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正法歲月

道真


【正見網2019年10月21日】

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過程中一起走過的歲月無比珍貴,一起兌現的法緣神聖無比!

不久前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了有文章提到師兄當年遭受酷刑迫害的真相。我與這位師兄失聯算起來也近十五年了。回望和總結我們一起走過的正法歲月,我想在這裡告訴大家:我所見證的,大法弟子在這宇宙末世正法中的表現。

2001年早春,開往省城的長途汽車上。我靠在汽車的座椅上看著窗外遠處的斜陽,思索著眼前的困境和將要會見的未曾謀面的聯繫人……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和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全國的各大高校及教育系統對堅定信仰真善忍普世價值觀的廣大師生們展開了殘酷瘋狂的迫害。成批的品學兼優的學子和教師們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被勒令非法停課、失學、失業和關押洗腦班甚至勞教所……當時我剛從因去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打橫幅要求停止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而關押的黑窩裡走出來,失學在外。時值本地的聯繫省城的同修被非法抓捕,所在市區失去了獲取大法資訊的渠道和真相資料來源。這次和妹妹一同去省城就是為了從新聯繫上這回要見的師兄。

那時的中國大陸電腦還沒有普及到家庭,能突破網絡封鎖獲取大法信息的上網點全省屈指可數。頂著壓力冒著風險走在正法前沿的大法弟子們用個人微薄的收入自發的組建了省級的真相資料點輻射各地級市的講真相項目。師兄就是當時省資料點的重要協調人之一,也是省城重點大學的一名即將畢業的在校大學生。

九十年代大陸的大學錄取比例還是很嚴的,當時被形容為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能考上全國重點大學是多少學生和家長夢寐以求的事情。師兄出生在中國北方僻遠的農村,中學時代因頑疾修煉大法得愈,並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當時的全國重點大學,成為當地第一個考出來的大學生。他年邁的父母舉債為了供他上大學,希望他能學有所成回報鄉親,走出寒門。就是像這樣一個優秀的學子,在邪黨迫害大法後,學校一次次的用各種手段逼他們放棄信仰。然而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一切強制的迫害手段都是徒勞的,因為「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1]。師兄在飽受610組織各種精神迫害而異常堅定,他和其他在校的大法弟子把真相的傳單遍灑校園及省城,貼在了誹謗大法的校園宣傳欄里……師兄99年720後兩度去北京上訪,去天安門打調幅(這些都是後來從其他同修那裡得知的,因為時局和安全的因素大家當時基本不知道對方的具體情況甚至姓名)。

此時長途汽車已經行駛進了省城。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的繁華,望著遠處的一所大學的校門建築,不禁感慨人生的轉折……那片本該是青年人在白雲湖畔、鳥語花香中談論理想暢想未來的知識殿堂,在歷史的今天竟也淪落的如此可悲。

到達汽車站後,我們如約的按照傳呼機的留言找到了對方。

一個濃眉大眼面龐俊秀的大哥哥出現在我和妹妹面前。第一次見到師兄內心就有一種久違的熟悉,心中充滿了無言的踏實、信任和安全感。我知道我們今生的法緣再度續上,我們彼此有著相似和熟悉的生命場,因為我們都是曾經在人類歷史上為大法洪傳奠定文化而轉生過帝王的大法徒,這一世又都肩負神聖的誓約在身。

師兄高興的迎接著我們,一邊趕往住地一邊交流著彼此的修煉心得。精進的大法弟子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他們時刻保持著一顆對於大法的赤子之心!那種純淨的虔誠正是佛法修煉能夠獲得真實覺悟的起點啊。能每時每刻用法的神聖、修煉者的正念歸正自己真體所在的位置。

來到一間民房後,師兄平靜的說:「這裡原來是一對夫妻同修的住地,前不久他們兩口子雙雙被非法抓捕勞教了,鑰匙和錢留給了我。」接下來介紹了省城大法弟子們講真相的各種方式,自己排版列印的真相傳單、自動限時播放的喇叭、條幅等……為了能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大家當時真的是用在法中修出來的智慧,打破一切常人的框框限制,在佛法法理的內涵範圍中不履陳規、別出心裁、無視規範、打破禁錮隨意而用……在正法做事中不形成任何僵化的觀念,不拘泥任何後天的觀念,有力的起到了助師正法的效果。

