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敬重有仙緣的人,這對社會有益(數文)

慧淳


【正見網2019年04月14日】

一、朝廷敬重有仙緣的人,這對社會有益    

王可交,蘇州崑山縣人,性情忠厚老實。以耕田、釣魚為業,住在松江南趙屯村。他已經三十多歲了,還不知道有天理人道,經常捉取大魚,喜歡用木棒打死,煮熟後吃。
    
有一天,他駕著漁舟,正敲著船槳,高歌入江,忽然看見一艘彩畫的花舫,蕩漾江心。上面有七名道士,都很年輕,玉冠霞帔,衣服的顏色各不相同,有侍從十多人,有的梳鴉髻,有的梳雲鬟,還有四個穿黃衣的人,都坐在花舫中。有一人招呼著王可交的姓名,王可交正在驚異,不覺漁舟已經靠近花舫。一個道士讓扎鴉髻的小童,拉王可交上舫,他見七名道士面前,各有青玉制的杯盤器皿,盛著各種果子,都是瑩徹有光,從不曾認識。還有女伎十多人,都手持樂器。王可交站在宴席的末端,向七位道士拜過。

七道士一起觀察著王可交,其中一人說:「好骨相!應該成仙,但生於貧賤,眉毛之間已經被燒破了。」又一人說:「給他酒喝。」侍者斟酒,可是無論如何,酒也斟不出來。侍者告訴道士,道士說:「酒是靈物,必須入口,才能換骨。斟不出來,這也是他的命呀!誰叫他打魚吃?」一人又說:「給他栗子吃。」俄而有一人,從宴席上取過兩枚栗子,讓侍者交給王可交,命他當即吃掉。他看那栗子,顏色青紅,光澤如棗,長有二寸左右,一咬有皮,不像是人間的栗子,果肉脆而甘甜如糖,好久他才吃完。一個人說:「王可交已經見過了,可以讓他走了。」便命一名黃衣人送他上岸。

他到了舫邊,再找自己的漁舟,已經不見了。黃衣人說:「用不著漁舟,只要一閉眼就到了。」於是王可交合上眼,仿佛聽見風雨飄灑著林木,一陣浩浩之聲過後,已經到了岸上,黃衣人早不知去向了。只見峰巒重疊,松柏參天。他坐在草叢的石頭上,遠遠望見一座門樓,有人出入。俄頃有十多個樵夫和僧人走來,問王可交是什麼人?王可交把剛才發生的事,講了一遍。又問王可交:「什麼時候離開的家?」王可交說:「今天一早,我就離開家了。」又問:「今天是什麼日子?」他說:「是三月三日。」樵夫和僧人都大吃一驚,說:「今天是九月九日,離三月三日已經半年了。」王可交問:這是什麼地方,僧人說:「這是天台山瀑布寺的前面。」王可交又問:離華亭有多遠?僧人說:「水程有一千多里。」王可交驚訝不已。僧人邀他進寺,為他準備了飲食。王可交只說已經吃飽,不喜歡聞食物的氣味,只是喝水。
    
眾僧人詳細詢問,極為驚異,便把情況報告給唐興縣,再轉達台州,並上奏到朝廷。越州廉訪使王諷,一向信奉道教,召見王可交,以為這是非常之事,神仙變化,不可測知。王可交(此時已有變化)身長七尺有餘,儀容偉異,言語爽朗。王諷嘆道:「這真是仙人呀!」又因為他與自己是同姓,益發敬重,便給他穿上道服。王諷又派人到蘇州調查事實,都說三月三日,王可交乘漁舟入江不歸,家人尋到漁舟,以為掉到江中淹死了,可是又打撈不到,妻子只得招魂而葬。王諷把這情況表奏朝廷,皇帝也表示驚奇,十分敬重他有仙緣。    

後來,王可交回歸鄉里,把經過仔仔細細對鄉親們說了,大家再到江上,他指畫著當時遇見花舫的地方,依然如故。王可交吃過栗子以後,就斷絕五穀,舉動都好像有神仙相助。他不再耕田垂釣,便帶著妻子兒女前往四明山。過了二十多年,他又出來到明州賣藥,又教人賣酒。當時人說:他的藥,是神仙壺公所授,酒則是餘杭阿母所釀,相傳藥治病很快,酒也很容易醉人,明州里巷,都稱道:「王仙人藥酒,世間不及」。道觀、世俗都畫他的形像,有得了急病和中邪的,把他的像畫,放在身邊,病就好了。有仙緣的人,受朝廷敬重,這對於社會的安寧和百姓的健康,均為有益。

(筆記附言:現在,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有仙緣的人。一切能敬重法輪功的人,都會有善報;任何鄙視、誣害法輪功的人,都會有害於自身。真善忍好,敬重天則;中共必滅,時近頃刻。儘快三退吧!)    

