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最大與最小(數文)

蔡新知 整理


【正見網2019年09月28日】

一、最大與最小 

  《晏子春秋•外篇第八》記載:

齊景公問晏子道:「天下有最大的東西嗎?」

晏子回答說:「有。大鵬的腳,在浮雲上遊動,背上升到青天,尾巴倒伏在天空里,跳起來,嘴到北海啄食,脖子和尾巴,橫隔在天地之間,可是還不知道它那有六根翎管的翅膀,在什麼地方。」
   
齊景公又向:「天下有最小的東西嗎?」

晏子回答說:「有。東海有一種蟲,在蚊子的睫毛上築巢,不停地產子,不停地飛動,而蚊子卻若無其事,不因此而驚慌。我晏嬰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東海的漁夫,卻把它叫做焦冥。」

既然世界上又有最大的,又有最小的,人只在中間。人還有什麼可驕傲或自卑的呢?

【賞析】

什麼東西最大?什麼東西最小?這是先秦時代,人們感興趣的問題。《莊子•秋水》記載:河伯曾經同北海若議論:天地是不是最大?毫末是不是最小?同樣的問題,晏子作了不同的回答:大鵬最大,焦冥最小。答案儘管不同,但都反映了人們想了解自然的可貴的探索精神。晏子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所表現出來的豐富的想像,大膽的誇張,生動細緻的描述,簡直可以同莊子的表述相媲美。

「既然世界上又有最大的,又有最小的,人只在中間。人還有什麼可驕傲或自卑的呢?」---那就老老實實、勤勤懇懇、正正派派、好好做人吧!

二、循表渡河   

《呂氏春秋•慎大覽•察今》記載:

楚國想偷襲宋國,派人先在澭水中,做好渡河的標記。不久,澭水突然上漲,楚國人卻不知道,他們仍按照標記,在夜裡徒步渡河,因此有一千多人被淹死,軍隊驚恐得象都市裡的房子倒塌一樣。

【賞析】

楚人偷襲宋國之前,派人「先表澭水」(早先在澭水河裡做好標記),這本是先行一步的聰明之舉,可是,他們偏偏忽略了「澭水暴溢」的可能性。情況變了,還是照老標記去過河,本是有備之戰,結果反而不戰自敗。世上的事,都是在不斷發展變化,彼時彼地的東西,不一定適合於此時此地,如果墨守成規,生搬硬套,吃現成飯,那麼,真理也會成為謬誤。世間並沒有亘古不變、包治百病的藥方,只有聯繫實際、對症下藥,才能達到藥到病除。講到治病,人的疾病,都是業力造成的。國家的禍亂,也是如此。楚國想偷襲宋國,本屬做惡,古聖主張:邪不壓正,邪國不可侵害正義之邦。治病與治國,其理一也。因此,楚國有一千多人被淹死,軍隊驚恐得象都市裡的房子倒塌一樣。也是報應。壞人與邪國,他們做惡,不信神不信報應,但他們必遭報應!這時的報應,突入其來,由不得他們。

三、九方皋相馬

《列於•說符》記載:

秦穆公對伯樂說:「你的年紀大了,你的兒孫輩中,有沒有可以派去幫我尋求千里馬的人?」
    
伯樂回答說:「良馬可以從它的形貌和筋骨上,加以考察,但天下最好的馬,評判的方法卻似有似無,很難把握。這種馬,奔跑不揚起灰塵,跑過後不留下足跡。我的兒孫們都是些凡庸之輩,他們可以找到一般的好馬,卻識別不了天下最優良的馬。我有一位共同打過柴、挑過菜的夥伴,叫九方皋,這個人相馬的本領,不在我之下。我請求您召見他。」
    
秦穆公便召見了九方皋,讓九方皋去尋找天下最優良的千里馬。九方皋出去了三個月,然後回來,報告說:「最優良的馬,已經找到了,在沙丘那兒。」
   
秦穆公問:「是匹什麼樣的馬呢?」
    
九方皋說:「是匹母馬,黃色的。」
    
秦穆公派人去取馬,卻是一匹黑色的公馬。秦穆公不高興。把伯樂找來。對伯樂說:「差勁啊,你讓我派去找天下無雙的名馬的九方皋,連馬的毛色、公母,都分辨不清。他還能識別馬的好壞嗎?」
    
