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三諸子尋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18日】

自從周幽王烽火戲諸侯而導致失信,最後被滅國,以及平王東遷,東周開始之後,禮樂方面呈現著更加敗壞,這也是為春秋時期諸子百家的出現鋪墊了一個文化基礎和氛圍。

在國家上尚且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說法,在文化思想領域也是,都會出現一定的思想混亂時期和思想相對統一或者和平共處的時期。

最近我看了幾本大陸版關於中國古代史的著作,這些都是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作品,在這些作品中幾位歷史學家都把孔子標榜成無神論者。在這個前提下述其事跡。

他們抓住孔子曾說過的:「子不語怪力亂神」,但他們故意忽略孔子一生致力於復興周禮和拜老子為師的事實。按常理,孔子算是老子的半個弟子,而且對老子十分的尊崇,我們就絕不應該把孔子作為無神論者而對待。只是中共御用文人硬是把無神論的枷鎖扣在孔子身上,利用其繼續愚弄百姓罷了。其實孔子在其言行中,側重於人間本身的道德規範。這是孔子來人間的使命。

說到中共利用孔子,更為可笑的是當年林彪與中共分道揚鑣摔死在蒙古之後,只因在毛家灣搜出一本和孔子有關的書,就開始了全國範圍的「批林批孔」的政治運動。從常理說,就算林彪真的是罪犯,可是罪犯看過什麼,難道就應該對作者進行批判嗎?而且作者還是幾千年前的。林彪還在天安門城樓上拿過毛語錄,怎麼不因此而全國批毛澤東呢?也就是說中共黨文化的邏輯是非常的荒唐與可笑的。中共當年發動批林批孔運動,只不過是借著林彪的藉口,進一步破壞傳統文化而已。

因為孔子一生就是來完善人間的理的,所以一生中所說的都是教人怎麼做人、處事與治國的。而老子所說的一切表面上很多也是做人、治國等,可是他的理論不止於此,有的悟性好的可以利用來更好的修行。

這一時期包括後來的秦漢(西漢)時期一些思想家、歷史名將的紛紛出現,為中華文明奠定了文化基礎、制度基礎、思想基礎和國家基礎等等,同時完成從分封的封土建國制度向家天下的郡縣制的根本轉變。

檢索維基百科中能查到:根據記載,漢哀帝元壽元年(前2年)博士弟子景盧出使大月氏,其王使人口授《浮屠經》。到了東漢永平十年(67年),漢明帝派人去西域,迎來兩位高僧,並且帶來了許多佛像和佛經,用白馬駝回首都雒陽(洛陽),皇帝命人修建房屋供其居住,翻譯佛經。也就是現在的白馬寺。

說到白馬寺,我2011年去洛陽的時候,到過這裡,但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看看。外面已經變成商鋪,向遊人兜售著各種紀念品。在那裡我看到一個人穿著僧袍,從寺裡出來,騎上自行車出去辦事。總感覺很彆扭。

我不進白馬寺的原因很簡單,當年的白馬寺中的古蹟早已在文革時期被破壞,承傳了近兩千年的古蹟,輕易就被毀了,而且毀的如此徹底。可見中共對中華傳統文化的恨有多深!後來裡面即便是修的再好,都是為了旅遊賺錢而弄的。這樣的寺院進去看沒什麼意義。

對於這個時代,我選擇三個人作為這個時期的代表,寫寫他們的尋法故事。

(一)

在東周時期,隨著王室的力量進一步衰弱,先後出現春秋五霸和七雄爭強的局面。

在這個時期,在江南的吳越的地方有一個人從小就受到高人的指點,不但學問很大,而且對兵法也很精通,但就是願意歸隱山林。一些諸侯國的王再三邀請,可是人家就是不出山。後來去終南山隱居。

