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撥打電話中提高心性

雪梨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17日】

2018年5月,我開始上電話平台給中共公檢法人員講真相。面對公檢法人員,他們一般都養成高高在上,盛氣凌人,自以為是的習慣,加之中毒更深,思想僵化、固執、偏激,少數人甚至很邪惡。 如何給他們講真相?怎樣能讓他們願意聽真相?既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修心去執的提高過程。開始打電話被對方謾罵的時候,心裡也難受過,情緒也波動過,但作為大法弟子要聽師父的話,必須嚴格要求自己,為了救人,要學會包容、忍讓,提高心性,用善心打動眾生,用慈悲感化眾生。

作為修煉人,打電話就像在社會中雲遊一樣,什麼樣的人都會遇到。接電話的公檢法人員,有願意聽的,有不願聽的;有文明的,有不禮貌的;有諷刺挖苦的,還有吼叫罵人的等等,這都很正常,我就按師父講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精進要旨》〈清醒〉)的法理去做,儘自己所能去救那些被中共欺騙蒙蔽的可憐的警察、法官、檢察官以及610人員。

比如一次撥打黑龍江某派出所的電話,電話接通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接電話的警察就罵人,再撥過去還是罵,罵人的話不堪入耳,妻子在旁邊聽的都心裡難受。可我明白,修煉人被警察謾罵,一方面說明中共治下的公安人員已被妖魔化,他們罵人、打人、執法犯法司空見慣;另一方面也說明自己修為上有漏,有要去的心,也是一種心性考驗,謾罵聲中就看你動不動氣,會不會被對方帶動。想起國內的同修天天冒著危險在大街小巷講真相救人,我們遇到警察罵人算個什麼事呀!我平靜的繼續撥電話,撥通後說:「兄弟,你罵半天我也不還口,也不生你氣,再說罵人對你自己也不好,你失德呀!我花錢打國際長途是為了您能平安,您說你罵我對嗎?」說到這兒,警察連聲回答:「我不罵了,我錯了。」然後就給他講真相:從中共腐敗講到社會亂象;從自焚偽案講到迫害違憲違法、從江澤民被國際控告講到高官落馬、從善惡有報講到遠離迫害、從法輪功洪傳世界講到三退保平安等,這個警察一聽就是11分48秒。最後還把他所長的電話主動告訴我,說讓他所長也好好聽聽真相。

一次撥打山東某派出所李某的電話,撥叫8通, 7通都是威脅、嚎叫、說粗話、罵人,揚言要抓我等等。我沒有被他的蠻橫無理帶動,心平氣和的撥打第8通,電話一通我就說:「你們警察大多都是上過大學有文化的人,應該知書達理!再說您是山東人,孔子的故鄉,孔聖人教誨我們做人要懂得仁、義、禮、智、信。您作為人民警察,嚎叫、說粗話、罵人肯定不對、不好。你罵半天我為什麼不生氣,因為你也是被中共欺騙蒙蔽的,不明白真相。 我一片真心為你好,茫茫14億人你能接到我的電話這不是一種緣份嗎?我打國際長途為了什麼?不是為我自己吧。你明白了真相,遠離迫害,全家會平安的,清算迫害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平安無事。」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語,使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誠和善良,是真心為他好,他靜靜的聽了9分37秒真相。最後我說:「兄弟,今後千萬不要再參與迫害了。」他回答:「知道了。」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回答:「好,記住了。」最後他求我說:「老哥您今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行嗎?」我笑著回答:「您只要不再參與迫害我就不打了」。回答:「行」。兩人友好再見。

在撥打電話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表面再怎麼蠻橫邪惡的公檢法人員,絕大多數他們生命本性的一面是善良的,只是被中共邪黨矇騙毒害太深了而已。表現上似乎很兇,其實很可憐,因為生命已到了危險的邊沿而不自知。所以我們就聽師父的話,一心去救他們。救得了固然可喜,實在救不了也要給他們留下大法弟子的良好風貌。再說,從小到大,從參加工作到退休,自己都是在讚揚聲中過來的,很少有人批評我,更沒有人罵我,連父母都沒罵過我,這樣潛意識中自然就有愛面子、不讓人說、自以為是的心,通過警察的呵斥、叫罵不就是利用這種形式在去那些不好的執著心嗎?所以說打電話救人的過程也是修自己的過程,也是檢驗自己心性修的扎不紮實的過程。

在新的一年裡,繼續堅守平台做好三件事,讓師尊放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