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中華(六):春秋戰國(4)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1月07日】

這個時代有兩本書不能不重新提一下,那就是《山海經》和《穆天子傳》,在《穆天子傳》中寫了周穆王西行去拜見西王母的事情。關於西王母的瑤池,我們要說明一下,在那時人的道德標準還算得上可以,最起碼比現在高的很多。在這樣一個狀態下,就允許人們看到和接觸到一些另外空間的情況,或者另外空間的情況對當時的人顯現出來。而現代很多人就把「眼見為實」的觀念極端化,把自己不能知道的都視為「迷信」或「謠傳」,那是固步自封。那樣根本不可能真正的認識人類的發展和宇宙的真相。

《山海經》這本書大體上在這個時代系統整理出來,並在世上流傳,到了晉代,郭璞才為其做注,人們才能更好的認識,即便是這樣因為時代相隔很多事情那時人們已經不能領略其真意了。在裡面提及很多傳說、山川、河流、礦產、異獸等等方面,被稱作「上古時期的百科全書」,到現代有很多研究山海經的著作不勝枚舉。

最近在「希望之聲」網站上刊出一篇文章:「震驚!外國人拿4100年前的《山海經》當地圖準確找到美洲四大山脈 戰神「刑天」在非洲 西王母竟然是~」在文章中歷數美國亨麗埃特•默茨 博士親自驗證《山海經》中的「東山經」部份記載與北美洲大山山脈相符;和無頭的刑天氏在古羅馬文獻中古羅馬學者著的《博物志》中記載:傳說位居於古羅馬時代的北非撒哈拉沙漠。無頭人沒有頭,五官就長在胸部上。還有圖片如下:


 
(圖一:刑天)


 
(圖二:丹麥Dalbyneder教堂壁畫中的無頭人(wikipedia/Malene Thyssen)該文對西王母的形像和身份也做了全新的探討。)

無獨有偶,海外的《人民報》網站曾經刊登名為:「狗頭人證實《山海經》是真實歷史文獻(多圖)」文中,以在烏克蘭境內的一隻剛出生的狗頭人身的怪物為例子,說明「《山海經》裡說的那些怪物都真的存在過。 ……」

在正見網2012年10月15日刊登的「美科學家發現神秘《山海經》中的奇異巧合」文中說,提到了「五藏山經」與人體的五臟之間的關係,以及七大洲各大陸地殼的形態與人體器官之間的關係。作者最後說:「除了亞歐大陸和肝臟所處的方向相反之外,所有的大陸在地球上的位置都和五臟在人體的位置相符合。難道古人看地圖的習慣就是某一種暗示,或說是一種巧合?」

在國內有很多研究者也有了一些研究成果,也結集出版了如《大洪水之絕秘檔案》等等。也給人們提供一些新的思維角度。

說到《山海經》咱再說說女媧,因為女媧的故事出現在春秋戰國時期的很多作品中,屈原的《天問》、《莊子》包括《山海經》等。

女媧我們前面說過,咱這裡再說一則考古學方面的報導:《探秘:女媧造人與人類共有的祖先》文中寫道:新華社報導稱,考古學家在遼寧牛河梁遺址發現了很多古蹟,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古蹟都與女媧的傳說有關,以致於有考古學家認為:女媧真有其人,女媧補天等事真的發生過。(詳見大紀元新聞網2006年10月18日報導)

在這個時期,有兩個人詮釋了「知音」的內涵,並成為名曲,這就是俞伯牙和鍾子期共同演繹的「高山流水」。

荊軻和太子丹共同演繹了易水壯士的「風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歸去兮不復還」的壯烈和洒脫。因為什麼事情都不能是一個模式,所以那個時代刺客的表現也有很多種。這些咱就不一一細說了。有興趣者看看《史記.刺客列傳》。三閭大夫屈原演繹了問天索地憂國憂民的形像。

在屈原的《天問》中涉及很多關於上古時期的神話故事。這說明屈原表面上是給人開創一種正直、忠君的文化形像。甚至與他有關的「端午節」成為中華文化中一個重要的節日。實際上,屈原是一種用修行的心態,探尋生命和宇宙的真諦。用自沉汨羅江來了卻與楚王的一段因緣,同時也算是走完了自己的那段探索之路。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