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堅志純,終於成神;心灰意冷,只是常人!(數文)

陸忍


【正見網2019年04月23日】

一、仙人許宣平

許宣平,新安歙縣人。唐睿宗景雲年間,許宣平隱居在城陽山的南山塢里,自己修建草舍居住。也不知他是否服用丹藥,只是從不見他吃飯食。從面容上看,許宣平像是四十歲左右的人,但走起路來,快似奔馬。他有時挑著柴草,到市上去賣,擔子上總是掛著一隻花葫蘆及一根彎曲的竹杖。每次賣完柴,他都是醉醺醺地拄著竹杖回去,並且一邊走,一邊獨自吟詠:

負薪朝出賣,
沽酒日西歸。
路人莫問歸何處,
穿入白雲行翠微。

三十多年來,許宣平或拯救人於危難之際,或援助人於疾苦之時。城裡有很多人,去山中拜訪他,但總見不著面,只見他那草屋的牆壁上題著一首詩:

隱居三十載,
石室南山巔。
夜靜玩明月,
明朝飲碧泉。
樵人歌壟上,
谷鳥戲岩前。
樂矣不知老,
都忘甲子年。

一些好事之人,大多喜歡吟詠他的詩。有時去長安,還在洛陽、同華間驛道上的館舍等處,還能見到他寫的詩。
    
唐代天寶年間,李白離開翰林院,在東遊的途中,經過這些館舍,看到了許宣平的那首詩,吟詠之餘,讚嘆道:「這是一首仙詩啊!」李白便向人詢問其作者,了解到許宣平的事跡之後,就專門旅遊到新安,多次涉溪登山,前去拜訪許宣平,但卻始終未能遇見。於是,李白就在許宣平的草屋牆壁上,題詩一首:

我吟傳舍詩,
來訪真人居。
煙嶺迷高跡,
雲林隔太虛。
窺庭但蕭索,
倚柱空躊躇。
應化遼天鶴,
歸當千歲余。

就在這一年的冬季,野火燒掉了那所草屋,以後便無人知道許宣平的蹤跡了。
    
一百多年之後,在唐懿宗咸通七年,郡里有個名叫許明奴的人,家中有個老婆婆,常隨同伴,上山打柴。一次,老婆婆獨自一人打柴時,在南山中遇見一人,那人正坐在山石上吃桃,桃子的個兒特別大。那人忽然對老婆婆說:「你是許明奴家的人吧?我是許明奴的祖父許宣平。」老婆婆說:「我常聽人家說,您已經得道成仙了。」

那人又說:「你回去之後,替我告訴許明奴,就說我在此山中。現在給你一個桃吃,但不得帶走。山中虎狼甚多,山神是非常珍惜這桃的。」老婆婆當即便吃那桃,覺得味道甚美,轉眼之間就吃光了。許宣平這才打發老婆婆隨同其他的打柴人,一起下山。那老婆婆回家之後,便把遇到許宣平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家裡人,許明奴家族的人,聽後都很驚異。這件事很快就在郡里傳開了。從此以後,那老婆婆便不再吃飯食,並且逐漸返老還童,身體輕健,超過常人。到了唐僖宗中和年以後,戰亂頻仍,人民生活很不安定,許明奴便帶領著一家人,遷居他處,以避兵亂,而那老婆婆則進入南山中,不再出來。現在的打柴人,也有見到過那老婆婆的,她身穿藤葉編織的衣服,行走如飛。當追趕她時,那老婆婆就飛升山林之上,不見了。

    
(出自《續仙傳》)

二、心堅志純,終於成神;心灰意冷,只是常人!

唐朝天寶年間,有個叫劉清真的人,與他的夥計共二十人,在壽州採購茶葉,每人購得一馱貨,運到陳留時,聽說前方路上有強盜。於是就有人指引他們去魏郡。劉清真等人到了魏郡,又遇見一個老僧,指引他們去五台寺。因為去往五台寺的路途遙遠,劉清真等人都怕勞苦。於是,那老僧便邀請劉清真等二十人,跟他回到本地的寺院住宿。

劉清真等人私下議論,覺得那老僧,可能是文殊菩薩,就跟隨老僧回到本地的寺院了。走了好幾里路,才來到那位老僧的寺院。只見寺中殿宇莊嚴潔淨,劉清真等人,頓時全都肅然起敬。老僧便給他們講解佛法,啟發誘導他們領悟佛門真義。於是劉清真等人,都決心出家,跟隨著那位長老。
    
過了二十多年,有一天,那老僧忽然對劉清真等人說:「現有魔障將至,你們必遭其害,因此要事先防備。不然就會破壞你們的修行之事。」於是,就讓劉清真等人長跪,老僧口中含水,在他們身上噴了一遍,然後,又口誦密法,將劉清真等人,都變成了石頭。