二、仙女保佑郭子儀衛國濟民

郭子儀,華州人。開始他從軍於沙漠邊塞之間,因為進京催軍糧,返還時到離銀州十幾里的地方,天色已晚,忽然風沙陡起,一片昏暗。他無法行走,便進入道旁的空屋中,在地上鋪了草,準備睡下。到了夜裡,忽然見左右都有紅光,仰視空中,見有一輛轎車,繡簾中有一美女,坐在榻上垂著雙足,自天而降,俯視著郭子儀。郭子儀拜祝道:「今天是七月七日,一定是織女降臨。我願意衛國濟民,誓死不移。請您賜我長壽富貴。」仙女點頭,笑道:「大富貴,而且壽考!」說罷,冉冉升天,還一直笑視著郭子儀,很久才消逝。
    
郭子儀後來立下功勳,貴盛之極,威望顯赫。代宗大曆初年,他鎮守河中,病重,三軍憂慮。郭子儀叫來御醫和幕僚王延昌、孫宿、趙惠伯、嚴郢等人,說:「我這病,自知還不會到死的地步。」於是說起當年遇見仙女的事。眾人都稱賀,喜悅。

後來他官至太尉、尚書令、尚父,到九十歲才去世。    

三、得道之人,神奇無比!

楊通幽,本來名叫楊什伍,是廣漢郡什邡縣人。年輕時他遇見個道士,傳授給他檄召鬼神之術,他學會了三皇天文,役使鬼神,無不當即應驗;驅除毒厲,翦滅妖氛,祈禳水旱,招致風雨,他都能做到。但他不善言辭,疏放倨傲,不為俗情所拘。他的數術變化,遠近聞名。
    
唐玄宗流亡蜀中,自從在馬嵬坡事變之後,一直想念著楊貴妃,往往食寢俱廢。近侍之臣,悄悄地尋求術士,希望能使玄宗平靜下來。有人說:「楊什伍有招徠鬼神之術。」把他召請到行在(皇帝所在地),玄宗問起召神之事,他說:「即使是天上地下,冥漠之中,鬼神之內,我都可以遍尋而求之。」玄宗高興極了,就在宮內設置道場,讓他行法術。

這天夜裡,楊什伍奏道:「我已經在九泉之下,鬼神之中,遍加尋訪,不知貴妃娘娘所在。」玄宗道:「妃子應該不會墮於鬼神之中的。」第二天夜裡,楊什伍又奏道:「九天之上,星辰日月之間,虛空飄渺之際,遍加尋訪,還是不知貴妃娘娘所在。」玄宗悄然不悅,道:「她沒有歸於天上,那又去哪裡了呢!」楊什伍燃香點燭,愈加懇切地禱求。到第三天夜裡,他又奏道:「我在人寰之中,山川岳瀆祠廟之內,十洲三島江海之間,也遍加尋訪,都不知娘娘所在。後來我到了東海之上,蓬萊之頂,南宮的西廡中;有群仙聚居。其中有位上元女仙太真,即是貴妃。她對我說:『我是太上的侍女。隸屬上元宮。聖上前身是太陽朱宮真人。我們偶然因為生了塵念,許下重願,聖上降居於人世,我也被謫居人間,做他的侍從。此後一紀,我們自會相見。願他好好保重聖體,不要再思念我了。』於是她取出開元年間皇上賜給的金釵鈿盒,各半個,一個玉龜子,捎上以為憑證,說:「皇上見此,自會回憶起來的。」說罷,流著眼淚告別了。」楊什伍把那幾件東西進上,玄宗潸然淚下,很久才說:「法師升天入地,通幽達冥,真是得道的神仙呀!」於是親手書寫「通幽」二字,作為楊什伍的名字,還賞賜帛一千段,金銀各一千兩,良田五千畝,另外有紫霞帔、白玉簡,特別加以禮待。    
    
