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蒿草之下或有靈芝》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7月31日】

一、從超市收銀員到承擔專業設計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開始瘋狂迫害上億廣大法輪功群眾後,臨風因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共產邪教的綁架、關押,還曾被迫流離失所,期間遭受的迫害十分殘酷。

二零零六年臨風憑正念闖出牢籠回到家,在一個小超市當個收銀員。後來他想:自己曾是個優秀的大學生,總在超市打工也不對。可是因修煉大法被迫停學,還有一年學業沒有完成,沒有畢業證,也沒有任何憑證。

大學的同學們都已經是設計師了,自己現在的境遇並非本願,是共匪的非法迫害所致,臨風準備去應聘設計師。

家人對此都不抱希望,覺的有諸多個不可能的理由:

1.沒有任何文憑,學業也沒有完成,現在對外充其量是個高中畢業生。
2.現在的就業形勢,哪能那麼輕易就能找到那麼好的工作;
3.更何況共匪將大法抹黑,許多企業很怕受連累;
4.更何況連身份證都沒有……

許多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人,你要想明白個問題,你到底害怕的是法輪功,還是中共?許多人都說害怕的是中共,法輪功有什麼怕的。這不就說明中共才是邪惡嗎!不然能讓你這麼怕嗎?

臨風想:路是自己走的,文憑不重要,大法賦予自己的才智與品德一定能開創出一條路。

臨風是學建築專業的即各類樓房設計。他從網上找到一家中型設計公司應聘,該準備什麼也不知道,就帶了上學時的幾個課業作品。

父母道:「你嘴有點把門,別見面就嘡嘡嘡,把你是學法輪功的都說給人家。」「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老總姓甘,親自面試。

臨風對甘總道:「我因煉法輪功,僅差一年就畢業了,被迫停學,沒有畢業證沒有文憑,沒有身份證,典型的三無。但在學校時我的成績很優秀。」

甘總褒獎了他的作品,大笑道:「小伙子,我驚異你的坦誠,告訴你,文憑是唬人的,水平是服人的,你來吧,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很好,你不學法輪功今天我還不要你!」

老總問其對待遇有什麼想法,臨風道:「我相信,一個人盡心的工作,一定不會被虧待的。」

家人們十分驚訝,道:「多虧你沒將學法輪功的事說出來,不然人家不會要你的,今後也別說。」

臨風道:「他聽說我學法輪功才要我的,不然今天就沒戲了。」家人大驚:把老底都掏給人家了,人家還用你!而且什麼證件都沒要,太不可思議。

臨風知道:坦誠比什麼證件都頂用。

他很感激甘總的知遇之恩,更以一顆責任心來對待工作。說實話,臨風是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等於剛入行。

但是大法所賦予的智慧使他得心應手,一點兒也不象從零開始。一到公司沒多久就可以給公司拿下項目。

工作第二年就為公司承擔起一個非常大的設計項目,是有的業內資深人士一輩子都沒有干過的,臨風基本上是邊自學、邊把整個工程的龍頭專業給完成的,投資方很滿意。

臨風沒有跟甘總提過一次薪資要求。工作第一個月甘總按行規給發的工資,但是沒多久,甘總就把工資翻番,接近公司老員工,並道:「法輪功先生,你乾的太好了。」

甘總還趁別的員工不在時單獨塞給他「福利」,方方面面都很照顧。

原來在超市工作時的同事們聽說了都很驚嘆:這小子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才剛入行,不算年終獎金,光工資就等於他們幾個人收入之總和,幾個美媚還後悔當初怎麼沒意思意思,找個這樣的老公簡直爽死!

甘總最賞識臨風的並不是能力與才幹,而是他的品德。大法修煉者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遇事為別人考慮。

一次一個同學希望把工程的附帶部份拿給他做,還可以給臨風提成,風直接就介紹給了公司,這樣同學可以公開的和甘總了解更多的相關工程,甘總也好權衡取捨,對雙方都有利。

當甘總得知風沒有圖利,還在考慮公司的立場時挺感動。其實還有很多事情甘總並不知道,曾經有一個大公司的主管老楚,僅僅在網上和臨風有過一些交流,連面都沒有見過,就覺的無論能力還是人品風都非常好,就打電話邀請他過去工作。

那個公司無論從名氣、規模還是薪資待遇都比甘總這邊好,可是臨風沒有動心。後來有同事知道了這個事情,覺的不可思議。知恩不報非人也。

現代人處事往往從利益出發,臨風的處事原則,為同事甚至甘總所不解,有的事情就像挨了撞不訛人家錢一樣,他們都覺的臨風傻,為他鳴不平,但是風始終「傻傻」的堅持著,得到的卻是更多,這時臨風聽到的多是:「好人有好報啊!」

