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險 見證師恩(九)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0月21日】

當怕心消除的所剩無幾時,我就不再把重點放在張貼上了,因為上班族畢竟沒有那麼多比較集中的時間,下班後家人也是很少給機會讓我外出的,由於我受邪黨迫害給他們心理造成的打擊以及時不時的單位、社會上給他們灌輸的壓力,使其一時半會兒難以轉變過來,也就不正面刺激他們的魔性,悄悄的利用各種條件做證實大法的事情。一個階段基本上以真相幣講真相為主。

一次給一個超市送真相幣,那個老闆模樣的男人正在吃飯,知道我的來意後突然翻臉,大吵大嚷的說上次換了你的錢找給顧客都不要,你還敢來,威脅做出要報警的樣子。我心裡沉穩不為所動,正念解體操控他的邪惡,馬上過來幾個收銀員勸說他,沒必要發火,這次不換就算了唄。其實他們很缺零錢的,迫於他這一鬧,我想日後恐怕也換不成了,平時由於各種因素制約和顧慮心阻礙,換真相幣過程中我很少面對面講真相,想到以後不來他們也不一定再有機會聽到真相了,那結局會怎麼樣啊。這時慈悲心出來了,於是我沒有立即走開,而是假借選小食品的短促時間,給收銀員等人講了大法的真實情況,並勸退了一人。過程中那個男人也沒再吵吵,這件事使我體會到師父講的:「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頓講法》)真是這麼個道理。

這類事還在一個市場發生過。那天我給市場攤位送完真相幣走後不久,一個攤主與旁邊攤位發生矛盾,就打電話舉報她換了法輪功的錢,警察隨即把警車開到市場,挨個攤位調查,聲勢很大。當時我並不知情,等到下次再去的時候,好心的攤主紛紛告誡我警察來過了,可得小心啊。還有的聽警察說,報案了沒辦法就得出警擺個架勢,其實誰願意管這事啊。我知道是師父時刻保護著弟子,心中除了感激沒有害怕、沒有怨恨,師父正法面對眾生的不解得承受多大壓力、阻力和魔難啊,我們遇到的這點事又算什麼呢?神念占了上風,輕鬆的換出一些後,發現很多攤主仿佛都在指指點點,(因為警察衝進市場的場面還是不多見,人們也都知道了與我有關)人心就不穩了,那時我手裡拿著不少真相幣,不免有點緊張,心想是不是今天先回去避避風頭再說,但隨即馬上鎮定下來,我是來助師救度眾生的,如果只考慮自身的安危怎麼對得起期盼著我們的眾生呢,他們把得救的希望寄托在我們身上呀。繼續進行!當我把真相幣送到那個報警的攤主手裡時,她慌亂、尷尬、感激、後悔、自責五味俱全,說不出話來。我說下次做事可別這樣衝動了,影響我、影響別人也影響你,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不就完了。不久她就遭報應摔斷了腿,我也沒有像市場裡那些常人一樣幸災樂禍,只是希望像她這種被邪黨蒙蔽的世人早日清醒過來,別再干害人害己的事。之後我給她講了真相和善惡有報的理,並勸她進行了三退。

我沒有看重這件事的影響,依然把這個市場作為經常發放真相幣的渠道之一,然而這裡也是舊勢力干擾較為嚴重的地方,最突出的就是不止一次收到假幣。初次發現假幣是把錢存進銀行時,人家檢測出來的,這下可說不清了,不僅登記了身份信息,還追問錢從哪裡來的,填表簽字等等,不但被動而且很不安全,為了避免以後出現這類麻煩,我從人的表面加強了防範,採取了驗鈔機、驗鈔筆等方式查驗,雖然一時沒再出現假幣,可是在發放、兌換真相幣過程中顯得極為不方便。而且只要稍一放鬆、遺漏、嫌煩,馬上又發現假幣。我認識到這分明就是舊勢力在控制、在鑽空子,不然怎麼會那麼精準呢,為什麼我帶著驗鈔設備時一次也沒檢測出假幣呢?!它能鑽了空子一方面說明我可能在有些地方修煉有漏了,向內找發現「真修」不夠,假嘛,那就按照心性的要求在法中提高;另一方面是我認可、縱容了舊勢力強加的考驗,救度眾生這麼重大的事情,舊勢力卻利用常人對大法犯罪,侵蝕大法資源,置大法弟子於危險之中,居心何其叵測,反過來如果大法弟子正念不足還作為它們下黑手迫害的藉口,嚴肅的正法中怎麼能容許它們這樣胡作非為?!對此不論是什麼樣的生命在背後起作用,一律正念清除。不管誰安排的、誰操縱的、誰指使的、誰利用的、誰參與的,誰迫害的,統統削去果位打入地獄,我做不到護法神去做,護法神做不到請更高的神和師尊的法身加持。無論新舊宇宙都有這個理:不被承認的迫害是犯法的,那就是它們的罪。幾次清除之後,情況好轉!那些現象基本看不到了,但是修煉中的風波卻一直沒斷。

