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點講真相中提高心性

雪梨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07日】

第一次寫稿投稿,給師尊匯報,與同修交流。

我從2018年2月份開始上景點講真相,到現在10個多月了。景點講真相,不同於國內。能出來旅遊的遊客大多都是經濟條件較好的人,許多都是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受中共欺騙宣傳影響很深,而且出行前旅行社奉中共之命提前告知並恐嚇遊客不許接觸法輪功,不許看真相資料等,所以講真相不像國內好講,難度較大。有的不聽,有的諷刺,有的拿過資料故意扔到地上,有的指責謾罵,心性考驗時時都會出現。

比如有一天,有幾位遊客走過來,我迎上前微笑著對他們說:「先生您好,免費看《九評共產黨》,明白真相有福報。」其中一人惡狠狠的對我說:「站一邊去!」我還是微笑著對著他說:「了解了解真相對您有好處。」誰知他手指著我吼叫:「你站那邊去,滾開!」我心被刺痛了,很不舒服,冷冷的回敬道:「這不是誰家的地方,你有什麼權利叫我站在哪裡!這不是你家裡,這是澳洲懂嗎?」對方被噎住了,不吭聲走了。晚上回家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我們講真相是為了救人,自己情緒被帶動起來,爭鬥心出來了如何能救人呢?師父要求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對任何人都要善,都要慈悲,「慈悲能溶天地春」 (《洪吟二》<法正乾坤>),我錯了。 從那以後,我調整自己,改變心態,牢記師父說的話,修煉人沒有敵人,大法沒有敵人。不管碰到什麼樣的遊客,無論是什麼態度和反應,接不接真相資料,都不動心,謙和、微笑、不卑不亢,願意聽就多講,不願聽也要給對方留下大法弟子良好的風範。

一天下午我去歌劇院廣場去講真相。在歌劇院大廳碰到一家人:一位母親和女兒女婿帶著小外孫。一位同修上去給小兩口講真相,我去給那位母親講。我面帶微笑迎上前去打招呼:「您好!您是來旅遊吧?」「是的。」「聽口音您是江蘇人?」「對呀,我是無錫人。您呢?」「我也是江蘇來的,蘇北人。」「老鄉啊,真好!」我說:「咱倆有緣,在雪梨相見。看您很有氣質修養,做什麼工作呀?」回答:「我是大學教師,退休了。」我說:「真好,令人尊敬的職業。你工作一定很出色,是老共產黨員吧?」回答:「是的,幾十年黨齡了。」我說:「您入黨的時候舉著拳頭宣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把一生獻給黨!可是您看看共產黨的各級官員,貪腐淫亂,禍國殃民。從鄧小平、江澤民、曾慶紅到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等,中共權貴家族哪個不是多少億的財產,我們辛苦一輩子能掙幾個錢?上不起學、買不起房、看不起病的都是老百姓。我們還發誓為它奮鬥,把命獻給它,我們是不是在做一件傻事!我們的命不能隨便給這樣一個腐敗的黨。我勸您把發過的誓言作廢,從心裡退出腐敗黨,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為自己生活,給兒女幫幫忙,多好!您說呢?」回答:「好,你說的對。」我接著說:「中共全面腐敗,作惡多端,善惡必有報,將來肯定要遭清算的,您從心裡退出它,將來大清算就跟咱沒關係了,就不受腐敗黨的牽連了。您貴姓?」回答:「我姓楊。」我說:「那就給您叫楊珍退出中共,珍貴的珍,因為我很珍惜您能退黨保平安。」回答:「好,謝謝!」我叮囑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常念九字吉言會遇難呈祥保平安。」回答:「好的!」揮手再見!

另外,景點講真相,幾十位同修分成不同的值班班次,各種臨時變化的情況時有發生,互相配合很重要,有時協調同修顧及不上就可能出現差錯,作為一名修煉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我就會去默默的圓融它。比如星期日同修家裡臨時有事的比較多,景點去的人就比較少,有時就只有兩個人,協調同修告訴我後,我就把自己家裡的事情安排調節一下,星期天去景點值班講真相。當幾次星期天去發現人一直很少時,我就主動每個星期天去景點,把方便讓給其他同修。周一至周五我本來一直是早上去景點,後來聽協調同修說,周一下午景點人也太少,我就主動改變我的安排,又調節為我每周一下午去景點值班講真相。總之,什麼時候最需要人,我就會馬上改變自己的計劃去補缺那個最需要人的時段。我覺得我就是大法修煉中的一個螺絲釘,哪裡最需要就隨時補缺在那裡。其他同修也都說我就是一個隨時給景點拾遺補缺的不可或缺的人。作為一個老大法弟子,我覺得就應該這樣默默的為大法付出,因為大法給了我好的身體,使我道德昇華。

十個多月的景點講真相,對我而言,真是一個很好的修心去執不斷提高的過程。

謝謝師尊!叩拜師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