在這裡他遇到了一位上古時期很有名的道長,那位道長給他講述了上古時期軒轅黃帝在黃山駕龍飛升的事跡和周穆王以及西王母的事情。因為他的悟性的確很好,他就更加嚮往修練,於是拜老道長為師,這一修就是二十年。臨別時,道長說:「我所教的這些都是皮毛,都是鋪墊,要想得到真正的回升之法,那得你自己去尋找。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位具有更高道行(法力)真正洪傳宇宙大法的覺者而作鋪墊的。」他著急的問:「請您再明示一二。」「那位傳大道(大法)的人所處的時代人們所乘坐的車也是四個軲轆,但不用馬或者牛拉著,自己能走。在家裡通過一個四方盒子就能知道各地發生的事情。那位傳道者手裡拿著一個圓東西,裡面圖案之一是太極圖。」道長說。他說:「那我還要等多少年?」道長從懷裡拿出一面八卦鏡,口念咒語,在鏡中顯露出一朝一代的興衰,就像翻書頁一樣,最後看到街上人頭攢動,人們有的駕著(騎著)兩軲轆的鐵質車子,有的駕著四軲轆車子甚至多軲轆車子。還有很多人在一片綠地邊上一起煉一種功法。道長說:「只能告訴你這些,餘下的你要自己去尋找。記住:只要誠心去找,肯定能找到。而且你我今生師徒的緣份已經盡了,所以我也不能再繼續教你了。要記住的是:一定要努力精進,再苦再難也不要放棄尋找大道(大法)的希望。」

道人走後,他又在終南山呆了十幾年。後來因為在這裡時間長了,一些人能找到他打擾他修煉,無奈中他走入華山,在非常隱秘的山洞裡又苦修了三十年。此時他已經看上去很老了。一日他想我該出去了,到這個世上轉悠一下,看看對將來真正遇到那大道(大法)是否會有所幫助?於是他自己走出華山,走入世間。為了生活、行事方便,他找來兩個童子為伴。無論走到哪裡他都向人們講述修煉和做人的道理,以及向人們打聽將來聖人傳大道的情況。

這樣一些諸侯王聽說之後,有的想召見他為己所用,可是每當這時他總是表現一病不起的樣子。幾次之後,諸侯王們也就作罷。

後來他來到遼東,當時的燕國所在地,在今天的朝陽鳳凰山那裡圓寂。圓寂的無聲無息,沒有留下半點痕跡與記載。

2011年我在遼寧朝陽鳳凰山徘徊的時候,就在想這裡原本是很多修行人的修行之地,而現今變成了旅遊、消遣甚至是燒錢之所。可見末法時期群魔出動禍亂世間,危害之深,不可小覷。

他在以後的日子裡,轉生成皇帝、皇妃、武將、甚至乞丐等等,無論轉生成什麼,都未曾磨滅其尋法的決心。今生他生活的很不如意,加上多種疾病纏身,一度想死,在這個節骨眼上他的一位親屬給他送來了《轉法輪》,他看著師父的照片,望了望周圍的景象(騎自行車、開轎車的人流)想起了從前尋法的艱辛和不易。從而成為一名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二)

秦朝始皇帝開創了幾千年的帝制,改分封為郡縣,大大加強了中央集權統治。奠定地理意義上的中國,統一貨幣和度量衡等等,為了快速的普及神傳文化鋪平了道路。

神傳文化,大體上分兩個方面,神親自傳給人和人繼承神的文化。上古時期,很多神直接用人身顯神跡傳給人文化,後來自秦朝以後人受神點化、派遣或者在原來神直接傳給人的文化基礎上加以改進的現象就多了起來。顯神跡傳給人的文化也有,但不是很多,如八仙等,那是直接奠定修煉文化。

在大秦王朝時期,容易讓人們忽略的一個現象,就是秦始皇相信方士吃長生不老藥能延年益壽,於是有了徐福帶著眾多的童男童女從青島的琅琊台出海,最後在日本落地生根。最後與當地土著融合形成大和民族的事情。

現今當人們提起此事,都會當成一種反面例子而引用。覺得秦始皇是被騙了和所謂的「長生不老藥」是根本不存在的。其實我們如果站在歷史的角度去看待這一切,就會有新的看法:人追求長生不老,這是人的本能,正因為有此追求,才能讓人們尋找回到天上真正的家之路。在追求的過程中採用了各種外在的方法為的是能走捷徑。如同當今印度有些人覺得能在恆河裡死亡就可以上天堂一樣。那都是不行的。一個人不提高人的道德品行,根本不能達到更高層的生命境界。無論是國王還是庶民,都得遵從這一法則。

