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最後的魔難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3月17日】

從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我經歷了整個修煉過程中舊勢力強加的最密集的魔難。接連不斷的男女情上的迫害、多次綁架、兩次嚴重病業……男女情都是險之又險的走過來了,病業中差點脫去了這張人皮,三次綁架正念闖過兩次,另外一次在黑窩中,起初的正念讓那裡的金牌包夾都感覺到自己這些年做錯了,她開始默默的思考,並說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車輪戰的惡警說,面對我時,腦子怎麼一片空白?最後居然笑著走了;分管我的女警管不了我了,把我交給了大隊長,大隊長對我舉起手,卻落不下來。可是,令我萬萬沒想到的事發生了,邪惡居然控制裡面的惡警對我動情,同時鑽到我的空間場裡,讓我反過來對邪惡動情。我知道邪惡抓住了能徹底擊垮我的漏,瞬間我的意志就崩潰了,淚如泉湧的連續哭了整整一天。只咬牙絕不出賣同修,心想哪怕判我七年刑,我也絕不出賣一個同修,妥協後將所有的事情大包大攬到自己的身上。舊勢力的連環迫害,幾乎沒有一點喘息的機會,而且次次致命。我感覺自己被舊勢力捲入了一個黑色的巨大漩渦中,無法自拔,並隨時會被吞噬。再看身邊的同修,有的在病業中離世,有的在魔難中離開法,還聽說有不少同修在情中掙扎,我開始深刻的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並意識到自 己修煉上一定存在嚴重問題,但我無論怎麼拚命學法都無法擺脫,甚至感覺到自己身後聚集的舊勢力越來越多,最終整個身體馬上要失控了。我集中了自己當時所有的正念,哀求師父救救我。那段時間,師父一次次的把我從魔難中救起,我又一次次身不由己的再次落入魔難當中,其中一次夢到師父將自己整個身體連骨頭帶肉磨成了肉醬,交給舊勢力,把我從它們手中交換了回來。師父對我生命的愛惜和救度洪恩震撼了我整個心靈深處。

面對舊勢力的迫害,我陷入絕望當中。我決定先不工作,拿出一段時間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起初,我沒跟任何人說,只是自己一個人默默的面對。學法上,師父在我耳邊點化:「你不是從前背法時感覺背一天法能突破幾年讀法都突破不了的障礙嗎?你背法吧。」我開始從早到晚背《轉法輪》,一年之內背了五遍,我感覺每天都突破了很多東西。針對色慾心,我反覆讀師父關於色魔的講法,有時會讀一整天,當我思想堅定要去除色慾心時,師父就幫我把隱藏在身體微觀的色慾敗物全部推了出來。同時針對舊勢力的迫害、空間場中的色魔和舊勢力的邪惡機制,還有曾經跟舊勢力簽的約,每天四個整點其中三個整點,我都發一個小時的正念,解體它們。有時我也會連續發三個小時的正念。這個過程延續了一年的時間,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在長時間發正念過程中,我發現大量的色魔被正念瞬間解體;舊勢力下的黑色機制被打散,清理了出去,正是這個黑色機制將色慾心無限放大,讓我陷入舊勢力的魔難漩渦中無法自拔;體內聚集的舊勢力也在被一個個的炸掉。這樣,發正念我就堅持了下來。發正念時,各種形式的干擾念頭很多,我不被邪惡打進來的念頭所欺騙。後來,漸漸的,發正念能靜下來了,正念的威力越來越大。我非常後悔自己從前對發正念不夠重視。

雖然我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還是感覺自己很不對勁。師父針對我長期形成的執著和觀念,給我安排了一次交流。我先把自己的真實情況和現有的認識沒有任何掩蓋的跟同修們講了。同修針對我的情況進行了全面的交流,對我長期形成的頑固思想衝擊特別大,我仿佛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我色慾心很重,修煉初期脫離整體,二十幾歲時,在男女關係上犯下了大錯,也給之後的修煉道路帶來了嚴重的障礙。後來,舊勢力本來想在資料點讓在我男女關係上毀掉,卻在師父的將計就計的巧妙安排下,在男同修無私的幫助下,在我天天背法的過程中,艱難的走了過來,拔掉了色慾的根子。但舊勢力並未就此罷休,利用我表面還未去掉的色慾情的執著,在男女情上做了一次次的險惡安排,雖然每次都險之又險的走了過來。但是過程中,由於男女情的魔難一次次不斷的重演,我思想中不斷的加深對自己曾犯下錯誤的痛悔,對男女情的恐懼,對過色關的絕望,這些都是嚴重的執著心,但是在舊勢力的一次次安排中,我不僅沒認識到,還不斷的加重這些思想。當知道歷史上自己曾經積累下巨大的色慾罪業後,我沒從內心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為了今天能左右我而刻意做的安排,卻從心底認為色慾魔難源於自己歷史上的罪業。而且在潛意識中還把歷史上的色慾罪業當成了修煉中色關難過的藉口,這都是我之前根本沒認識到的。還一再在思想中告誡自己,下次現實中再出現色關,我一定要過好,卻根本沒想到這種色關根本不是師父安排的,是舊勢力所謂的考驗,是迫害,而我卻承認了它,還等著它的下一次安排。在舊勢力造成的魔難中產生的執著、亂七八糟的思想、對舊勢力的承認和為自己開脫的藉口,我都當成理所當然的思想,好像一切本來就是這樣。而我在其中卻渾然不知,習慣成自然。另一方面,我平時卻完全感覺不到色慾心在我身上的任何表現,甚至夫妻早就斷欲,表面思想中純淨的一點想法都沒有。三件事上又表現的非常精進。或許這也是舊勢力在歷史上有意的安排,讓我表面認識不到隱藏在身體內部的色慾執著,從而沒法修去它。然後又以我有色慾心為藉口,不斷的通過男女情、綁架、病業加以迫害。

