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走在神路上

吉林松原地區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9年06月15日】

一、喜得大法

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今年77歲,我是在1998年喜得大法的,自己找到學法點,當時有8-9人在學,當時沒有書,從別人那借的書,是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時身體多種疾病纏身,關節炎、心臟病和腰疼的厲害,連鋪床捂被子都累得受不了,更不能走夜路。學法三天覺得很有效果,不到一個月所有的病痛都好了,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覺,這個功法真是太神奇了。

二、堅信大法  進京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瘋狂打壓,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進行迫害。我沒有被邪惡的謊言欺騙,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於2002年5月和同修走上了天安門,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在警車上喊「法輪大法好」,後來被警察非法抓到天安門派出所,第二天轉到朝陽看守所,在那裡住一宿,檢查身體血壓高,還有別的同修身體也不合格,晚上把我們放了。北京當地的同修把我們接到他家,在那裡遇到北京的女同修,第二天也就是1月25日,我倆決定還上天安門,當過地下通道時被警察盤查,讓罵法輪功,我就說法輪功是好的,又被非法抓上警車,送到懷柔縣看守所。後由當地派出所警察和鎮上一個書記把我「押回」,在看守所非法關押7-8天。是兒子把我營救出來的,出來後不敢呆在家裡,東躲西藏,那段日子沒有法學,煉功靠數數。

2002年3月5日,由於長春地區成功插播大法真相40-50分鐘,觸動了邪黨的敏感神經,江澤民、羅幹之流下令殺無赦,整個吉林省從城市到鄉村開始大搜捕,幾天之內就有5000多大法弟子被綁架,判刑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我也在黑名單之內。我村治保主任領著派出所所長到我家,我當時不在家,三番五次的來我家。後來非法拘留我10天,讓我家交二千元錢,以送洗腦班要挾我,因家人害怕,拿錢了事。

三、正念足衝破家庭關

由於幾次的被警察騷擾與勒索現金,丈夫和兒子都非常害怕,他們開始限制我,把大法寶書《轉法輪》私自藏起來,不讓我看書學法,更不能出去講真相救眾生,想方設法給我找活干。我意識到這是對我修煉的干擾,我不能當常人,我是大法弟子,要助師正法,他們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他們不讓我看書學法講真相,我就連飯都不吃,我一天沒吃飯。丈夫和兒子見我來真的了,他們害怕了,經過一番商量,最後把書給我拿出來,也不太限制我講真相了。真的體驗到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四、十幾年堅持走十幾里路到學法組學法

集體學法是師父給留下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有很多好處,能及時切磋交流,比學比修,心性提高的快。由於我村七.二零之前有幾人學法煉功,打壓迫害以後其他人都不煉了,就剩下我自己,我意識到不能怕苦、怕累,我堅持每天來回走15里路到鎮上學法小組學法。剛開始時,家裡老頭不給好臉看,總罵我說,不去你就能死啊,我不往心裡去,你罵你的,我去我的。到現在老頭支持我了,早晨早早做好飯,吃完我就走,老頭在家收拾。這麼好的功法是千年萬年不遇的,學法不能懈怠,十幾年來我一直堅持到那裡學法、切磋。夏天酷暑難耐,冬天冒著嚴寒,如走累的時候就背誦《洪吟二》里的<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雖然苦點累點,但心裡很甜,沐浴法中,這麼多年,我風雨無阻,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師父就在我身邊,真是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呵護弟子呀,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太榮幸了。唯有精進實修才能跟師父回家。

下面我就所以說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

別看我天天來回走十多里,趕上下雨還得繞道,那就更遠了,我真是不覺得累,有時路上遇到我屯子的人,問我天天幹啥去,我就告訴他,我去學法輪功去,問我累不累,我說不累。他們看我走得快,也不累,就說,你老太太得活100歲,他們也佩服。

有一次和閨女一起去串門,她說,今天和你一起走咋不累呢,每回自己走得歇幾次呢。我說你再出門招呼我和我一起走吧,說完哈哈笑。我心裡有一念,得法即是神,有師父保護你,你能累嗎?

這些年天天步行去鎮上學法,從來沒被雨澆過,有時我一看那天上就來雨了,就求師父,「師父啊,我得回去啊,讓雨先在旁處下,我回家的路上先別下」。走到屯子裡,有地方避雨了,那雨保證就「嘩嘩」的下來。颳風也是,眼瞅著那風都刮冒煙了,我求師父 ,「那大風要過來了,那大風不能刮我,那沙塵暴它不是總刮,它是一陣一陣的,一過來一大片的地方都啥也看不見」。我就這樣一說,那大風就從那邊過去了。有時颳大風,家裡人就勸我別去了,我說:「那算個啥呀!」有一年雪大,一開門就一尺多厚,也擋不住我,路上只有我一步一個腳印,給別人開路。

有一次,吃完晚飯去取明慧週刊,我很重視看明慧週刊,看看同修遇到具體問題都是咋做的,和同修比學必修,一定要跟上明慧網,才能跟上正法進程。到同修家一看,家裡鎖門了,我趕緊往回返,感覺走的飛快,不一會就到家了。

還有一次也是回來晚了,走到火車道時,路旁有林帶,我走著走著,身子咋這麼輕呢,可快了,走走就起空了,耳邊風聲「呼呼」的響,自己明白是大周天通了,這段路是「飄」過來的。

五、 講真相救世人

在路上除了背法之外,我還往電線桿上寫標語:「法輪大法好」,有一次,正寫著,有一個人看見說,一會派出所找你,我說:派出所知道法輪功怎麼回事。我也不怕。碰著有緣人我就講真相,做三退。

一次去女兒家,我帶小冊子出去發,起早3點多,發完往回走時,她家不遠處有輛大車,那家養車要出車,快到車跟前時,我有些猶豫,車燈照的通亮、很遠。在旁邊影一會兒,心想這得等啥時候啊,我走不怕。走到距離車10多米遠時,我剛想從另一道回女兒家,倆人突然喊:「誰,站下!」這回我直奔那倆人走去,到他們跟前一站,也不說話,讓他倆看看我是誰,這把他倆嚇得:哎呀媽呀!一聲叫,嚇得跑屋裡去了。

還有一次準備好了,帶上資料去別的屯子去發資料,貼不乾膠。走半路,腳突然疼的厲害,不能走了,我就說,你疼啥呀?疼的不是我,我得助師正法呀!我是大法徒,我得救度眾生啊,我有師父管,你干擾不了我呀!說完就好了。啥事沒有。

大集講真相,和同修配合,一邊發,一邊將三退。過年時,在大集上發年畫、對聯,說免費贈送年畫了,三退保平安,年年發檯曆也是說,免費贈送檯曆,三退保平安,世人爭先恐後的要啊,搶啊,做三退都來不及就拿走了。

一路走來,感恩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所給予我的一切,無論前面的路還有多長,我都會繼續堅定的走下去,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三生有幸,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