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一路救有緣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6月09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回首二十三年的修煉路,一路走過來沐浴著師尊的洪大慈悲與佛恩浩蕩。我經常告訴周圍的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有師父,我找到了大法,接上了千載難逢的萬古機緣。這正是「悠悠歲月牽聖緣,緊隨主佛入世間。芸芸眾生尋歸路,法徒助師兌誓言。」

在二十三年的修煉中,經歷了大法洪傳、證實法反迫害的過程,在不同的環境中,遇到不同的有緣人,都是我們救度的眾生。師尊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再有,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其實很多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說,我現在去講真相,好像現在是去講真相,你平時就不是講真相。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1] 以下和大家分享我在修煉中的點滴心得體會:

一、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修煉大法後,困擾我多年的各種疾病一掃而光,每天精力充沛,笑容滿面。家人和親友看到我的身體變化,都知道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在這期間,家人發生嚴重車禍,肋骨骨折、骨盆粉碎、肺部被斷裂的骨頭扎漏氣,人在重症監護室一個月,權威醫院的醫生診斷是即便救活了,也是植物人。結果家人不到一年就恢復正常。醫生非常吃驚,這根本就是醫生束手無策的病例,怎麼能夠短時間恢復這麼好。既不吃什麼藥,也沒有特殊的護理,重傷者居然康復了。到現在二十年過去了,家人一直非常健康,天南海北哪裡都能去,騎車行走無異他人。告訴別人都不相信,他曾經發生過如此嚴重的傷害。我深知這是師父保護弟子和家人,化解了這一難。家人雖不修煉,也認同大法好。家裡曾經是學法點,沒有錄像機,家人就去店裡買了松下的錄像機回來,方便同修們看師父的講法錄影。我和女兒去北京,事先沒有告訴他,被單位從北京帶回來後,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他也沒有責備、埋怨我們,也沒有詆毀大法。後來他還說,「你們師父真厲害,4·25萬人大上訪結束時,地上連一個菸頭、一片紙屑都沒有,你們的師父真偉大!把你們教育的真好。」

家母在2010年查出腎衰,醫生說再發展下去就是尿毒症了。肌酐高達847必須透析,否則是降不下來的。我和弟弟妹妹都放下手頭的工作,趕回家鄉照顧母親。臨出發前,我帶了電子書,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母親。我趕到醫院時,妹妹說醫生已經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了,壽衣都拿來以備萬一。我就在搶救室外求師父,後來母親脫離危險了。我們就二十四小時吃住在醫院,輪流照顧她。我在家母稍微清醒的時候就告訴她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點點頭。但是是否念了,我不能確定。

後來當地爆發流感,來勢兇猛,連醫生護士都被傳染了。弟弟妹妹也都相繼被傳染,發燒咳嗽,半個月都不見好轉。一天晚上要休息前,我也感覺不舒服,有點兒咳嗽,人感覺發冷。母親問我是不是被傳染了,我說沒事,我是煉功人,百毒不侵。她懷疑的看看我,說:「不行就趕快吃藥,別拖時間長了。」她睡下後,我開始打坐煉功,第二天很早就起來讀法,然後開始給母親準備早飯。她醒來後,非常吃驚的發現,我居然什麼症狀都沒有了,人反而更精神。她和弟弟妹妹說:「你看人家,不用吃藥打針,什麼事都沒有。你們又打針又吃藥,進口藥用了也沒管用,還越來越嚴重。」自此,家母真的相信我告訴她的真相了,以前由於我被迫害,失去了令親朋羨慕的工作和生活環境,大家都不能理解。一直以來都對我堅持修煉大法有意見,我也一直沒能突破他們的障礙。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利用這種形式讓我的親人得救。

家母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後,我就每天給她讀法聽,讓她默念九字真言,以前她念不念我真不確定,從這次以後,母親在病房裡都大聲念出來,身體也一天比一天好轉,過了一週檢查身體的各項指標,主治醫生驚奇的告訴我們,化驗結果出來了,肌酐化驗由入院時847下降了217。這在醫學上是不可能的。教授也解釋不了,只是一直問我們是否用過什麼特效的藥?母親告訴她,只是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個醫生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後來這位醫生也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出院回家後,家母還會念《洪吟》了,母親因為不識字,我就寫下來,一個字一個字教她,很快就會背誦四首《洪吟》。每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大聲敬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也越來越好,一段時間後連藥都不吃了。親戚朋友來看她,都說這老太太哪像生病的人啊,比我們都精神。大家也都知道母親為什麼身體恢復的這麼好,也都理解了我為什麼堅持修煉了。自此大家都知道大法好了,也記住了九字真言。