我小心翼翼又全力的修煉,思想負擔非常重,仿佛在圍繞男女情在修。直到這次連環魔難,筋疲力盡之後,我意識到必須從根本上查找自己修煉上的問題,否則很可能被徹底毀掉。通過與同修們坦誠交流之後,我明白了,認為歷史上色慾的罪業就會遇到色慾的魔難,本身就在承認舊勢力利用業力對我的迫害,應該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參與;曾經犯下的錯誤,不要一再回憶和痛悔,這也變成了一個強大的執著,反倒成了舊勢力迫害的把柄,悔恨的心一定要徹底放下;對男女情的恐懼同樣是一種怕心,這種怕也會給自己招來男女情的魔難;而色慾關不是過的,色慾心是修去的。摔了跟頭,不能象從前一樣爬起來盲目向前沖,應該靜下心來,回過身找自己,把隱藏的心找到,並修去。

本來,我非常不想提及這段最黑暗的歷史,那是修煉人的恥辱。但是,我又知道我必須詳述,才能讓同修拿我當鏡子照清自己。因為我發現身邊很多同修都是跟我一樣的情況,只是魔難的表現不同,有的是不斷的綁架,有的是病業,有的是經濟上的迫害,有的是家庭魔難,當然也有跟我一樣是色慾迫害,等等,凡是在常人中可能出現的魔難都被舊勢力利用來給大法弟子製造修煉中的魔難。但是,不管魔難的表現是多麼不同,但是過程中產生的這些心卻是類似的,而且很多長期處於魔難中的同修也跟我之前一樣,把這些心當成了自然,當成自己的思維,抱著這些心不放。而且同樣不會否定舊勢力,同樣不重視發正念。

比如,不斷被綁架的同修,在綁架中人心加重,被迫害中生出嚴重的怕心、怨恨心;與公檢法人員對立的心;一旦沒做好,又生出悔恨心;出來做三件事又帶著為自己彌補的私心;又從歷史上自己曾經造下的業中找自己做不好的藉口,從而無意識中肯定了舊勢力迫害自己是有原因的;再講真相帶著怕心做,帶著怕自己不能圓滿的心做,而不是慈悲救度眾生的心。等等。哪怕在黑窩中正念闖過來的同修,也同樣在過程中產生了各種人心。有一位在黑窩如履平地的老年女弟子,邪惡看見她嚇的撒腿就跑,她就因此產生一顆反正邪惡怕自己,不用發正念的心,最終在病業中被奪走肉身。有一位聯合國記錄在案的被迫害致死的老年女弟子,受過酷刑折磨也不妥協。輾轉中,我得到了她在黑窩中寫的親筆信,信中說,「我又一次正念闖過酷刑,(我感到提高了),我悟到只有面對酷刑正念闖過來才是修煉,我要與其他同修交流,讓大家都來面對(酷刑)。」不記得原話了,只是大體意思。當看了這位同修的信後,我非常震驚,同時意識到,她有這樣不在法上的想法,是因為她在酷刑中正念闖關後提高了,由此產生的觀念。處於其它形式魔難中的同修的心態在此不詳述,請同修自己分析自己的思想。總之,從以上的事例看出,雖然每位同修的魔難各不相同,舊勢力的這種迫害手法卻非常相似,結果都是,在魔難中產生舊勢力所需要的各種亂七八糟的不在法上的人心執著,再被這些人心執著封住,長期做三件事,卻沒有真正在法中修,得不到提高。反過來,這些強烈的人心又導致舊勢力新一輪迫害。

當我從法理上理順後,當我思想中出現這些人心時,我都一顆心一顆心的對照大法,排斥清除。當發正念清除了舊勢力及其機制後,我發現了色慾心的根子。以前我是怕過色關,又找不准色慾執著,現在我能清晰的看到色慾心的執著被舊勢力隱藏的很深,而且很頑固,雖然我排斥的很吃力,但是師父在給我一點點的拿,我終於不用再為了過色關而過色關了,而是直接修去色慾心,當色慾心修的差不多的時候,夢中色關就比較容易過了。我意識到以前是舊勢力的阻擋使我不會修煉,現在通過發正念解體了舊勢力,並找到和理順了這些思想後,我很快的回歸正常的修煉狀態。有同修說我是當地變化最大的,不到一年的時間,我不僅能夠在修煉上精進,而且還能看到整體中的問題,看到其他同修修煉的癥結所在,並在師父的啟悟下,還能投稿明慧,而在一年之前,這是我完全不敢想像的。

