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煉故事:修煉失敗的潘扆

德惠


【正見網2019年04月01日】

歷史上修煉人中,有修煉成功的,也有修煉失敗的,今天就為大家簡介一個修煉失敗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潘扆(yǐ),不僅《江淮異人錄》、《南唐近事》、《劍俠傳》等當時的文人筆記中有他,古代著名的木板畫《三十三劍客圖》里也有他,就連專門記載五代十國時南唐國歷史的紀傳體史書《南唐書》中也記錄了他的事跡,算是一個歷史名人吧。

潘扆是五代十國時期的南唐王朝大理評事潘鵬之子,大理評事是負責判案的八品小官。潘扆少年時居住於和州(今馬鞍山市和縣),經常到雞籠山砍柴供養父母。有一次過江到金陵(今南京),船停在秦淮口,有一位老人求他同載過江。潘扆同情老者,便答應了。其時大雪紛紛,天寒地凍,潘扆便特意買酒款待老人。二人同飲,船到長江中流時,酒已喝完了,潘扆表示可惜酒買得少了,未能和您老人家盡興,老人卻道:「吾亦有酒」。只見他解開頭巾,從髮髻中取出一個極小的葫蘆來,側過小葫蘆,便有酒流出。葫蘆雖小,但倒了一杯又一杯,兩人喝了幾十杯,小葫蘆中的酒始終喝不完。潘扆又驚又喜,悟到這位老人是神人,對他更加恭敬了。過了江,老人對他說:「你孝敬父母,又有道氣,真是個可教之材呀」,於是傳授道術給他。

潘扆從此常表現出神奇來,世人尊稱他「潘仙人」。他能把水銀握在手掌之中,鬆開手時水銀已經變成了銀子;一本書他從未看過的,卻能背誦,又或是把旁人作的文章書籍,包封好了放在他面前,只要讀出第一個字,他便能一直讀下去,中間有甚麼地方塗改增刪,他也都能知道。諸如此類的神奇事非常多,例如有一次他到別人家中,見池塘水面浮滿了落葉,對主人道:「此可以為戲」叫人將落葉撈起來,放在地上施法術,頓時樹葉都變成了魚,大葉子變大魚,小葉子成小魚,滿地跳躍,把魚投入池塘,又還原成落葉。

有一位叫蒯亮的人,某次到親戚家作客,正和幾個親友一起坐談。恰好潘扆經過門外,主人便邀他入內,請求道:想煩勞先生施展法術以娛來賓,可以嗎?潘扆道:可以!他見門外鐵匠鋪中有一鐵砧,對主人說:「得此鐵砧,可以為戲」,主人借了來。潘扆隨意拿出一把小刀子,將鐵砧切成一片一片,「細細切之至盡」。座客見此都驚訝無比,潘扆卻道:這是借人家的,不可弄壞,便將許多碎片拼在一起,又變成一個完好無缺的大鐵砧。此時他又從衣袖中取出一塊舊方巾來,說:你們別瞧不起這塊舊方巾,若不是有人真有急事,在求我相借,我才不借呢,別人更不可能得到此方巾。一邊說一邊拿起手巾來遮在自己臉上,退了幾步,突然間無影無蹤,就此不見了,也許去把方巾借給人救急去了。

據《南唐近事》、《南唐書》記載,潘扆常在江淮之間走動,自稱「野客」,曾經寄居海州刺史鄭匡國處,海州就是今天的江蘇連雲港。(註:因為字形相近,《南唐近事》中將鄭匡國誤寫為鄧匡圖。)鄭匡國開始對他很輕視,讓他住在馬廄旁的一間小屋子裡。有一天,潘扆跟鄭匡國到郊外。鄭匡國的妻子到馬廄中看馬,順便到潘扆的房中瞧瞧,只見家徒四壁,床上唯有一張草蓆,床邊有一個竹箱,此外便一無所有。鄭妻打開竹箱,見有兩枚錫丸,也不知有何用處,頗覺奇怪,便蓋上箱子而去。潘扆歸來,大驚道:一定有個女人觸碰過了,幸虧我早上攝其光芒,否則她的頭早就斷了。有人將這話傳給鄭匡國。鄭匡國連忙問他的妻子,果然他的妻子動過潘扆的東西,鄭匡國便讓左右退下,單獨召見潘扆,詢問他是否有傳說中的劍術。潘扆說有,我平日煉的正是此種道術,鄭匡國希望「拭目一觀」,潘扆同意了,要他從明天起齋戒三日後,再選擇郊外無人的平廣之地,展示給他看。

三日後二人來到城東郊外某處靜院,潘扆施展道家劍術「自懷袖中出二彈丸置掌中,俄有氣兩條如白虹之狀,微微出指端,須臾上接於天,若風雨之聲」,只見錫丸開始懸浮於空中並旋轉,化作劍光繞著鄭匡國的脖子飛,「左盤右旋千餘匝,其勢奔掣,其聲錚摐(chuāng,敲擊、高聳之意),雖震電迅雷無以加也」。鄭匡國汗下如雨,顫聲道:我已知道您是神人!請收起劍術,不要再嚇我了。潘扆便收了法術,劍光復成錫丸。鄭匡國上表奏聞,南唐烈祖李昪(biàn)因此召見潘扆,命他住在紫極宮中。

大家都知道潘扆不尋常,自然對他很恭敬,也許在這樣的環境裡呆久了,他沒把握好自己開始向人傳授法術。一天夜裡,潘扆夢到他師父憤怒的斥責他:擅自泄露師門道術,所傳非人,收回他的法力。第二天醒來,潘扆的法術就不靈了,沒過多久,就開始生病,越來越重治不好,不久就病死了。臨終前,潘扆上書請求將他就近安葬,說自己將來會「屍解」,皇上同意了他的請求,讓大太監負責將他安葬在金波園。到了保大年間(公元943至957年),南唐元宗李璟下令親信挖開潘扆的墳墓看個究竟,一挖開裡面是骸骨,和普通人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看來他並沒有屍解。

潘扆因為有孝敬父母,愛幫助他人等優秀品質,才被老者看中當了他的弟子,可見道家都是挑選達到其特定標準的善良人當徒弟的,不能擅自傳授的。後來潘扆沒把握好這一點,向未達標準的人私傳道家法術,違背了他師父的安排,遭到了懲罰,法術不靈了。潘扆被懲罰後,他想的不是怎樣去祈求師父的原諒,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而是妄想將來還能屍解(註:屍解其實也是道家圓滿的方式之一),更是錯上加錯。對於修煉人而言,只能按其師父的安排去做,按其修煉的那一法門的要求去做,那才是對的;如果做錯了,犯錯了,只能是懺悔、改過、彌補、從新修煉,而不是痴心妄想的認為用另搞一套的方式還能圓滿。

資料來源:《南唐近事》、《南唐書》、《江淮異人錄》、《劍俠傳》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