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從自卑孤寂 到陽光開朗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9月02日】

一、童年

玉蓮是個自卑多愁善感的女孩,她的自卑好像又是環境所致。

母親是小學教師,工作很忙,父親是自學成才的醫生,到處遊走,給別人看病,家中常留下母親帶著自己與哥哥。
玉蓮三歲,哥哥六歲,母親照看不過來,就把三歲的她送到鄉下的姥姥家。

姥姥一大家子十來口人,因為寄人籬下,所以她從小有什麼委屈,從來不敢出聲,就怕給姥姥帶來麻煩。

小小年紀的她,眼睛裡閃動的常常是恐慌與疑慮,儘量注意自己的存在不要給身邊的人帶來不舒服。做事、說話小心翼翼、察言觀色。稍有喝斥便如同驚弓之鳥,典型的缺少自信。

又因為父親的職業與性格,對其母子三人很少關心與問津,也許因為路邊野花看多了,糟糠之妻,怎麼看怎麼俗氣。

家花不艷卻結蒂生子,
野花雖香卻多有暗毒。

回家時,常常是看老婆不順眼,挑三揀四的,打罵一頓後,一走又是半月、二十天,見不到人影。

從那時起,膽小自卑的玉蓮,又增加了幾分渴望得到父愛與得不到的失落!

等兩年後五歲,能與母親團聚並生活在一起時,卻是父母離婚帶走哥哥時,那時蓮母離開鵲橋之畔回到了鄉下娘家,繼續當小學教師,也是從那時起,玉蓮才有了與母親自己的「小家」。

雖然很清貧、簡單,但和母親依然記得,帶著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生活必備品,搬進了那個只有十平方米的家時,玉蓮認真又似乎很安慰的對母親道:「媽,我們有家了!」她又很正經的告訴姥姥:「這回我也有家了。」

這就是中國傳統社會為何把家庭倫理看的那麼重要。

家天下,國家政權制度都是依照家庭倫理演生而出,君為父臣為子。

君不正臣不忠,臣投外國,
父不正子不孝,各奔東西。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一定要給兒童一個穩定的家,這是孩子身心健康的先決條件。

玉蓮與母親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深知母親帶著自己,一邊工作、很不容易。

從那時起,對父愛的渴望與對哥哥的思念,她從未向母親吐露過,生怕不當言語,給本就不易的母親帶來任何傷痛。

雖然母親對玉蓮愛護有加,但發自內心的自我感覺是:整個童年記憶中多是孤寂。記不清自己是否擁有過本該那年齡應具備的天真與開懷的笑。

二、學大法 明白了情迷的因由

光陰似箭,一晃十九年過去了,玉蓮已經出成漂亮的大姑娘,漸漸的和母親已生活的不再艱難。

但是姥姥與姥爺相繼離世,母親也退休了,她們搬到了市里去生活,也不再淪為馬列邪教劃為的二等賤民~農民。

玉蓮雖年紀輕輕,卻如同個弱不禁風的林妹妹,因病痛,多家大醫院與名醫束手無策,求醫無門下,她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之列。

玉蓮是一九九八年幸運的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

在開始學煉五套功法動作的當天,就出現了《轉法輪》中師父講的關於給真修弟子清理身體的狀態:一會兒要拉,一會兒要吐,忙得母親圍著轉。她當時就明白:是師父在給清理身體了。

玉蓮喜極而泣的告訴母親:媽,我好啦!媽,我好啦!師父開始管我了!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了!相依為命的母親也開心的不得了。

從那一刻起,「法輪大法一修到底」的念頭便紮根於自己生命的深處,只要有一息尚存,便一修到底!

也許是當初得法那一念的堅定不移,使得她在近二十年的修煉歷程中,雖經歷風雨與坎坷,也有過跌倒爬起,但隨師父的正法修煉一修到底的堅定意志一直未變。

當玉蓮讀到一九九九年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給弟子答疑中那段講法:

「弟子:從小有自卑感,自卑也是該去的執著心嗎?

