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義商張保皋(54):夫人出賣新羅 金明弒殺新君

劉如


【正見網2019年03月25日】

雖然夫人對張保皋的刺殺沒有成功,但是,她卻讓使臣與唐朝達成約定,中斷唐朝與清海的交易,唐朝商人因禁止令不敢違令繼續到清海交易,轉向與武珍州的夫人交易。眼看清海就要成為死港與廢墟。趙大人很著急:清海能繁榮,關鍵是能交易大量唐朝的物品,沒有唐朝的物品提供給新羅以及倭國等海外諸國,清海就會被掐住咽喉,無法生存。

張大使為解決清海受到的威脅,首先決定親自去揚州一趟,但這一次他沒帶隊長也不帶鄭年,而是選擇了閻長隨他一同前往,隊長與鄭年不僅吃驚也非常不理解。而金陽也同樣認為閻長跟張大使走的太近,心中那把復仇的刀好像要鈍掉了。金陽告訴閻長,他會趁大使不在的期間尋找機會圖謀舉事。

閻長想到金陽的居心,感到有些鬱悶,就像當初李大人讓他為奪大行都之位刺殺薛大人時那種不想做又不得不做無可奈何的心情,因為他當時不想與弓福(張大使過去的名字)為敵。他對大使離開清海後金陽的舉動非常擔心,他又恢復了對大使的信任與擔心,因此不希望清海出事,但是他又不能背著主人幫助大使,所以長長的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就是他長期受到的折磨,婷花也曾經跟閻長一樣,因為跟著夫人不能違背夫人去幫助弓福,為此痛苦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婷花懂得離開夫人擺脫這種矛盾的處境。而閻長,一輩子跟著心術不正的主人,他不得不聽從主人的命令,讓自己成為主人手中的一把劍,無奈的向這種命運妥協,儘管內心並不情願。他解決這種痛苦的辦法,不是象婷花那樣擺脫夫人,意識到這是犯罪,他只會期待跟自己主人對立的人向自己的主人屈服退讓,迴避衝突矛盾,這樣他就不必為自己執行主人的命令而難過了,而婷花,張大使這些他原本不想傷害的人,偏偏是李大人、夫人甚至金陽的眼中釘,要除掉的對像,他就一直違心的執行命令,即使不停的傷害婷花,他也不知道要去擺脫主人甚至不知為何要擺脫主人。今天當他內心受到大使的關懷,開始為大使擔心時,他發現自己除了無奈的嘆息別無他法,由於是非不分,很快會陷入過去那種痛苦的掙扎,痛苦之餘,他會再次面臨選擇。

閻長隨大使很快來到揚州,行都們紛紛表示已經沒人願意跟他們交易了,大使想盡辦法找尋商路的過程中,發現紫薇夫人已經把他所有的商脈通通斬斷。不僅如此,夫人還陪同司正府令以使節的身份來到了揚州,非常可疑。閻長是跟著什麼主人就會為什麼主人盡力辦事的人,因此這回他跟了大使,也一樣會想盡辦法為大使解決問題。他見大使遇到難題,就設法探聽到夫人與千相貴見面的消息,大使覺得很不尋常,讓閻長幫忙安排自己與千相貴見面。這個千相貴是在皇宮伺候皇妃的太監,閻長分析:如今唐朝皇室被宦官王守澄一派所掌控,他們毒殺獻宗擁立穆宗後,實權在握,而千相貴就是王守澄最親近的人,夫人接近他,表示正在計劃某項陰謀。

張大使見到千相貴後,勸說新羅出身的千相貴念及新羅百姓,解除貿易禁令。他哪裡知道千相貴原本是奴隸,由於被新羅王室作為貢品貢給唐朝,才成為宦官,內心非常恨新羅,根本不為所動,他反而問張大使,既然有求於他,難道沒有任何好處嗎?至少交易要雙方得利。他告訴大使:紫薇夫人願意給他一個新羅貴族的身份,還要把漢州一帶肥沃的土地送給他,此外,連清海將來的交易得到的全部利潤都會送給他,那麼張大使能給出什麼條件呢?

夫人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不惜出賣新羅整個國家,並且她還告訴千相貴,她會為千相貴當年被當作貢品賣給唐朝一事報仇,她出賣新羅的國土與財富為他報當年受辱之仇,讓千相貴對新羅的仇恨因此洗得一乾二淨。交換條件是,只要千相貴勸服唐朝皇室承認金明為王,金明會在近期除掉現任王上。

連跟隨大使一起回揚州的趙大人,聽到此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非常的憤慨,夫人怎能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不惜賠上整個新羅,夫人要真的掌握王室,對新羅來說可太糟糕了。

張大使為此十分焦慮,決定再約千相貴見面,要阻止夫人這種出賣民族與國家利益的行為。但是夫人得到消息後,請千相貴為她殺了張大使,如此一來清海就成了千相貴的龐大財富。

大使的勸說自然是失敗的結果,千相貴欺張大使和閻長身無利器,下令讓護衛們把張大使殺死,閻長反應機敏,用身藏的暗器,射殺護衛,反制千相貴作為人質,救出大使,拚命殺出重圍逃了出去。但是,千相貴因為受到驚嚇,差些沒命,非常惱怒,讓夫人回新羅交上張保皋的人頭來見他,否則讓唐朝承認金明為王的事就此作罷。夫人見她的好事被張保皋毀掉,恨的咬牙切齒,發誓要回新羅立即攻打清海。

張大使為勸說千相貴反而遭了夫人的毒手,若非閻長跟隨拚死相救,後果不堪設想,但是,大使終於發現了夫人出賣新羅以及下一步再次謀害王上、要篡奪王位的大逆不道的罪行,他馬上決定,要回新羅剷除夫人與金明這兩個禍國殃民的首惡之徒。閻長跟著大使,頭一次聽到大使是為了新羅百姓和國家的利益在作出決定,要為民除害。張大使希望他象自己當年那樣因為跟著薛大人,才最後懂得怎樣做人,這就是他帶閻長的原因之一。

而就在他們返回新羅前,金陽發現王上身邊的宦官居然出現在清海,他搜出王上向張大使求救的密信,說是金明要殺王上。金明心生一計,殺死王上的宦官,又將信偽造後從新包好,交給金瑜政大人,假意誤殺宦官,搜出王上要求張大使出兵攻打皇都救他的密旨。金明假傳王旨恨不得大人馬上帶領清海的兵力攻打皇都。但是大使不在,大人下不了決心,問彩玲與隊長的意思,大家認為畢竟是王上有難,張大使如果在清海一定會去救的,只要大人下令,他們願意出兵。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學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