這兩年刻骨銘心的魔難,讓我徹底清醒了過來,這真是絕境讓人醒悟。我不僅找到圍繞色慾心而產生的這些亂七八糟的人心執著,並修去它們。我也開始全面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而不再象從前一樣程序化的做著三件事。不再想當然的認為,只要這樣做事,到最後自然能夠圓滿跟師父回家。當我放下一切表面的事情,深入查找自己的時候,我發現了自己很多長期以來一直固有的執著,有些執著甚至當成了自己,有些執著甚至是促動我做好三件事的動力。有些執著隱藏的很深,我表面發現不了,但是它卻很重很頑固。它們堵在我身體裡,讓我學法不能真我得法,不能找到真我,就無法區分開真我與執著,更無從談修去執著。我也認識到,為什麼我從表面行為所認識到的執著,卻怎麼也去不掉呢?是因為我沒有從本質上去看自己根本的修煉狀態,沒有找到那些執著的根源。當我從本質上看清看透自己的時候,我的修煉開始從本質往表面去修了。我面對自己那些最深最重的執著,一點點的踏實的修去。我的修煉狀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裡我沒辦法舉例說明,但是作為真正的修煉人應該能明白我表達的意思。從本質上審視自己,這個過程我只寫了一段話,但是對於修煉人來說卻極其的關鍵。

我現在認識到,舊勢力能在那兩年給我製造巨大魔難的原因是,我那些長期認識不到的執著被一環扣一環的利用後,往魔難的漩渦中卷,同時我又不能認清舊勢力,否定舊勢力,也不重視發正念,最終被動的不斷承受迫害。所幸自己還有之前學法背法修煉基礎,使自己在魔難中還沒有放棄正念,在不斷的求救師父中,自己不斷的從中往出掙扎,最終師父幫了我。

現在看到明慧網上報導了各地同修集體綁架事件,還有同修被判重刑,全國各地都出現很多同修病業離世,我突然意識到,同修的這些魔難與我這兩年魔難的根本原因是一樣的。只不過是我早兩年面對,並先走過來了而已。在這裡懇請同修們(包括沒被迫害的同修)一定要看自己在這些年的正法修煉中,產生了什麼執著和人心,是否是一直抱著這些心在修煉?同時要全面審視自己的根本修煉狀態,看看平時自己心中是怎麼想的,把自己全部思維拿到桌面上,拆解開,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轉法輪》),不能再稀里糊塗了。同時,我還發現一個現象,很多同修不想從根本上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還有的同修發現自己長期去不掉的執著,也不敢去面對,想通過多講真相代替修心,通過幫助同修代替,通過多做資料代替,等等,盼望著到結束那一天,師父能把自己沒去掉的執著炸掉,帶自己圓滿回家。其實這是抱著僥倖心理,也是有為之心。如果不想從根本上修好自己,到最後可能就會在舊勢力的邪惡干擾中所淘汰。請同修們放下這些僥倖心理,狡猾的人心,真正的看自己修自己,才能達到師父所要求的圓滿的標準。有的同修還以自己不執著圓滿為理由,掩蓋自己不想修去人心的真正實質。其實,圓滿對於一個生命來說是偉大的,是神聖的,不是執著,天天想著要圓滿才是執著。只有從根本上認清自己,找到那些長期固守的執著,並去認真面對,一步步的修上來,才能真正在法中提高上來,才能從根本上擺脫舊勢力強加的魔難。同時懇請同修一定要重視發正念,並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參與。發正念真的非常重要,一定要不能忽視。

看著其他同修所遭受的魔難,我知道那絕對不是事不關己,同修們的魔難就是我的,同修們在其中無法自拔的痛苦,我感同身受。我希望我的經歷,能讓在魔難中的同修清醒,能讓還處於麻木狀態中同修認識到自己的危險,從一味往前頂著做事的狀態中,轉回身來修自己。如果同修有象我之前一樣的問題,懇請同修認真查找自己,前車之鑑,在我這裡已經有教訓了,不要犯象我從前一樣的錯誤,不要再被舊勢力迫害了。走出舊勢力安排的最後的魔難,徹底的否定和解體它們,讓我們來做主。

我認識到,我們全新的生命都是師尊賦予的,冷漠和麻木是舊宇宙生命為私的本性。我們必須要做到儘自己最大努力圓容整體,減少正法中的損失。如果師父已經帶我走過的魔難,我只要把體會寫出來就能起作用,我卻因為懶惰、冷漠或者維護自己的面子而不去寫,以致於同修遭受迫害,那是我沒有盡到正法弟子應盡的責任。哪怕是師父為其他同修承擔,也是我對不起師父的巨大付出。

本著上述目地寫出此文,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