說到琅琊台,那裡有秦二世的題詞,和中國最早的天文台(觀星台)遺址。這個秦朝尋法的故事,我們就從琅琊台寫起。

這位姑娘在秦朝時是琅琊台地方官的女兒,從小很傻,三歲的時候還不會叫爸媽,也不怎麼哭鬧,就是整日茫然望著窗外。一日這裡來一個要飯的,說要帶女娃去齊長城(現在青島市黃島區境內)看看。女娃的父親一聽,心想:這個乞丐不但窮,而且瘋的不淺。帶三歲女娃去齊長城,那不是鬧笑話嗎?想到此處,當即拒絕了乞丐的要求。乞丐笑著說:「三日之後我還會來。」女娃的父親也沒多想什麼。到了當日的晚上女娃突然高燒不退,一直燒到第二日。期間請了很多當地有名的郎中抓了好幾付藥也不見好,最後女娃「死」了。她的父母自然很傷心。後來別人在一旁勸,孩子很傻,早死比晚死能少遭一些罪。他父母的心才稍微寬慰了一些。

第三日,乞丐來了,聞聽女娃「死」了,這個哭呀,簡直哭的昏天黑地,遠比女娃的父母苦的還傷心數倍。女娃的父親此時非但沒有覺得很感動,反而覺得這個乞丐真是太不正常了。哭罷多時,乞丐順手打開棺材板,把女娃的「屍體」抱出來,抱著「屍體」依舊是哇哇大哭不止,眼淚和鼻涕都弄女娃一臉。女娃的父親實在看不下去了,叫人把乞丐拖了出去。又命人把女娃妝奩放回棺槨裡。在放的過程中,家人發現原本女娃僵硬的身體,變軟了,再看女娃的臉恢復了紅潤。於是馬上報告給女娃的父親。女娃的父親一看馬上叫來郎中,郎中一號脈發現脈搏由弱變強。一摸孩子的鼻息,也是一點點的增強。此時乞丐又出現了,說:「孩子是上天派下來的,我說帶她到齊長城去,是為了讓她找尋一點過去的記憶。你們偏偏不同意,那孩子只好『死』過一回了。(意思就是本來女娃不該有此難,可是因為家人的不配合,只能將此難降臨在孩子身上,孩子以後才會好。)」女娃的父親聞聽此言,覺得這個乞丐不是一般的人,而且也算是乞丐救了女娃,於是開明的說道:「如果孩子活了,那你就帶走吧,只要孩子好好的,我們當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不一會兒孩子就甦醒過來了,見到她父母依舊很茫然,可是見到乞丐卻主動伸出兩隻小手求抱抱。小嘴還樂呢!她父母一見覺得其中肯定有很多的因緣,也就任由乞丐把女娃抱走。

乞丐帶著女娃到了齊長城,乞丐給女娃講述女娃前生在齊國與之相遇的因緣故事。女娃雖小但聽著乞丐說的事情似乎能夠聽的懂,不哭不鬧,還一直在笑。以致多年後別人再提起齊國那段因緣,她似乎還有記憶。

後來乞丐把女娃交給一位可以在水上施展輕功的女師父。並說:「此女娃根基非常的深厚,你一定要好好栽培。待她將來遇到那位讀書之人的時候我再來撮合他們。」

女娃自從跟隨師父學功夫,原來的傻樣一掃而光,變得極其的聰明伶俐,因為根基很好,對師父所說的事情領悟的很快,而且因為她心地十分的善良,所以很多事情對她而言應付起來也是得心應手。

有一次,她師父帶著她在膠州灣的海面上練習輕功,此時正巧黃海龍王宴請一些別的龍王和海神。當時真可以算作諸神的聚會。大家看她們師徒二人在海面上踏浪而「舞」。眾(海)神也一時興起,紛紛湧出海面,展現他們自己的神通。有很多神故意變成各種階層與職業的人的模樣。女娃師徒起初一驚,細細觀瞧,笑出了聲。只見有的海神變成一位老者的模樣,顫巍巍的走在海面上,更有意思的是他竟然拄著一隻龍頭拐杖。有的變做小孩的模樣,梳兩個抓髻,在海面上翻著筋鬥。有的化作美女或者美婦人,坐在漂亮的笸籮或者荷葉上,有的彈著琵琶,有的吹著蕭,有的更是化作一個葫蘆,在海中盡情的玩…….

