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四義仁至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19日】

三國以及兩晉和南北朝時期,是我國歷史上文化的融合期,佛法繼續得到弘揚,中華儒家的仁和義在這個時代得到充份的詮釋。茶文化普及的更加迅速,民族之間的大融合盛況空前。蜀國丞相諸葛亮七擒孟獲,促進了西南地區的開發;東晉時期的「衣冠南渡」現象促進了長江流域的開發。南北朝的大分裂,為後來隋唐盛世做了鋪墊。

這個時代算作英雄輩出的時代,「建安七子」、「竹林七賢」、陶淵明等等在文壇上算作獨領風騷。

本文通過三個人的一些經歷,來寫寫這個大時代中眾生尋法的故事。

(一)

話說曹操消滅袁紹及公孫瓚一統北方之後,在遼東有個人出身貧寒,三歲父母過世,後來被舅舅收養,在舅舅家很受氣,冰天雪地中被使喚著幹活,他的表兄妹們也總拿他當下人使喚,如果幹不好就被一頓鞭笞。

有一次,因為他覺得飯不夠吃就發一句牢騷,被他舅媽聽到了,她非常生氣,把他關入柴房,餓了三天。後來又因為他不小心把一件瓷器弄碎,被他舅媽用棒子把腦袋打出血。在他十三歲左右的時候,因為實在受不了虐待而離家出走了。

小小年紀,離開家鄉那種難可想而知。後來被一位曹操的士兵帶過去撫養,也經常跟他講一些曹操當年釋放關羽和曹操與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的事跡。後來正好遇到曹操與孫權和劉備在赤壁發生一場戰爭。雖然最後以曹操失敗而告終,但關羽華容道放曹操的義舉讓他更明白了「義」的內涵。

但通過曹操戰敗袁紹(官渡之戰)和曹操的赤壁慘敗,讓他明白一個道理:人世的無常。勝敗雖然是兵家常事,但對於一個個體生命而言,那直接涉及生與死的問題。在一個大變革的時代裡面,個人的生死就如同草芥一般,誰也無法把握和掌控。

當他想到這些之後,就默默的離開曹營,向何處去?他又很茫然。後來一想,那就沿著海岸線走吧,走到哪裡是哪裡好了。

後來走到嶗山,在那裡遇到一些學道之人,這些人跟他聊了很多道家對人生的一些看法。讓他對修煉和人生歸宿問題有了新的認識。後來來到普陀山,遇到了一些閉關修煉的人,他們對他講述了一些他們自己的體會。這樣他對於修煉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但冥冥中他感覺這些都不是他所要的。

他想既然在海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就去蜀地看看吧。都說巴山蜀水有高人,他要親自去看看。從普陀山到蜀中那可是一個漫長的路程,他一邊要飯,一邊打聽,在路上一度病倒,還好被一位路過的老郎中救活。就這樣他走到了蜀地,這裡他聽說了劉關張三兄弟桃園結義以及諸葛武侯七擒孟獲的故事,他也覺得十分的感佩。

在這裡他登上了峨眉山,在金頂他看到了佛光。但因為他當時沒有佛以及佛法的概念。就覺得那光顯得那麼的慈善與恢宏。如果生命能達到這種程度也就足以了。

下山之後在一個小店裡,他遇到一位年輕人,兩人聊的很投緣,那位年輕人說:「聽老人說,有一次諸葛武侯在南征的時候曾經對蠻夷百姓說:『你們歸順我們,不是為了統治你們,而是為了讓你們更快的融入神傳文化的氛圍中,以便將來更好的認識真正的讓人回歸的法。』當時人們都很震驚和莫名,因為不知諸葛武侯最後一句是何意義?!」

那年輕人說到此處,他想起當年也聽他那當兵的養父說,曹丞相(曹操)說過一統北方是讓北方民族更好的融合、發展,以便為將來洪傳真正讓人們回升的大法做基礎。

說完他倆都很震驚也很興奮。覺得此事肯定會發生,於是商量著下一步怎麼辦?他提議:既然現在的一切都是給未來打基礎,那我們就在蜀中做點什麼,一方面藉以餬口,另一方面也敬佩諸葛武侯的為人,我們就做蜀國的子民好了。說完那位年輕人也表示同意。就這樣他們二人在成都開了一個小湯店,這個湯店的特色就是有錢的多施捨點,沒錢的可以隨便喝。就是利用湯店來廣交朋友。在其間也有很多趣事與坎坷,這些就不一一細表了。

後來當他們那一世生命快要結束的時候,他們讓自己的孩子再去峨眉山看一眼那霞瑞之光(佛光),他們的孩子去了之後,還真看到了,而且在那霞瑞之光中似乎還有一個淡淡的字:「真」。回來跟他們說,他們琢磨了一會,領悟到其中的意思了:「將來會有聖者來世傳可以讓人們真正解脫的大法。只要我們真心的等待,一切都可成真。」

