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歷程二三事

美中地區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01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冬天走入大法修煉的。在這二十一年風風雨雨,起起伏伏的修煉中,經歷了很多過關,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對偉大師父的感恩!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一位四十多年沒聯繫的老同學突然打電話給我母親,說法輪功包治百病,現在正流行,你來吧。我母親當時正遭受胃癌的折磨,求醫無門,生命危在旦夕。為了活命,第二天她立刻去公園學功,很快身體就恢復健康。之後她打電話想謝謝老同學,很遺憾卻再也聯繫不上了。我們感受到師尊的苦心安排。但這並不等於說得法容易。我母親是承受了很長時間的病痛才得到法。

我修煉之前的人生沒什麼磨難,身體好,讀書好,朋友也多,錢也不差。當我得法時,舊勢力安排了在我不知的情況下必須在正與邪的門派中作出正確的選擇。

一九九七年冬天,母親來北京辦理簽證去看望美國的兒子,在我家住了兩個月。她天天要求我煉法輪功。可是我的同事在幾乎同樣的時期天天給我講某某法門。師尊在《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中說:「幾乎每個大法弟子在初期得法時都是不容易的。不是說有人堵在門口看著不讓你進來。往往表現在心性的考驗上,看你的心怎麼動,在得不得法的問題上看你的心怎麼去動怎麼去對待。有的人就能走過來。過去很多學員都知道我在中國辦班的時候,只要我在那一開班,離我不到一百米,保證還有一個假氣功也在那裡開班。邪惡不叫人得正法,說是所謂的考驗人,看你進哪一個門,往往都是這樣的。」(1) 當時修煉對我來說是全新的概念。舊勢力干擾我得法,我卻渾然不知。一邊是神神叨叨的母親說她有法輪了,神在管她了,她沒有用理智的方式把大法呈獻在我面前;一邊看是一群高學歷的年輕的記者、設計師、高知們,很時髦地吃素,打著做好人的旗號拉我進去。有一天,我說不用跟我講那麼多,我來看照片,打開書我看師父的照片就是很親切,似曾相識。看同事所謂的某某法門的師傅照片中一個眼睛大,一個眼睛小,很不對勁,對比之後,我決定學法輪功。

這真是很險的過了我修煉中的第一關。就這樣我得法了。
 
二、神奇的大法
 
因我母親兩個月後回老家了,我自己一個人煉功,最初幾個月動功、靜功都有煉錯的地方,後來每次煉動功,法輪糾正我動作,我看書後才知道我做錯一些動作。即使這樣,師尊還是幫我開天目,剛得法時,我的身體很敏感,大大小小的法輪在全身旋轉,在非常短的時間裡真的是感受到許多的狀態。就像師尊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中說的「成千上萬、上億的那個功的狀態、法的狀態,都會出現」(2)。這是大法給我最初的感性認識。當時不是很明白修煉,就知道大法好,很神奇。我還很熱情的給我周圍的常人朋友介紹法輪功,雖然他們緣份沒到,但他們都知道大法美好。後來在邪黨迫害大法的日子裡,他們也沒有反對我修煉。

在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八號,我來到了美國,開始了我真正的修煉旅程。
 
三、在剛迫害的日子裡
 
到美國三個星期之後,四二五開始,緊接著是七二零。這麼突然的事情出現著實令我吃驚。當時有中文電視看,一打開電視全是來自中共污衊法輪功的節目。我來美國也不久,認識人也不多,就只能看電視分析,電視看多了就發現它們的漏洞很多。

經過理性思考,我決定去華盛頓DC 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還記得有一天在華盛頓DC中使館前煉功,遇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聽到了許多感人的故事,其中一對又年輕又帥氣的同修夫妻站我旁邊。我問他們為什麼來這裡?男同修很平靜堅定地說:「無論發生什麼,真善忍是對的!」當時我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大家都是憑著對大法的正信,走出了我們證實法的第一步。
 
