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義商張保皋(55):仁義之戰 兵不血刃

劉如


【正見網2019年03月26日】

大人還是猶豫不定,金陽見大人遲遲不動,急的象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隊長將軍隊交給他,他去攻打皇都。正在猶豫之間,婷花通過禮部侍郎得知王上已經駕崩的消息,消息被金明封鎖,百姓還不得而知。金瑜政大人聽到這個消息,一臉慚愧,馬上打消領兵的念頭,王族之間這種無休止的王位爭奪、相互殘害的行為實在讓他感到自己身為王族的可恥,沒臉見人。金陽見計劃落空,非常憎恨婷花。

劇情進展到此,把必須除掉夫人與金明、擁立金瑜政大人登上王位的這場正義之戰形成的整個原因交代清楚了。因此下一步,戰爭一觸即發,張大使回到新羅後,馬上就要作出這個決定。

張大使剛返回清海,就聽到王上駕崩的消息,根據夫人與千相貴的交易,大使馬上明白,這不是王上自盡,而是被金明所殺,因此他毫不猶豫的寫下平東軍三個大字,請金瑜政大人為大將軍,他要擁立大人為新王登上王位。見大人無法下定決心,大使告訴大人:興德先王在世時,除命他代管玉璽,還命他輔佐新王繼續未完成的改革,如今金明大逆不道將兩位王上害死,天理不容,不僅如此,金明和夫人為得到唐朝的承認,竟然不惜出賣新羅。他要剷除國賊擁立大人成為王上。等大人登上王位,他必將為了所有需要協助的百姓,全力以赴,助王上完成改革,達成使命。請大人為新羅百姓繼承興德大王的遺志,登上王位。

這就是金明血腥政變後張保皋保護金瑜政大人——收留閻長感化閻長——去揚州阻止夫人對清海的孤立發現夫人與金明出賣國家來弒君奪位的罪惡行徑——擁立金瑜政大人為王形成這場正義之戰的整個過程。這個過程的每一個決斷與選擇,都是為了展現張大使為了新羅與百姓的利益,為了拯救亂世中深受暴政之苦的百姓的義舉、實踐人生信念的勇氣,與金陽、夫人為個人野心的所謂推舉擁立新王之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大人於是不再推辭,成為了平東軍的大將軍,準備向皇都出兵。而皇都,夫人也為了除掉張保皋把他的人頭獻給千相貴,開始向清海進發。這場戰爭正式拉開。夫人領著校衛負責整個王室軍隊的指揮,她將武珍州作為據點,以便供應軍需物資,令兵部令擔當武珍州都督,夫人要親自前往武珍州指揮這場戰爭。她因為擁有十幾萬的軍隊,根本沒把張大使放在眼裡,發誓這次要狠狠打擊張大使,將大使人頭獻給千相貴,以泄心頭之恨。

張大使任命閻長為平東軍副將軍,由於閻長在揚州救了大使一命,隊長及鄭年都漸漸開始接納閻長,閻長曾替李師道率兵打仗,非常有領兵參戰的經驗,所以這次委以重任,鄭年也都同意了。這一仗,即將展現張大使與閻長配合的天衣無縫的一生中倆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最完美的配合。這一次,也是閻長真正被明主所善用,將他驚人的能力發揮得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一次。戰爭中張大使的用兵如神及處處體恤百姓和士兵的對生命的珍惜也表現的十分突出。

出征前,張大使向采玲告別,采玲很擔心丈夫,對手如此強大,清海兵力只有一萬,如何對抗王室十幾萬的軍隊。采玲因有孕在身心神不寧的問大使:對手象巨大的漩渦,這漩渦會將張大使吞沒,即使這樣,還是要硬闖這個難關嗎?張大使安慰彩玲:不治理這個漩渦,新羅及清海最終會被惡水淹沒,現在如果不阻止紫薇夫人和金明的專橫,大家就沒有未來。張大使一生從未向邪惡妥協過。即使頭可斷,氣節與為人的信念卻不會改變。

