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福益社會(十一)

大陸大法弟子 整理


【正見網2019年02月23日】

「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

這是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第一講>說的第一句話。李先生是這樣講的,也是這樣做的,在法輪大法洪傳的每一片土地,都正在使每一位修煉者,無論貧、富、貴、賤,都身心受益,並因此帶來了人心的真正向善以及家庭的和睦和社會的穩固。

工傷廢人修大法絕處逢生

汪中仕先生,現年六十六歲,四川汶川縣人。

汪中仕原是一個因公傷殘的廢人。一九九一年一月,工廠維修高爐爐缸,他正在爐缸內操作,不料爐缸內廢料脫落砸傷了頭部、腰部,經醫療終結勞動鑑定為:肋骨骨折、腦震盪後遺症。

工傷後,單位給他最低的工資待遇,每月只有幾十元錢。如果正常上班有獎金和各種補助,月收入七、八百元。他的家庭經濟驟然緊張,孩子又在讀書,生活一下陷入困境。

他曾到處尋醫無效,最後只能靠常年在廠醫務室拿藥控制調養。因長期服用藥物,他的記憶力衰退,失常。嚴重的傷殘後遺症沒有治癒的希望,又伴隨著嚴重的頭部牛皮癬、肛門噴血等疾病,無錢醫治,無藥醫治,最後他真的是只有等死的份了。

一九九七年一月,工廠宣布停產。汪中仕本來就十分艱難的處境更如雪上加霜,他的最低的工資待遇及藥物治療待遇統統沒有了;兒子初中剛讀完就被迫輟學,外出當學徒工自求生存;妻子本來是廠里的家屬工,也被迫離廠打工謀生。好好的一個家庭分崩離析,只剩下汪中仕一人自生自滅。

非常幸運的是,一九九八年他修煉了法輪功。從此,他的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所有的病症沒有了,無病一身輕;他的臉色也不再是蒼白、蠟黃的,他變的神清氣爽、精力充沛,全身充滿生命的活力。一個等死的傷殘廢人就這樣起死回生了!本來工廠停產,汪中仕連最低的生活保障都沒有了,打工又沒人要,只能在私人企業中做清礦渣等活混口飯吃,沒有工錢。現在他身體好了,可以正常的打工了,他的生活狀況隨之大大改善了!

法輪大法也淨化了他的心靈,他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體諒到單位及工作人員的難處,他不再為討工傷生活費、醫療藥費讓單位為難,用自己最大的善心對待別人。他的身心因修煉法輪大法而絕處逢生,柳暗花明!

人生陷入低谷時幸遇大法

裴斐女士,現年五十四歲,原吉林省吉林市華錦紡織有限責任公司幹部。

一九八七年大學畢業後,裴斐被分配到吉林市華錦紡織有限責任公司(原麻棉紡織廠),成為一名普通幹部。八十年代的大學生是非常令人羨慕的,可裴斐的青春年華卻並不如意。工作四年,正當事業有成之際,她的身體出現了問題。開始是無名的腹痛伴隨腰痛,逐漸的越來越重,什麼都幹不了,幾經醫治也不見效,萬般無奈做了剖腹探查術並切除闌尾。誰料打麻藥碰了脊髓神經,從此腰疼的直不起來;術後刀口粘連,身體恢復不過來。後來她又得了心臟病、咽炎、關節炎、低血壓、美尼爾綜合症等等,真是「舊病未去又添新病」,這一病就是八年。那時她身體弱的坐一會兒都累,只能半躺半臥,兩斤重的東西都拿不動。

有病亂投醫,為了治病,只要有人說個法兒她都去嘗試,四處求醫,還看過「外病」及氣功,折騰個半死,最終都不見效。那時的裴斐真是愁腸百結,心灰意冷,原本就內向的她又添上了心病,終日以淚洗面,度日如年。要不是母親將她的命跟裴斐綁在一起,她早就自我了斷了。

因病她也沒能成家,住在單位宿舍,三天兩頭不能到崗,領導還得派人看看。同事給她起個外號叫「胎胎歪歪大雞崽子」,說不行就不行,誰看她都發愁。

一九九六年秋,三十二歲的她已一身是病,大部份時間臥床,連自己的衣服都洗不了,一壺水都拎不動,心臟病、心絞痛特別嚴重。這時,她又被查出子宮肌瘤,上不了班,只好在家調養。