此時,劉清真等人心裡十分明白,只是不能走動。不大一會兒功夫,代州的幾十個差役,前來捉人,到了劉清真等人的住處,但見一片荒草和石頭,只好作罷,迅速離去。

日落之後,老僧又回來,用水將劉清真等噴化、還原成人。劉清真等二十人,已經了解了老僧的神通,知道是遇上了菩薩,都更加努力修行。
    
一個多月之後,老僧又對劉清真等人說:「現在魔障,又將到來,這次必會大力搜捕你們,怎麼辦呢?我想把你們送到遠處躲避,你們是否都願意去呢?」劉清真等人,同聲表示從命。於是老僧便讓他們閉上雙眼,並告誡說:「第一不得偷看,那樣將會壞了你們的大事。一旦覺得到了地面,就睜開眼睛。如果到了山中,見有一棵大奇樹,要好好地庇護它。樹上長出靈藥時,還要吃掉它。」接著又給每人一丸藥,說:「吃了這丸藥,就不再感到飢餓了。」過了一會兒,那位老僧又囑咐說:「無論遇到什麼特別的事,只應去想:精修佛法!惟有佛門,才是脫離俗世的橋樑!」說罷,老僧便升天而去。
    
劉清真等二十人,閉上雙目,只覺得身體冉冉上升,接著便在空中飛行起來。大約過了半日,腳便著地,睜開雙眼,只見周圍是一片大山林。遇見樵夫打聽這裡的地名,原來是廬山。走了十多里,果然看見一棵大藤樹,樹幹要五六個人,才能合抱過來,綠蔭蔽日。劉清真等人高興地說:「大師所說的奇樹,必是這棵了!」於是各自除去一小塊野草,坐在地上,看守著那棵大樹。
    
幾天後,樹上長出白菌,鮮艷光澤,總是飄飄而動。眾人相互說道:「這就是大師所說的靈藥!」大家遂一起動手摘采靈藥。準備分而食之。這時,其中有一個人,欺騙了大家,搶先把靈藥獨吞了。同伴們都極為憤恨,斥責他說:「你違背了大師的教導!」

然而,事已至此,也不能打他。過了一陣,那吞吃靈藥的人,忽然不見了。眾人抬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他已安坐在樹梢之上。劉清真等人又對他說:「你因為吞食了靈藥,所以才能升高。」那人竟不再下來。

過了七天,那吞食靈藥的人,遍身長出綠毛,忽有仙鶴在他的頭頂上翱翔。於是,那人就對另外的十九個人說:「我確實對不起你們!可是,現在已經成仙,我將離開你們,到天上去拜謁玉帝。你們應當自勉,以便早日得道成仙。」

劉清真等人,邀請他到樹下來道別。那個成仙的人,並不留戀,遂乘雲上升,過了很久才消失。

劉清真等人,沒有得到靈藥,忽然想起那位老僧曾經囑咐的話:「無論遇到什麼特別的事,只應去想:精修佛法!惟有佛門,才是脫離俗世的橋樑!」從此,有幾個人,繼續修行,終亦成仙。也有兩個,敗興離散,回歸人間而去。

正是:心堅志純,終於成神;心灰意冷,只是常人!常人遇神,有幸、由命。(有的有幸,有的由命!)
(出自《廣異記》)
 
三、「驅役六丁」之法,出神入化!

張殖是彭州人,曾遇道士姜玄辨,姜玄辨將「驅役六丁」的法術,傳授給了他(張殖)。
    
唐代宗大曆年間,西川節度史崔寧,曾有機密要事,派人飛馬進京上奏天子。使者出發已經三天了,崔寧忽然在案頭的公文、書籍之中,看到寫定謄清的奏章正本,還在,原來使者信封中所裝的,竟是表章的草稿!盤算人馬的能力,是不可能再追上的,崔寧憂心如煎,惶惶不可終日,不知如何是好?崔寧聽說張殖會道術,便把他請來,並把此事告訴了他。

張殖說:「這事容易,用不著憂愁!」就點燃了一爐香.把所寫的表章正本,放在香台上,那表章忽然飛走了。過了一頓飯的功夫,原先送出去的那份表章草稿,已飄落在張殖面前。等到使者送表章回來,崔寧問他,那使者並沒有覺察到什麼,送上表章的時候,封緘印記依然如故。崔寧深感驚異,對張殖特別敬重!
    