女娃師徒正看著,突然從遠處飄來一把鵝毛羽扇,隨著羽扇而顯露出一位俊朗的年輕人。年輕人望著這些海神,笑著說:「待將來你們要和我一起演繹一段忠義故事,以備再將來真正能得正法,到時候,如果你們真的能夠做好,無邊廣宇中的江海任你們遨遊! 」說罷,飄到女娃師徒面前叮囑:「今後她(指女娃)會遇到一些魔難,你要好生看護,無論再苦,也要保持善良,等到末劫之時正法的傳出。我還找龍王有事。」說完年輕人用羽扇分水入海,找龍王辦事去了。

女娃師徒和眾海神從來沒有見到如此情景,都很感動。女娃的師父對眾海神說:「既然上神有如此點化,那我們今朝也算是結下深厚的緣份,待將來了卻忠義事情之時再相聚;待再將來,等正法洪傳人間之時我們一定要互相叮囑,一起走好。」……

在以後的日子裡,女娃真的像那位俊朗的年輕人說的那樣,魔難不少。開始是滿臉起水泡,原本俊俏的小臉上都是水泡,那別提多難看了。女娃心情一度很不好,後來她師父總是開導她,帶著她尋遍名山去醫治。後來一位隱士告訴她用黃山天都峰峰頂附近的泉水可以醫好。

她們趕緊去到那裡。到了天都峰下,才知道這座山峰可以算作絕壁,根本就無路可走。但這些根本難不住師徒二人,她們運用水上漂的功夫,也是天公作美,當時天都峰雲氣飄渺,非常的濃,她們很容易的踏雲攬氣而上,到了那裡,把臉上的水泡都洗乾淨了。洗完之後,只聽一個聲音說:「我是管理黃山之神,你們來到這裡,就是緣份,將來你們得到正法,一定要告訴我一聲。」女娃調皮的說:「那到時候我們還得駕著雲氣上來。」那個聲音說:「不用,到時候我當你的學生,你別忘了與我這段緣。」「絕不會忘記!」

她們離開黃山開始了雲遊四海。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女娃長到了該出嫁的年齡。她的師父知道她還有一段塵緣未了,想為她找一個好的後生還真不容易。

有一次她們一起來到了南海,在一個小島上,因為連日的大雨把她們困在那裡了,原有的房子都被大風掀翻,她們無處可去,只好在一個岩洞裡避雨。過了兩日天晴了,她們也想出來曬曬太陽,看看天氣。結果一出洞口,看到乞丐迎面而來。還帶著一個十分醜陋的男子,這男子丑的,怎麼說呢,用「歪瓜劣棗」形容,都是在誇他了。

看到乞丐,女娃的師父趕緊走上前去問候,問問對方這十幾年是如何過來的。對方也說說自己的經歷。最後說,我不是說過要撮合女娃和他之間的姻緣嘛!女娃聞聽心中不是很高興,小臉蛋馬上陰沉下來。乞丐見她不是很高興,就說:「那你們去自己聊吧。」叫上女娃的師父出外蹓躂去了。洞裡只剩下女娃和醜男。女娃這麼多年見過很多神,也見過很多人,心裡覺得有些自命不凡。於是對醜男說:「你讀過書嗎?你見過「海神」嗎?對方說:「書,我讀了十五年,我讀過的書(竹簡)摞起來足有兩人高;我去過南海的一些海神的宮殿,在他們的宮殿中住過幾日。」女娃一見覺得對方在吹噓,就說:「讀書多少我就不檢驗你了,可那些海神,見你這般模樣,早就嚇跑了,怎麼還能容你小住幾日呢?」這話就有點不好聽了。醜男淡淡的說:「在沒有人心的神面前我是很俊俏的,在有人心的人面前我就是很醜的。」話裡也帶著刺兒,女娃心裡雖然受到一定的觸動,但還是將信將疑。醜男見她不是完全相信,就帶她出洞口,到海邊,念動咒語,不一會兒,一座精緻的宮殿從海中顯現出來,醜男說:「我們過去看看吧。」沒等女娃反應過來,她們已經一起進入宮殿,但見此殿不是用人間的堂皇與華麗來形容的。用「仙韻十足」,「玲瓏萬千」,等此來形容還有點那樣的意思。

