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裡紅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0月29日】

秋天的節奏總是很快!

南山上,一天一個顏色,甚至一夜醒來,眺望晨曦中的山色,眼前猶如一個巨人操著無形的畫筆,在快速的塗抹。只兩三天,山就由綠而黃而紅,斑斑駁駁,大山霎時凝重起來。

每到這個時候 ,我總愛到山裡去走一走,不為別的,只為一睹山裡紅的風采。也許,挨餓的年月裡,她讓我萎縮的胃得到充實吧,也許,孩提時她帶給我很多的「羊拉罐兒」(秋後一種蟲變的硬殼,大小如山裡紅,小孩子愛從樹上掰下來互相頂著玩,頂破者輸。)吧,也許,從她身上更能找到內心經歷的滄桑吧。總之,我是要去看一看她的。

此時的山裡最有意趣。不說別的,單單那滿谷的柔柔清香,就讓你怦然心動。一抬眼,溝谷,坡上,崖巔,一樹一樹的山裡紅,那麼惹人,不說吃,就是看上一眼,也讓人沉醉。葉子已經褪去,一簇簇紅果掛滿枝頭,使這微寒的山裡也略帶暖意,連鳥兒也忍不住興奮起來,在林中追逐著,叫著鬧著。

我最愛這野山的秋果。「山裡紅——」這名字,真是名副其實,因為她,秋山更富詩意,也更令人遐思。即使所有果實落寞的年景,她也不甘寂寞,絕不辜負天地歲月,那滿樹的火紅就是她奉獻給大山的真心。她是果,卻也像花兒。其實,每逢秋天,她便早早的點燃我心靈的火把······她不擇地勢,不挑剔土地的肥瘠,她的生命是頑強的,即使從飛鳥的嘴中遺落,就是掉進礫石堆裡,她也要紮下根。不畏風雨,不屑於蟲蛀鳥食。她太強大了,強大的簡直沒有敵人,這世上還有那一種生命能夠與之抗衡?我的山裡紅啊,你怎麼能不讓人心生敬意呢?

望著山中滿眼的繁華,心裡一遍一遍的對自己說:快!快!時間是不等人的。讓自己的心,也像這山裡紅一樣早日成熟,珍惜師父為我們延續的最後的有限時光,讓身心在大法中熔煉的更加坦蕩、充實而祥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