師:對啊。去掉它,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學員了,天上的神都羨慕你呢,你還自卑什麼。」

她學到這段法時,一遍即刻入心底,不再忘記,從小伴隨她並難以克服的自卑感瞬間即逝。

是啊,自己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幸運又幸福的生命,怎麼還能被這一生一世的得失而帶動的情迷其中呢!

人的高興與不高興、願意與不願意,都是人自己的情感得失而發生的心理變化。

常人社會的人們,正因為這種情緒的帶動,才被愛恨情仇帶動著,做出各種不理性的事情,給別人帶來痛苦的同時,也傷害著自己,卻不自知。

三、給周圍的人帶去光明

當玉蓮把自己修煉大法的幸福感,分享給身邊的同事、同學與相識的人時,他們無不升起對大法能善化生命的感佩,都發自內心的道:「法輪大法真是好啊!」

有的說:「你們師父真了不起!只通過講法語言的教化,就能使上億的大法弟子在這樣嚴酷的迫害中,依然對修真、善、忍不變不動!成為穩定中國社會道德的堅定基石。」

玉蓮深知,是修大法真善忍使原本自卑、寡言的自己,變的開朗樂觀。

同事、同學們有什麼生活中不如意或解不開的心結時,就打電話或找到她,和她聊一聊。

他們常說:「有什麼想不開的事兒,和你說會兒話,就都想開了;有什麼解不開的結兒,和你一談心,就不再是結兒了,你真好!」

玉蓮每每會告訴他們:「是修法輪大法使我變成現在的我,我原來的性格與陽光開朗的心態是不沾邊兒的。那時外表靚麗的軀殼裡,卻包藏著一個黑暗的世界,我就是那黑暗風雨中的一隻瑟瑟發抖的小鳥。」

單位里,同事們比她大的、比她小的,都願意與她接觸,願意與她多說兩句話。

有的說玉蓮幽默,有的說玉蓮是開心果,有的說,一樣的話,在她嘴說出來,他們就高興的願意聽。

她們單位兩處辦公地點,玉蓮常在一處,偶爾單位通知有事,會到另一處辦點事。

每次去那裡時,幾個辦公室里的人都讓她去屋裡多坐一會兒,每次離開時,都說希望玉蓮平時能多去幾趟。

每次和玉蓮在一起聊的正興起時,就會嘻笑著「抱怨」——都怪玉蓮一來就逗的她們笑個不停,說眼角的面膜白做了,又出皺紋了……邊說邊笑的停不下來。

世態炎涼,世界多是寒冷的,
當我們凍的瑟瑟發抖時,
卻還在給別人創造溫暖,
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法輪大法真善忍卻在造就千千萬萬這樣的人。

單位幾個與玉蓮年齡相仿的姐妹,一見到她,就會不由自主的道:「你咋總這麼年輕呢?我們快成抽巴窩瓜啦!這二十來年就沒見過你臉上的皺紋,快說說,你是怎樣做到的?」

玉蓮會笑著道:「我修大法啊,你忘了嗎?」

她們就會道:「哦!對了,對了!我怎麼忘了你是修大法修的哪?

哎!修大法多好啊!修心養性延年益壽,沒有能難住你的煩心事兒,沒有能動了你心的氣人事兒,光說你不老,你這麼好的心態,你說,你能老嗎?」

這麼多年,馬列共產邪教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認識玉蓮的人不用再去多講什麼,他們自然就用心分辨真偽了。

他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從你身上我就知道法輪大法就是好!共匪的宣傳哪一句能是真的?

當年搞計劃生育,標語是『計劃生育好,政府來養老』。
幾年後的標語是『計劃生育好,政府幫養老』。
結果殺了數億胎兒,今天卻說『養老不能靠政府!』

哪一句是為老百姓好的?不都是為維護它那點權勢搞的各種造假宣傳嗎?!」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