裡面的每一樣東西,必須達到沒有任何人心的情況下,才能拿動,才能使用,才能體會其特有的玄妙之處。

此時女娃和醜男向海神施禮之後,女娃就把從前在膠州灣所見到的海神出海面顯神跡的事情和後來遇到羽扇俊朗青年說的話都敘述了一遍。那位海神說:「後來我也聽他們說過此事。也正因為此事,我想見見你和你的師父。」此時女娃的師父和乞丐也來到了大殿之中,大家在一起暢敘,很痛快。不知不覺之間,女娃的人心逐漸的去淨了,特別是關於美醜之類的人心去的特別的乾淨。再看醜男,此時一下子變得非常的帥氣了。(其實所謂的「醜男」本來就不醜,只是變做「丑」的樣子,為的是試探和點化女娃。)

離開海神殿之後,大家一起回到大陸,女娃的師父和乞丐陪著她們走了一段時間,後來叮囑醜男,一定要讓女娃有信心,無論出現什麼事情,都會有解決的辦法。絕對不能讓她失去尋法的信心。

後來他們夫妻二人回琅琊台看望父母,女娃的父母一見喜出望外自不必說,她也動了很多人心。結果來到這裡過了十來天的時候,女娃的身體渾身疼痛,無法抑制的痛,找來無數郎中就是查不出緣由。急得女娃的父親一直說找那個老乞丐,可是乞丐卻一直沒有出現!面對這種情況,醜男依舊不離不棄,好好照顧著她。看到她如此痛苦幫不上忙,這種難過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後來當女娃實在疼的不行的時候,女娃讓他背著她到她小的時候曾經去過的一口井旁邊看看。(其實她是想一死了之)不明究理的他就背著女娃到了那口井旁邊,女娃趁他一個沒注意,就跳落井中。他一伸手,可是沒有抓住。只好叫人找來繩子,想把女娃救上來。可是女娃卻沒有了動靜。他悔恨至極,也一下子跳入這個井裡面。因為這裡面很黑,半天才回過神來,原來這裡是沒脖子深的淤泥,一摸女娃也在裡面,於是他趕緊將女娃的頭掉轉過來,拴上繩子,讓人將女娃先救出去,他隨後也出了井口。

回到院子裡,家人分別把他們洗淨,送屋裡休息。過了三日,女娃醒過來,病痛也全好了。以後的日子還算美滿,他們經常一起出遊,但有了這次經驗之後,女娃對紅塵中的事情也不再動心了。這樣很多事情就會處理的更得當,更圓滿。

在那一生結束之後,女娃在以後的轉世之中,也經歷很多的魔難,被毒殺,被酷刑折磨,被流放,但無論怎樣在其他神的看護下從來沒有忘卻過尋找將要在末劫時期洪傳的宇宙大法。在後面的三國時代,諸葛武侯羽扇綸巾風華絕代,她與當年的海神們換上不同的「衣裝」,演繹了這部精彩的忠義大戲。

今朝女娃在山東得法,她從事著教育工作,裡面的學生當然就有當年的山神。

(三)

東漢時期(這裡不包括三國時期)這段時期,是佛法初傳中土的時期,中原民族與北方匈奴和西域地區民族之間的融合力度逐漸加大,國內造紙術的發明,讓文化的傳播更加便利。至於說外戚與宦官干政,那是屬於歷史大戲中的反面角色與安排而已。

這個故事就從東漢初年寫起。

她是一位開國將軍的後代,雖然家境很好,錦衣玉食,但她從小就不喜歡這些,她很喜歡清淨,喜歡一個人默默的看書(也稱的上是飽讀詩書),賞月;因為屬於武將之後,會騎馬和武藝也很好。長大之後,家人把她嫁給另外一位開國將軍的後人,也是一員武將。可是她卻在成親的前幾天逃走,家人無奈只好說她得疾病死亡,遮掩過去。

她從家裡逃出之後,直奔匈奴邊境,因為她雖然是女兒家,但自小聽大人們說匈奴地界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她十分的好奇,雖然當時去那裡很兇險,但她還是去了。

到了邊境,她也順利的進入匈奴境內。在這裡她喬裝成匈奴人,四處打聽那些神奇的所在。在茫茫的高山與草原中留下了她的足跡。當她騎馬到杭愛山的時候,不知怎地,馬徑直的走入深山,迷了路,她又飢又渴,把馬拴在樹上,她躺在地上休息。此時的天空下起大雨,她雙手捧著雨水盡情的喝個夠。