閒暇的時候,玄宗問他所學的道法,他說:「我的師父是西城王君青城真人。當年在後城山中,教我召命鬼神之術,說『可以輔佐太平之君,然後才能得到飛升之道。』還告誡我要養護真氣,少說話,眼睛不要亂看,斷絕名利,遠離塵囂,就可以凌越三界,飛升於太清了。」

玄宗又問:「升天入地,從什麼樣的門進入,會有什麼阻礙?」答道:「得道的人,入火不燒,入水不濕,踩虛空如履實地,觸實物如入虛空,雖然是九地之厚,大海之廣,八極之遠,萬方之大,隨著念頭,倏忽而至,有什麼東西能阻礙呢!所以能這樣,是因為身形與大道相合,道無所不在,毫毛之細,萬物之眾,道都存在其中。」玄宗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
    
他在蜀中住了幾年,便登上後城山,在山頂建了一間靜室,有時回家看看。他的門人說:「天上的神仙常常降臨於靜室。有一天,楊通幽和群仙,就一起升天了。」    

四、貪戀官權,失掉仙緣!

唐代右丞相李林甫,二十歲的時候,還沒有認真讀書,他住在東都洛陽,好遊獵擊球,馳逐鷹犬。他經常到城邊的槐壇下,騎驢擊球,沒有一天停歇。累了之後,就放掉驢子,用兩手倒立著歇息。

有一天,有個面貌很醜陋的道士,見李林甫正倒立著,徐徐說道:「這有什麼樂趣,而郎君如此喜歡!」李林甫怒視著他說:「這與你有什麼相干!」道士走了,明天又來此處,還是這樣說。李林甫自幼聰穎,琢磨著道士一定是異人,便撩衣而起,表示道謝。

道士說:「郎君雖然精通此道,但如果有顛墜之禍,就後悔無及了。」李林甫表示從此修身恭謹,不再這樣了。道±笑道:「三天後的五更,我與郎君在此約會。」李林甫答應了。
    
三天後的五更,李林甫赴約前往。道士卻已經先到了,說:「為什麼來晚了?」李林甫便謝罪。道士又說:「過三天後,你再來。」

那天,李林甫在半夜就去了,過了很久,道士才來,很是高興,談笑得很是融洽,並說:「我遊歷世間五百年,只見郎君一人名字已列仙籍,應該白日升天;如果不願意,就做二十年太平宰相,大權在握。郎君先回去認真想一想。三天後的五更,再會於此。」李林甫回去後考慮道:「我是皇帝的宗室,自少豪俠.如果能做二十年太平宰相,大權在握,豈能用白日升天來交換?主意就這樣定了!」
    
到了那天,他前往稟白,道士又是嘆息,又是訓斥,好像難於控制自己,說:「五百年才遇到一個人,可惜可惜!」

李林甫後悔了,想改過來,道士說:「不行了,你的話已說出口,神明已經知道了。」與他話別時,囑咐說:「你要做二十年宰相,生殺之權在你的手中,威振天下,但千萬不能行陰賊之事,應該多積陰德,廣泛地救助人民,不要枉殺人。如此則三百年後,可以白日飛升。你的官運已到,可以進京了。」李林甫匍匐泣拜,道士與他握手告別。
    
當時,李林甫的堂叔,擔任庫部郎中.在京城中。於是李林甫便去見他。叔父因為他縱放遊蕩,不很惦記他,見他來了,不禁驚道:「你怎麼來這裡的?」李林甫說:「我知道過去做的事全錯了,所以來覲見您,希望改節讀書,願意接受您的教誨。」叔父感到很驚異,但也沒有讓他就學,每次來了客人,就讓他監管杯盤擺設,他總是搞得很整潔。有時讓他去辦什麼事,哪怕是雪深得沒了腳
踝,他也不離開。叔父更加憐愛他了,就向同處的官員們說起,知道他的人很多。後來他因為門蔭當了官,累官為贊善大夫,沒有十年,就當了宰相。
    
他機巧深密,能窺伺皇上的意圖。所以很受唐玄宗的恩寵,獨自一人擔當樞軸,為眾人所畏懼,已經沒有臣子的樣子了。幾年之後。他穩固自己地位的慾望,越發急切,便興起大獄,誅除異己,冤死的人接連不斷,早已把道士在槐壇的告誡全忘了。當時有謁見李林甫的,都是遠遠望見他的大門,就步行而往,沒有敢騎馬的。
    