伯樂長嘆一聲,說:「難道他真的達到了這樣的地步了嗎!這就是他勝過我千萬倍的地方,沒有人能抵得上他。象九方皋這樣的相馬聖手,他所看到的,是馬的天生的秘密。他抓住了馬的根本,而忽視了馬的皮毛、粗跡;看到馬的內在品質,而忽略了馬的外表;他看到他認為應該注意的地方,而沒看到他認為不需要看到的地方;觀察了他認為必須觀察的,而遺漏了他認為不必觀察的。象九方皋這樣的相馬方法,有著比相馬本身,更重大的意義!」
    
等到把馬取回來一試,它果然是匹天下無雙的最優之馬!

【賞析】

為求得天下最優之馬,伯樂向秦穆公推薦了九方皋。九方皋經過三個月的觀察,終於找到了一匹天下無雙的千里馬,雖然他在說明馬的雌雄和毛色時,出了一些小小的錯誤。

九方皋的相馬術,說明了看問題要從大處著眼.要抓住根本,透過現象看本質。考察人要從整體上去看,全面地看問題,重視人的根本品質。
    
世有九方皋,然後有千里馬!世有伯樂,然後有九方皋。
    
惺惺惜惺惺,英雄識英雄。

四、正本清源,心無旁騖,吃透實質,排除干擾!

《列子•說符》記載:

楊子的鄰居,丟失了一隻羊,已帶領全家去尋找,又跑來請楊子的僮僕,去幫助追尋。
    
楊子說:「嗬!丟了一隻羊,為什麼要派那麼多人去尋找呢?」
    
鄰居回答說:「岔路太多了。」
   
等到找羊的人回來後,楊子問:「找到羊了嗎?」
    
鄰居回答說:「沒有找回來。」
    
楊子又問:「為什麼沒有找回呢?」
    
鄰居說:「岔路中又有岔路。我仍不知該往哪條路上去找,所以只好都回來了。」
    
楊子的臉色有些不高興。半晌沒有講話,整天都沒有笑容。楊子的門人們,覺得很奇怪,向楊子問原因道:「羊,不過是不值錢的牲口,況且又不是您的,但您卻整天不說不笑,愁眉苦臉的,這又是為什麼呢?」
    
楊子不予回答,門人們得不到答案。
    
楊子的學生孟孫陽出門,把這件事告訴了心都子。心都子和孟孫陽一起,去見楊子,問道:「從前有這樣三兄弟,在齊魯之間遊學,跟隨同一個老師學習,學得了仁義之道後回家。他們的父親說:『你們已學完回來,請給我說說什麼是仁義之道,行嗎?』

老大說:『仁義之道,就是先要愛護自己的身體,然後才談得上名譽。』老二說:『仁義之道就是要不惜生命地保護名譽。』老三說:『仁義之道就是既要保全生命,也要保全名譽。』他們兄弟三人的仁義之道,完全不同,但卻出於同一個儒士的教導。誰對誰不對呢?」
 
楊子說:「有個居住在河邊的人,熟悉水性,敢於游水,駕船擺渡來賺錢,供養百口之家。背著糧食來向他學習游水的人,成群結隊,結果淹死的人,差不多達到半數。這些人本來是來學游水的,而不是來學淹水的,卻得到了這樣的結果。你認為誰對誰不對呢?」
    
心都子無聲地退了出去。孟孫陽責備他說:「你提問為什麼那麼拐彎抹角的,而我們老師的回答,又那麼古里古怪?我更加困惑不解了。」
    
心都子說:「大路因為岔道多,而丟失了羊,求學的人因為對一種學術的理解不同,而喪失這種學術的本義。學術的本源是一致的,相同的,但到後來,卻像現在這樣互相分歧。唯有回歸到本源上來,才能不喪失這種學術的本義。你長期在先生的門下求教,學習先生的學說。而竟不懂你先生說的什麼意思,太可悲了!」

【賞析】

楊朱的鄰居,因歧路之中,又多歧路,而丟失了羊。學者們則因為理解不一,各執已見,而喪失了一種學術的真諦和本源。可見世事枝節紛繁,複雜多變,很容易迷失方向。誤入歧途,以至於捨本逐末。唯一的辦法是:歸同反一,正本清源。吃透實質,心無旁騖,才不致於被細枝末節,糾纏干擾。

正本清源,心無旁騖,吃透實質,排除干擾。這就對了!