二、從專業到更多的知識領域

利益不會成為臨風離開甘總公司的理由,但命運又給他安排了另一個契機。

家中父母有事,因公司離家太遠,臨風照顧家人不能上班,休息了很長時間。常與公司合作的尤總對他賞識有加,尤總的公司正好在風家旁邊。

尤總找到臨風,認為他孝而有德,讓他邊照顧家人邊到他那裡工作。但是臨風還是惦念著甘總,和他協商後,就到了尤總公司。

尤總讓風根據家人的需要隨時回家照顧,這樣就可以邊照顧家邊工作了。

尤總給他的薪酬比原公司高出好幾倍,還打算給他股份。副總對風道:「尤總說你過來,我們得了個寶!」薪資對臨風來說是次要的,能隨時照顧父母,風很感激,在尤總這裡照常把業務做好。

尤總的業務是同行業的高水平,風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副總還透露,曾有很多人想跟著尤總學,他都看不上,能讓他看中挺不容易的。

但因為尤總的公司剛成立,困難比較多,比以前甘總的公司要面對的問題還多,臨風所觸及的領域已經超越專業本身。

遇到不懂的問題,他就在大法中悟,因為法輪大法是宇宙最頂級智慧,蘊含著深刻的法理,什麼問題都能在其中找到答案。

面對的問題越多,風明白的也就越多,在實踐中悟到了很多「商道」,從一個公司的管理、分配、運營到員工培訓、長遠發展、部門配合等等方面。

他曾給尤總做過一個公司發展的管理規劃,包括員工分配機制、品牌創建、長遠發展等方方面面,有這方面專業的親戚了解後,很驚訝臨風沒學過一點兒相關的知識,卻能做出這麼專業的策劃,雖然只是個雛形。

不管在哪個公司,也不管對誰,風都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多為對方著想。公司去了很多實習生和新員工,想想現在就業壓力很大,他們都挺不容易的。

臨風很照顧他們,毫無保留的教他們業務,尤其是實習生,即使他們最終不能留下來,將來也會很受用的,他們都能感受到風的善心。

臨風還給他們講做人的道理,給他們講大法美好的真相,有的人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交給他們什麼他們都很盡心盡力的去做,在實踐中,臨風越發明白了管理之「道」,管理人其實是管理人心,當人都能用正理善良來要求自己的時候,比利益的約束更好。

臨風體悟了「商道」是什麼,他悟到是:公平和誠信。臨風做的是公司策劃,也是本著這個基點來的,很多細節也都是從大法中所得,也都在根本的「道」、根本的「法」——「真、善、忍」中,符合了這三個字,什麼都在其中了。

三、挑刺者變成朋友

和臨風接觸的不少客戶都很欣賞他,願意和他聊天,不只是他的才華與責任心,在遇到困難時,能處亂不驚,平和應對,一個年輕人有這樣成熟的心態,令他們印象極深刻。什麼事情交給臨風他們都很放心,本來該監督的活兒,有時來都不來。

有機會風都跟他們講:如果沒有大法,自己根本做不到這點。這都是來自於法輪大法的修煉。

一次,某客戶因臨風多次額外幫他處理了幾個難題,非常不好意思,也很感謝,多次送給風東西,推辭不下,風就收下。人吧,得會處事,善而不冷不硬,人家若真心實意,你啪給端回去了,還真傷人心。

次日,風送給他幾張真相光碟,讓他們聞知大法真相,受益於真善忍到永遠,這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回饋。

還有一次,某外聘人員和公司有些誤會,多次催款沒能成功,考慮到雙方都不容易,臨風就幫著把事情協商解決了,此人十分感激,拿到錢後,非要給風一些作為酬謝,風立刻拒絕了。公司的同事很不解,為什麼別人對風這麼好?

在當今社會,除了壟斷企業和依託於中共利益集團的企業外,私營、民營企業生存都不容易,競爭十分激烈。

一次臨風所在公司和另一家公司合作共同完成一個工程,有爭議的部份卻讓本公司拿到了,交給風來負責。那個合作公司非常不滿,覺的搶了他們的業務。

為此,合作公司的總監老夏對銜接部份很挑刺。對此有的同事生氣,和老夏拌嘴。臨風的麻煩更大,工作量本來就大,老夏要求又嚴,有兩次遞交的資料還被他搞丟了。

風想:作為修煉人應該高標準對待這件事,不怕挑剔,只要對方挑的有道理,能讓我們公司做的更好;資料丟了不要緊,補上,說明我們的存檔確實體系不健全,算是督促我們完善。

對老夏臨風也不抱任何觀念,沒有一點怨氣,合作的時候不僅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到最好,能幫他的還幫他,以德報怨。

後來他對臨風的態度變了,有一次他專門和風聊天,有想挖風到他們公司工作的意思。一個原本對風來說挑刺者變成了朋友。臨風婉言謝絕了,為了不使兩家公司的關係更糟,風也沒有跟本公司任何人說。