有一天中午,忽然有人來叩門,門吏吃驚地去看,見是一個枯瘦的道士,說:「希望你通報一下相公。」聽見這話的僕人呵斥著,把他趕到外面,門吏又叫喊著要把他鞭打一頓,捆送官府。道士微笑著離開了。第二天中午,道士又來了,守門的乘個空隙報告給李林甫。李林甫說:「我不記得了,你試著把他領進來吧。」

等到道士進來,李林甫一見,恍然大悟,原來是槐壇所見的道士。他慚懼之極,手足失措,再想「二十年宰相」的話,時間現在已經到了,可是應承下的教誨,卻絲毫沒有實行,心中好像有了一塊病,便向道士拜下。道士迎上,笑道:「相公安好吧?當時我要求你做的,他並未依從。我讓相公行陰德,如今你枉殺好人。天帝很是明察,譴責更是令人可畏,怎麼辦呢?」李林甫只有磕頭而已。

道士留下住宿,李林甫把所有的僕從都打發走,安排道士住在中堂上,兩人各睡一床。道士只吃一點兒茶果,其他的東西全不要。到了深夜,李林甫說:「當年聽您講,我還有升天的希望,現在還行麼?」

道士說:「根據相公的所作所為,不合天道,要有所貶罰。需要再過三百年,總共過六百年,才能如約。」李林甫說:「我在人間的壽命已經快滿了,既然有罪孽,那以後將要怎樣?」道士說:「你莫非想知道麼?也可隨我一行,去看看。」李林甫下床拜謝,準備相隨。道士說:「相公凝神靜慮,消除一切雜念,兀然如枯木,然後就可以隨我走。」過了很久,李林甫說:「我己經是毫無雜念了。」道士便下床召他道:「可以一起去了。」
    
李林甫不知不覺地就隨著道士走,大門和春明門走到時,就自然打開,他拉著道士的衣服走過。漸漸地行了十幾里。李林甫一向嬌貴,特別不能走路,很是困憊。道士也知道,便說:「莫非想歇息一下麼?」於是與他坐在路旁。過了一會兒,道士把一根竹子,遞給李林甫,說:「可以乘坐這個,落到地上就停,你千萬不能睜眼。」李林甫就跨上竹竿,只覺得騰空而起,身體飛在大海之上,只聽見風水之聲。過了一頓飯的工夫才落下,見一座大城池,有甲冑之士數百,羅列在城門外。見道士來了,都迎上拜見,同時也向李林甫下拜。走了約一里,來到一座官署,進門之後,又見有甲冑之士。他們登台階,上大殿,帷帳床榻,極為華麗。李林甫困憊極了,爬進帳子中就要睡。道士大驚,把他拉起來說:「不行,這樣你就回不去了!這是相公死後所住的地方。」李林甫說:「果然如此,我也就沒什麼悔恨的了。」道士笑道:「這不過是一點兒皮毛,此間的苦事,還會有很多!」便與李林甫退出大門,還把竹杖交給他,和來時一樣,回到自己的宅第。李林甫登上中堂,見自己正瞑目坐在床上。道士便呼叫道:「相公,相公!」李林甫醒過來,涕泗交流,稽首感謝。第二天道士告別,李林甫送他很多金帛,他一無所受,只是揮手而已,說:「要自勉呀!六百年後我才能再見相公。」於是出門就不見了。李林甫放聲大哭,涕泗交流!
    
早先,安祿山常豢養著道術之士,他常說:「我面對著天子,也不覺得恐懼,只是一見李相公(李林甫),就覺得無地自容,這是為什麼?」術士說:「您有陰兵五百,都是銅頭鐵額,經常在左右護衛,怎麼會這樣呢?怎樣才能讓我見見他?」安祿山便奏請讓宰相到自己宅中赴宴,悄悄叫術士在簾幕間窺視。散後,術士說:「我剛剛見李相公,只覺得看見一個青衣童子捧著香爐進來,護衛您的那些銅頭鐵額之類,此時都穿屋越牆,紛紛逃走。我也不知是什麼緣故,大約他(李林甫)是仙官被貶謫在人間的吧!」 李林甫被貶下人間,因貪戀宰相的權位,再貶延六百年,吃很多苦。那時結果如何?尚不得知。他痛悔至極!  

 (以上均據宋代《太平廣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