二、反迫害中救度有緣人

九九年進京證實法,我被非法關押在西城區看守所一個晚上,裡面被關押的人看到我就問,看你很善良,也不像做壞事的人,為什麼被關進來。我告訴她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進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的事她們只知道一知半解,我就給她們講我修煉的經過,修煉後身心的變化。告訴她們法論功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的。其中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告訴我,她是因為吸毒被抓的,這是第二次進來了。她說早知道有這麼好的功法,她就不會第二次再進來了。她表示出去後要找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

我被單位領導帶回當地,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我們有五個同修被關在一個房間,利用到戶外搬運冬儲菜的機會,接觸到其他監室的常人,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修煉後的變化,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其中一個人得了肺結核,一直胸痛咳血,我們就給她背《洪吟》聽,告訴她默念九字真言,由於戶外接觸時間短,我們回到房間,偶然間發現了一段很小的鉛筆頭,我們就用看守所糊紙盒的紙條,輪流把《洪吟》寫下來,利用各種機會傳到每個房間。過了一週,我們收到一個字條,是那個咳血的人寫給我們的,她稱呼我們叫法輪功大姐,她說她現在肺部不疼了,也不咳血了。後來沒幾天她的保外就醫也批下來了,她知道是相信大法好所得到的福報。當我們從各種渠道得到的幾段小鉛筆頭都用完的第二天,我們被宣布開除公職並非法勞教。後來大家意識到,我們被非法關押在這裡也是來救人的,雖然這些人因為一時的惡念,做了壞事,但生命是可貴的,眾生都有聽聞真相得救的機會,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都要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慈悲對待每一個眾生,這是使命和責任。

三、工作中證實大法,救度有緣人

得法之初,我在一個學校的財務部門工作。我們學校管轄內有五十多所中、小學和一所省重點高中,主要負責教工的高師函授、進修,師資的在職培訓,評定教師的教學品質、統考出題等工作。每年申報經費、所有收入、支出的資金都會經由我這裡,這個職位可以說是炙手可熱。修煉大法後,我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按照師父講的法理要求自己,不貪不占。一次,校長和教研部主任找到我,拿出五千元錢給我,說是今年印刷考卷的獎金,在當時的年代,相當於我半年的工資。校長看我不接受,又說這是校委會決定做為獎金給你的。我對校長說:「感謝對我工作的認可,但錢我不能收。」校長說:「平時一些應酬,我們吃吃喝喝你都不到場,就作為補償吧。」我說我是煉功人,我不能要這特殊的獎勵,大家統一都有的我有,大家沒有的我不要。這個我是不能拿的,支援各部門工作是我工作的職責,我不是有工資嘛,做好我的工作是應該的。三位校長你們人手一本《轉法輪》,你們還看過我師父傳法五周年的圖片展、世界各國的褒獎,這是我師父教導的,我要做到。」後來學校里陸續有好幾個同事得法了,校長也非常支持大法。洪法、看錄影需要場地,學校都無償提供。時隔多年,昔日的同事再次見到我,都還替我鳴不平,也都說法輪功有一天會沉冤昭雪,我知道他們心中都保存著這份良知善念。