記得師兄當時給的真相傳單中印有自己寫的小貼簽:「傳單字字艱苦來,為救好人免迫害;隨手撕去心何忍,一紙與你有何礙……」

那個時期我們兄妹和師兄就那樣一去一回,及時的獲取著大法的資訊和真相資料,配合著本地的正法形式。直到有一天突然和師兄失去了聯繫,按照當時的形勢我們知道師兄被非法抓捕了。在那個時期的大法弟子們的協調配合做事中,很少有意見的紛爭,有的只是生死相托的信任和無條件的圓融配合。誰有最好的辦法就去圓融誰,補充誰。往往我們以最純淨和無為的狀態協調,另外空間整體就能形成更大的集體威力。

記得當年的五月在省城的一個公園,師尊點化我展現出了未來會有針對省城同修的集體大迫害。妹妹也看到了舊的宇宙中那些關係到全省正法大局的迫害影像。但是如何破除這種來自舊宇宙歷史和高層壓下來的對同修們的迫害,由於我們當時的心性和悟性沒能達到正法進程的嚴格要求,無法真正從助師正法的視野大局去否定摧毀另外空間的邪惡陰謀,沒有開闢出真正的解劫方案。時隔一年半後,那裡發生了橫跨兩省多地的重大血腥迫害案件。省城直接就牽扯到二十多人的集體綁架。

其實師尊在正法前針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就提前做了大法弟子的正法布局。歷史上定下的大法徒被點將和排兵布陣到世界各地,大陸的各省市。只是我們自身的做不好,不兌現先前的誓約而影響了整體的進程,使得正法蒙受損失。

後來我們從省城其他大法弟子那裡確認師兄被抓了。直到前幾天,我在網上才看到他那次被抓後在派出所非法關押並遭受酷刑的21天。他在文中寫道:

「在這個派出所我被毒打酷刑折磨二十一天,全身被毒打電擊沒有一處好地方,新買的短袖衫被打爛,頭上往出流黃水和血,在頭髮上、脖子上結成疙疙瘩瘩的血痂,褲子被打爛,從褲腳爛到大腿根,大腿露在外面。幾個警察動用多個電棍同時電擊。把電棍伸進嘴裡電擊,同時其它電棍電擊腋窩、肛門、生殖器,身體好多部位都被電燒焦了,包括手心、腳心、手指,嘴唇,眼皮,四肢,後背(現在四肢、脖子、後背都留有傷疤)。……電擊折磨,我被打的多次小便失禁,意識模糊,泡在尿中。有的警察打累了就把我雙手背銬,趴在地上,椅子壓在我身體上,警察坐在上面電擊。惡警還讓別人拿來鹽,往我傷口上抹鹽。動用實習警察到處找馬尾毛,說:「從他的小便插進身體這種折磨,任何人都受不了。」最後沒找到,這種酷刑才沒能施用。

他們這樣做是想逼我做出賣良心的事情:一、讓我違背事實編寫揭批法輪功材料;二、他們想讓我出面誘捕一個被學校開除的煉法輪功的大學生。他們這樣殘忍,喪失 理性,我怎能出賣一個本來就被學校開除遭受迫害的好人!而且這個學生在學校年年拿特等獎學金……」

後來我以零口供被劫持到了監獄。初到監獄就被單獨關於禁閉室及嚴管單間,在那裡終於見到了兩年生死未知的師兄和其他同修們。他讓活動自由的被關押人員給我送來了生活用的暖壺,利用打水的條件把《轉法輪》目錄和《洪吟二》中的經文寫在紙條上面贈與我。在那段最黑暗的日子裡,我每天憑著目錄背法,證悟了大法堅不可摧的法理內涵和在磨難面前無堅不摧的金剛境界。在黑窩中幾十名大法弟子們無法正常交流,大家每次打飯、打水用手勢和眼神互相鼓舞著、彼此加持著,同生共死對抗著獄方的各種轉化迫害,堅守著對真善忍的根本信仰。

十五年過去了,我一直沒有再見到師兄。這段珍貴的法緣一直留存在我的心中。二十多年血與火的錘鍊,我們成就了生命為宇宙真理而存在,為眾生而彰顯的偉大境界。曾經大陸像我們一樣的許多莘莘學子們,在二十多年中共邪黨的迫害中,為了堅持對佛法的正信,期間經歷過黑暗的折磨,死亡的煎熬,承受過愚昧者的諷刺非議,踏著自己的鮮血,淚水,青春和人生幸福,用大法修煉者昇華出的正信走了過來。

藉此,懷念那些一起走過而又緣分匆匆的同修們!祝大家在最後的歸位前夕做的更好,「越最後越精進」 [2]。 也把和師兄的故事分享給大家,特別告訴有緣世人們,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可歌可泣的事跡!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 《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