因為那一世的緣份而造成他與那個「年輕人」在後世也經常在一起。今生他們都早已得法了,在樓上樓下住著,互相鼓勵著,在回歸的旅途中前行著……

(二)

兩晉時期政治黑暗,戰爭頻發,宗教(佛教道教)意識逐漸發展,加之當時文人因避世而流行「清談」,五胡入主中原,文化重心逐漸向江南方向移動。越在亂世,越能激發人們對生命終極目地的追尋與渴望。他就是其中之一。

他原來是朝廷中的達官顯貴,結果在這樣一個亂世,什麼也不能長久,為了避禍,他跟隨朝廷南遷,來到這裡,三個老婆和四個兒子、六個女兒先後在三年之內都因病去世。也許是水土不服的關係,也許是命該當絕。當他一次次面對生離死別之時,內心的痛苦,是無以名狀的。為了避禍他早已辭官,隱居在杭州的郊外,年邁的他有時心情不好,由家人(傭人)陪著出去走走,他也在深深的思索著人生的無常,榮華富貴的無常,歡愛的無常、親情的無常,面對這些變故他感嘆著,憂愁著,終於有一天他病倒了。

這一病就是三年,親朋故友來探望的人不少,可是誰也解不開他的心結。他受到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沒有可以相濡以沫的老婆,要錢何用?沒有孝順的兒女要房子何用?他很悲觀。這樣一來他的疾病日趨沉重。

後來,他做了一個長夢,夢到他與三個老婆和四個兒子以及六個女兒在一起的歡樂場景,後來因為天下大雨,老婆和兒女們與他分散了,他很傷心。正在傷心的時候,來了一個鶴髮童顏的道人,望著他微微一笑,揚起拂塵讓他看他與三個老婆與那些兒女的因緣,以及他們的去向。末了,道人對他說:「不要把人的這一生本身看重,你要利用好在塵世的一生,不是享受什麼,而是要為別人多考慮,多用德行人世。此時的亂與治,都是為以後做鋪墊的。不會總是這樣。當一切走到了最後的時候,才能有真正的解脫生死之法的傳出,到時候,你的老婆和兒女甚至於我都需要你的幫助,千萬別糾纏在亂世情中。」

他聞聽此言,急忙抓住道人問問詳情,道士卻隱去了。他很著急的到處尋找,可是怎麼找也沒有找到,這下子他更著急了,實在太著急了,就醒過來了。醒過來才發現,原來是一場夢。

夢醒之後,他在床上又躺了幾日,細細琢磨,覺得那位道人說的也很有道理。從此他不再消沉,用自己的餘生為周邊的百姓做了一些善事,百姓也很感激他,稱他為「善人」。在他去世之後,當地百姓為他修了墳。在以後很長的一段日子裡每年都很隆重的紀念他。

在以後的轉世中他也曾很輝煌過,當過明朝的皇帝,清朝的貝勒,以及民國時期的抗日將領,今朝他轉生在東北,本來應該得法,卻因為怕行善,會導致欺負,而拒絕修煉大法。雖然對大法很有好感和正念,家人也在學,可是畢竟沒有自己得法,很是可惜。也許機會還有,希望珍惜。

(三)

在南北朝時期,隨著北方少數民族政權的建立,胡人被漢化的情況日趨明顯。我曾經去過大同的雲岡石窟和龍門石窟,看北魏時期的造像,很明顯的有著胡風的痕跡。不象唐朝時期那樣大氣恢弘。我們這個故事就寫寫一位鮮卑族人尋法的足跡。

這位鮮卑族人出生於遼西走廊,小就喜歡石刻,沒事的時候,從小就願意找塊石頭刻點什麼。當時這裡的萬佛堂石窟已經開鑿,他經常跑過去看,向那些工匠們學習雕刻技巧。

等年長之後,他被一位做生意的親屬帶到了外地,在做生意之餘,他也細心留意各地的雕刻藝術,並找尋當地的工匠切磋技藝。後來遇到一位工匠,那位工匠看他很有靈氣,就收為徒弟,帶著他四處雕刻。

他們師徒二人走到洛陽聽說龍門石窟已經開鑿,師徒二人就過去看看。

在北魏時期,開鑿一個石窟絕對是一件大事。尤其在都城附近。當時的佛教信仰傳入中國不久,加之統治者覺得佛教對穩定社會有利,於是大力推廣。塑佛像讓人們在現實中有了精神上的寄託和安慰。這是從人間表面的理上說。