五、虛弦射鳥

《戰國策•楚策四》記載:

從前有一天,更贏和魏王,站在高台之下,仰頭看見有飛鳥。更贏對魏王說:「我可以為您用拉弓而不發射箭矢的方法,射下鳥來。」

魏王說:「難道射術可以達到這樣高的水平嗎?」更贏說:「可以。」
    
停了一會兒,一隻雁從東方飛來。更贏虛拉了一下弓弦,就把它射下來了。魏王說:「射術怎麼真的達到這樣高的水平啊?」

更贏說:「這是因為這雁有心病。」魏王說:「你怎麼知道的?」更贏回答說:「它飛得很慢,而且叫聲很悽慘。飛得慢,是因傷口痛;叫聲悽慘,是因離群很久了。所以它傷口沒有好,而又驚魂未定,這時它聽到弓弦發出的聲音,用勁振翅往高處飛,導致傷口撕裂,而墜落地上。」

【賞析】

慘痛的經歷,會形成一種心理障礙,它往往使人以後每遇同樣境況,便心慌意亂,手足失措。此所謂「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繩。」

人如有此種心理障礙,往往來源於先前不能明察事理,作惡多端。惡魁們一旦陷於此種境地,其死期必不遠矣!
    
六、螳螂捕蟬…

《韓詩外傳》記載:

園中有一棵榆樹,樹上有一隻知了。知了鼓動翅膀悲切地鳴叫,它正準備吮吸些清涼的露水時,卻不知道有一隻螳螂,正在它的背後。螳螂彎起頸脖,打算把知了逮住吃掉。螳螂正要吃知了的時候,卻不知道黃雀就在它的後面,黃雀是想啄死螳螂吃掉它。黃雀正想啄食螳螂時,卻不知道榆樹之下,有個拿著彈丸的小孩,那小孩拉開彈弓,正準備射黃雀。孩子正要射時,卻不知腳前有個深坑,後面還有個樹樁子。
    
這些鳥蟲和這孩子,都是貪圖眼前的利益,而不顧身旁隱藏著的禍害。
 
【賞析】

知了、螳螂、黃雀和童子,在同一背景的舞台上,演出著相類似的悲劇,而悲劇的根源,卻都在於「貪前之利,而不顧後害。」
    
人如果這樣,也免不了悲劇的結局。俗話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目光短淺.眼睛只盯於眼皮底下鼻子尖般大的利益,而不顧身後潛伏的危機、殺機,最終是免不了要翻船覆車,丟掉性命的。
    
所以,居安思危,近憂遠慮,應成為人們為人處事的一種原則。追名逐利、伸手奪財的時候,要想到「三尺頭上有神靈,損人利己遭報應。」千萬不要因小失大,占了小便宜而吃大虧。

七、宓子論人之過

《淮南子•齊俗訓》記載:
 
宓子的一個朋友,帶一位客人,來拜訪宓子。

客人走後,宓子對這個朋友說:「你帶來的這位客人,別的都好,就是有三個錯誤:一見我就笑,是輕浮和不懂規矩的表現;言談中從不提起自己的老師,是一種對老師不敬的叛逆行為;剛見面,交情還不深,就推心置腹地說一大堆,這是稀里糊塗的表現。」
 
宓子的朋友,不以為然。那位客人聽說後,對宓子的這番批評,不同意,向宓子的朋友,解釋道:「我一見他就笑,說明我坦蕩無私;我在談話中不提及我的老師,是為了打通與別人之間的隔閡,以便交往;我與你的朋友宓子,交情不深,而敢說心裡話,是對宓子忠誠和信任的表現。」宓子的朋友,認為這位朋友沒有錯。不對的是宓子。
    
那位客人的言行,本來就是一個樣。但卻可以被一種人,看作君子;也可以被另一種人,看作小人。這完全是由於各人自己的看法不同。

【賞析】

認識一個人,並不容易。僅據一時一地的言談舉止,就對別人妄加批評,誤解別人的本意。這反而顯出自己的淺薄。所以,最好的辦法,是:多做事以助人為樂,少講話以靜心養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