四、煉功是最快恢復體力的方法
 
時間很快,轉眼到了二零一八年,今年我前前後後很榮幸地給神韻演員做了十三天的飯。大部分時間我的體力都能跟上,但有一天早上起來我突然覺得很不舒服,要吐的感覺,頭痛。我當時很著急,怕不能按時把食物送過去,心理壓力很大。時間雖然很緊,我還是決定立刻打坐一個小時,一小時後,所有的難受一掃而光,大腦敏銳而靈活。據說當天做的幾個菜都受歡迎。

師尊在《大圓滿法》中說:「第五套功法叫作神通加持法。這套功法是高層次上修煉的東西,是過去我獨修的東西,沒有改動就給大家拿出來了。因為我再沒時間……很難再有機會親自來教大家東西了,所以我一下子把我的東西全部教給你們,讓大家今後在高層次上有功可煉。」(3)過去多少天機都不能成文,很多是口傳心授。現在我們有師父,有《轉法輪》,有《大圓滿法》我們是多麼的幸運啊!師尊什麼都給我們了。除了每天的學法,一定也要每天堅持煉功。

五、在中國城講真相的點滴
 
我可能算是最早在芝加哥中國城講真相的學員之一。這麼多年來我們不是在中領館前就是在中國城講真相。有一天,一位老學員送給我一張珍貴的照片。我女兒在照片中兩歲,她和我一起在中國城煉功。十六年過去了,不知遇到過多少有緣人,經歷過多少春夏秋冬,換過多少批學員接力。中國城真相點就像一個聚焦的歷史舞台在這個特殊的年代給眾生無限機會。

有一次,一位白人老太太靜靜的坐在我們打坐的同修中,遲遲不肯離去,她說她全身骨頭痛,進入我們的場就不痛,她懷著喜悅的心情帶走了真相資料。

有一次,一位年輕的過路人說,謝謝我們在這裡,他說他也是修煉人,因為怕心一直沒出來,他想做得更好。

有一次,一對道家師徒修行人說,他們觀察我們很久了,你們的師父太偉大了!年輕徒弟後來還看了神韻晚會。

有一次,一位中國人在寒冷的冬天送來熱氣騰騰的咖啡,感謝我們的多年堅守。

有一次,一位司機當從我們身邊開過時,一直鳴笛,豎大拇指,揮手至很遠,很遠。

多少次感動,多少次正與邪的較量,多少次眾生的明白,我知道只要我們不放棄,一切都在師尊的慈悲下悄悄改變。

六、修心的體會
 
我曾經對自己的人生有一定的期望和規劃,希望擁有某種生活方式,能恰如其份地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可是理想與現實有很大的距離。生活中常常發現可能某人不如我,卻擁有我沒有的但我嚮往的人生,就容易產生妒嫉心。妒嫉心強的時候會產生怨恨心。這些不好的心會交織在一起,互相衍生。

師尊在《轉法輪》中說:「一個瓶子裡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裡,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裡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4)我常常感覺自己妒嫉心上來時,我其實就在最底下。通過學法發現去掉了一層妒嫉心卻發現怎麼還有隱藏更深的妒嫉心。

有時開車時,我會用師尊的法審視自己,糾正自己。記得師尊在《歐洲法會講法》中說到:「人絕對不能夠改變別人的生活,就是你的一生你都左右不了你自己的,你也更左右不了別人的一生。不管人怎麼努力,他都在他自己生存的那條路上走。」「一切都安排好了。」(5)既然一切都安排好了,為什麼還要妒嫉別人?各種人心變得毫無意義。

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講到:「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帳,都要買單。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6)

從另外一個角度想,我們每個人就像戴了面具來到這裡,你不知道你真正是誰。我們在這裡既是觀眾也是演員。有時我們演得太投入都忘了面具後面真實的自己,還在用人心去構思這個面具帶來的虛幻的生活。其實在修煉路上發生什麼事引起我們人心出來時,真的就是給我們認識自己、歸正自己的好機會。當我們真正能夠在矛盾中提高心性,去掉各種人心的時候,就沒有浪費師尊延長來的寶貴時間和機會,讓我們互相共勉,更加完善的成就自己!
 
希望我們都能走好未來的路!
 
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八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