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54期 巴黎新年抓人事件專輯(一)



【正見網2004年01月31日】

  • 通告

  • 我在警察局被關了一天 逮捕的理由是「沒有犯罪」

  • 巴黎女警察對於我們沒做任何事就被帶到警察局表示不解
  • 這些都是政治經濟利益上的交易帶來的後果

  • 無辜被銬半日 晚間還能清晰看到手腕上的痕跡
  • 警察說因為我帶了黃圍巾所以才被抓的

  • 【專訪】美醫生歸來談巴黎被扣經過

  • 一個德國人的憤怒

  • 法國學員擬起訴無理拘捕法輪功學員的責任部門

  • 台灣學員遭無理拘捕 台灣駐法單位將要求法政府解釋

  • 通告


    這次胡××去法國期間,中國利用經濟誘使樂昏了頭的法國政府中的個別人唆使法國警察無故拘捕大法弟子一事的背後,中國方面的指使、操控與具體參與者,將為此承擔一切惡果。我們將在國內、國外全面調查所有參與的人員,不久的將來,一定將你繩之以法。

    法輪大法學會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2004年1月30日


    我在警察局被關了一天 逮捕的理由是「沒有犯罪」
    ─ 巴黎新年抓人事件的受害者證詞(一)

    英國法輪功學員 謝雲潔

    我的中文名字叫謝雲潔,現在就讀於英國中部某大學的傳媒設計專業。(地址電話略)

    2004年1月24日,中午大約十二點半左右,我和兩名從英國來的朋友徐宏顏、Chris一起,在法國著名的香榭里舍大街的街頭(通往凱旋門的地下通道口)在聊天,等待觀看中國新年遊行表演開始,這時,有幾個穿著便衣的法國男人走了過來,其中一個開始對我講法語,我很友好的用英語跟他打招呼,並告訴他我不會講法語,因為他繼續用法語跟我講話,我就叫其中的一個朋友Chris給他解釋一下(這個英國朋友會一點法語),但這個法國人根本不聽,向我做手勢,意思是讓我跟他走,然後突然開始用力推我,我一時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就回頭看我的朋友,結果看到同樣有幾個不太友好的人圍著他們,這個法國人看我站著不走,突然抓著我的肩膀和衣服開始用力拖我,我開始用力反抗並掙扎但無濟於事,直到他把我拖到十幾米外的一輛警車上,其間我的相機也被奪了過去。

    在警車上我看到了另外五位英國來的朋友,其中三位男士雙手已經被銬起來了,我們都是來參加23日和25日的法輪功表演遊行的,我還記得昨天我們表演時觀眾讚嘆的神情和溫暖的笑臉,可今天警察卻沒有任何理由的對我們如此粗暴,讓人震驚。在警察無理逮捕我們的過程中,及在警車上,我們都不斷的責問警察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但他們不給予任何回答。

    大約下午2點左右我們被帶到了第17區警察局,登記後我們被銬在了一個很長的椅子上,期間我兩次要求把我的手銬打開,都被警察拒絕,有一個女警察說:只要被抓到警察局,就要被銬起來,這是規定。我告訴她我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她很粗魯地說讓我閉嘴。大約2個小時之後,我與高郁冬一起被帶到了一間辦公室,有一個女警官要了我們的證件並做記錄。

    我們問她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她說因為我們未經許可在街上發資料。我們說我們什麼也沒做,也沒有資料。後來女警官實在被我們問的無話可說,就告訴我們她知道法輪功是什麼,她也知道我們什麼罪也沒犯,但這是「上邊的命令」,只能執行。最後她讓我們在釋放證明上簽字,逮捕的理由是「沒有犯罪」。

    我們在法國共停留了三天,有兩天,我們把中國美好的傳統文化及法輪功優美的功法表演帶給了法國人民;另外一天則是在警察局渡過的,被無理關押的理由僅僅是因為我的朋友戴了一條寫有「真、善、忍」的黃圍巾。


    巴黎女警察對於我們沒做任何事就被帶到警察局表示不解
    ─ 巴黎新年抓人事件的受害者證詞(二)


