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大的魔難,也許背後的原因很小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2月02日】

學法小組有個老年同修,三件事很精進,可是突然兩次出現嚴重病業狀態:眩暈、嘔吐、起不來……老伴和孩子嚇壞了,要送她去醫院,她堅決不肯,通過發正念和背法闖了過來。兩次病業大關之後,老同修納悶:「是有漏?還是邪惡迫害?」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原因。有一次,在學法小組,她無意中說了另外一件事:社區人去我家普查時,給她量血壓,她說自己修大法沒毛病。社區人員說:「就量一下吧?我們也是工作。」老同修也沒多想,就把手伸了過去。還有一次,她去一個親戚家時,親戚正在量血壓,見她來了就說:「你也量一下吧?」說著就給她量。老同修想量就量吧,反正自己沒病。量完後親戚說:「高點。」

老同修剛說到這,小組的一個同修就說:「我看你病業魔難的根就在這:血壓器是什麼?是給人用的,你是人嗎?雖然是不經意的,可你還是量了,這不是認可和求嗎?在這一點上,你已經降到跟人一個境界了,因為人才量血壓。舊勢力抓到把柄:讓你出現血壓高眩暈嘔吐現象,這是自己無意招來的呀?」剛說到這,老同修渾身好像被觸動了一下,立即感覺輕鬆了,心也亮堂了,好像有塊灰色的東西飄走了,是迫害她高血壓那個東西被解體了,她再也不眩暈了。她說:「別看差這一點,如果認識不到還沒個頭呢。」

師尊說:「可是那個東西並不大,那個執著並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為你就是意識不到它,你就過不去,老是停留在那。這個不是說你修的不好,你就沒有認真的去想一想,意識到這些東西不符合修煉!只要它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不符合修煉人應該有的,它就是個問題!」(《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以前,我讀《轉法輪》時,好長一段時間迷惑:那個羅漢為什麼「高興」和「害怕」就能掉下來了呢?這個事不大呀?後來在不斷學法和提高中明白:法對不同層次生命有不同的要求標準,「高興」和「害怕」是人這一層生命的表現,出三界第一個果位是羅漢, 「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羅漢如果「高興」了或「害怕」了,那不等於是人嗎?不同層次對生命有不同的境界標準要求,看上去只差一點,實質是天壤之別,修煉人如果不能從內心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就會格外多吃不少苦。

本地有個同修,病業狀態很重,疼大勁時就說:「不如死了好。」結果她的狀態越來越嚴重,後來她跟同修交流否定了這一念,狀態才逐漸的好轉,不然也許命沒了。舊勢力看你有這樣的心,求之不得讓你早點走:「想死?這樣想的生命能成神嗎?那就走吧。」

本地有個流離失所的女同修,日子過得很艱難,租房子又沒錢,還得躲避警察騷擾。她曾跟一個同修說:「這日子過的?不如死了好。」同修勸她:「別這麼說,容易招事,打碎這個念頭,別讓舊勢力鑽空子。」她當時情緒低落,也沒在意。後來她被綁架了,聽說第二天就死了。如果當時馬上否定那一念,也許不會是這個結果。

有時侯,同修在一起經常談論家裡的一些事,有的人就說到算卦、風水、本命年這些常人話題上,有的說:「本命年孩子給我買了紅內衣內褲,穿不穿呢?」有的就說:「那得穿,得符合常人狀態。」我想,只要穿上,你麻煩事准來,這些小道信息是不穩定的,修煉人說話是有能量的,如果不否定剷除,魔難准來,在舊勢力眼裡,這樣人還想成神呀?

有個同修孩子打架差點進去,家裡家外鬧得挺大,花不少錢才平事。交流時他說:「這事早晚得有,小時候算命先生給我兒子算過:名字裡多金,免不了刀器之事。」我想,算命先生話是舊勢力早就安排好的,是給今天用的,你心裡有點影子那事都會發生,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心在哪一層認識就有哪一層事,常人一念不算啥,修煉人一念可了不得。

還的同修出了車禍,交流時才知道原因:也是小時候父母給算過:「某年某月有坎……」結果真發生了。修煉後師父給我們命運都改變了,哪來的車禍呢?我們是不歸三界管的,三界內一切因素對我對不起作用,如果堅定這一念,請師父做主,誰敢動你?

寫出看到的一點現象,及個人淺見,不在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