采玲即將臨產,不得不留在清海等待大使的消息。而婷花因為跟著金瑜政大人來到清海,一直受到大使與采玲的關照,為報此恩,她決定將自己的商團編入軍需物資供應的隊伍,為平東軍的物資補給儘自己的最大努力,主動挑起采玲的擔子,負責物資的運送。

張大使與大將軍、金陽、閻長、隊長和鄭年等主要將領商討戰略。金陽急功近利,要直奔皇都而去,直接去攻打皇都。但大使認為,以一萬對十萬,人數上是自己的劣勢,要儘量避免正面衝突,首先將武珍州拿下。金陽馬上反對,認為那是浪費時間的做法。但是,有實戰經驗的閻長卻肯定了大使的策略,他分析說,占領武珍州有兩點優勢:首先,拿下武珍州這個軍事戰略要地,可以補充兵力,使平東軍戰鬥力增加兩倍;其二,可以避開被截斷後路斷絕物資補給的威脅,如果沒有掌握武珍州,就直接攻打皇都,清海鎮就會陷入危險,萬一清海被孤立,無法得到補給,平東軍就將陷入混亂。

很快探查的士兵匯報敵軍情況,金明的軍隊,已將兵部令任命為武珍州的都督,大將軍與眾將領這才明白武珍州的重要性,大使的戰略是正確的。金陽見無法辯駁大使,就催大使趕緊下令攻打武珍州。但是大使止住金陽的急躁,不能立即攻打武珍州,理由是:既然雙方都意識到此地的重要性,對方也一定會準備周全,強行攻打會造成平東軍極大的傷亡與損失,而且百姓也會跟著遭殃,不能為了打仗太過擾民。除了金陽,大家都紛紛表示贊同。

確定了戰略方向後,張大使讓大將軍領著大軍到直接通往皇都的必經要地達伐。金陽又表示不解,既然要攻打武珍州,為何讓大將軍帶著大軍去達伐。大使解釋:敵軍時時會注意平東軍的動向,大將軍領兵前往達伐,是為了吸引敵軍的注意。與此同時,他會帶兵攻打武珍州,讓金陽負責攻打武珍州的外圍,內外夾攻。為讓平東軍的損失減到最小,在最不擾民的情況下,必須採用這個戰術。

紫薇夫人聽到清海的軍隊由金瑜政大將軍帶領主力往達伐方向進發,暗暗高興,放鬆了警惕。而金陽處處事事擔心的是被大使搶了頭功,於是吩咐跟著他的閻長去跟大使兵合一處,別讓大使一人搶了頭功。

大使見到被金陽派過來的閻長,馬上想到閻長出眾的能力,閻長擅長獨自秘密潛入敵軍腹地完成高難度的任務,當初就曾為叛軍李師道潛入揚州刺殺了宰相。大使於是決定好好發揮閻長的特長,避開原先正面交戰的計劃。等到夜深,大使帶著閻長、隊長等幾個武藝高強的人偷偷潛入武珍州都督府中,由於閻長的配合,成功的活抓了都督。大使與都督談判,只要投降,可以保全所有人的性命,結果都督同意帶領武珍州的士兵放下武器全面投降了張大使。平東軍因此不費一兵一卒,百姓沒有受到任何侵擾就拿下了武珍州,使得平東軍軍力大增。由於張大使善待士兵與百姓有口皆碑,投降的士兵大都心甘情願,士氣高漲。

夫人一夜之間突然聽到都督投降,武珍州已被張保皋占領,先是無法相信,接著不得不趕緊逃命。金陽令閻長攔截夫人,閻長為報夫人上次不殺之恩,私自將夫人放走。夫人急急逃往皇都。

平東軍在張大使與閻長的第一次完美配合下,旗開得勝,打得非常漂亮,不僅沒有任何損失,反倒增添了兵力,士氣高漲,金陽不得不在妒嫉的同時暗暗驚服大使用兵如神的才智。其實該劇在揭示:沒有博大的胸襟,包容閻長善用他的才能,沒有對生命的珍惜與對百姓的體恤之心,即便擁有過人的才智,也無法做到和想到這一步。金陽永遠不會懂得德才二字,德為何要擺在首位。大使的成功值得有才有志的後人深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學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