    英國法輪功學員 高郁冬

    我叫高郁冬(女),現居住在英國倫敦。(住址電話略)

    1月23日我們一家三口(丈夫、兒子和我)來到巴黎。24日中午12點左右來到凱旋門。準備觀看在香榭里舍大街舉行的農曆新年大遊行。在凱旋門地鐵出口,我接了一份法航小姐發放的旅遊宣傳小冊子,後不小心將小冊子掉到地鐵出口裡面,當我撿回小冊子時,看到幾位男士站在我朋友身邊,向我招手,示意我過去,當我走近他們時,幾個大漢突然粗暴地鉗住了我的雙臂。我用英文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說不懂英文,並更使勁地鉗住了我的雙臂,把我架起來,推進了停在附近的警車裡。

    大約14點左右,我們被帶到了第17區警察局,車裡共有10人,有2位我不認識,其他7位我都認識,是英國和法國的法輪功修煉者。

    到了警察局後,登記了姓名和在巴黎的住址後,我被帶進了一個房間。我看到先帶進來的幾位被銬在椅子上。過了半小時,我問一位警察,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我們應該立即被釋放。這位警察說他會向上級匯報,等待上級的決定。

    又過了一小時,我和另外一個女士被帶到一間辦公室,一位女警察說要記錄一下個人情況。我請她先解釋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她指著桌子上的一個法輪功小冊子說:在法國如果沒有得到許可,不能在街上發這個。我說我沒有發。我問那名女警察是不是因為我帶著黃色圍巾,她說是。

    我又問:那這位女士沒發小冊子也沒帶黃圍巾,為什麼也被帶到這裡,她又指著桌上的法輪功小冊子說因為你們屬於這個,這是上級出於政治原因而做的決定。

    女警察對於我們沒做任何事,就被帶到[警察局]這裡也表示不理解。

    登記完我的情況後,大約在下午5點,我被釋放。


    這些都是政治經濟利益上的交易帶來的後果
    ─ 巴黎新年抓人事件的受害者證詞(三)


    英國法輪功學員 滕雪嶺

    我是一位旅居英國的自由職業的藝術家。這個月的22日,我和其他一些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們一道來到巴黎參加這裡的節慶活動及遊行演出。24日中午,因為我們今天沒有演出安排,就來到凱旋門這兒看風景。中午12:30左右,當我正準備給另一位學員拍照時,突然圍過來一幫警察把這位學員強行挾持,在搜身無獲後又暴力地用塑料繩反綁雙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但我本能地向著這些警察反問:「What's happening? We haven't done anything wrong.」(怎麼回事?我們沒做任何錯事)時,警察把我也反綁雙手地抓了。

    在警察對我們的推搡捆綁的同時,手持的對講機中,反覆可以聽到叫喊有「Falun Dafa」的聲音。

    12:30左右,我們被帶到巴黎的第17區警局。警車到達警局時,有一個便裝的警察從車門探頭進來看了幾眼,還笑眯眯的好像對法輪功很了解:「噢哈哈,Falun Dafa。」這時我還以為這下可好了,我們馬上可以釋放了。可事實卻不是這樣,我和另外四個學員包括倆個年輕的女學員又一起被連銬在長椅子上足足有三個多小時,直到16:00點鐘左右才有樓上辦公室里的便衣警官找我們談話。

    因為正值中國新年之際且巴黎又大搞中國文化年,當我被從警車帶進警局時有兩個女警察還用漢語對著我說「恭喜發財」等。我說我是你們[文化節]的客人,你們卻這樣待我,快把我放了,然而他們卻拒絕撤下手銬。

    起先,給我做記錄問話的警察是一個男士,他說拘押我們的原因是因為那裡不讓發傳單。當我問他為什麼我們沒有發傳單只是因為戴著法輪大法的圍巾也被抓時,他說那是因為有戴黃圍巾法輪功的學員發傳單,所以其他戴圍巾的也被抓。我說我連圍巾也沒帶為什麼也被抓時,他解釋說這是因為我們在一起,緊急之中一點失誤是情理中的事。

