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險 見證師恩(二十三)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09日】

在人的層面上,和孩子感情最深的除了我之外就屬她外公了,她咿呀學語的時候,頭一個叫的是爸爸,第二個稱呼就是「阿公」,本來我們這裡沒有這樣的稱謂,教她叫姥爺她叫不出口,教她叫外公她說不利索,最後就叫成阿公了,她姥爺還挺受聽,說阿公比外公好,不見外。以後就沿用下去了,甚至於他們家族都這樣去使用了。但是他對大法的態度卻與外孫女截然不同。

這與他以前當過邪黨企業黨委書記有很大關係,腦子裡充斥的都是「假惡鬥」那套黨文化,我剛得法之初就遇到一個很大的考驗,處理的也不是那麼圓融,就是在他母親過世時沒磕頭,那麼大的場面那麼隆重的場合,他覺得臉面無光,不過可能骨子裡還殘存著一些傳統文化的東西起作用吧,講涵養講忍而沒有發作,只是事後說了一句:我對你的孩子付出那麼多,你都不肯給我母親磕個頭!我猜測此事肯定會讓他心存芥蒂,也對大法有些不解的想法。此事餘波未平邪惡就開始了瘋狂的打壓,他在我非法關押到期前夕,到勞教所勸我低頭,不然邪黨不會輕易釋放,即使內心不放棄信仰,至少表面上也要簽字,你不簽字我們就給你跪下,你出不去,你這個家也就散了...... 我曾因此在心裡怨恨過他,久久放不下。後來聽說他在我失去自由這段時間對我孩子倒是關懷備至,我就想不能從人情上欠你債,跪生不跪死吧先償還掉,畢竟修煉沒脫離人這個環境,在常人中晚輩給長輩行大禮也不為過,免得日後麻煩,結果被他攔下了。後來認識到講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對誰都得那樣去做,對他講是必須要講,至於說能聽進去多少全看他自己了。

修煉人的思維是有能量的,常人也有明白的一面,他可以接收到表面背後的信息。在這樣的情況下,給他送九評講大法勸三退,自然達不到預期效果,而且更為嚴重的是我發現他還得到了邪靈的加持。這要從一場正面衝突說起。

儘管家庭環境不是很好,我還是努力去做著對他們講真相的事情,有時是個別私下交談,有時由於很少能碰在一起,在聚會的時候也順帶著講一些,那次就是這樣的情形,在岳父家的家庭聚會上,我對妻子的外甥女勸退的時候,被他給聽到了,頓時暴跳如雷,也不顧及誰的顏面了,怒吼著對我說你要是下次再講這些,那就別進我這個門!我當時很冷靜,沒有被他所帶動,我知道邪惡要利用他對大法的偏見進行阻撓很容易,只是奇怪他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仔細查找我發現應該是當時我們所在客廳牆上的一幅字畫起著很不好的作用,那是一個邪黨黨校校長送給他的,裝裱的內容是前黨魁毛魔的一首詩,師尊講過:「實質上啊,從當前的形勢看,大家也看到了,邪惡的因素完了,那個中共邪黨的邪靈已經給銷毀掉了。只是還存在著一些信息,比如說過去它們那些個書啊、那些個畫,還有些邪惡的因素,而多數這些邪惡的因素它的本身也被銷毀了。正法中觸及到的低層環境中的那些最低層次的亂七八糟的低靈、爛鬼,就是這些東西在幹著破壞大法弟子的事,而且是由邪惡的因素直接在控制,更高處舊的不好的因素是層層在起作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其實他家的環境簡直烏七八糟,有時他把已故父母的牌位也放在那裡,(其實師尊在《轉法輪法解》〈廣州講法答疑〉中說過:「但是,不要在家裡供祖先,對你對死人都好,人鬼不能同住一室,世緣已了。」)還有不知道何年何月的一尊觀音塑像也擺在那,各種信息交織在一起,不過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這些不是主要因素,真正起作用的就是書畫中的那個邪靈。

當然,這些東西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就什麼也不是了,甚至於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師父講過一正壓百邪,正念一起,表面上他也就囂張不了了,當時的體現就是別人把他勸到一邊去了,這場鬧劇雖然過去了,但是我意識到必須清除那個字畫及其背後的邪靈,不然它還會操控他的。然而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隨著學法、背法,心性提高之後,我審視自己在對待岳父的問題上實質已經掉入常人的層次了,和常人一般見識,埋怨、記恨一個常人,放不下對他的偏見,這不是連常人都不如了嗎,不管生生世世什麼樣的恩怨,這一世我有幸成為大法弟子,成為宇宙眾生羨慕的生命,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那些東西太小了,師父說過你們將與宇宙同齡,還能計較常人的對錯得失嗎。清理掉思想中不好的觀念之後,我開始從一點一滴做起,真正從內心善待他們,不是生硬的強迫他們接受大法,而是從岳父在邪黨體制內經歷的勾心鬥角,岳母家族在邪黨運動中受到的衝擊,岳父母輩甚至於為了怕被定成地主富農成分以及在破四舊過程中,無奈將辛辛苦苦攢下的金錠子偷偷扔到河裡,你們還口口聲聲替邪黨歌功頌德不違心嗎?從這些角度啟發他們,慢慢的他們能聽進去一些真相了。