有一年,邪惡搞什麼運動,大街小巷的街道宣傳牌上張貼的都是詆毀大法的圖片和畫報及文字標語,同修們見狀集中發正念,分頭摘除銷毀,那些東西大部分都被清除掉了,可是還有些難度比較大的就受阻了,擱置了一段時間,大家都很著急,多留一天其散發的毒素就是對世人的巨大毒害。怎麼辦?攻堅!因協調人在我們學法小組,所以我們成為這件事情的主導力量。

一幅很大的邪惡宣傳畫報滿滿的占據了某村委會的宣傳欄,那個宣傳欄立在馬路邊上,離村委會僅幾米之遙,(很多村、居委會都是這樣布局,邪黨把宣傳看得很重要,好像要把這些邪惡宣傳陣地抱在懷裡一樣,生怕有個閃失)白天村委會有人進出、街上行人來往,晚上那旁邊有一個很亮的路燈,照的如同白晝似的。難怪同修們覺得清除困難。我和協調人決定先去實地觀察,再回來一塊想辦法。那天是個下午,我倆只是預想看看能從哪裡突破,什麼工具也沒帶,其他同修在組裡發正念。沒想到去了一看,當時路上行人稀少,再瞅瞅居委會,也沒什麼動靜,觀察了幾分鐘,還是那樣,我大著膽子走到村委會門口,透過玻璃往裡觀瞧,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天賜良機,現在不動手更待何時,我三步兩步走到宣傳欄前,迅速找了一下卷邊的地方下手,順勢一走一過撕下一大塊油氈布一樣的宣傳海報,團成一團,扔在旁邊,協調人見狀,也趕過來順著缺口再撕下一大塊,剛處理好、完成規定動作,一回頭看見遠處有個人騎著自行車朝這邊過來,我和協調人相視一笑,從容的一前一後往回走,在別人看來就像路人甲、路人乙。我們在心裡感謝師尊為弟子苦心安排,順利剷除這個毒源。

還有幾個展板擺在櫥窗中,外圍加有玻璃罩,這些大多集中在居民樓側面,有的就在一樓住戶窗戶旁邊,要清理這樣的,一次完成有些難度,我們大多採用先偵測外圍,再直搗黃龍的辦法。就是在前期利用人少的時機接近櫥窗,一手拿手機貼在耳邊,眼睛卻在四面觀察(那時智慧型手機尚未興起,這樣打手機的人隨處可見),另一隻手看似隨意的把櫥窗玻璃罩推向中心,兩邊露出可以伸進手的縫隙,有時候條件允許,拿壁紙刀在展板上深深一划,但上邊留點連接,不讓它整體脫落下來,等下次動手清理的時候,就不會費很多時間了。再來時也是先觀察一番與前次缺口是否有異樣,有的街道或村委會時不時的要巡視這些地方,我們有一次由於時間倉促僅是把展板割裂了撕下來扔在一邊,不料被那些人撿回去重新粘上苟延殘喘、繼續害人,所以往後我們再處理的時候,往往都是把撕下的部分另找地方銷毀,如果撕下的部分較少,就在殘留的展板上面貼上大法內容的粘貼,這樣一來使邪惡的展板殘缺不全,一片狼藉,壞人也就無力回天了,只好撤掉、換掉。

有天中午,我們去剷除一個居委會門口的櫥窗宣傳欄,觀察後看到院裡很多房間都沒人,只有派出所住居委會辦公室和值班室好像有人坐著打瞌睡,事不宜遲,動手!當我把櫥窗後門打開,拽出那個宣傳品畫布時,忽然颳起一陣小風,把它吹到旁邊一家居民樓窗戶下,那扇窗戶剛好打開著,裡面探出個婦女在窗戶上曬衣物!有些意外、有些慌亂,手去關櫥窗後門也不順暢了,怕心出來了,想丟下扭頭就走,但畢竟修煉多年了,正念很快返上來,不行!這樣半途而廢,不僅前功盡棄,而且會引起邪惡的注意,推測出大法弟子行動時間、方式、手段等規律,一旦它們加以防範,以後清除邪惡內容就更加困難了,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院裡的人別發覺,麻痹不動;讓居民不關注,忙自己的事;讓行人看不見我,先別來這條路。心裡沉穩後關好櫥窗門,原樣用鐵絲綁好門鼻,不讓風吹開引人注意,利索的完成這些之後,頭也不抬的朝那個窗戶下邊走去,斂起畫布準備撤退。還沒走近時,那個婦女居然從窗戶縮回頭,好像收回了衣物,大概有風阻礙了她的計劃吧!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幫弟子,信心大增,快速捲起畫布轉移到安全地帶處理掉了。後來總結出一個規律:颳風下雨這些天氣反倒有利於抓住機會清除邪惡宣傳品。另一個樹立在居委會門前的宣傳欄我們就是利用下雨時行人稀少,打開櫥窗後門清理掉的。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