    他不讓我多問,說這是上面的事情。他說他個人完全理解我們,並認為我們是和平而無危險的。當我問是不是因為中國方面污衊誹謗我們是危險分子才導致這樣的,他說也許有便衣特務誤導警察來抓我們。

    後來因為語言上的原因,我又被換到另一個女警官那裡幫助解釋案由。這位女警官非常同情我們。當我們提到我們前一天還在大街上貢獻演出,現在卻被莫須有的關在警局裡。這種事情目前只在中國這樣一個獨裁國家才發生,發生在法國這樣一個以人權民主著稱的國家讓人感到無比痛心時,女警官眼中淚水都快要掉下來了。她無意中流露出這些都是政治經濟利益上的交易帶來的後果。

    在大約17:00左右,這位女警官把我還有另外兩位他經手接待處理的兩位女學員先於其他的學員釋放了。


    無辜被銬半日 晚間還能清晰看到手腕上的痕跡
    ─ 巴黎新年抓人事件的受害者證詞(四)


    英國法輪功學員 Hong Mun Lee

    我在英國工作。2004年1月22日星期四,我和朋友一起到巴黎來參加這裡的大型中國新年演出慶祝活動。在我們的演出活動中我是表演打腰鼓的。因為我們沒有獲准參加24日的香舍麗大街的花車遊行,所以就三三兩兩的到凱旋門及香舍麗大街一帶自由參觀遊覽。

    大約中午12:30左右,我和另一位來自英國劍橋的煉功朋友來到凱旋門下靠近愛麗舍大街一側的路邊,並準備讓他給我拍一張照片留作紀念。就在這時,突然冒出幾個警察不由分說地把我強行從準備拍照的位置反屈著胳膊押到一邊,在連續多次搜身沒有查出任何東西的情況下,仍然很暴力的用塑料繩反捆上我的雙手。幫我照相的朋友也在稍後被同樣捆綁逮捕。過了一會兒,發現又有好幾個分散在其他地方遊覽的英國來的法輪功學員也被抓到了這裡。還有一位開車路過的法國學員背銬著雙手。

    我們這幾個大都戴著印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圍巾,有三個沒戴圍巾的也都是和戴圍巾的在一塊兒被抓的。我們身上甚至連法輪功的真相傳單都沒有,並且都是分散在各處人群中的普通遊客,唯一與眾不同的就是我們戴著法輪大法的黃圍巾。

    幾分鐘後我們7個英國學員和一個法國學員被帶上了一輛警車,警車在凱旋門下滯留了大約半小時左右就把我們一起拉到了巴黎第17區警察局。車上不讓我們打電話或拍照,不然見到了就沒收。

    到17區警局後,我們被一個接一個的帶下警車,先是西方學員Chris,過了好一會兒,我們兩個劍橋學員也被領下去了。因為我的護照被留在了旅館,所以他們讓我用銀行卡作了身份登記,登記完了以後才解了繩銬,可進了裡屋卻又被換上鐵銬銬在椅子上。在我們之前,Chris已經被銬在那兒了。這樣一直被銬到下午4點多鐘才被問話。

    警察局中一個便裝男官員向我們極簡單的解釋了一下我們的被抓原因是因為發傳單,並告訴我們會在6點鐘左右外面的遊行結束後放我們出去。隨後又讓我們填了一份簡單的涉案登記表。他表示知道我們都是很和平很無辜的,個人表示理解,但不讓我們多問,說這是上面決定的事。

    因為我既不懂英語也不懂法語,所以,整個過程都是在沒法做一點申訴辯駁的情況下發生的,就是警察最後解釋也是通過另一個學員翻譯轉述的。

    最後我們直到下午5:15才被最終釋放。幾個小時後回到住處,室友還能清晰地看到我手腕上被銬的痕跡。


    警察說因為我帶了黃圍巾所以才被抓的
    ─ 巴黎抓人事件的受害者證詞(五)


