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弟子家長的一封信:讓小弟子講真象活動遍地開花

李薇妮

【正見網2003年12月30日】

大法弟子家長們好:

我自己雖然沒有小孩,但是我本身有很多在遠地的侄子和外甥,都還沒有得大法,因此我一方面很羨慕已經得法的小弟子,也以家長的心情關心小弟子的修煉。這次首屆法輪大法小弟子法會在台北召開後,我特別有些感想與建議,希望能夠與家長及義務教師們分享。

各地明慧學校剛成立時,主要都是以學法、認中文字、煉功為主。遇到洪法或正法活動的時候,明慧學校義務教師們就會主動支援,然後鼓勵小弟子們參加,比如參加遊行、表演、當義工、繪畫、寫信等等。同時鼓勵他們向同儕講真象。原本我也覺得這樣就做到很充分了。畢竟小孩子嘛,誰能夠要求那麼多呢?

但是我越來越發現其實我自己的想法可能不一定對。我現在的理解是:義務教師及家長們不能讓小弟子們停留在個人修煉,或者在正法修煉時期處於「配合活動」狀態。師父讓「所有弟子」都做好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象,但是我覺得普遍而言明慧學校教師及家長們比較注重前二項,第三項還沒有做到位。

照目前情形來看,各地明慧學校的進程距離已經拉的很開。修煉就應該「比學比修」,大家可以明顯看到:台灣的明慧學校是真的把小弟子們當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對待,小弟子們上台灣明慧學校時,義務教師們就直接讓他們向中國打電話講真象,而義務教師們就在旁邊鼓勵輔導,小弟子們講真象真的起到很大的作用。台灣明慧學校的師生們三件事同做,真的讓我體會到:真的不能讓小弟子們停留在個人修煉時期,當正法時期的「配角」。師父說讓所有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們就應該帶著小弟子這麼做。

其實,家長們自己在家裡對小弟子日常教育是最關鍵的。大家這些年來,也看到全球各地很多家長真的就帶著小弟子們直接向中國講真象,真的把他們當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的真是好。前段時期我還覺得可能只有小學六年級以上的小弟子,才能夠打電話講真象,但是我發現這真的都是自己的觀念在作祟。這次我就看到了,一位美國華府學員在她女兒三歲時,就讓她學會讀《轉法輪》(不用注音),這位學員到那裡講真象「一定」帶著她,讓她耳濡目染,這個孩子現在才四歲,已經跟媽媽一起打電話向中國人講真象了,做的真好!這是父母有把孩子當做正法弟子才可能做到的。

如果家長們平時不重視小弟子們參與正法,明慧學校義務教師想讓小弟子們參與打電話講真象就會面臨阻力。畢竟人是最執著自己子女的,家長在教育子女方面,的確還有很多沒有去掉的執著心。但是我是這樣想的:師父在《在美國佛羅裡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大家知道中國小弟子們被迫害的情形很嚴重,也許就是我們不夠重視小弟子,讓另外空間舊勢力黑手鑽了空子。我們不能再把小弟子當成是明慧義務教師與家長的責任,要把他們當成同修、當成正法弟子正確對待。

我也看到許多家長做的不足。在這裡舉幾件幾年來各地正法活動看到的情形,與大家交流。第一是家長把小弟子當做一件「行李」到處帶,沒有用小孩子能夠理解的話,在行前仔細解釋每次正法活動的目的及意義。於是有些小弟子們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被帶去參加那項活動,覺得很無聊,於是造成「人到心未到」的情形。被當成「行李」拖來拖去的感覺很不好,很多活動其實小弟子們坐不住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在此:他不知道該正法活動的目的嘛,他很可能根本連自己要被帶去哪裡都不知道,只是被臨時拖上車拖上飛機。有些家長們埋怨孩子不聽話,其實修煉人自己真的得找找自己。家長不關心孩子的感受,把孩子拖來拖去,孩子自然也不會在乎你的感受,不會聽你的話。如果您能夠在行前好好跟孩子講為什麼我們這次要去參加這個活動、活動意義在哪裡、孩子參加有多麼重要、有很多像他一樣的孩子也參加、甚至在地圖上指出我們這次要去的地方,我想孩子絕對會有更積極正面的表現的。