崔寧詢問張殖學習道術的來歷,張殖說:「我的老師姜玄辨,在唐肅宗至德年間,曾於「九龍觀」中,舍力焚香數載,因此拾得殘缺的經文四、五頁,上面記有《太上役使六丁法》秘訣和法術,完備無缺。於是就選擇深山幽谷無人之地,依法設壇,日夜堅持誦習,非常專心勤奮。本來經文里說需要十四天,而姜玄辨只用九天,就應驗了,霎時間,忽有黑風暴雨來臨,很嚇人,只見雨下,但壇場卻不濕。接著又有閃電霹靂,姜玄辨並不驚恐。過了好一會兒,就見有許多奇形怪狀的鬼神,將他圍繞起來,姜玄辨也不懼怕。片刻之間,有鐵甲兵士數千人、金甲兵士數千人,俯視吶喊,從天而降。姜玄辨也不恐懼。過了許久,那些神兵列隊成行,像是在等候什麼。這時有一天女,穿著繡花衣服、繡花鞋,頭戴武官帽子,佩劍而立,問姜玄辨說:『既然召喚,有什麼要求嗎?』姜玄辨請求授與其術。於是六丁神將,攜帶著兵器很快隱去。從此,每天都有一丁(一位)神將,侍候在身邊,凡有所求,無不立刻辦理。後來姜玄辨又將這一法術傳授給我,並對我說:『術與道,要相互配合。道無術則無法達到;術無道則無法發展。假若只得術而不得道,就像是想到萬里之遙而腳卻走不了。得術者雖能萬般變化,但終究未從生死簿中除名。所以應當潛心鑽研道的奇妙領域,專注於燒丹鍊汞,樹立功德,以助儀表;修煉魂魄,以存於內心,內外合一,然後才可以到達道的境地,就可以長生不老了。峨嵋山中有神仙萬餘人,自從皇人統率以來,設置宮府,安排佐治的官吏,以度引世人。我與你只是看到了道的一點皮毛,遠未達到高深玄妙的境地。在龍蛇相交之年,我與你一起上峨嵋入仙府,去拜見得道的真師,那樣才有可能實現長生不老的願望。』我的老師姜玄辨,已隱居二十多年了。今年正是龍蛇相交之際,應當跟隨我的老師,登峨嵋、入仙府,不久就要動身前往了。」
    
這一年是大曆十二年。張殖與姜玄辨,果然隱去,從此不再見其蹤跡。    
(出自《仙傳拾遺》)

四、蕭靜之不由自主的必經之路

蘭陵有個叫蕭靜之 的人,考進士未被錄取。蕭靜之生來就很喜好道術,於是便放棄讀書,不再進食,鍊氣以求長生。就這樣,他在漳河岸邊蓋茅屋,住了有十多年,面容日漸憔悴,齒髮脫落。有一天,蕭靜之照鏡子,看到自己變成了這副模樣,非常生氣,便遷居到鄴縣,靠做買賣賺錢。沒過幾年,蕭靜之財物豐足,就買地建宅。偶然挖出一物,那物狀似人手,豐滿而潤澤,其色微紅。蕭靜之嘆息道:「難道太歲神,將要降下災禍來嗎?」當下便將那物煮了吃,味道甚美,很快就吃光了。過了一個月,蕭靜之的牙齒、頭髮又重新長出,身體強壯,容貌變得年輕起來,但自己卻糊裡糊塗,不知緣由。

有一天,蕭靜之偶然到鄴城遊玩,遇見一個道士,那道士看著蕭靜之,吃驚地說:「像你這樣的精神氣色,一定是吃了仙藥了!」道士便要求為他診脈,診完脈說:「你所吃的乃是肉芝。此物生在土地里,類似人手,長得豐滿而潤澤,顏色淺紅。吃了肉芝的人,可與龜、鶴齊壽,但必須要隱居在深山密林之中!經過一定的時間,便可得道成仙,切不可使自身混在骯髒污濁的塵世之間!」

後來,蕭靜之就聽從道士的囑咐,離家出走,隱居修煉。成仙而去。    

原來,他的考不上功名、身體消瘦、齒髮脫落,以及後來的得食肉芝…從消業還債,到隱居修煉,都是上蒼安排的必經之路。

(出自《神仙感遇傳》)

五、兩隻小花狗引出的奇事

朱孺子是永嘉郡、安國縣人,從小就侍奉道士王玄真,隱居在大箬岩。他非常羨慕仙人道術,因此常常登上山嶺,挖黃精服用。一天,朱孺子到溪邊洗菜,忽然看見岸邊有兩隻小花狗,互相追逐。朱孺子甚感驚奇,就緊隨其後,見它們鑽入枸杞叢下。回去後,他便把此事告訴了王玄真。王玄真也覺得奇怪,於是就與朱孺子一起去察看,果然又看見兩隻小花狗,在遊戲跑跳。追趕它們時,它們又鑽進枸杞叢下。

王玄真與朱孺子,就在枸杞叢下,挖掘尋找,挖到兩塊枸杞根,形狀如花狗,堅硬若石頭。洗淨之後,便帶回去用水煮。而朱孺子則守在爐邊,添柴看火,一連三個晝夜,不離爐灶。後來,朱孺子試嘗了一下煮枸杞根的湯汁,味道甚美,於是便喝個不停。等到枸杞根煮爛糊了,便去告訴王玄真一起來吃。二人開始吃那枸杞根,不一會兒,朱孺子忽然飛升到前面的山峰上,王玄真驚奇不已。那朱孺子告別了王玄真,便騰雲而去。到如今仍俗稱那座山峰為童子峰。

王玄真後來把剩下的枸杞根吃盡。他健康長壽,好幾輩人,都不知道他的壽數,他始終隱居在大箬岸的西陶山。有些上山採藥或打獵的人,有時可以見到他。後來,他也成仙而去。    

  (出自《續神仙傳》)---(這是《太平廣記》的原注)

 (筆者均據《太平廣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