    英國法輪功學員 徐宏岩

    我1月23日來到巴黎。24日大概中午12點30分我和另一位女士正在聊天,準備觀看在香榭里舍大街舉行的新年遊行。這時一個男士走過來,說了句法文。那位女士以為他是問路的,就說我們只會說英文。但是隨後他兇狠狠的把我的胳膊掐住,就往警車的方向推。我用英文問他為什麼,他說他不懂英文。我說我自己會走的,讓他把我放開,可他惡狠狠地對我說上車,並用力把我架起來,推進了警車。車裡先後上了10個人,其他7位是法輪功學員,有兩位我不認識。

    大概下午14點左右我們被帶到了第17區警察局,登記後我被帶到了一個房間。和前面進來的幾位一樣一隻手被手銬銬在椅子上。

    4點左右我和另外兩位男士被帶到一間辦公室,一個男警察說要記錄一下。他說我們違反了法國的法律,我們沒有得到許可,不可以在街上發法輪功的小冊子。我說我當時在和朋友聊天,根本沒發任何東西,他就說因為我帶了黃圍巾所以才被抓的。我說我們並沒有犯法,為什麼你們警察要暴力的對待我們,還把我銬起來?他說是他們的一個錯誤,向我們道歉,然後說他知道我們是好人。他向上級請示說讓我們等到6點就可以放我們。

    下午5點30分我被釋放。


    【專訪】美醫生歸來談巴黎被扣經過

    (大紀元記者王珍採訪報導)1月24日(農曆大年初三),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法前夕,巴黎市和北京市在著名的香榭里麗舍大道上聯合主辦了一場規模空前的猴年春節新年遊行。就在這一天,兩位來自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職業醫生Sunny Lu 、Viviana Galli被法國警方扣留了大約3個小時後釋放。兩位醫生昨天(30日)下午已返回辛辛那提,大紀元記者採訪了Lu醫生。
      
    記者:Lu 醫生,你能不能談一談事情的經過?
      
    Lu :我和Galli 醫生這次應邀去瑞典參加一個研討會途徑法國,順道在巴黎遊覽。1月23日,我們參觀了凱旋門和艾菲爾鐵塔。第二天,聽說香榭里麗舍大道上有盛大的中國春節新年遊行,準備去看看,剛到凱旋門附近時,被警察攔住並送到警察局。
      
    記者:警察用甚麼理由抓你們?
      
    Lu :警察說因為我穿了黃衣服,Galli醫生的圍巾上有真、善、忍。我說:「昨天我穿這身衣服沒問題,為甚麼今天不行。」警察答:「昨天合法,今天不合法,我們是執行命令。」

    我們被帶進警車裡時,發現一對德國夫婦和三位中國學生已經在車裡。這對德國夫婦,先生不是法輪學員,但是因為包中有太太的法輪功資料也被拘留。三位中國學生因為打出「北京大學自行車協會」的橫幅也被拘留,因為法國警察不識中文字。
      
    記者:後來怎麼樣?
      
    Lu :我們被關在警察局,不許打電話,不許同美國大使館聯繫。Galli醫生想上洗手間也被拒絕。一個警察說:「你們被捕了。」我問:「我們犯了甚麼法?憑哪一條法律逮捕我們?」另一個警察馬上改口說:「你們沒有被捕,你看,我們沒有給你們帶手銬。」我問:「你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嗎?」警察默然。一直到下午4:30左右,才把護照還給我們。因為當天下午6點我們要趕飛機去瑞典,所以匆匆離開了巴黎。
      
    記者:你對這件事情發生有甚麼看法?
      