第二是有些家長們忙於做正法的事情,因此讓電視機當小孩的保姆,成天看電視。大家知道,現在連小孩的電視卡通,都是充滿暴力叛逆等不好信息的。

家長們一邊讓小弟子們學法淨化思想,可是一邊又隨他看這些常人的電視節目污染他的思想,那不是產生抵消作用嗎?本地有極少數家長一放學就隨小弟子看電視,一天只學半小時的法,更不用說發正念或講真象。長期下來,這些小弟子的言行,和那些比較重視教育的學員家裡的小弟子相比,真的相差非常多。有時他們的言行比起常人的孩子還不足。其實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以及「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裡面,都講過這方面的問題,希望家長們能夠重視讓孩子每天接受的善良訊息的重要性。

第三點就是很多家長們只顧著自己正法,忽略孩子的教育,還有孩子最基本的學法。在這點上我是這樣想的,僅提供同修們參考:家長們任何時候都不能用正法的事情當藉口不重視孩子教育。修煉是不會影響到你任何事情的。師父講的法是圓容的,很多學員在文章中也證明自己真正在法上,真正放棄自己執著心的時候,正法、學業、家庭、工作,每樣事情都能夠做到好,真正能夠做到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講的法:師父說:「……人家看到,噢,這些人都煉法輪功的,真好。放到哪都叫人放心,在哪都是一個好人,那麼人家就會說法輪功真好,這個大法真好。那麼你是不是在常人這個形式中圓容著大法呢?是不是這個道理啊?所以我們自己的表現要是不符合大法,那不但不能圓容法,你還在給法抹黑,破壞法。」(《新加坡法會上講法》)

有位德國學員在明慧網發表的一篇標題為「如何處理好學習和修煉的關係」文章中說:「那裡的中國學生提起我都說:她又聰明又勤奮。這給我在學校裡講真相帶來了很大的便利條件。在這個學期裡我也沒有比其它時期少做大法工作。」[1]

那麼家長們想想:如果您沒有教育好孩子,孩子在學校裡言行不良,甚至服裝儀容不整潔,孩子本身言行舉止就是真象。他的同儕、學校教師、其他家長知道這孩子家裡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能夠對大法有好印象嗎?

其實很多家長忙於正法而忽略孩子的教育,當中是有攙雜一部份私心的。「我修好把孩子帶回去就好了」、或者「『我』不能放下更重要的正法事情不做呀」等理由。(其實有這樣執著的家長自己本身平時也學法不足,普遍有以「做事」為第一優先,而非以「學法」為第一優先的現象。)

我覺得有這樣想法的家長們其實還是陷在個人修煉,保證「自己」要參與正法,自己「安排」家人孩子如何正法,而非按照正法對自己的要求去做。再說,在正法中一切都要以法為大,從正法的角度考慮事情。自己不走正,就會給大法抹黑。我記得有位同修,家裡非常亂,孩子放任不管,結果西人記者來家裡採訪時,當時記者沒說什麼,發表文章中卻大篇幅地描述他家裡的情形、小孩的情形。雖然這位同修的確做了很多正法的事情,他覺得自己沒空管家裡的事情。但是這個故事的確是所有同修的教訓:沒有按照師父的話去做,沒有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就會給大法抹黑,起負面作用。

我印象很深刻「如何處理好學習和修煉的關係」的作者在最後說:「修煉前多多少少都帶著想要好分數的心,是一個有求之心,而這次這個好分數是通過放棄得到的,放棄的是我的自我和人的觀念,而我得到的遠遠不只一個好分數,我得到的是一個修正自己的過程。」

