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僕是真神,敬者得吉福,疑者犯傻犯胡塗!(三文)

莊敬


【正見網2019年04月29日】

一、尹君以千年為瞬間

唐代已故尚書李公詵,早年鎮守北門時,有個隱居在晉山的道士叫尹君,他不吃五穀,常食柏樹葉,雖然鬚髮盡白,但面如童子。尹君經常獨自一人在城市間遊逛。鄰里有位老人八十多歲了,對人們說:「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曾聽外祖父說:『我七歲時就認識尹君,至今已有七十多年了,然而尹君容顏不變,難道不是神仙嗎?我已經老了,自知不久於人世,你還年輕,要記住尹君的容貌。』自那時至今,又過七十多年了,而尹君仍不見老,這難道不是以千百年為瞬間嗎?」
    
北門從事(官職名)嚴綬,是個好奇的人,他對得道成仙的尹君,十分仰慕,每到旬休之日,就駕著車馬,前去拜訪尹君。後來,嚴綬從軍司馬升任北門帥(官職名),就把尹君接到府中,住在官署之內,終日與他吃住在一起。尹君身體常散發出異香,嚴綬對他就更加敬重了。

嚴綬有個妹妹信佛教。曾說:「佛門與道門,本來就相距甚遠。」而且對其兄與道士交往,很惱火。有一天,她偷偷的把毒藥烏頭汁,放到湯中,叫尹君喝。尹君喝後,大吃一驚,站起身說道:「我將死去!」過了一會兒.口中吐出一塊散發著異香的硬物,嚴綬命人剖開來看,竟是麝香。這之後,尹君驟然貌衰齒落,當晚便死於住所之中。嚴綬知道是妹妹害了尹君,非常生氣,當即命部下,為尹君辦理喪事。兩天後,將尹君葬於汾河以西二十里處。
    
過了一年,到秋天,有個道士朱太虛,來到晉山,在山中突然遇見尹君。朱太虛甚是驚詫,就問尹君:「師父因何到此呢?」尹君笑著說:「去年在這裡,有人以烏頭汁害我,我故意讓她看到我死去,其實毒藥烏頭汁,豈能傷害於我?」說罷,就不見了。朱太虛對此甚感驚異,回來後,就把所見之事都告訴了嚴綬。嚴綬說:「我聽說仙人是不會死的,倘或有死的,也只是屍解而成仙罷了。不然怎能有如此怪異之事呢?」本想派人挖開尹君的墳墓驗看,但又惟恐惑亂人心,於是就作罷了。    
(出自《宣室志》)

二、僕僕是真神,敬者得吉福,疑者犯傻犯糊塗!

僕僕先生,不知是何方人氏,自己說是姓仆名仆,沒有人知道他的由來,他居於光州樂安縣黃土山,共有三十多年了。僕僕先生潛心研究以杏仁做成丹藥之術,衣服飲食與常人沒有什麼不同,平日就以賣藥為職業。
    
唐玄宗開元三年,前無棣縣令王滔,寄居於黃土山下,僕僕先生前去拜訪,王滔命兒子王弁代為款待,僕僕先生因此將杏丹術傳播給王弁。當時,王弁的舅舅吳明珪,任光州別駕。有一天,王弁正在吳明珪家裡,不多久,僕僕先生駕雲而過,有數萬人都瞧見了。那王弁向天仰告說:「先生教我丹術,我尚未學成,怎麼您就舍我而去了呢?」當時僕僕先生駕著雲,已經往來十五趟了,人們不解其意,等到王弁跟僕僕先生說話,周圍的觀眾,都十分驚訝。有人就把此事,報告給光州刺史李休光。李休光便把吳明珪叫去責問道:「你的外甥與妖人為友,你為何不捉妖!」吳明珪只好命外甥去找僕僕先生。王弁剛到僕僕先生的住處,先生就到了。王弁就把情況都對先生說了。僕僕先生說:「我是道士,不想與做官的人打交道。」王弁說:「如果他以禮相待,就開導教化他;如果他妄動失禮,就威懾他,讓他信服道術。這樣不更好嗎?」僕僕先生說:「好吧!」於是僕僕先生,來到李休光的府中,李休光伸著兩隻腳,大模大樣地坐在上邊,傲慢地見他,並且辱罵說:「你如果是仙人,就應乘雲而去,不再回來,現在去而復返,一定是妖人!」