    Lu :我為法國政府在中使館壓力下採取的錯誤行為感到遺憾。同時這件事對我震動也很大。我知道中國國內對法輪功的迫害非常嚴重,但覺得西方民主國家還是安全的,現在迫害竟然延續到了海外。
      
    以前我多次到歐洲參加法輪功心得交流會、遊行等活動,感覺歐洲國家的政府和人們對我們都很友好。這次巴黎之行,明顯感覺到中國使領館利用外交、經濟向法國政府施壓及造謠宣傳對法國警察的影響。我還見到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同胞,有些人被洗腦從而對法輪功產生偏見甚至敵視。
      
    23日我在艾菲爾鐵塔附近看到一群10~12歲左右的中國孩子,感覺很親切就走過去向他們說:「新年好」。當時我穿的衣服上有法輪大法字樣。其中一個男孩回答:「不好」。孩子的眼裡帶著明顯的敵意,這讓我很傷心。我想和老師溝通幾句,老師說:「對不起,我們不能講話。」然後帶著孩子就走。我為這些孩子感到痛心,江澤民為了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在中國中小學發動反對法輪功的簽名活動,在孩子幼小的心靈中種下了偏見、仇恨的種子。
      
    記者:現在有四名法輪功學員準備對法國有關部門進行司法控訴,你有甚麼看法?
      
    Lu :我覺得這樣做主要是制止將迫害延伸到海外。幾年來,江澤民通過其操控的龐大宣傳機器抹黑法輪功,將造謠誣衊通過使領館輸送到世界各國,煽起公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並通過外交和經濟壓力脅迫其他國家參與迫害,對此,我覺得任何維護正義的國家都不應該妥協。
      
    記者:你們會採取甚麼具體行動?
      
    Lu :在瑞典,我和Viviana Galli醫生去了法國大使館和美國大使館申訴,我們並要求法國當局對他們的行為做出解釋和道歉。我們深切關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以及將這種迫害延伸到海外的行為。為了制止以後類似事件發生,我們保留進行司法控訴的權力。


    一個德國人的憤怒

    大紀元記者周仁德國報導/ 幾天前,一個面帶怒色的德國人向我講述了他和中國妻子敏去巴黎過中國農曆春節的遭遇:

    我叫米歇爾-施未格,來自德國巴伐利亞州。我妻子煉法輪功,我不煉,有時候我幫她開車去舉辦法輪功信息日,有時候我幫她做法輪功橫幅,但我自己不是法輪功學員。

    24日下午我和妻子敏一起去巴黎香榭里舍大道看遊行,我因去一個計算機商店購買數字相機的晶片,暫時和敏分開了一段時間。大約有一個小時吧,我預感到她可能會需要我背包里的護照,如果她碰到檢查什麼的。我到香榭里舍大道上找她,在一個隔離帶的轉彎口,我看到她在不遠處向我招手,她身邊一左一右分別站著一個著制服的警察和一個便衣警察。她朝我大聲招呼要我把護照送過去。

    我看到這個場面挺震驚,馬上交上她的和我的護照,我說,我們從德國來。其中一個警察讓我把背包打開。我要求他先出示警察的證件,才打開包。他在背包里找到了一些法輪功的傳單,是敏出門前放進包里的。警察沒收了傳單,我雖然拿回了自己的包,但他們卻不肯把護照還給我。他們用暴力把我們帶到一棟樓邊上,讓我們站在那裡,同時還有三個美國來的法輪功學員也被要求站在那裡。

    敏的法輪功橫幅和三角小旗也被沒收了。我們站了二十多分鐘,然後他們把我們帶上了窗戶上釘著鐵柵欄的警車,不許我們離開,也不許我們上廁所。車裡很冷,坐凳是鐵面的,坐久了很冷。我們在車裡坐了近兩個小時,儘量想和警察溝通,但這些警察只是執行任務,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要坐在警車裡。我平時抽菸,他們允許我在車裡抽菸,但不許我離開車,同車的一個美國人想上廁所,他們不讓,儘管她的飛機晚上19點就要起飛,警察也不讓她離開。

    兩個小時後,警車開往警察局,車開得很猛,我們在車裡被撞得前仰後合,如果不是緊抓著扶手,恐怕就要從座位上飛出去了。這樣的開車法我在德國還從來沒見過。

    到了警察局,他們把我們一個個叫下車,讓我們象囚犯一樣站著。我看到警察手裡拿著我們的護照和傳單。我想現在我們可以取回我們的東西回去了。可是事與願違,我們被帶進警察局,他們詢問了我們的身份,還對我們搜身,把口袋翻了個底朝天。然後我們又被帶進隔壁房間,其間我們一直試圖和警察們溝通,他們中有兩三個說英語,因為他們用英語向我們問話,可當我們用英語向他們提問時,他們卻什麼也不回答。