此時她想到自己一路風塵,就想今生等得到什麼奇遇,甚至能找到一個可以了卻生死的法子。結果走了這麼遠卻什麼也沒有遇到,還遭了這麼多的罪。想到此處悲從心中來。開始嗚嗚的哭了起來。

正在這時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說:「是誰在外面哭,打擾我的清夢?」她一聽心裡一震,擦擦眼淚四下張望,不一會兒發現一個蓬頭垢面的老人從山後面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抻著懶腰,嘴裡還不斷的嘮叨著:「一個好端端的夢白瞎了…….」

此時的她見有人出來,也忘了饑渴,起身迎著老人走上前去,深施一禮:「老人家請問您知道哪有關於神仙的事情或者能了卻生死的法子嗎?」「這個嘛,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有的人可以從這裡到洛陽,一天的光景就能到。」「那個人在哪裡?我要去拜訪。」「據說去了阿爾泰地區。」她騎上馬馬上就要去找。老者說:「你先別急著去找,你先在這裡小住幾日,過幾日,我的一些朋友會過來聚會,也許到時候他們能回答你的一些問題。」

她想想也對,於是跟隨著老人走入後面的山洞住下了。到那裡才發現,原本這位老人也有三個女兒,都和她歲數相仿。她們相處的很融洽。

大約過了十來天吧,老人的幾位好友來訪,他們有的是雲遊四海的俠客,有的是陰山的山神,有的卻是中亞的買賣人,她望著他們覺得本來是屬於不同群體的人,怎麼能坐在一起呢?!正在狐疑,只見那位俠士抱拳拱手說:「我兄弟幾人當年負師命下山,各找一份行當,當五十年之後再聚首,來看看我們是否都找到了可以解脫生死的法子?」老人說:「自從下山之後,一直尋找,可是都沒有找到,於是隱居在這裡,還成了家,有三個女兒。」那位山神說:「自從下山之後,我雲遊到陰山,看到那個山神被不好的妖精迷惑,干出一些壞事,我就將他的情況報告給天帝,結果天帝卻讓我做那裡的山神。並說好生管理陰山,將來歷史大戲將盡的時候必有大用。」「最後一句我不甚明白,好像天帝話裡有話。」陰山山神補充道。

那位中亞的買賣人說:「我自下山走了這麼多年,也接觸到一些有點本事的人,問他們是否知道可以解脫生死的方法,結果他們都說,將來似乎在人間會有一種方法傳出,但具體怎麼回事,他們也不是很清楚。」那位雲遊四海的俠士說:「我去過崑崙山,在崑崙山上,我聽一位千年修道人說,在人間,將來會有很大變化,鐵質的車到處跑的時候,也許就是真正解脫生死的大法傳出之時。那時候的崑崙山也會有很大變化的。人來這裡很少有求得真道的,來遊玩的,坐著鐵質車子的會很多。」她聽了覺得此生似乎無法遇到了,但又一想不管怎樣,將來還是有機會遇到的。正在此時,老者對其他人說:「我前些日做一夢,夢到我變成一個小孩子,被媽媽抱著,一起去參加一個班,在班上的老師感覺就是在講可以解脫生死的法子。我剛想細聽,結果被外面的哭聲打斷了。我出來發現那個來這裡想找尋可以解脫生死法子的姑娘。當時我一眼就看出來她是中原人,根本不是匈奴人,走了這麼遠的路就想尋個可以解脫生死的法子,難得呀!」

聞聽此話,其他人也對她投以敬佩的目光。後來大家都想收她為徒,她沉吟半晌後,婉言謝絕。因為她覺得在他們面前也知道不了太多的東西。她在這裡呆了一段時間之後,又繼續向北,最後在貝加爾湖畔定居下來,直至此生的終老。

後來在三國時期,她轉生成魏國的大將,唐朝時成為郭子儀的媳婦,宋朝時成為有名的陶瓷工藝師,明朝成為著名畫家,清朝成為一名書法家。今朝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又是以女身得法。雖然也算是經歷很多苦難,但綿延千載的那份真願未曾改變過。

這正是:
禮樂崩壞諸子現
追尋解脫千年前
歷盡萬難經萬險
今朝得法永向前!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