後來岳父得了輕微的小腦萎縮,(且不說他是否因沒有善待大法而遭了報應,單從忠實的邪黨黨徒這一點來說,晚年能得好報的都不多,沒有幸災之意,只是說明這個道理)這種病的一個表現就是一些事情時常想不起來,但是那個邪靈因素卻一直牽制著他。雖然他已經喬遷新居,沒有將那幅字畫帶過來,(可能因為是我給他買的新房,他有所顧慮)可是卻時不時的上老房子那邊去一趟,說是看看留在老宅的那條狗,他是想像不到背後什麼原因在起作用了。老房子基本處於空虛狀態,我一看這裡有可乘之機,暗暗醞釀銷毀那幅字畫的方案。

他們搬家後,生活必需品都帶過去了,一些破爛需要挑挑揀揀之後再拿到新房,在老宅里堆砌著,幾個兒女時常去給收拾收拾,我沒有那屋的鑰匙,只能趁著跟妻子去的時候,建議他們把那個字畫取下來,「掛在那容易被雜物碰壞了」,這是第一步,幾經波折總算達成了,它被放置到廚房門邊。第二步,瞅准機會,拿螺絲刀把畫框幾個角的螺絲擰松,表面上還看不出來什麼破綻。下一步只能等待時機了。有一次,我們一行人又去拾掇一番,返程時她們說有個什麼東西忘了拿,叫我回去取,她們在半路上等。很好,這就是我一直盼望的時機,我找她們要了鑰匙,快馬加鞭的趕到老宅,直奔那幅字畫,三下五除二的卸下畫框裡面的條幅,撕毀丟掉,再把畫框復原,背面朝外,急匆匆找到了她們忘拿的東西,想鎖門撤退,這時發現麻煩來了。

問題出在那條狗身上,平時被關在屋裡,很寂寞,一到有人來時,趁人不備它就要跑出去放個風,到外邊轉上一圈,別人跟它都很熟,一叫它或者給點好處它就回來了,我卻沒有那個本事,只是在沒人的時候對它講過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想這才是最根本的,但是說過幾次也不知道它聽懂沒有,我就不在它身上費工夫了。這時越是想讓它快點進屋,它越是不聽,最後只好拿個墩布把連轟帶打的把它驅趕進去。追趕上妻子她們的隊伍,問我怎麼這麼長時間,我說,那狗不聽話亂跑,逮它逮了老半天!

後來字畫被毀的事讓小姨子最先發現了,打電話指責我,說的很難聽,我也不計較,她受邪靈影響也很深,周圍親屬中的這些人在我講真相中,不管真正明白還是似是而非的應付,都口頭上說出三退之意,可是就是這個小姨子,怎麼說都不聽,岔開話題,始終不表態。我把電話虛放在耳朵邊,心裡在想:不管怎麼說,邪靈失去了這個空間的字畫表體,無所依附,也就難以發揮作用了。加上正念抵制,請師尊將此事化解,反應到表面上的表現就是,她們宣洩一通之後,卻又怕岳父知道這件事情刺激大腦,不利病情,就想辦法阻止他去老宅,經過一段時間,等他再去那時,因為沒有了邪靈的作用,他也想不起來找這幅字畫了。

再後來,我利用他大腦容易遺忘的特點,正好可以發正念幫他排除邪黨的毒素,給他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及《天賜洪福》等書刊,給他聽明慧和正見廣播及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歌曲,給他講一些傳統故事和神傳文化,教他念九字真言(當然他也經常記不住)不過看的出他在發生變化,岳母也由於腿疾發作,無藥可醫,開始念九字真言。老娘也在念,因為她們這個歲數,身體不是這就是那多多少少都有些毛病,可是犯的厲害時送醫院人家都不願意給做手術,怕擔風險,也是迫不得已,她們就開始傾聽大法中有關祛病健身、起死回生的故事,也嘗試著念念,覺的有效果再堅持下去,我又不斷的給她們講,逐步強化,現在我一見面就問她們:念了嗎?她們說:念哪!我說可不能騙人啊,她們說,真是在念啊。

因為岳父母和老娘都是家族中的老大,我有時就對他們滲透著說,過去你們幫助父母帶大了兄弟姐妹,付出很多,樹立了威望,但是那不是目的,也許真正的意義在於你們與大法弟子有緣,是讓你們先在大法中受益,然後再傳遞給他們,使這些人也得到福音。後來我大舅得病,醫院也是推來推去,我告訴他念九字真言,他虛與委蛇,沒引起重視,老娘就說,有些話在那場合你也不得說,我去勸勸他吧。看到老娘她們的轉變,我心裡高興,感謝師尊慈悲。(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