    我想,如果再去參加中國的活動,我都不再有安全感了,先得想一想,去還是不去。只是作為一個普通的遊客,我身上沒有任何法輪功的標記,卻馬上被警察攔住,抓起來帶上警車。我問警察,如果有人發了傳單,他們是不是會把每個拿了傳單的遊客抓起來關進監獄,在這裡人幾乎沒有安全感。

    我想我下一次再也不會去觀看這樣的活動了,從我聽說的和讀到過的關於法輪功的迫害,我不想有那樣的經歷,僅僅作為一個遊客,已經沒有安全感了。

    另外我推測,也許法國這兒的官方機構並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也許中國大使館或中國便衣向他們傳播謠言說法輪功的人有危險,所以他們會把我妻子和我認作恐怖分子一類的人。在警察局裡,敏和其他來自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努力向警察解釋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敏還指給他們看氣球上的中法文真善忍,這時候他們才慢慢明白過來。在警察局呆了約45分鐘,我們才被允許離開。

    我覺得很奇怪,昨天法輪功還在市區舉行了盛大的遊行,這裡的法國人看了很興奮,覺得這一切很美,連管事的人也這麼說,可12小時之後,竟會因此來抓人。我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我真要為生活在這樣一個民主國家感到羞恥。我不得不說,這裡不是一個自由世界。

    因為經濟的原因中國政府自覺權力也很大,他們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想把他們的意願在西方社會執行。我覺得這是完全錯誤的。從我們民主和法律的角度出發就是錯誤的。警察的做法是法律所不允許的,法律並沒有改變,所以警察的做法是錯誤的。

    我們從警察那裡也沒有得到任何書面的說明,為什麼把我們帶走。我曾要求給德國大使館打電話,也沒人理睬我。我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把我們抓起來,剛到警察局時,他們告訴我們這是日常檢查。我們都覺得很奇怪,沒有人見過這樣的日常檢查。我們被剝奪自由幾個小時,沒有人向我們解釋為什麼,這是侵犯基本人權的。

    只有一個警察好心地說,「就算我同情你們,我也無能為力,我們只能執行上頭的命令。」

    最後我們被釋放時,敏向警察要回我們的東西,他們把法輪功傳單,三角小旗和私人物品歸還給我們,卻扣留了三個橫幅,橫幅上其實只寫著真善忍,沒有什麼不好的話。警察要我們回去後寫一份書面的申請才能決定是否把橫幅還給我們。我覺得很難過,不僅因為憑空添了這麼多麻煩,而且我知道敏花了很多心思製作這些橫幅,其中包含這她的愛和關切,這些對她是很有價值的東西,可是警察沒有還給她。

    我們離開警察局時對他們說,我們要把此事在媒體上曝光,如此侵犯人身自由的事情我還從來沒有遭遇過。回德國後我們也要通知德國媒體這一切,也要和人權組織取得聯繫。我想這件事情一定要把它公諸於眾,這對於民主國家實在是一個恥辱。


    法國學員擬起訴無理拘捕法輪功學員的責任部門

    2004年1月28日上午,法國法輪大法協會在位於巴黎市中心的最高法院外舉行了記者招待會,宣布在巴黎遭粗暴非禮與拘捕的法輪功學員準備就他們參加在春節慶祝和中國主席胡錦濤訪法期間所遭受的來自法國警方的不公正待遇對法國有關部門進行司法起訴。

    法國法輪大法協會副主席克里絲黛爾-嘉茜(Christel Gassie)女士說:「我們所遇到的是一起把中國境內對法輪功的迫害出口到法國領土上的事。」

    「我們協會曾經申請參加慶祝中國新年的遊行。但是在中國政府的壓力下我們的申請被拒絕了。從1月24日到1月27日至少有30名法輪功學員被粗暴無理地帶到警察局拘留,還有許多學員受到警察粗暴圍困。這些法輪功學員來自於英國、德國、丹麥、挪威、美國、台灣等自由國家和法國本土。」