僕僕先生答道:「麻姑、蔡經、王方平、孔申、二茅等仙,都向我詢問道術,我尚未說完,因而停留,並無其他緣故。」李休光聽了更加生氣,喝令左右捉拿僕僕先生。正在此時,忽有龍虎出現在僕僕先生身邊,先生遂騎龍虎,飛升而去。離開地面一丈多高時,黑雲從四面合攏,不一會兒,雷電大作,擊毀庭院中的槐樹十餘株,府中的房屋均被震壞。旁觀者無不潰散奔逃。李休光也慌忙逃跑,連頭巾都丟了。值班的差役,撿起他的頭巾,帶領著他的妻子兒女,赤腳逃離府中。百姓嘲其糊塗犯傻!其後,李休光只好遷居他宅,並將事情上奏朝廷。

唐玄宗下詔將樂安縣改為仙居縣,在僕僕先生的居舍,設立仙堂觀,把黃土村改為仙堂村。度引王弁離俗出家,作了仙堂觀的觀主兼諫議大夫,號通真先生。那王弁因吃杏丹而不老,到唐代宗大曆十四年,六十六歲的王弁,還像是四十剛出頭的人,身強力壯。
    
此後,果州有個女子叫謝自然,修道成仙,白日飛升而去。

當謝自然學道時,神仙頻頻降臨,有個姓崔的,也說是名崔,叫崔崔;還有個姓杜的,也說叫杜杜。其他各姓仙人,也都這樣說,這與僕僕先生的姓名相類似。由此看來,這豈不是神仙降於人間,不想把姓名傳布於塵世嗎?
    
後來,有個在義陽郊外趕路的行人,日落之後,尚未到達前邊村子,忽見道旁有一間草屋,就去投宿。屋內只有一位老人,問客人從哪兒來,客人回答說:「天陰日短,行至此處,天已昏黑,想要借宿一晚。」老人說:「住宿可以,但無食物。」客人住下後,時間一長,腹中飢餓難忍,老人就給他幾丸藥,吃下去便飽了。天明之後,客人辭別而去。等到他回來時,忽見那位老人乘五色祥雲,離地幾十丈高,客人急忙行禮,望那老人漸漸遠去。那客人到了安陸縣,便經常對人們談及此事。縣官認為他造謠惑眾,捆綁起來進行審問。那客人再三說,確實是見到了神仙,然而縣官不信,無法自救。於是那客人便向空禱告說:「仙公為什麼偏要與我會面,使我受這意想不到的苦難?」話剛說完,就見有五色祥雲從北方飛來,老人端坐雲中。那客人這才被釋放。縣官望著天空,拜了又拜!又問那老人姓名。老人說:「我是僕僕野人,哪裡有什麼名姓?」縣官這才知道是真神,後悔不已!

事後,官府畫出老人的圖像,上奏天子,朝廷即敕令在草屋之處修建僕僕先生廟,那廟宇至今尚存。當地百姓議論說:「僕僕是真神,敬者得吉福,疑者犯傻、犯糊塗!」

 (出自《異聞集》及《廣異記》)

三、藍采和白日飛升

藍采和,不知是何處人,總穿著破舊的藍衫,繫著三寸多寬、有六個飾物的黑色木腰帶,一隻腳穿靴子,另一隻則赤足而行。夏天他在衣衫之內,加上厚厚的棉絮;冬季就睡在雪中,可是身上卻熱氣蒸騰。每當在城市中乞討時,他手執三尺多長的大拍板,邊走邊唱;常在酒醉之後,以腳踏地,連歌帶舞,引來許多大人、孩子,跟在後面看熱鬧。

他機敏詼諧,不論人們提出什麼樣的問題,都能應聲回答,所出話語,能笑倒眾人。藍采和 平時瘋瘋癲癲,似狂而非狂,只要行路就拍擊著靴子,唱踏歌道:

踏歌藍采和,
世界能幾何?
紅顏一春樹,
流年一擲梭。
古人混混去不返,
今人紛紛來更多。
朝騎鸞風到碧落,
暮見蒼田生白波。
長景明暉在空際,
金銀宮闕高嵯峨。

歌詞極多,都含仙意,凡人不明白。只要給他錢,他便以長繩穿上,拖地而行。有的錢散落了,也不回頭去看。每遇窮人,便把錢送給他們,或是交給酒家換酒吃。藍采和周遊天下,有的人小時候就見到過他,及至年老再見到他,其容顏依然如故。後來,藍采和在濠梁之上的酒樓里,踏歌飲酒,忽有雲鶴笙簫之聲,他便借著酒興,飛向雲天,扔下靴、衫、腰帶、拍板,冉冉而去。他也是白日飛升。
 (出自《續神仙傳》)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