其他同事對老夏有看法的時候,風就用大法的法理開導他們:把這作為我們提高自己的動力,壞事就會變好事。  同事也很感慨。

臨風常自嘆:若不是修煉大法,照自己以前的個性是做不到的,即使迫於各種因素表面上做的到,內心也不會這樣坦然,更不會顧及到這麼多人、這麼多因素。

四、多家公司為臨風敞開大門

這幾年各方面的經驗積累,臨風有了更多的想法,想自己做一些事,出發點不是有更大的發展,而是希望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在工作上也能更好的福益於人。

去年離開了尤總的公司,尤總多次挽留,還給他保留著位置。回到家中,先總結總結,理理思路,開始籌備。

甘總聽說了他已經回家休息,和人事主管專門登門帶著東西來看風,想返聘其回去,他們一再表示,象風這樣善良、聰明,有能力的人公司非常需要。

臨風向甘總表示:想自己嘗試著做些事情,已經有註冊公司了。看甘總很期待,風不好立刻拒絕,表示考慮考慮。臨走的時候,送給他們幾張真相光碟,希望他們好好看看。

過了兩天,他們多次打電話,甚至打電話給其家人,希望他們說服風,並開出了更高的薪酬。家人告訴人事主管,不管臨風在哪個公司,都從不討價還價,並不是錢的問題。

臨風趕快回復了他們自己的真實想法也想自己開公司。人事主管對風道:「你什麼時候改變決定或不想自己幹了,我們隨時恭候。」

沒多久,另一個公司的賈總又聯繫風,希望臨風能去那裡工作。凡是了解風的老總,都很想讓他過去,而且他們都知道風是法輪大法修煉者。

臨風想想自己先前諸多的不利因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確實很超常。那是因為自己努力同化著最高的智慧——法輪大法。

五、最高的智慧

臨風有個親人老戚是個儒雅之人,知識淵博,看過很多書,從中國古詩詞到西方名著,從財經類到藝術類,從哲學到社科,涉及領域十分廣,簡直就是一個活字典,社會知識也很豐富,不管什麼商品問問他買什麼牌子的好,他能推薦廠家。

老戚曾和一個老幹部聊天,老幹部問:「你是教博士後的吧?」可見老戚是多麼聰明。

他經常與臨風聊天,在一起話題很多,藝術、教育、社會、宗教等等,每次有個什麼話題探討起來,基本都是聽風在講,在風面前他簡直像個小學生,而且他都受益匪淺,也很佩服。

實際上臨風掌握的知識並沒有他多,但往往風能看到事物的本質。這就是大法修煉人和常人的區別。

一次,聊到,當今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造成的原因,臨風給他講了一小故事。

曾碰到過一個人,這個人文化也不算低,風給他講:「共產黨歷史上迫害死八千萬中國人,殺人償命,善惡有報,這都是天理,天要滅中共,退出來保平安。」

那人迎合道:「共產黨非常不好,我可知道這個事情。」但是讓他退黨團隊時,解除加入中共時為它獻身的誓約,他就光說這一句,就不說退。顯然是有障礙,但又不願意與風爭辯。

臨風又深入給他講道:「你入黨、團、隊的時候發過誓要為它奮鬥終生,要公開退出來,不做它的一分子,神才會保你平安。」

他還是只說那一句:「共產黨非常不好,我可知道這個事情。」一個字都不帶變的。風道:「你說共產黨不好,不退出來,也是在它其中說不好,受它很大的影響都意識不到。

你比如,當今社會人與人之間關係到什麼程度,互相之間沒有一點兒信任。傳統社會道德好的時候,有過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時代,路上來個人就敢讓到家裡來吃住,現在你敢嗎?這是誰造成的?共產黨!

它講無神論,把所有的信仰都摧毀了。人們不信神的庇護了,光想著自己保護自己,戒備別人;不相信善惡有報了,什麼壞事兒都敢幹?

路上摔倒個老太太都不敢扶,怕被訛。國外大街上有點啥事,很多人上來幫忙。

中國以前是禮儀之邦,禮儀大都是中國傳出去的,現在想出口轉內銷都回不來。就像你,你也知道共產黨不好,我勸你退黨,是出於好心,可是這點兒好心你都在防備著,你說你不在共產黨的影響中嗎?」此話點醒了他,對臨風不再戒備,表示退了。

老戚聽了覺的臨風不僅講的本身有道理,還講的很智慧。

老戚曾道:「你掌握的是根和莖,我掌握的再多僅是枝葉而已。」其實風看的書很少,連他讀過書的零頭都不及,但是臨風最愛看一本書,這本書是指導他思想的根本,這本書的名字叫《轉法輪》,是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講的是超越於一切領域的最高的智慧,也是老戚指的根和莖。

想想,自己連大學畢業證都沒有,還有一年的大學學業沒完成,入行也比同齡的人晚五、六年,當今社會就業壓力這麼大。

完全是憑著從《轉法輪》中得到的智慧和德行,贏得了眾多人的認可,走出了一條寬敞的大道。在這最高的智慧指導下,臨風這條路還會走的更寬,會福益更多的人。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