    據嘉茜女士介紹,這些被拘捕的人只是因為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就被捕,只是因為穿或戴印有法輪大法字樣的衣服、圍巾或徽章等,有些人甚至沒有穿或戴這類物品。在他們當中,甚至有不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學員的親屬。有一位來自英國的母親在被拘捕期間的幾個小時內無法與她12歲的兒子取得聯繫。另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士則因遭到法國警察的粗暴無理對待而當場受驚暈倒,以致被送到醫院。

    此次法國警察的反常舉動,顯然是受到江氏集團的要挾所致。據法國華埠一位社團人士說:「中國駐法國使館方面幾月前就不斷地向法國政府、警方和當地華人說法輪功學員要在春節慶祝遊行和胡錦濤訪法期間搗亂。」當地華人也收到江氏集團散布的法輪功學員在胡錦濤訪問法國期間會「鬧事」的謠傳。但是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一貫和平理性,獲得各界認同,顯然不存在「鬧事」的嫌疑。相反,在法國這個崇尚自由、平等、博愛的土地上鬧事的恰恰是血腥迫害法輪功的江氏集團。

    江氏集團在此前就屢次要挾海外民主國家的政府阻撓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活動。2002年4月和6月,江氏曾在其訪問期間向德國和冰島政府灌輸了大量誣衊法輪功的謠言並脅迫兩國政府阻撓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活動,在國際上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德國柏林州政府後來曾就其錯誤行為,於2002年12月正式向法輪功學員書面道歉,並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類似之事發生。而冰島政府當時的行為則立即在其國內引起了一場政治風暴。冰島國會議員、社會知名人士等四百五十人聯名在該國最大的報紙刊出占四個整版巨幅廣告,「向法輪功學員道歉」。冰島民眾連續三天舉行大規模示威,抗議政府屈從江氏集團的壓力,縱容和配合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此次法國事件,是江氏集團在德國和冰島的惡劣行徑的重演。一些法輪功學員表示,他們來自歐、亞、美、澳的民主國家,對法國有關當局在中共壓力下的所作所為深感震驚和痛惜。

    法輪功學員認為,這一事件是在法國領土上對人權的侵犯,給法輪功學員帶來極大的傷害,對迫害法輪功也起到了縱容和配合的作用,事態嚴重。為此,法輪功學員正在積極向有關政府部門講清真象;同時與律師界積極接觸、講真象,準備起訴有關責任部門,通過法律程序制止今後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現已有多名著名律師願意接手此案,維護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益。

    法輪功學員表示,採取法律訴訟的方式是希望能進一步揭露江氏集團的卑劣行徑,並敦促法國政府立即採取措施,糾正無理拘捕法輪功學員的錯誤行為,從而避免法國的國家尊嚴和聲譽在國際社會中遭受更大損失。


    台灣學員遭無理拘捕 台灣駐法單位將要求法政府解釋

    驚傳巴黎警方在江氏集團蒙蔽脅迫下扣押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以卅多名台灣學員最多,這是台灣民眾第一次大規模在法國遭無理扣押。據悉,台灣駐法代表處將要求法國政府提出解釋。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則在廿九日晚間發布聲明,表示遺憾,預計在卅日下午向台灣外交部陳情。

    約卅名學員遭拘留

    這次台灣法輪功學員共約一百七十名,廿一日起陸續抵達法國,將在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法期間,進行和平的陳情,要求嚴懲江澤民,停止迫害,但卻在廿四、廿六日遭到法國警方無預警拘捕,震撼了法國、台灣兩地的社會。

    台灣學員周小姐說,廿四日學員們原本預計參加香榭里大道的慶祝中國新年大遊行,但卻因為中共向法國政府施壓而沒能參加,部分學員只好待在路邊觀賞遊行。當時路邊一位外籍學員打開的法輪功橫幅,引來法國警察的關注,包括孫小姐在內的兩名女性學員幫忙解釋,卻強行被帶到警局無理扣押,長達四小時之久,理由是「她們身上有黃圍巾和法輪大法資料。」