結束非法關押,我來到另一個城市工作生活,在一家外企工作了八年,實際上班時間九年零三個月,經常加班,不計報酬。董事長和整個家族都知道我修煉大法被迫害的經歷。他們家也曾經是文革的受害者,深知共產黨的邪惡,對大法弟子被迫害是同情的。上班第一天人事部門經理找到我說:是公司決定的,你做一份工作給你雙份工資,我說感謝公司對我的關心照顧。工資我只拿一份。後來董事長找到我說,如果遇到困難要告訴他,公司會幫助我解決的。我的工作主要是銷售內勤兼培訓和倉庫管理,我來這個公司之前,每年倉庫的成品不知道要丟多少,其實都是員工監守自盜,形成小團體,把這些產品偷拿出去賣掉,大家分利益。公司也沒辦法解決。據財務經理講每年成品要少兩千台不止。我入職以後,把庫房清理了,建立了成品台帳,建立健全成品進、出、借、還的規章制度,無論誰拿都必須持有借條,並由本部門負責人簽字。否則一律拒付。並以公司總經辦名義下發檔,要求各部門經理嚴格執行。員工共同遵守。開始都不習慣,連老闆都覺得麻煩。最後在我的堅持之下,一直按流程做,此後成品不再丟失,庫房裡整整齊齊的,帳卡物相符。月報、季報、年報及時準確無誤。傷害了這些員工的利益,他們自然不會甘休。總是在背後搞一些小動作或者給我的工作製造麻煩,有時候衝擊自我,真的是剜心透骨的,我感覺很委屈,很想放棄,但我知道這是我修煉的路,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就按照師父講的法理要求自己,擺正和常人之間的關係。漸漸的同事們都發生了改變。經常說髒話的,聽不到了;因為利益受損,一直對我橫眉立目的,也變得友好和善了;一直在工作中找麻煩的,會積極主動協助我工作了。慢慢接觸時間久了,大家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還遭受過迫害,都很理解支持我。我就利用各種機會給大家講真相,同事們包括董事長和家族成員最後都做了三退,誰身體不舒服了,還主動來問我九字真言怎麼寫。從國外旅遊回來的同事,還把大紀元報紙帶回來拿給我看。當我離職以後,董事長几次找我,想讓我回來繼續工作,他說找了好多人都不滿意,就你最合適。

四、在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 ,救度公檢法的眾生   

來到海外後,看似偶然的機會,實際都是師父的安排,我有幸參加全球營救平台撥打真相電話。至今已十個月了,收穫滿滿。每天按部就班的在平台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就像有人推著向前跑。從新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以往在大陸無論是在工作中、生活中面對的都是普通民眾,即便是公檢法人員也是自己熟悉的親朋好友。來到平台,講真相的對像不同了,看到一個個被迫害的案例,心情很沉重,回想起自己曾經被迫害的經歷,對這些公檢法、610的人員,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怨恨,根本生不出慈悲心。打真相電話的動機也是要震懾邪惡,正告惡人繼續為惡的下場和結局。

我們在修煉中有哪顆心都是有漏,師父都會利用各種環境來點化我們,修去它,才能昇華上來。在撥打真相電話的過程中,我發現了平日很難意識到的許多人心。

剛上平台撥打電話沒幾天,就碰到了家鄉的同修被非法判刑的案例,其中還有昔日一起學法、煉功的同修,我的眼淚瞬間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意識到這是同修情,也是要修去的;在對待直接參與迫害的人員和未直接參與迫害的人員的分別心;接聽電話的人員態度不好的時候,言語惡劣的時候,引起的爭鬥心;初期打電話時,對方如果非常惡狠狠的叫囂,歇斯底里的喊叫,我也會緊張,後來意識到這緊張的背後是潛藏的怕心,好面子的心等諸多人心,都是在撥打真相的電話中暴露出來的。通過不斷的學法,參加平台同修的心得交流分享,我逐漸在法中歸正自己,慢慢的我發現我再面對公檢法的眾生時,心態平和了,他們生命明白的一面都渴望得到大法的救度,人的一面被邪惡操控無知的在做壞事,我不再被人的表面假像所帶動,而是本著修煉人應有的慈悲善念來對待他們,電話的那頭,眾生接聽電話的多了,時間也逐漸長了,態度也變好了。

結語

回首修煉的點點滴滴,無不浸透著師父的慈悲呵護和苦心救度,我們在修煉路上所遇到的有緣人,都是師父安排好送到我們面前的,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我們只是在過程中通過自身的言行使眾生能夠感受到大法的神聖和美好,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感恩師尊為我鋪就的證實法的修煉路,使我在修煉過程中,不斷錘鍊,不斷成熟,不斷昇華,生命中同化真善忍。感恩師尊給與我生命中的一切。謝謝同修們無私的付出與幫助!

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們!

由於層次所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