從深層角度來說,佛教傳入中國,目地是鋪墊修佛的文化與內涵,這種內涵不僅是有經書為載體,因為經書時間長了人們不一定理解其中的內涵。而佛像,一般都是虔誠的信佛者所造,經過漫長的時間,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且佛像給人以最直觀的印象。在塵世間的人,也許不認字,讀不了佛經,但當他們看到佛像的時候,那份善與慈悲的理念就無形的融入人們的內心深處。更何況佛像經過開光之後,自然會有佛的無邊法力。而且後來還有專業修佛的人(比丘和比丘尼),他們在弘揚佛法和鋪墊修佛的文化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當時的中國人也相信一些神仙鬼怪之事,外來佛家思想一進來,中國人很就容易接受了。因為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一些惡的表現都是後天形成的。

當時龍門石窟的造像呢,因為經驗和技術有限吧,所開鑿出來的像,「人」的元素很多,而且不成熟。雖然很多工匠在造的時候,能受到佛的點化,告訴他們怎麼造和佛的形像是怎樣的。但即便是這樣,當真的開鑿的時候,「人」的元素摻雜裡面會很多。

他們師徒在這裡觀察了好一陣子,對一些石窟開鑿的經驗作了很多總結。後來正巧一家正在開鑿的石窟的工匠在開鑿的過程中受傷,無法再繼續開鑿了。捐錢者就找到他們師徒,他們也就順理成章的參與其中了。

因為先前的那個工匠開鑿佛像只是把頭部開鑿出來了,頸以下都未完工。那個工匠把大體圖樣畫在布上給他們留下了。但他們師徒二人也先後夢到佛的樣子,都與那位工匠留下的圖樣不同。這下子可讓他們為難了。按照工匠留下的圖樣開鑿,又怕沒什麼依據,按照他們夢到的樣子鑿,又怕捐錢者不高興。左右為難。

後來他在開鑿過程中不小心受一點輕傷,回去休息。在夢中,他夢到了三千大佛,那真是:

三千大佛同時顯
光芒萬千霞光綻
無邊威嚴法像異
各展神通天地絢!

他細細觀瞧,還真有那個受傷石匠所畫的佛陀的樣子。只是姿態更豐富,衣著更輕盈。(即便是這樣,佛陀其實也是根據一個人的境界與層次,甚至符合人的觀念和社會狀態展現,而不是展現其所在層次的根本真相與形態)

醒來之後,他又休息了幾日,就繼續和師父開鑿石窟。在開鑿的過程中他對師父講述了自己所做的夢,師徒二人也就不再堅持按照他們自己的想法開鑿石窟造像了。

即便是按照原來石匠所畫的圖樣開鑿,這本身也已經帶有這個時代、這民族的特點,顯得清瘦。再加上他們師徒自己的因素,所以最後開鑿出的佛像也就成了那個時代的產物。

不管怎樣畢竟是他們用虔誠的心開鑿的,佛像開鑿出來之後,很有靈性,捐贈者也得到了很多福報。這樣一來有更多的捐贈者僱傭他們師徒開鑿石窟。

就這樣他們二人在這裡連續工作了十幾年。他們在這期間都是用最虔誠的心來做這件事的,所以開鑿出的佛像都很靈驗。一次下大雨,他們想趁著機會休息一下,但怕下大雨對開鑿的佛像不利,於是過來看看。這一看不打緊,但見這幾尊佛像似乎在開會,說的很熱鬧。他師徒見狀,趕緊跪在地上聆聽著,只聽一尊佛像對另外一尊佛像說:「我們在這裡被他們師徒開鑿出來,目地是留下幾千年的修佛文化,讓人們認識佛和佛法。等到將來真正的讓人們回升的佛家大法洪傳出來,我們也是有功德的。」「他們師徒二人,如果到時候不能得那種曠古難遇的正法實在是太可惜了。」另一尊佛像說。……

不一會兒天氣轉晴,一道彩虹正好出現在石窟的正上方,光彩奪目。此時的佛像們不再說話。他們師徒二人就像變傻了一般,愣在那裡。過了好久,人家找他們回去吃飯,他們才回過神來。

作為一個生命誰不想超越生死,了卻輪迴,多少年來人們都在苦苦尋找,艱難追尋,因為開鑿石窟而得佛陀如此開示,實乃生命之大幸也!從此他們師徒開始研究佛經並向高僧學習修佛之法,這些都為今朝得法做了很好的鋪墊。

在今生他們先後得法,只是從前的「師父」沒有堅持下來,而當年的「徒弟」卻堅持了下來。雖然他今生的性格很慢,經常受同事和朋友的調侃,可是他骨子裡卻是很「真」的一個人。對朋友、對周圍的人都很「真」。

正是:

三國群雄演至義
西晉統一胡亂起
東晉江南衣冠渡
造像結緣北朝起!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