我覺得不管表面上這些以正法為理由沒有管好孩子的家長們,其實都隱藏一些執著與私心,或者想人為地自己覺得怎麼好去正法。我相信如果真正放棄這些執著,真正相信師父的法,真正放下心來好好教育孩子,我相信正法的事情絕對不會少做。師父在「在二○○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講:「……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我相信修煉中得到的所有東西絕對都是捨棄得到的。我看到很多大法弟子的家長,真的放下那顆心,照師父講的去做時,他們孩子教育的很好,正法事情也沒有少做,而且做的還是重要的大法工作。關鍵就在於你「相信自己」還是「相信師父」。

誠如該篇文章作者所言:「好幾次我有點著急,但我想到了一次次在實踐中證悟到的師父的話:去做你應該做的,什麼都會有了。」

第四點就是我看到本地明慧學校義務教師,有時會故意考驗小弟子的心性。比如說故意說點心不夠怎麼辦?看看哪個小弟子會主動讓出自己那一份。其實我覺得這種考驗小弟子的念很不純,而且給小弟子帶來很不好的影響,容易勾起讓小弟子學著討好教師言行的執著心,做一些「有為之事」。師父說:「你比如說,人與人之間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煉的好啊,他修煉的不好啊,這些本身就是矛盾。」(《轉法輪》第八講)

最後想講的是:這次在台灣舉行的首屆法輪大法小弟子法會,以及在明慧網時常看到台灣明慧學校義務教師帶小弟子向中國人講真象的文章,真的令我感動,希望帶著家裡小弟子講真象的家長以及明慧學校義務教師們,能夠多多分享如何開始帶小弟子打電話的鋪路過程,讓全球明慧學校師生都能夠跟上正法進程。

另外想講一點就是:台灣在二十多年前中產階級經濟提高後,對於兒童教育非常關注,報紙到處是親子教育專欄,到處有親子教育講座,書局裡面親子教育書籍自成一區。台灣社會普遍對親子教育特別重視,因此在這種環境下,對於小弟子的學法教育做的就比較到位。所有事情都是為法而來,我想安排這樣一個重視親子教育的社會環境也不是偶然的,也是促成台灣明慧學校能夠積極帶小弟子講真象的客觀因素之一。

小弟子的教育始於家長。在此有個小小的建議:就是讓今後的小弟子法會上,也能夠聽到家長分享家長帶領小弟子參與正法修煉的心得體會,或者開闢家長心得交流會,讓全球大法弟子正法之事遍地開花。讓小弟子的法會成為「親子法會」,也許能夠起到更大的作用。「子」不離「親」,畢竟很多時候小弟子還是需要家長帶的。孩子提高家長也得提高。同時建議在這樣以小弟子為主的法會上,家長及義務教師的發言,能夠用小弟子能夠理解的文法來講,小弟子們才聽的懂。

身有六位侄子外甥的我,在此也順便分享教育小孩的一點訣竅。小孩子最喜歡聽別的小孩子的故事。你可以試試看,只要你一開始講:「有個跟你一樣大的小朋友,他怎樣怎樣……」保證他馬上眼睛發亮注意力集中。這就是為什麼歷代兒童書籍的主角都是小孩的原因。因此家長或義務教師可以用大法小弟子的故事來鼓勵效仿其他小弟子的正念正行。比如我如果想教我的侄子外甥不偏食,他們又不聽的時候,我就會找一本故事書,講一個不偏食孩子的故事,真的很起作用。現在大法網站上還沒有太多小弟子正法修煉經驗文章,但是家長與義務教師們應該還是找一些這樣的小弟子的故事,讓他們知道:噢,原來別的小朋友每天都在做正法的事情。做家長都知道:小孩子們最喜歡「跟別的小朋友一樣」。聽別的小弟子正法故事多了,說不定他們也會主動要求參與講真象呢。

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