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怕正人正氣,望而生畏!(數文)

莊敬 整理


【正見網2018年12月30日】

一、紀曉嵐批駁愚儒,應珍惜生命!

吳惠叔說:太湖一家漁戶嫁女兒,船到湖中間,風浪突然大作,舵工驚慌失措,船也傾斜得快要沉沒了,船上人都相抱著大哭。新娘突然拉破帘子出來,一隻手把舵,一隻手拉篷繩,船逆風航行如飛,一直到夫婿家,還沒耽誤結婚的時間。洞庭一帶,把這事作為奇蹟,加以傳說。但也有人認為新娘越禮,而加以譏諷。

吳惠叔說:「她本來就是漁家的女兒,天天在船上拿篙搖櫓,不能要求她規矩靜坐,一定要像宋伯姬一樣靜坐循禮,而待斃。」

我(紀曉嵐)又聽說:郡中,有個焦姓人家的女兒,不記得是哪個縣的人。她已經受過聘禮了,有人圖謀她做小老婆,便用流言蜚語,中傷她。女婿家裡,想解除婚約。她父親到官府控告,可是中傷者布置得很周密,不但證據確鑿,而且有人還承認是她的相好。姑娘看到事情緊急,竟請鄰居老大娘,引著到女婿家裡,上堂拜見婆婆,說:「姑娘不同已婚婦女一樣,貞潔不貞潔,確有明證。我與其在官媒面前出醜,仍免不了被誣陷,不如在婆婆面前出醜。」於是關門脫了衣服,請婆婆檢驗。婆婆見證了她是處女。官司立刻了結。這比駕船的新娘,更加不合禮法了。

可是,在生死存亡的時候,有時不得不這樣做。個別愚儒們,動不動用死來要求別人,這不是通情達理的正確態度。用佛家的話講:要珍惜生命!

正是:
人命本關天,不可視等閒。
中共餓國人,累計死萬千;
撒幣亞非拉,陰謀外償臉;
媚外賣國賊,罪孽堆萬山!
 
二、鬼怕正人正氣,望而生畏!

巡撫胡太虛(人名)能看見鬼。他說他曾因修整房屋的事,到僕人們的住處去巡查,發現各屋都有鬼進出。只有一家清靜,沒有鬼。打聽了一下,說這是某仆所居住的屋子。然而這個僕人蠢乎乎的,沒有什麼特長,他的妻子也是個很平常的女奴。後來,這個僕人去世了,他的妻子,終身守節。因為烈婦往往出於一時激憤,而節婦如果不是一向有堅定的志向,肯定不能含辛茹苦的幾十年。她們(指節婦)胸中的正氣,真是積蓄很久了。所以鬼是不敢接近她們的。

又聽一位能看見鬼的人說:人們的家裡,總是有鬼來來往往。凡是在閨房裡親昵交合,必定有眾鬼圍觀,指點嬉笑,但是人看不見,聽不見。鬼也有望而害怕躲避的人:就是那些以後是烈婦、節婦,或孝婦、賢婦。這與胡太虛所說的,如出一轍了。

正是:
正氣凜凜邪惡畏,
做個好人真可貴。
三山五嶽皆敬仰,
四面八方都幸會;
擲地有聲義氣高,
談吐生風光明磊;
英姿颯爽彩虹艷,
魑魅邪共悄然退!

三、賭徒死後認錯,痛恨自己!

奴僕王敬,是王連升的兒子。當初,我(紀曉嵐自稱)在崔莊開有當鋪。出外作官時間長了,差不多變賣光了。我的堂親們,又集資把當鋪辦起來,叫王敬夜裡打更。一天夜裡,王敬在樓里上吊自殺了,他的母親和弟弟,也不知死因。打工的胡興文,住在當鋪隔壁,妻子病重。王敬的靈魂,忽然附在她身上,數落他母親、弟弟的過失,說:「我因為賭博輸了錢而死,你們為什麼向主人,索要那麼多喪葬費?使我有愧於心!我今天來聲明:這不是我的本意。」

有人問他:「你不恨向你要債的人?」他說:「不恨。如果你欠了我的錢,我能不要嗎? 他們向我要債,是由於我欠他們的。欠債必須得還!」又問:「難道你不恨引誘你賭博的人?」他說:「也不恨。手是我的手,我不賭,別人能拉著我的手,去賭嗎?我現在只是安心地自作自受,等待替身而已。」開始附體時,人們以為是病人說胡話,既而歷述生平往事,以及親朋故舊,言談語調,就是王敬。

有人說:「王敬這鬼不昧良心,能夠改邪舊正,從新做人,下一輩子,必有善報!人啊,這一輩子可要珍惜,不要誤入歧途!」

正是:
人身難得此心憂,
善自珍惜莫昏頭。
意外金財戒妄取,
非份艷色勿欲求;
一日三省純淨地,
萬水千山仗義走。
鐵腳踏碎邪共巢,
踢翻西來一群猴!