當時正是氣功熱,她也曾嘗試著練了不少,身體卻沒有大的好轉。正好有一位老師到她家來洪揚法輪大法,她當時休病假住在母親家,幾經周折,她參加了講法錄像班。九講法聽下來,真是耳目一新,非常震撼,她明白了許多從來沒有人給她講過的道理,如人為什麼要做好人,人做什麼都是給自己做,善惡有報是天理。她的心豁然開朗,堅定了做好人的信條。伴隨著修煉,許許多多她在人生中不得其解的問題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

她無比慶幸自己能得到這麼好的法,開始誠心學煉。她的身體漸漸恢復了健康。心臟病、咽炎、低血壓、頸椎病、關節炎、腰疼、腹痛、神經衰弱、美尼爾綜合症等等都不再困擾她了,她真正擁有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別提多高興了!她學會了遇到矛盾時多容忍,「退一步海闊天空」,對名利看淡了,象換了一個人似的。以前愁雲慘霧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她覺得生活每天都充滿了陽光,輕鬆愉快,不那麼累了。

法輪大法還化解了她許多無法解脫的家庭矛盾,使她與多年不來往的父親、姑姑重歸於好,放下了對他們的怨。如果不是學大法,她是絕對做不到的。是法輪大法改變了她,她把自己的親身感受告訴親友,很多人也因此受益。

患罕見絕症等死 幸遇大法獲重生

董淑蘭女士,現年七十歲,吉林市人。

一九九六年四月,正值萬物復甦、春暖花開的初春時節,當人們都走出家門感受春天的美好氣息時,可憐的剛剛四十八歲的董淑蘭,卻蜷曲的躺在床上,為自己生命即將走到盡頭嘆息,也為要拋下四個兒女而暗自流淚……回顧這些年,為了求生,住遍各大醫院的一幕幕情景又展現在她的眼前…

她身患多種疾病,肺結核、膿胸、膽結石、腎結石、頸椎、游離腎等,大手術摘除左側五根肋骨,後來又患上了世界罕見病——「惡網」,就是骨髓里的網狀細胞惡化,這是比惡性腫瘤、白血病更嚴重的絕症,看專家、教授,住遍各大醫院都無法醫治,現代醫學也根本治不了。後來吉林市附屬醫院將她介紹給天津血液研究所,國家拿她來做病例研究,真是苦不堪言。因治病欠債太多,沒有希望了,家裡把裝老的衣服都給她做好了。絕望中,她只能等著死亡的來臨。

就在這時,經人介紹,董淑蘭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看完一遍《轉法輪》,她明白了人為什麼來在世上,為什麼會得病;也明白了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重要,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返本歸真。

通過學法煉功,她心裡一天比一天亮堂,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個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種疾病全都不翼而飛了!她幹活有勁了,走路一身輕,上樓上多高也不累。從此她心情舒暢,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她從內心感恩大法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丈夫看到她的變化非常高興,見誰都說:「老伴變了,身體好了,脾氣也好了,法輪功真好啊!」丈夫也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煉,他身體健康了,心情好了,也不抽菸不喝酒了。看到父母的變化,三個女兒也相繼走入大法中來。一家五口一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做好人,從此家庭溫馨、祥和、幸福。

鄰居、親友們看到她的變化,也都說法輪功真神奇,相繼有十多人也走進大法中來了。

悲苦村婦走出絕境獲新生

張元華,四十八歲,四川瀘州市納溪區人。

張元華出生於農村貧困家庭,從小身體素質差,貧血,常年頭暈頭痛、呼吸困難,因沒錢醫治,最終拖成了頑疾。婚後,她又添了胃炎、胃痛、十二指腸炎、胸腔疼痛、肚子疼痛等等。她的肚臍眼經常流膿水。這還不算完,有一次她採摘果子時從樹上摔下,把右大腿骨摔壞,股骨脫臼,腿長了十公分。因沒有錢,在家呆了二十八天。後來實在疼痛難忍,萬不得已借錢去醫院找熟人做手術,哪料手術又出了醫療事故,被誤割斷了大韌帶,成為二級殘廢。沒錢繼續治,又不好找熟人負責,只好趁星期天主治醫生沒上班,由兩個哥哥偷偷把她抬回了家。

婆家見她變成這個樣子,就不要她了。無奈哥哥只好把她和三歲的女兒一起接回娘家。她在床上躺了近一年,母親每天給她接屎倒尿,找草藥醫治;父親和哥哥把她扶上扶下,精心護理。一年後她能勉強拄著雙拐艱難挪步了,丈夫才把娘倆接回家。

