可以幫大陸遊客做三退呢!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除了維護自然環境,同修在這個項目中的配合也很重要。近幾年同修們體諒我的辛苦,主動提出每人輪流拿一個星期的音樂播放器和橫幅。這樣一來,輪到的同修也能堅持來煉功了,也不再遲到了。其實人人都是負責人,對煉功點負責,對自己負責。是大家多年來的共同堅持和互相補足,才換來這麼好的煉功環境。

維持一個煉功點並不容易,救人的項目越來越多,但煉功點卻越來越少。很多煉功點漸漸沒有了,有的只剩下一兩位年長的同修還在堅持。寫出我們煉功點的故事希望藉此鼓勵同修恢復戶外集體煉功,珍惜這個既能洪法又能熔煉自己的修煉環境,這也是師父要求的。

四、在打真相電話中歸正自己

師父告訴我們正法是有進程的,三件事都要做好,抓緊時間多救人。我剛開始打真相電話時,希望接通又怕接通,用發抖的聲音照電話稿勸三退。漸漸的,勸退效果還不錯。後來有了營救平台,我也鼓勵身邊白天上班的同修利用晚上時間跟公檢法人員講真相。

以前打電話時經常遇到罵人甚至罵師父的,我的心怦怦直跳、很緊張,就嚴厲的制止對方並講了很多參與迫害遭惡報的例子,越說越激動,爭鬥心出來了,想震懾住他,其實就是以惡制惡。反映到家裡,就是下班回來的先生剛好聽到了,於是把我大罵一頓,不准我再打電話,否則讓我搬走、把戶籍遷出去。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趕快向內找,後悔自己沒用善心救人,應該修去爭鬥心。

其實很多公檢法人員本性善良,是被邪黨的宣傳欺騙和利用來參與迫害的,可憐的他們在無知中對佛法犯下了滔天大罪。我決心修好自己,替對方著想,用善心告訴他們真相。在後來的撥打中,一些警察聽完後真的明白了真相,有的主動給我提供其他參與者的手機號碼,還有的讓我把話費省下來打給其他不明真相的人。

記得有個冬天的晚上,我撥給一位東北的年輕警察,告訴他海外媒體已經曝光了他們派出所在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他的個人信息已被記錄在案。他靜靜的聽我講了30分鐘的真相。我問他明白了嗎?他說明白了,他已經遭報了,現在連人帶車卡在大溝裡動彈不得、正等人營救呢!我請他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善待法輪功學員會得到福報,並叮囑他天晚了要注意安全。第二天我再次打電話關心他,問他車子處理的怎麼樣了,他很高興的說沒事了,感謝我告訴他真相。我把真相網址傳給他,從此他每天看海外媒體的真實報導,再也不參與迫害了。我真替他的得救感到高興。

有一天先生突然提早到家,我正在撥一位公安局長的號碼,是局長的小孩接的。我說:你爸爸是警察,警察應該保護好人,法輪功學員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請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要理解父母的辛苦,認真讀書、做孝順的好孩子。之後我又請他叫他爸爸來聽,勸其看清共產邪黨「卸磨殺驢」的邪惡本質與當前的形勢,為自己留後路,我希望他跟他的家人平安。這通電話,我的先生和孩子們也都聽到了,從此以後我能堂堂正正的在家人面前打真相電話了。師父說:「有熔化鋼鐵的慈悲就能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真的體悟到了「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第三講> )。

有幾次協調人請我交流撥打電話的心得,因為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已安全回家。我說:我很慚愧,因為時間不多所以做的很少,是同修自己的正念和全球營救項目的配合震攝了邪惡,都是師父在做。同時我也很感謝營救平台的同修們的用心、包容和無私付出,大家比學比修,也使我在救眾生的過程中歸正了自己。

五、堂堂正正的救人

我以前剛走出去證實法時,很怕家人不高興,結果「相由心生」(《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越怕干擾越大。每次參加完活動回來家人就不理解,冷戰或出言不善。

師父開示: 「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於是我對家人說:我去洪法是希望像我以前一樣身體不好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功得到健康,救一個人等於救了一個家庭。我也希望大陸同胞能跟我們台灣一樣有公開合法的修煉環境。雖然你們不修煉,但只要支持我做正義的事同樣功德無量,因為我的師父講: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我堅持走出去證實法和對家人講真相,師父教我們在哪裡都要做一個好人,家庭、工作都要平衡好。漸漸的,家人能理解我們做的事情了,有時呆在家,先生反而會問今天沒活動喔?我悟到只要堂堂正正,路一定會越走越寬。

六、加強主意識

今年神韻在我們當地演出的前兩天我就開始消業,雖然加強了學法和發正念,但直到演出結束仍在咳嗽。我知道我有漏被鑽了空子,向內找,找到自己學法不入心已很長時間了,有時煉功和發正念都睡著了。還有在推廣神韻期間,使用常人的社交軟體增多,對飲食養生漸生執著,放鬆了修煉。

為了改變這個狀態,我下定決心安排時間背法,加強學法。在讀到《法輪功》中:「你一定要清楚你在煉功,在往上修,在提高心性,那時你才有主動權,你才能得功。」「煉功時主意識強一點,不會出偏,一般的東西它還侵害不了你。主意識很弱,有的東西就上來了。 」的時候,我想起師父曾經在《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中講過,「我認識一個和尚,他懂得修煉這方面的東西。他在廟裡作住持,事情很多,但他往那一坐就和它們斷開了,保證不想,這也是功。實際真正煉功的時候,腦子裡什麼都不想,沒有一點私心雜念。工作中的事不摻雜個人的東西,你還是能夠做好的。」讀完這段法,我好像突然清醒了。

我現在煉功會注意聽煉功音樂,「用音樂的方法一念代萬念」(《北美首屆法會講法》),發正念犯困就睜開眼睛,慢慢的學法又能夠入心了。

我希望自己今後保持精進實修,與同修們共同救度更多的眾生。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