    廿六日下午於香榭里大道,包括呂小姐等六名女性學員,僅因領隊手持黃色小三角旗,再度遭法國警方強制扣押,暴力強行架上警車。一位鍾姓女學員說,以自由、人權立國的法國,竟然會這樣逮捕觀光客,她在台灣活了大半輩子,一向守法,想不到在法國觀光卻無任何理由被帶進警局,讓她身心受到深深的傷害。

    周小姐說,後來他們向台灣駐法國代表處陳情,代表處秘書表示,已獲知此事,並請學員們寫下遭到拘押的過程,匯整了解後,將要求法國外交部、警察單位提出解釋。

    她說,事件發生期間,法國很多電台的CALL IN節目都在討論這件事情。很多法國民眾譴責,法國政府為了貿易利益向中國讓步而出賣人權及自由民主,她自己也覺得整件事情荒謬至極。

    反常現象源自江氏搗鬼

    此次巴黎警方的反常舉動,顯然是受到江氏集團的要挾所致。搜刮中國百姓的血汗錢,以經濟利益威逼利誘海外民主國家的政府阻撓法輪功學員合法活動是江氏集團的一貫伎倆。

    法輪功由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傳出,並在初期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支援。通過口耳相傳,法輪功得到迅速傳播,很快就有1億人修煉。

    法輪功的普及使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感到不安,他在1999年7月編造陰謀計劃禁止法輪功並進行殘酷的迫害。並企圖將迫害延伸至其它國家,利用威脅、恐嚇、黑名單,以及施加外交和經濟壓力,對世界各地的大使館和領事館傳播謠言誣衊法輪功。

    2002年4月和6月,江氏曾在其訪問期間向德國和冰島政府灌輸了大量誣衊法輪功的謠言並脅迫兩國政府阻撓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活動,在國際上引起了極大的震動。此次法國事件,是江氏集團在德國和冰島的惡劣行徑的重演。據法國華埠一位社團人士說:「中國駐法國使館方面幾月前就不斷地向法國政府、警方和當地華人說法輪功學員要在春節慶祝遊行和胡錦濤訪法期間搗亂。」當地華人也收到江氏集團散布的法輪功學員在胡錦濤訪問法國期間會「鬧事」的謠傳。

    法輪功在世界上有60多個國家都有人在修煉,是和平的典範,並因其對社會的積極貢獻而得到很多國家褒獎和榮譽。法輪功強調通過傳統的「真、善、忍」理念來提升自我。法輪功學員都是負責的社會成員,顯然不存在「鬧事」的嫌疑。相反,在法國這個崇尚自由、平等、博愛的土地上鬧事的恰恰是血腥迫害法輪功的江氏集團。

    德國和冰島政府當時屈服於江氏集團的壓力而採取的錯誤行為曾引起了他們本國人民的憤慨和國際社會的譴責。德國柏林州政府後來曾就其錯誤行為,於2002年12月正式向法輪功學員書面道歉,並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類似之事發生。而冰島政府當時的行為則立即在其國內引起了一場政治風暴。冰島國會議員、社會知名人士等四百五十人聯名在該國最大的報紙刊出占四個整版巨幅廣告,「向法輪功學員道歉」。冰島民眾連續三天舉行大規模示威,抗議政府屈從江氏集團的壓力,縱容和配合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台灣法輪大法學會表示遺憾

    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於廿九日晚間發表聲明,對於台灣民眾首度大規模在法國遭拘捕一事表示遺憾。

    學會說,法國政府不但沒有敦促中國政府停止踐踏人權的惡行,竟然屈服於中國的壓力,做出這種侵犯善良百姓基本自由的舉動,此一做法實違背了人權的普世準則。

    學會表示,感謝台灣駐法國的辦事處盡力協助此事,學會將於卅日上午迎接第一批自巴黎返台的學員,並在機場召開記者會說明。同日下午將前往台灣外交部陳情,請求嚴正關切此一違反人權待遇之事件,要求法國政府對此事進行調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