雖能拄著雙拐走路,但腿仍然常年疼痛難忍,生活不能自理,更無法干農活,一家人的生活十分困難。她成了家庭的累贅,丈夫常常罵她,鬧著要離婚。有兩次約好辦離婚手續,都因為大暴雨去不了才沒離成。那時計劃生育政策很邪惡,不准生二胎,否則就要牽豬牽牛挑穀子拆房子。她生的是女兒,丈夫是獨子,因此她被婆家人認為是斷了婆家的香火,被家族歧視,家庭矛盾重重,內心極度痛苦,生不如死。她幾次撞牆尋死,撞的暈死又活了過來。

在走投無路、人生瀕臨絕境的時候,她聽說了法輪功。那時很多人都講法輪功神的很,醫院治不好的很多疑難病症煉法輪功都好了。她把生命的最後一線希望寄託於法輪功,請好心人來家中教她功法。

真是出人意料的神奇!她全身的頑疾連醫院都沒有辦法,修煉法輪功沒花一分錢,居然全消失了!她的身體迅速康復。她甩掉了雙拐,雖然走路還有點瘸,但能承擔起一個家庭的全部家務了,能照顧八十多歲的老公公,還能下地干農活了。一個曾經二級殘廢的人能挑一百一十斤重的糞桶澆地了!這一切的發生真是讓人不可思議。除了種自家五口人的土地外,還把別人荒棄的十幾丈土地撿來種。丈夫在外面打工,她成為家裡的主勞力,里里外外全靠她,洗衣做飯,栽種飼養,幹得不亦樂乎。

從此,她有了健康的身體,她的家也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修煉法輪功十多年來,她再沒吃一分錢藥。是偉大的法輪大法再造了她的生命,挽救了曾經瀕臨破碎的家庭,全家人無不感激大法師父。

夫婦倆的幸運事

丈夫龍庭璠,原荊門市東光電器廠職工。妻子周萍,原湖北省荊門市工商銀行文峰支行職工。

學法輪功之前,龍庭璠和周萍的身體一個比一個差。龍庭璠在廠里一次銷毀雷管事故中,身負重傷,雖保住了性命,但卻落下一身殘疾,經國家鑑定為一等四級殘廢,長年被內外傷折磨的死去活來。因多發雷管同時爆炸,掀起的銅片、石子、塵土崩入身體,堵塞毛孔,導致不能正常排汗,尤其夏天,皮膚瘙癢難忍,膿瘡此起彼伏,苦不堪言。內傷,因支氣管受損,不能縫合,常咯血不止,家裡大小事都不能做。廠里也為他花了不少錢。他們去上海、北京治療,請專家、教授會診,都說沒有辦法;用了很多民間偏方,還去很遠的地方求巫醫,仍然無效,他掙扎在死亡線上。周萍患慢性支氣管炎、鼻竇炎、慢性咽炎、貧血、類風濕、胸悶氣短,經常上氣不接下氣,還有嚴重的腎病。當地有名望的中醫說她四十歲不到就會癱瘓,當時她才三十多歲,四處求醫,工資入不敷出。那時夫妻二人度日如年,不知何時才是盡頭。

就在他們求醫無門、萬念俱灰的時候,法輪功弘傳到了荊門地區。一九九六年五月,夫妻倆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他們的身體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折磨他們多年的疾病沒有了,倆人神清氣爽,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一家人欣喜萬分。從那天起,他們再沒吃過一粒藥,沒花單位一分錢的醫藥費。

廠長在大會上表揚龍庭璠,說他是工傷,應該報藥費,卻一分錢不報,有些人都是上萬元的報銷,他學法輪功後,為廠里節約了大筆的醫療費用。不僅不報醫療費,康復後的龍庭璠還主動要求上班,不白拿公司的工資。

而在周萍工作的銀行,年終總結會上領導說全行只有四個人沒報醫藥費。而這四人,全部都是煉法輪功的,他們不僅身體健康了,心靈也得到了昇華,無論在生活中、工作中,都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先找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那時,周萍主要辦理商業戶與個體戶業務往來,小恩小惠不斷,逢年過節,這些單位和個人都會送錢送物,以前她從不拒收;但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她拒絕了所有的送禮,工作上兢兢業業,處處為客戶著想。那時經常搞優質服務檢查,她的服務質量與服務態度客戶都是很滿意的,領導和同事們也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無數事實證明,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一定會使人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素養得到迅速的提升。

*  *  *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中國大陸據官方統計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後的近二十年中,法輪功不僅沒有被中共打倒,相反,傳遍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被翻譯成三十九種語言文字在全世界公開發行。今天,在世界所有的主要國家和地區,都有法輪功的煉功點,也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弘揚法輪功的美好畫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