四、一位正派鬼,厭聽阿諛辭

李玉典說:有一個世家子弟,夜裡在深山中趕路,走迷了,找不到路。望見一個山洞,不得已進去休息,卻見前輩某先生,在裡面。他害怕不敢進去,某先生卻堅持邀請他。他估計不會有什麼害處,便上前拜見。某先生還跟平時一樣寒暄,略微問了一下家裡的事,相互悲傷感慨。世家子弟問:「先生的墓地在某處,為什麼一個人到了這裡?」

某先生嘆著氣說:「我活著的時候,沒有過失,可是讀書只是人云亦云,做官只是安分守職,也沒有什麼建樹。想不到埋葬幾年後,墓前忽然出現一塊大石碑。蟠螭的碑額上,篆刻的文字,寫了我的官銜姓名;碑文述說的,我都不知道,其中略微有點根據的,又都誇大失實。我一生老實笨拙,心裡已經不安;加上遊人經過這裡閱讀,常常譏刺批評;鬼魂聚集來觀看,更是多有恥笑。我忍受不住那些聒噪,所以躲避在這裡。只是逢年過節祭祀掃墓,到那裡看一看子孫罷了。」

世家子弟委婉地寬慰他說:「仁人孝子,不這樣誇大死者的功德,不足以使親人榮耀。蔡中郎少不了有不實的文字,韓吏部也曾經吹捧過死人。古來多的是這類例子,先生又何必放在心裡?」

某先生嚴肅地說:「是非的公平判斷,都在人們的心裡;別人就算可以欺騙,自問已經覺得慚愧。何況公論具在,欺騙說謊,誇大其詞,又有什麼益處呢?使親人榮耀應當是自己建立功業,何必用不實的話,招致誹謗呢?想不到後生們的見識,竟是這樣!」拂了拂衣服,竟自走了。

這個人聽後,沉悶地回了家。我懷疑這是李玉典編造的寓言。他的丈人田白岩說:「這件事不管是真是假,但是這種議論,卻不可不留存下來!」

正是:
死者厭惡誇飾,
本該實事求是。
中共編寫黨史,
連篇累牘假瑕。
百姓深切痛斥:
「黨史不如狗屎!」

五、自己戲弄自己(二例)

董秋原說:東昌府有一個書生,夜裡在郊外走,忽然看見有一處宅院,宏大壯麗,心想:這裡是某家的墳墓,哪裡會有這個宅院,莫不是狐狸變化出來的吧?他聽慣了《聊齋志異》里青鳳、水仙等的故事,希望也能有所遇,便徘徊著不走。不久,有車馬從西邊來,服飾很華美。有一個中年婦女,揭起車幃,指著書生說:「這位郎君就很好,可以請他進來。」書生瞧見車後一個少女,美貌如仙,大喜過望。進門之後,就有兩個丫頭出來邀請。書生既然知道是狐狸,也不問姓氏家族情況,便隨同她們進去。也不見主人出來,但陳設豪華,飲食菜餚豐美。書生等著和新娘喝交杯酒,心像掛著的小旗一樣,飄飄然。

到了晚上,蕭聲鼓聲很熱鬧,一個老人撩起門帘,出來作了一個揖,說:「新女婿入贅,已經到門口了。先生是讀書人,一定熟悉婚禮儀式,請委屈做儐相,是我們三族的莫大榮幸。」

書生大失所望。但是原先未曾議過婚事,沒什麼可說的,況又飽吃了別人的酒飯,不好馬上就推辭,便胡亂地幫他們完成了婚禮,沒告辭就回家了。家裡的人,因為書生失蹤已經一個晝夜,正在四處尋找。書生懊惱地敘述了自己的經過,聽見的人都拍著巴掌笑道:「不是狐狸戲弄您,倒是您自己戲弄自己啊。」

我(紀曉嵐自稱)接著說:有個李二混,窮得不能養活自己,到京城謀一口飯吃。路上遇見一個少婦騎著驢,李二混趁機和她搭訕,漸漸地和她調笑。少婦不回答,也不生氣。第二天,他又碰見了少婦。少婦扔下一塊手帕給他,打著驢自己去了,又回過頭說:「我今天在固安過夜。」李二混打開手帕,是幾件銀簪子、銀耳環。恰好他盤纏完了,就拿到當鋪里去,卻正是當鋪,昨天夜裡丟失的東西。他被狠狠地拷打,只好承認自己是盜賊。這才是真正被狐狸戲弄了。

秋原說:「他(李二混)不調戲少婦,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所以,仍然可以說是他自己戲弄自己。」

正是:
自搬石頭自砸腳,
腳砸傷殘沒處說。
壞人行惡害本身,
牙咬好漢牙脫落;
中共孤家成寡命,
詐偷技術手被捉;
抵賴不過寫報告:
「你自泄密莫怪我。」
-----邪黨至死不改過!

(事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